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四章 雪夜杀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1701.html
    那老者看了一遍,点了点头:“见过。他们到我这里问路。”

    村子里其他几个道人心中生出恐惧,这老者就站在他们的面前,但是他们却看不到这个老者的脸。

    距离这么近,这老者的五官却显得极为模糊,即便他们用上各种天眼,也看不清这个老者,好像他不像是活人一般。

    都天魔王也是噤若寒蝉,不敢做声。

    这老者是幽都的阴差,是土伯麾下的神祇,几乎在每个世界都可以遇到这样的阴差,这些阴差负责的事物也各有不同,有的是负责去阳间接引游魂,有的负责引渡死者,有的负责擒拿试图逃脱死亡的那些大神通者。

    幽都和阳间死者的秩序,便是由他们来掌管。

    都天世界曾经发生过灭世级别的战役,将这个世界几乎完全摧毁,那时尸骨盈野,到处都是尸体。

    都天世界的太阳熄灭,几乎所有地方都是一片昏暗,但是无尽的黑暗中点点亮光传来,数不清的亮光,每个亮光下都有这样一位老者,前来引渡游魂。

    当时都天魔王在大战中幸存下来,成为都天之主,都天那时还算年轻,一腔热血,见到这些阴差来引渡都天子民的魂魄,立刻杀上前去,结果却被打成重伤,险些魂魄也被收走。

    现在的都天魔王见到这些阴差,心中还是有些惊惧,不敢多话。

    秦牧恭恭敬敬,道:“敢问他们去了何处?”

    那老者抬手,指向黑暗之中:“无忧乡。但是他们找寻不到那里,只会被困住。有阴差准备收他们的魂。”

    江边有哗啦哗啦的水声传来,涌江中一个个湿漉漉的男男女女从江水中露出头来,缓缓地走向村庄,面色铁青,没有言语。

    一艘纸船从村中飞出,那些男男女女登上纸船,纸船悠悠,驶入黑暗之中。

    村庄中其他道人都是心头大震,连忙离这老者远一些,这时他们注意到两位同伴没有动弹,而是僵坐在原地。

    而那艘已经驶入黑暗中的纸船上依稀有他们二人的身影。

    剩下的三位道人毛骨悚然,龙娇男也是道人装束,两腿瑟瑟,想要夺路而逃,却不敢逃,因为村外便是黑暗。

    “低头,不要看那老者!”

    其中一个年长的道人醒悟过来,连忙道:“他是阴差!目光与他的目光交汇,魂魄便被收走!”

    龙娇男和另一个年轻道人连忙低头,不敢与那老者对视。

    秦牧语气愈发恭谨:“敢请道兄指点,无忧乡到底在何处?”

    那老者依旧手指黑暗,不再言语。

    秦牧皱眉,这老者指的方向是黑暗中的死者生界,那里是另一个地府,酆都所在地。

    那一次,他与村长便是闯入死者生界,险些没能活着回来!

    “那里并非是无忧乡。敢问道兄,真正的无忧乡在哪里?”

    那老者摇头,依旧手指黑暗。

    秦牧再问,这老者已经不再言语。

    秦牧大皱眉头,他根本没有这个实力穿过黑暗,而且除了村长之外,村里其他人想要穿过黑暗估计都有些困难,除非能够背负着石像。

    他安静下来,村庄里没有了其他声音,只有龙麒麟的鼾声传来,他睡着了。

    过了良久,江水中没有尸体走出,那老者起身坐着小船消失在黑暗中。

    村庄里一切恢复如常,没有刚才那般寒冷,众人都是松了口气,村庄里只剩下三位道人,秦牧这边也有都天魔王和龙麒麟。

    破旧的石像散发出幽幽的光芒,逼退四周的黑暗,秦牧心有所感,看向那女道人,微微一笑,向另外两个道人道:“两位道长面生得很,仙乡何处?”

    那两位道人一个年纪稍长,道:“天魔教主垂询,不敢隐瞒,山人师徒来自星斗天罗门,山人赤云道人,这是劣徒邵元。刚才那两位也是山人的弟子,可惜运道不佳,与阴差对视被勾了魂魄。”

    秦牧肃然起敬,道:“原来是星斗天罗门的高人。星斗天罗门的门主,是叫做罗星河罗门主罢?”

    “罗门主是家师,已经过世了。”

    赤云道人黯然道:“当日天魔教在大襄城将城中山传走,家师死在延康国师手中。”

    “原来如此。”秦牧点了点头。

    村外的黑暗中寒风呼啸,呜呜作响,村中的几人又安静下来,一言不发。两个道人将背上的剑匣取下来,细细擦拭剑匣,龙娇男含笑,轻轻摸着耳垂下的耳坠。

    秦牧伸手探入饕餮袋中,手却没有拿出来,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天空中几朵晶莹雪花飘过,落在众人中间。

    这个夜晚有些不太平静,不知不觉间竟然下雪了。

    都天魔王看出气氛有些不对劲,悄悄的踢了踢龙麒麟,龙麒麟醒来,四下望了望,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又埋头睡觉了。

    都天魔王大怒:“这懒货,养他作甚?”

    雪势越来越大,很快众人身上都挂了些白雪。

    正在此时,突然一声佛号传来,众人心中都是一凛,这佛号是从黑暗中传来的,秦牧的手从饕餮袋中抽出,龙娇男也放下了抚摸耳坠的手,两个道人也将剑匣放下。

    黑暗中有光芒传来,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从黑暗中走来,四下看了一眼,合十道:“几位施主,叨扰了。”

    秦牧不敢怠慢,连忙起身,道:“我们也是过客,算不得打扰。”

    这大和尚身后走出来一个精壮的汉子,一身黑毛,身上都是肉疙瘩,身高丈六,带着浓烈的魔气,如同人形暴猿,手中拿着一杆禅杖,惊讶道:“小不点儿!”

    秦牧也是惊讶莫名,看了看禅杖,认出是自己交给魔猿的隙弃罗,失声道:“大个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化形了?”

    这妖魔般的壮猿又惊又喜,上前与秦牧相认,指着那大胖和尚道:“秃,小!”

    魔猿又指了指自己,瓮声瓮气道:“大,秃,教。秃,小,小!”

    秦牧蒙圈,试探道:“你是说,这个大和尚是来自小雷音寺?大雷音寺的和尚找到你,教你本事,然后这个小雷音寺的和尚又找到了你,对你说他来自小雷音寺,然后把你带回小雷音寺了?”

    魔猿连连点头。

    村子里众人都是懵了,都天魔王喃喃道:“你是怎么领悟出他说的话的意思的……”

    秦牧心中凛然,能够带着魔猿在黑暗中行走,这个肥头大耳的和尚,只怕是老如来老村长那个级别的存在!

    一尊神一般的存在。

    龙娇男、赤云道人和邵元道人心中恐惧,悄悄的后退,但再退下去便是村外的黑暗。

    三人暗暗叫苦,刚才的阴差,现在的小雷音寺的小如来,都是秦牧认识的人物,只怕秦牧一句话便可以让他们送命!

    殊不知秦牧心中也紧张万分,小雷音寺的小如来乃是妖修,是从大雷音寺叛逃的一个大妖怪,大妖王!

    他对佛法的领悟走上了极端,曾经用铜佛在涌江的江心绿洲镇压了蜈蚣仙清儿,结果这尊铜佛被秦牧借用冰潮之力推倒,将仙清儿解救出去!

    那肥头大耳的小如来很有佛相,如同一尊在世佛陀,宝相庄严,看了秦牧一眼,道:“原来是小施主。小施主坏我功德,还记得吗?”

    龙娇男和赤云道人等人眼睛一亮,心中又生出了些希望。

    秦牧道:“记得。”

    魔猿横身挡在秦牧身前,大声道:“秃,弟!”

    小如来看了看他,摇头道:“你放心,我有仇家来,不会动手杀他。我的仇家到了,你留在这里,我去会一会他。”

    他的话音刚落,黑暗中一个笑声传来:“小如来,你在深夜约斗,倒也有些情趣。”

    雪夜中,一位头戴斗笠的老者披着大雪从黑暗中走入这个破旧的村庄,秦牧微微一怔,失声道:“绫璟道人!”

    那斗笠老者抬起斗笠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露出笑容:“原来是老剑神的弟子,你还向我借了两个酆都大钱呢。现在有钱还了吗?”

    秦牧尴尬,老老实实道:“那两枚酆都币已经花光了。”

    龙娇男、赤云道人和邵元道人脸色僵住,又来了一位能够在黑暗中行走的绝顶强者,但又是秦牧这个天魔教主的熟人!

    这位天魔教主,到底认识了多少神一般的存在?

    “以后有钱再还也不迟。”

    绫璟道人将斗笠摘下,竖在墙边,看向小如来,悠悠道:“大雪黑天,杀人好时节。小如来,咱们去远处一战。”

    “好。”

    两位绝顶强者一前一后相继走入黑暗中,村庄里又自安静下来,秦牧看向对面的龙娇男等人,龙娇男等人也在向他看来,几人都一动不动。

    魔猿见状,心中纳闷,远处传来一股股恐怖的悸动,接着天上的雪变成了细雨淅淅沥沥的落下,那是绫璟道人和小如来的神通将黑夜中的大雪融化,将雪变成了雨水。

    天空中落下来的时而是雪花,时而又变成了细雨,过了不知多久,突然黑暗中传来鸡啼声,黑暗在飞速向西方涌去,就在此时,秦牧、龙娇男、都天魔王等人陡然暴起,几乎在同一瞬间向对方杀去,同时痛下杀手!

    龙麒麟怒吼,摇身一晃,现出真身,周身烈火熊熊,抬起前爪按住扑来的红蛇蛇头,将大蛇的脑袋砸入地底,秦牧瞬息间冲至赤云道人身边,赤云道人无数口飞剑被站在秦牧身后的都天魔王悉数挡住。

    魔猿从都天魔王身后纵身跃起,隙弃罗狠狠砸在赤云道人脑门。

    嗤——

    一道剑光从赤云道人身上穿胸而过,秦牧手指一挑,剑光平平斩过还未回过神来的邵元道人脖颈上。

    龙娇男抓起大蛇尾巴,红蛇缩小,这女子腾空而去,闪身间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