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三章 折服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1710.html
    秦牧接二连三被挂在墙上,残老村的一面面墙壁上出现了一幅幅山水图案,只差司婆婆的房子没有被印上图案。

    秦牧还待冲过去,突然发现自己的元气耗尽,不由颓然。

    败了。

    霸体败了,一败涂地,非但剑术比不上村长,连元气也不如村长雄厚,看来只能接下人皇这个名头了。

    村长面色温和道:“你还可以恢复元气之后再来比过。”

    秦牧定了定神:“好!”

    村长脸色一黑,只见放牛娃撒腿狂奔,修炼他那古怪的霸体三丹功恢复修为去了。

    “你耍炸了。”药师走了过来,看着秦牧远去的身影道。

    村长愕然:“哪有?”

    药师冷笑道:“你的剑法极为损耗元气,以你的修为深厚程度,五曜境界可以施展出两次,最多三次。你刚才施展出几次?有七次了吧?”

    村长脸色挂不住,讷讷道:“我的元气之雄浑,是你不可想象,我控制元气可以施展出四次,每次动用最少的元气……不过牧儿的元气的确雄浑,我本以为到了五曜境界我与他的元气修为会差不了多少,不料……”

    药师笑道:“不料他像是个大水缸,你只是个水桶。”

    村长叹了口气,摇头道:“他在灵胎境界能够比我深厚倍余,但是在五曜境界便不可能还深厚这么多了。我在五曜境界没有任何短板,不过他……也没有任何短板。你看出来,但别说出去。”

    药师笑道:“相同的剑法,他不敌你,他已经败了,我又何必说出去?不过,你刚才说人皇只有责任重担,没有好处,好像有些不太对吧?”

    村长懒洋洋道:“能有什么好处?我为何不知道?”

    药师目光闪动,道:“我听说过人皇和人皇印的一些传说,人皇印似乎牵扯到许多古老的传承,有些传承似乎可以追溯到几万年前,几十万年前。有些圣地便是人皇创立的,据说人皇印比皇帝的玉玺还管用。”

    村长淡然道:“那是不知多少年之前的传说了,现在人皇印就是一个黑铁疙瘩,谁会听从一个黑铁疙瘩的号令?”

    药师微微一笑,道:“有传说人皇印一出,便可以号令天下群雄。”

    村长打个哈欠,慵懒道:“人皇印就在牧儿那里,你让他拿出去招摇一下,看看哪个门派听他调遣?不被打死就是好事了。”

    药师悻悻道:“你明知道这么危险,为何还将人皇印给他?”

    村长不再懒散,眼中剑芒闪动,肃然道:“这是责任,也是重担,担子传到我的肩头,我担不起,于是我被斩断了手脚。但是这个担子总要有人来承担,我不能将担子撂下随我一起扔进坟墓里!”

    “有些事情即便明知道危险,也需要有人去做!”

    村长吐出一口浊气,道:“做了,有可能失败,有可能丧命,但总归有一线希望。不做的话,连一点点的希望都没有。历代人皇做过的事情,比你想象得要多得多。牧儿很不错。”

    药师恻然道:“我只是有些心疼牧儿,被你拉上你的老路。牧儿要如何才能胜过你?”

    “他胜不了我。”

    村长语气中带着一丝骄傲:“用剑履山河,他永远也胜不了我。剑履山河虽然是由十四式基础剑式组成,但是经过我的打磨,已经没有任何破绽。他想将国师的三式基础剑式融入到我的剑法之中,便需要对剑履山河进行改动。他的想法虽好,但眼界不如我高,只要一改便会有破绽,改的越多破绽越多。”

    药师瞠目结舌,吐出一口浊气,看着正在疾走的秦牧,心中满是同情。

    “不过,他却可以借我之手磨砺剑法。”

    村长微笑道:“剑履山河这一招,他改的越多,便对剑的理解越深。理解得越深便越能跳出剑术,跳出剑法,而近乎道。对剑的理解倘若到了道的层次,基础剑式有十四招还是十七招都无所谓了。”

    “学习剑法,运用剑法,只是术的境界,术是学以致用。而想要晋升为法,便需要开创,延康国师就是这个阶段,开创出来才是法的境界。而更进一步,抛开法和术,才是道的境界。”

    村长道:“牧儿现在介于术和法之间。他借我之手打磨剑法,比我传授他剑法更能提升自己。”

    过了良久,秦牧修为恢复到巅峰状态,却没有直接来寻村长,而是默坐下来,静心参悟,试图将自己的剑履山河做到尽善尽美,没有任何破绽。

    怎样将国师的那三式基础剑式融入到剑履山河中,不留下任何破绽,这才是他想要做到的事情。

    用村长的剑法去打村长,肯定打不过,但加以改进改良,还有胜出的希望。

    他用心参悟,脑海中各种剑招被打乱,然后重组,再在脑海中与虚构出的村长以剑法对抗。

    不过每一次对抗的结果都是落败。

    他脑海中模拟出一场场大战,但任由他如何改进,始终不能改变败落这个下场。

    过了不知多久,秦牧精神振奋,站起身来,在头脑风暴中他已经用新的剑法将村长击败,当即兴冲冲道:“村长,再来一次!”

    村长笑眯眯道:“好。”

    秦牧呼啸冲来,将自己改进后的剑法施展出来,然后秦牧高高飞起,在半空中洒落一连串的血花,栽到鸡圈里。

    十几只鸡婆龙咯咯哒的叫唤,气势汹汹杀过去,秦牧连忙腾空而起,那十几只鸡婆龙也振翅飞起,羽翼如剑,口喷火龙向他杀去。

    半空中山河崩现,有如苍山长河将十几只鸡婆龙淹没,一招过后,十几只光秃秃的鸡婆龙从空中坠落下来,漫天羽毛乱飞,飘飘荡荡。

    秦牧落地下来,不由呆了呆。

    那十几只鸡婆龙咯咯叫着撒腿钻入鸡圈里,关上柴门不敢露头。

    “咯咯哒!”老母鸡声色俱厉,叫道。

    秦牧挥一挥手,鸡圈柴门上多出几道剑气留下的痕迹。

    鸡圈里一片慌乱。

    秦牧呆了呆,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己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

    “牧儿好威风,终于能打得过鸡了!”瘸子赞叹道。

    秦牧脸色微红,继续潜心参悟,突然哑巴丢了一个剑丸过来,比划道:“阿巴!阿巴!啊啊!”

    秦牧向哑巴称谢,哑巴的意思是他刚才炼了一口剑丸,用这口剑丸试一试。

    他握紧剑丸,元气冲入剑丸中,顿时剑丸中无数剑光飞逸出来,那是剑的光芒,似乎没有实质一般,可以肆意扭曲,如他的元气一般灵动!

    秦牧握住剑丸,一拳轰出,剑丸中的剑芒顿时化作一条巨龙呼啸冲出,在小村庄中咆哮!

    秦牧吓了一跳,村长也吓了一跳,向哑巴怒目而视。

    秦牧收拳,心念微动,只觉自己手心里握紧的那个剑丸似乎要融化了,他手掌握紧,剑芒化作一口打铁的巨锤,一锤砸下,力道万钧,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秦牧纵身跃起,刀光崩现,日曜东海千叠浪,刀光如大浪千叠,大日腾空。

    随即刀法一收剑芒化作如椽大笔,在空中挥洒,画出一幅蛟龙图,蛟龙矫腾变化变成一杆四丈长枪,秦牧在空中夹枪而走,直捣黄龙。

    村长眼角乱跳,看向哑巴,目光不善。

    哑巴连忙躲入铁匠铺中,不敢露面。

    半空中长枪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数剑光,剑光在刹那间便化作浩瀚山河。

    剑履山河!

    秦牧落地,心中又惊又喜,哑巴锻造的这个剑丸着实合他心意,应该是将玄铁玄金中的金气铁气提炼出来,取其气,弃其形。

    这剑丸虽说是剑丸,但竟然可以千变万化,将他的拳法道法剑法都可以施展出来,毫无滞碍。

    哑巴锻造的技巧,已经近乎道了!

    秦牧将剑丸收了,没有用剑丸去挑战村长,哑巴从铁匠铺里探出头来,比划两下,在脖子上抹了一把,意思是用这口剑丸绝对可以将五曜境界的村长干掉。

    村长大怒,脸上皱纹乱抖。秦牧若是果真动用剑丸,剑法的威力暴涨,说不定真的可以将他击败。

    秦牧摇头道:“哑巴爷爷,村长没有用武器,我也不能用,否则他输得不心服口服。”

    哑巴翻个白眼,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

    秦牧继续潜心参悟,修改自己的剑履山河,不过每一次碰撞的结果都是一样。

    每一次失败,他都有新的感悟,让自己的剑履山河越来越完美,只是每一次改进之后都是失败。

    终于,最后一次失败后,秦牧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继续改进这一招了。

    他的眼界见识,已经无法继续提高了。

    秦牧怔了怔,突然醒悟过来,施展出落日剑法中的一招,日落涌江,他的剑法如同江水澎湃,一轮红日半沉在江心,红日中无数剑光迸发。

    这一招他只练过一两次,但施展出来的威力却惊人无比,像是在这一招上浸淫了百十年之久一般。

    秦牧叹服,向村长拜倒下来,行拜师之礼。

    村长笑道:“起来吧,没这么多规矩。这些日子我传授你剑图的其他几招,以你现在的造诣,学起来应该不难了……哑巴,坏胚,还有脸出来道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