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书友雁知归的同人小说,炎晶晶外传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1713.html
    雁知归著。

    七年过去了,炎晶晶出生时的各种异变已经早已早已平息,而几件大事也被记录到族中历史。

    第一件事是羲和云为生新一代太阳守炎晶晶而被烧死,被尊为日母,奉入太阳神殿。第二件事族长炎承提前将族长之位传给炎氏当代长老炎旭。

    开历七八四四年冬,大墟处处飘雪,一株株参天古树落去旧叶,披上银装,江河冰封,雾凇沆砀

    从西向东,整片大地几乎被冰雪封锁。

    天地同白。

    这场雪太大,显得大墟的村落安静了许多,孩子们有的在打雪仗,有的在结冰点水面嬉戏,有的跑到不太大的树下面,使劲摇晃,落下一地冰凌。

    只有不少老人整日摇头叹息:“这雪太大了,明年的日子不好过啊。”

    “这样的大雪,明年开春,到处都会有冰潮,到时候洪水泛滥,低洼处就没法待人了”

    “太阳也好些天没出来了,这天不让人过了啊……”

    ……

    在大墟的东部,太阳井中,牧日族十姓族众都聚集在太阳广场上面,十姓长老站在祭台之上,各自神情肃穆,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突然,太阳井上空,星星浮现,这里可能是大墟唯一有星星的一片夜空了。星星散开,像一幅图画展开卷轴,一颗颗星星被点在上面,如水波一样荡漾起涟漪。

    中间一颗星越来越亮,呼吸间光芒大盛,一束光芒如坠落的流星直奔太阳广场的祭坛而来,然后落到祭坛中心三根大柴架起来的一口黑锅中。

    然后,黑锅下的大柴开始燃烧起来,这三根大柴,不知道传下来了多久,多少年了依旧没有减少。据说这口锅样的叫天照,底下三根大柴叫三才木。跟牧日族的来历有很大关系。

    柴火越烧越旺,天照“锅”里面也开始燃烧起来,火光中,一阶阶台阶浮现,慢慢凝化成实质,台阶越升越高,直通天上。

    忽然,天空传来一段神语:“请各位长老,登天梯,共商大事。”

    桑古、炎旭等十位长老联袂而上,一步一步拾阶而上,虽然众长老修为高深,可以乘云而去,但在天梯上,都是很诚恳,没有谁展示神通。

    不多时,十位长老来到天梯之顶,这里是一片星海,星辰之海,一颗颗星辰点在夜幕上面,有明有暗,或深或浅,形成一幅星图。这片星海中央,是天梯顶部,一个,平台,一艘大船停泊在这里,船两舷分别有十二根巨大的锁链,锁链的下端系着一轮黑色的太阳。这是牧日族的族宝——太阳船,每天太阳船回到星海,次日,又从太阳井出发,每天自大墟东部出发,巡视大墟,傍晚从大墟西部抵达星海,归于这片星空。

    众长老抬头,向太阳船上望去,只见一个颀长的透明身影立在船上,身边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身影是一个男子,左手放在小女孩头上,轻轻的抚摸着,显得很慈祥。

    小女孩抬起头,注视男子,询问道:“爹爹,人死了,真的会成为天上的星星吗?”

    男子和蔼的说道:“是啊,晶晶,你来看看,这颗最亮的,就是我们的第一代族长,也是第一代太阳守,他很厉害的,当时啊,有太阳守血脉的有十几个人,大家在争谁当太阳守的时候,他自己偷偷跑去驾着太阳船跑了,好玩吧!”

    “还有这边这这颗,这是第十一代太阳守,她是个女太阳守,和她一起有太阳守血脉的,还有三个男的,然而她把三个男太阳守血脉的打趴下了,厉害吧?”

    ……

    炎承族长在一个个的给自己是女儿炎晶晶介绍太阳守的故事,而炎晶晶也在认真的听着,眼睛晶莹剔透,眨巴眨巴的,像天上的星星……

    众长老看到船上的虚影,心头大震,扶越长老,桑言长老同时说道:“我们的族长,薨了!”

    “我们上去吧,送族长最后一程。”乌古长老说,说罢,从太阳船船板走上太阳船。

    炎承族长感觉到众人的到来,牵着炎晶晶的手,转过身来,众人准备见礼,只见族长摆摆手说:“事情紧急,诸位长老就不要客气了。”然后招手唤来不远处的侍女小雨,让她带走了炎晶晶。

    而小女孩晶晶不要离开,想要多陪陪自己的父亲,此时的炎承族长虚影已经坐下,炎晶晶则坐在了他的腿上。

    羲和氏长老羲和玄面色黯然,问道:“族长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

    “放不下的啊?”炎承族长叹了口气,说道:“放不下的太多太多了,这片星空,太阳井,我的族人,小女晶晶,大墟的百姓,以及我们的天职……”

    众人明白——这个我们,指的是太阳守,而非牧日族。

    炎承族长接着说道:“诸位长老,你们都知道我族的使命吧?”

    耀石长老回答道:“黑暗不清,牧日不止,这是我族的最高使命,也是我们每个族员都要牢记于心的事。”

    “是啊,黑暗不清,牧日不止,这是一个神国分封给我们的神职,大家都能记住,但是未必能够理解。你们看,今晚的星海有什么不同?”

    众人朝四周望去,只感觉星海中,除了一些像珍珠一样的星星在闪烁,其余部分漆黑如墨,甚至,有的星星已经被吞噬了,众人心中生出了同一个想法,星图,被黑暗入侵了。

    赤辛长老说道:“黑暗入侵,这在族中历史记录,是十七代太阳守薨的时候出现过,那一次我族虽然逼退了黑暗,但是太阳船的太阳熄灭了。从此,我族太阳守就不得不用自己的能量,反哺于太阳船。”

    如今,黑暗又来了。

    星星在墨海中浮沉,气氛显得很压抑,族长的声音越发的小了:“我的时间,不多了,这片星海,每天晚上都是黑暗最盛的时候,所以太阳船要回到这里。”

    族长没有让人再说话,语气也开始加速:“只有太阳守的血脉可以驾驭太阳船,血脉,是血和脉,血是精气,是精魄,脉是传承,是烙印,是魂,二者合一,才是血脉,太阳守的血脉,就是太阳守的传承和烙印,这是十年前我选我二叔作为族长的原因,晶晶太小,需要有人帮她成长,我的力量不能分散,二叔血脉和我相近,所以,只能靠他了,希望各位长老不要见外,炎承拜谢。”

    “晶晶,这些年,我也带你出去看过几次大墟,那里是人间,我们这里是圣地,他们是怎么说的,今晚,我要将太阳守的魂传给你,将你体内的烙印激活,从今天起,你要接替我,成为太阳守,别怕,爷爷会帮你的!”

    炎承族长回过头来:“诸位长老,星海不灭,我族不灭,星海灭了,我族也就灭了,所以拜托诸位了,你们解决天上,我去解决人间。”

    说罢,身躯越来越伟岸,而旁边的炎晶晶,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睛里面有些闪烁。

    大墟,此刻正处在黑夜时间,除了村落之间有些许亮光,一片冰封的景象似乎暂时消失了。

    忽然,从东边传来一片亮光,一轮“太阳”划破天际,刺破厚厚的云层,刺穿浓浓的黑暗,撒向一个个村落。村子里本来安睡的人们醒了过来,跑到各自的院子里面看着这“奇观”。

    厚厚的云层上面,一尊光芒万丈的神祗,正在驾驭太阳船,在神祗的身边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他们就是炎承族长和即将成为太阳守的炎晶晶。

    在大墟的村子里面,无法看清楚这轮太阳上的景象,而太阳船上,群可以将大墟点景象尽收眼底。

    伟岸的炎承族长神祗光芒万丈,从云霄直达地面,唇齿翕动,给小女孩炎晶晶说着话:“晶晶,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在太阳殿后山的那棵大树上的那些虫子吗?”

    “爹爹,我记得,那些虫子每次早上还活着,傍晚就死了。”

    “那些虫子叫做蜉蝣,朝生暮死,以一天为一生,下面的那些普通人,他们能活百来岁,而我们能活八百岁,不管长短,大限一到,就会有存在来收割我们的生命,我们不怕死,但是我们想自己做选择。”

    忽然,前方的云层中一道雷光朝太阳船劈来,试图劈向炎承族长,被炎承族长身上的光芒挡在外面,一阵旋风卷过来,似乎想要将太阳船掀翻,将炎承族长吹散,雨水侵袭,想要熄灭太阳船的光芒,一会天火降落,一会黑暗席卷,各种天灾天象阻挡,想要阻止太阳船的行进。

    炎承族长说:“晶晶,你看,人之将死,必有灾劫,雷想取我们的性命,风想收获他们吹熟的果实,电光,天火,它们都想要我们的命,我们能如它们的心愿吗?”

    “爹爹,我记住了,不能!”炎晶晶点点小小的脑袋。

    太阳船越来越快,云层被扫的越来越快,炎承族长的身影越来越透明,终于,天空郁积的云层被扫清,炎承族长的身影近乎透明化了,声音变的也很微弱,而听在炎晶晶的耳中,尽是慈爱。

    “孩子,爹爹不行了,你要开开心心的,你母亲在你出生的时候也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孩子,一轮太阳落下的时候,让另一轮太阳升起,别伤心,我会回到星海,想我的时候,就去星海里面找我……”

    说罢,这个身影开始瓦解,像坠落的花瓣,一片一片随风飘像东边,一朵光芒夹在其中,像流星划过天空,最后落到太阳广场上的天照炉里面,空中回荡着一个声音:“可怜我的孩子,为父不能载为你做更多了……”

    炎晶晶终于止不住自己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滚落出来,不多时,小女孩抬起头来,看向天空,像是思念,又或者其他,而后驾着太阳船,向天上升去,这里离星海不远了,云层被扫除,驾着太阳船的炎晶晶,不再惧怕黑暗……

    同时,星海里面,牧日族十位长老,正在涤除星海里面的黑暗,各种神光飞舞,炎旭族长(现在已经是族长了)的红日神光,扶越长老的扶木,桑言长老的空桑枝,赤辛长老的赤血晶石,耀蒙长老的混沌炎阳气,显石长老的大日双珠,旸明长老的出日长河,羲和玄长老的圣心白日,东君墨的暗夜血阳,以及乌古长老的三足金乌,不断的在星海中央飞舞,试图涤清星海里面如墨的黑暗。

    黑暗不可怕,黑暗里面的怪物可怕,神光飞过之处,黑暗避退,神光过后,黑暗一拥而上,星海中的怪物也丝毫不弱,你来我往之后,显石长老,耀明长老开始喋血,手中的法宝,也开始晦暗,有一些黑暗的气息,想要沾染到他们的法宝上面。

    乌古长老毕竟实力强大,见识高远,看出来了不对劲——黑暗中的怪物,想要想要污染他们手中的法宝,没有法宝的他们,绝不是黑暗的对手,就像没有太阳船的牧日族,就不是牧日族了。

    乌古长老大喝:“炎旭,你的九日炎阳功可以统筹我们的法宝,你来将黑暗扫清。”

    众长老齐道:“好主意!”

    然后一件件法宝飞向炎旭长老,空桑枝接上扶木,赤血晶石成为基座,出日长河环绕,混沌气弥漫开来,双珠挂树,白日血日交相飞舞,金乌独立,振翅欲飞,星海中如墨的汪洋,一棵刺破黑暗的大日扶桑树如开天辟地一般活了过来,枝蔓过处,黑暗立刻被肃清,万法不侵。

    正在这个时候,炎晶晶驾驶着太阳船冲入星海,星海中的黑暗,彻底被逼开,太阳船徐徐而行,最终停在了这棵扶桑树下。

    炎晶晶收了对太阳船的掌控,走下船,众人见礼……

    就这样,没有仪式,没有祭祀,只有一场破冰行动,和一场与黑暗的斗争,牧日族最年轻的太阳守继任了,只有十岁。

    一轮太阳落下,让另一轮太阳升起,在别人还是顽童的年龄,一个小女孩,成为了别人的太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