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纸船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1700.html
    秦牧伤势痊愈,带着送给魔猿的礼物出村,向镇央宫山谷走去。刚刚出村,便见一只异兽正在拖着一具尸体,见到他来了,那只异兽连忙低嘶两声,脖子上皮毛炸起。

    江水潺潺,又有几只异兽从水底跳出来,鱼头人身,奔着其他几具尸体去了,这几只异兽见到了秦牧连忙停下脚步,匍匐在地,不敢上前。

    秦牧不以为意,他养伤的这两天,陆续有追杀他的延康神通者找到这里,还未进村便被他用村里随处可见的东西一一除掉。

    村里有些东西极为可怕,除了瓦罐里的虫子,还有搂草的耙子,铁匠铺的帘布,水缸,司婆婆床底的剑丸,屠夫的磨刀石,喂鸡的槽,还有被龙麒麟叼走当成饭碗的脸盆。

    追杀秦牧的人并不少,除了龙娇男那一拨强者之外,应该其他几批各门各派的高手,秦牧养伤的这两天许多人都寻到这里。

    残老村并不难找,沿江而建,距离镶龙城只有千余里,镶龙城距离延康的边关不远,想要搜寻的话,还是可以寻到这里的。

    秦牧估计这两日寻到此地的有四五十人,当然,此刻都已经是死人。

    “龙娇男并没有寻来,难道是迷路了,还是在路上被干掉了?或者说……”

    秦牧在村庄里时,总觉得村外有一双目光在盯着自己,像是一条大毒蛇隐藏在暗处,随时可能扑击过来。

    “她就在附近?”

    他这次走出村庄,也是为了引出龙娇男。

    龙娇男与他有着深仇大恨,驭龙门被灭就是秦牧一手造成的,若非秦牧在天波城唤魔,唤来了都天魔王,驭龙门也不会如此轻易便被灭门。

    秦牧走到镇央宫,只见这里的野兽颇多,但是魔猿和龙象却不在这里。

    他四下寻找一番,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而山谷中的野兽都不懂修炼,无法说话,也不知魔猿跑到哪里去了。

    秦牧只得返回残老村,又过了两日,他终于坐不住了,现在距离年关已经很近,只有两三天了,司婆婆和村长他们还是不曾回来!

    “村里的老人,真不让人省心!”

    他又去了镇央宫一趟,还是没有见到魔猿,心中愈发焦躁。

    “龙胖子,起来!”

    秦牧收拾一番,又喂了一边虫子和鸡婆龙,然后将都天魔王身上的定字擦掉,唤起龙麒麟,道:“我们去大墟深处寻找他们!”

    都天魔王舒展一下身躯,冷笑道:“连聋子那样半神的存在,进入大墟都是有去无回,你去有什么用?”

    秦牧摇头:“我的实力虽然不高,但是我有帮手。魔王,你也是天魔族吧?”

    都天魔王傲然道:“原来你想借助我的力量。你若是对我好一些,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不过你无缘无故打我,让我心中不爽。你讨好我,我才会帮你。”

    秦牧好奇道:“如何才能讨好魔王大人?”

    都天魔王兴奋起来,正要说出常说的话,突然觉得不妙,如果说出来多半跪下**趾是自己。

    秦牧正色道:“你若是用心用力帮助我寻到他们,我便释放了你。这个条件如何?”

    都天魔王眼睛一亮:“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秦牧收拾妥当,走出残老村,让龙麒麟沿江而上。村长他们是去寻找无忧乡的下落,上次村长带着秦牧便是沿江而上,走到了大墟的深处,涌江源头,见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不过那次他们寻到的并非是无忧乡,而是酆都中的月亮船。

    月亮船牵引着秦牧脖子上的玉佩,让玉佩飘起,这才将秦牧引到那里。

    秦牧觉得,村长他们搜寻无忧乡,也一定是从那里开始寻找,说不定会留下些蛛丝马迹。

    龙麒麟脚步不慢,只是相比村长的脚步来说,那就要慢了许多,村长带着秦牧时如同黑暗中一尊光芒璀璨的神祇行走在大墟中,速度极快。

    秦牧只能白天深入大墟,到了晚上,他只能寻找其他村庄或者遗迹来躲避黑暗。

    白天的大墟和晚上的大墟完全是两个世界,村长猜测白天时大墟是现实世界,到了夜晚,另一个黑暗世界便与大墟重叠。

    倘若村长他们进入了黑暗中的那个世界,被黑暗带走,那么秦牧也寻不到他们。

    他现在只能期望村长他们寻到了无忧乡。

    他离开残老村不久,一个身着墨绿色长裙的女孩来到残老村外,耳垂下挂着一个红色的耳环,耳环动了动,舒展一下,变成一个耳坠,却是一条红色小蛇。

    “这个村子里全都是宝贝儿,不知能否进去偷一些?”

    龙娇男低声道:“小红,叫来一些帮手。”

    她耳垂下的小红蛇嘶嘶吐着蛇信子,山林中一条条红冠大蛇游走出来,其中一条大蛇游入村庄,刚刚进入村子,突然村旁的药圃中,一只趴在灵药叶子上的黑蜘蛛跳了起来,落在大蛇的脑袋上咬了一口。

    那大蛇顿时毙命,一身血肉腐化成水,被那只蜘蛛吸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张蛇皮。

    蜘蛛越来越大,喝干了这条大蛇之后,喷出一团团真火,将自己烧得越来越小,然后又跳回药圃中躲藏起来。

    龙娇男眼角抖了抖,立刻转身便走,身后的蛇群四下散去,道:“这个村庄,天人也进不去!”

    龙麒麟沿江逆流六千里地,秦牧抬头看去,只见天色已经不早,当即四下巡视,试图找一个可以落脚之地。

    “大墟地理图上说,这附近有一个叫做司怪宫的地方,或许会是一个可以容身之地。”

    秦牧回忆大墟地理图,搜寻方位,突然眼睛一亮,命龙麒麟上岸,没过多久,他们找到一处宫殿遗址,只见已经有一些异兽躲避在这里。

    秦牧走入司怪宫遗迹,却见许多巨兽的骨架横七竖八的倒伏在遗迹中,这些异兽很是安静,见到他到来也是一动不动。

    秦牧抬头打量,司怪宫巨兽骨架实在太庞大了,被龙麒麟变化成完全形态还要大了几十倍,倘若活着,只怕有千丈多高,如同一座座移动的山峦!

    没过多久,遗迹中又来了几个道人,应该是进入大墟历练的高手,这几个道人看到秦牧,露出惊讶之色,却都默不作声,各自生火造饭。

    秦牧也烧了些饭菜,吃了晚饭,躺在龙麒麟旁边睡下。

    那几个道人对视一眼,一言不发,在地上写字,正写着,突然大地震动,外面传来一阵阵嘶吼声,接着黑暗中传来一阵阵晦涩难懂的声音,像是有魔神在窃窃私语。

    秦牧坐起身来,只见遗迹中一个个巨兽骨骼突然神光大放,地面抖动愈发剧烈,接着便见那些巨兽骨骼从大地中缓缓抬起腿脚,一只只巨兽骨骼如同活了过来一般,走出遗迹。

    遗迹外传来惊天动地的怒吼,偶尔有神光撕破黑暗照射过来,透过这神光只见那几头巨兽枯骨竟然生长出血肉,化作了几只兽神,正在与黑暗中的魔怪厮杀。

    那几个道人惊疑不定,都天魔王也是吓了一跳。

    秦牧却见怪不怪,又合身躺下,低声道:“都天,别看了,更怪的事我都见过。”

    都天魔王悄声道:“那几个道人有些古怪。”

    秦牧不以为意:“知道。其中一个女道人是龙娇男。”

    过了片刻,他的鼾声传来,都天魔王只得按捺不动。

    遗迹外的战斗持续了一夜,到了次日清晨,大地震动,几只顶天立地的神兽从黑暗中走来,进入遗迹中,匍匐下来,一身血肉消失,又化作了几具枯骨半掩埋在大地中,恢复如常。

    黑暗如潮水般退去,阳光照射下来,遗迹中其他异兽纷纷涌出遗迹,四散而去。

    秦牧又生火造饭,而那几个道人也在生火,众人一句话都没说,各自吃了早饭。

    龙麒麟不知把残老村的脸盆藏在哪里,此刻又叼了出来,放在秦牧面前,等候投食。

    秦牧倒了半斗的赤火灵丹,又取了一个脸盆,倒了半盆的玉龙湖水。

    龙麒麟吃饱喝足,继续上路。那几个道人对视一眼,灭了火,起身跟在秦牧身后。

    秦牧停步,回头看了一眼,笑道:“几位师兄有事?”

    其中一个道人喝道:“大墟这么大,是你家的吗?我们走我们的,你走你的,碍不了你走路!”

    秦牧微微一笑,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日起步较早,他们终于在日落前来到了涌江的尽头,秦牧看到江边的一个破破烂烂的村庄,眼睛一亮,让龙麒麟走过去。

    那几个道人也跟着走了进来,只见村庄破败不堪,到处挂着蛛网,连村中的石像也是破破烂烂。

    古怪的是,其他遗迹都有异兽进去躲避黑暗,而这村庄却没有一只妖兽。

    那几个道人惊疑不定,龙娇男而今是个俊俏的女道人,悄声道:“这里有古怪……”

    正说着,黑暗降临,天气突然变得异常寒冷,一艘孤舟悠悠荡荡,从另一个世界飘来,船头挂着马灯,灯下是一位老者,正在扎着纸人纸马纸船。

    那老者来到村庄中,径自下船,众人连打几个冷战,只觉灵魂似乎也要被冻僵了。

    那老者放下一艘纸船,纸船飘起,其中一个道人顿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落在这纸船中,飘飘荡荡的向黑暗中驶去。

    他心中惊讶,连忙看去,只见另一个自己还坐在村庄里。

    那是他的躯壳。

    “道兄。”

    秦牧施展出镇星地侯真功,化作人首蛇身形态,身后浮现出承天之门,向那老者见礼,说了一句幽都语言,取出村长、药师他们的画像,道:“敢问道兄,是否见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