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迟到的母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1705.html
    都天魔王听到秦牧的声音,微微一怔,顿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这片森林禁区,并非是为了防备外敌,而是防备无忧乡里的人走出无忧乡!

    倘若是防备外敌,那么防御对外,试图闯进去的人才会受到禁区的攻击。

    而这片禁区则是无论试图进去的人还是试图出来的人,都会遭到禁区的无情毁灭!

    那些遗迹,应该是无忧乡中的人们为了逃出无忧乡,强行开辟的道路,并非是天然形成的道路。

    “见微知著,普通人压根想不到这个问题,教出这小子的家伙,一定狡猾无比,是十足的恶棍。”

    都天魔王不禁打个冷战,显然这些天魔趴附在月亮船上,并没有瞒过秦牧,而他却一直没有声张,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些天魔帮他探路!

    如此心狠手辣却又如此阴险的少年,他的老师自然是十足的恶棍!

    都天魔王打量这片禁区,心道:“仅凭月亮船,根本无法踏足这片禁区。月亮船太大了,强行闯进去必然会触动禁区,禁区毁灭那尊女魔神如此简单,毁掉月亮船应该也不太麻烦……”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月亮船震动,三足巨船缓缓的蹲伏下来,接着巨震传来,这艘巨船贴地,一动不动。

    都天魔王立刻感应到秦牧那天神般强大的气息消散,这才松了口气,倘若秦牧强行催动月亮船去闯这片禁区,连他也要被禁区摧毁。

    秦牧尽管看到无忧乡被摧毁,但依旧保存着理智,让他有些惊讶。

    都天魔王一脚将龙麒麟踢醒,走了出去。

    龙麒麟晃了晃脑袋,跟在他的身后,瓮声瓮气道:“铁疙瘩,到什么地方了?”

    都天魔王大怒:“你睡了一路,还有脸问我?”

    龙麒麟笑道:“你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可见你也睡了一路。”

    月亮船的那几根巨柱中央,秦牧的身体恢复如初,正在抽回没入船体中的双腿。

    这艘大船的船体与他的腿脚相连,刚才秦牧的身躯极为伟岸,现在缩小身体,留下了巨大的脚印,脚印在自动合拢,给他抽出双腿的机会。

    秦牧站起身来,立刻感觉到心神动摇,无比的虚弱,体内原本被月亮船巨大的能量冲开的一个个神藏相继闭合,只有灵胎和五曜两大神藏开启。

    这艘船的力量太强大,冲入他的体内,想要操控这股力量,必须要损耗自己的生命力为代价。

    “炎晶晶一直生活在太阳船上,折损的生命比我多了太多,真难为她了……”

    秦牧喘了两口气,服用一些灵丹补一补身子,起身道:“魔王,龙胖,咱们步行进入这片禁区。”

    都天魔王吐出一口浊气,道:“你是打算借我的眼界见识,趋吉避凶,寻到你们村里的恶棍?”

    秦牧点头,道:“你是都天世界的魔王,魔神之王,眼界见识比我高明了不知凡几,只有你才能带我走进去。”

    都天魔王哈哈大笑,傲然道:“不错,只有我才能将你平安的带进去再带出来,你舔我脚……”

    秦牧脸色微变,都天魔王连忙改口,赔笑道:“我开玩笑呢,瞧把你吓得。我把你带进去带出来,你须得按照约定释放我。你答应过的!”

    秦牧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食言。我可以与你签订土伯之约!”

    都天魔王摇头,道:“不用。若是签订了土伯之约,我就不会信你了。你肯定会坑我。”

    秦牧干笑两声,心道:“都天魔王真是我的知己。他与我口头约定,我反倒不好意思坑他……瘸爷爷说得对,我还是太善良了。”

    他跳到龙麒麟背上,都天魔王也跳了上来,龙麒麟足底生出火云,脚踩火云徐徐落下,不过多时,便降落在禁区边缘。

    都天魔王紧张万分,嘴里喷出几个齿轮,道:“这里虽然有一条生路,但这生路是从里面向外开辟出来,沿着生路从里面向外走没有多少凶险,走进去的话还是会遇到很多凶险。你们要跟上我,千万不要走错了,否则触动了禁区咱们都要死!”

    秦牧连忙上前,将他胸口打开,整理一下胸腔中的齿轮,添上几个零件,提醒道:“魔王,你不要耍花招,否则你也会被困住。”

    都天魔王没有好气道:“你放心,我懂。跟紧了!”

    秦牧跟随他向前走去,都天魔王四张面孔十二只眼睛四下顾盼,四张嘴里嘀嘀咕咕,看破禁区中的危险,加以推算推演。

    秦牧还看到都天魔王用自己的魔气施展出空间计算之法,无数数字符文在空中立体跳动,做出复杂无比的计算。

    “魔王,你在术数上的造诣也是极高啊。”秦牧惊讶道。

    都天魔王没有好气道:“废话,学不好术数,许多神通都只能学会其形,得不到真传。”

    “能教我吗?”

    秦牧兴致勃勃道:“我有一册太玄算经,至今还不曾研究透彻。太玄算经用的八卦的卦象来代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进制,很是棘手。”

    都天魔王惊讶道:“八进制的算经?你需要用八卦图来计算,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如果用数字来代替,计算起来很是麻烦,但是用八卦图当成算盘,来运转其变化的话,那就容易多了……以后再说,别跟我说话,万一计算错误,大家都玩完!”

    都天魔王在术数上的造诣不是极高,而是深不可测,他随口一句话秦牧便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些日子以来他研究太玄算经,但是所得却不多,太玄算经太深奥,计算起来麻烦无比。

    但用八卦图当成算盘,就是一个精巧的计算工具,许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太玄算经中不仅仅有八卦的八进制,还有阴阳二进制,四相四进制!”

    秦牧举一反三,太玄算经中许多数理都是计算方法,但是没有列出计算的工具,而现在经过都天魔王随口点拨,他终于有了将太玄算经参悟透彻的可能!

    “想要将太玄算经领悟透彻,便需要一个计算阵法,太极四象八卦图!”

    秦牧取出太玄算经,翻阅了一番,元气在身前化作阴阳四相,然后又结出八卦符文,漂浮在他的面前。

    秦牧伸手一拉,这幅太极四象八卦图铮铮铮复制出四十九份,阴阳运转,四相运行,八卦变化。

    “原来太玄算经中的大衍计算是这么回事……”秦牧看着图文变化,脑海中自动生成数字,喃喃道。

    “别分心!”都天魔王背后的那张面孔向他怒斥道。

    秦牧连忙散去八卦图,这一路走来有都天魔王在,还算平安无事,都天魔王毕竟是都天世界的主宰,眼界见识要超越秦牧不知凡几,尽管没有破解禁区禁制的能力,便避开禁制对他来说不难。

    再加上这一路上的禁制已经被人从里向外破了一遍,而且又有村长等人强行破禁,因此一路无惊无险。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第一个遗迹中,秦牧停下脚步,这里是一个村庄,村子里只有四户人家,锅碗灶台都在,只是已经无人居住。

    秦牧看到村里有十一个坟冢,没有立碑,黄土坟不大,里面埋葬的不知是何人。

    “这里安全!”都天魔王道。

    秦牧走入村庄,四下看了看,突然心中一颤,他在一户人家看到了一个摇篮,还有一个小木马,床上还有几件婴儿的衣裳,很是小巧。

    其中一件衣裳的胸口绣着一个秦字。

    秦牧拿出玉佩,玉佩上也有一个秦字。

    少年闭上眼睛,过了良久这才张开,眼中没有眼泪,因为已经干了。

    “这是我家吗?”

    他走过灶台,看着墙上挂着的锅,灶台上罩着的碗,他想寻找更多的东西,获得更多的讯息,却找不到更多的线索。

    他来到门外,突然怔住,默默的站在那里。

    门扉上贴着“喜”字,这里没有风雨,但经过了十几年的岁月,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

    喜字说明这里的主人成亲了,就在这禁区之中成亲。

    而这院子里的小木马,应该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为其尚未出生的孩子准备的,那些小巧的衣裳应该是为那个孩子缝制的。

    “该走了!”

    都天魔王催促道:“此间事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们这鬼日的世界我是一天都不想多待下去了!”

    秦牧收拾心情,跟随他继续向禁区中深入,两个时辰后,他们来到另一个遗迹。

    这是一座小镇,镇子里有百十户人家,镇外有着一排排坟冢。

    秦牧四下走动,看到了这里还有学堂,应该有些少年在这里学习知识吧?

    曾经,这里应该很是热闹,人来人往,尽管面对着外面凶险无比的禁区,这里依旧洋溢着生命的活力。

    然而到了下一个村庄,便只剩下了四户人家……

    他们继续深入,第三个遗迹是一片城镇,巨大的灵宝碎片横七竖八的扔得哪儿都是,倘若放在延康国,肯定是富甲天下,然而这里却随处乱丢。

    “我们继续!”秦牧沉声道。

    “要死了!”

    远处传来司婆婆的声音,怒道:“几个老不死的东西,连老娘都被你们连累,要陷落在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