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顾大祭酒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4657.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灵玉书面色阴晴不定,秦牧说中了他的担忧。

    顾离暖是皇太子幼年时的老师,皇太子比他大,而且占据太子的位子,如果说皇子与庶民之间的待遇是天差地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么太子与皇子之间的待遇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顾离暖是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的,非但不会给他面子,还会给他小鞋穿。

    他现在便可以确定这一点。

    “你与顾离暖的事情,我不会过问。”

    灵玉书拿定主意,道:“不过你自己须得小心,顾离暖处事不像上一代大祭酒,没有春风化雨的胸怀。”

    秦牧点头,道:“你放心。顾离暖最多只敢给我小鞋穿,不敢过分。”

    灵玉书面色古怪,秦牧这口气有些太大了,他哪里来的自信?

    “难道他与七妹已经……”

    他心中生出不好的联想,倘若成为了驸马爷,那的确无需惧怕顾离暖了。

    灵玉书沉默片刻,道:“我打算离开太学院,前往边疆带兵。我是游骑将军,有官职在身,而且也到了外出带兵的年纪,只是我担心七妹……”

    秦牧安慰道:“二皇子放心,有我在呢。”

    灵玉书眼角抖了抖,心道:“正是有你在,我才担心。”

    秦牧与他们兄妹小叙片刻,便起身告辞,道:“我刚从外地归来,行李还未放下,须得先回一趟士子居。”

    灵玉书将他送出皇子苑,沉默片刻,向灵毓秀道:“秦博士的心境不像是少年人,看事情很准,将来必成大器。刚才他一番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灵毓秀噗嗤笑道:“谁说他是大人了?什么都不懂,老说人家胖,有情趣的话都不会说。”

    灵玉书摇了摇头,道:“我最近便要上书父皇,离开太学院,不做士子了。顾离暖成为大祭酒,多半也不会给你好脸色,你若是在太学院待不下去,不如随我去边关。”

    灵毓秀点头,道:“二哥放心,我若是待不下去,肯定会去边关找你。不过我还想随霸山祭酒修行呢。”

    灵玉书看她一眼,对她的小心思心知肚明,但也不好多说,只能摇一摇头。

    秦牧回到士子居,背后跟着体型庞大的龙麒麟,一路走来,士子居的诸多士子都在观望,羡慕非常。

    云缺凑上前来,赔笑道:“狐狸姐姐,我赚到赎金了,可否将我那套衣裳赎回来?”

    狐灵儿接过钱袋,掂了掂,点头道:“你稍等一下,我取来给你。”

    云缺感谢不已。

    狐灵儿回屋取回他的衣裳,高声道:“欠我钱的,都赶快拿钱出来,赎回你们的欠条。”

    过了片刻,几个士子一脸悻悻的走来,赎回欠条,狐灵儿很是满意,道:“下次你们再被公子打败时,我可以给你们打八折。”

    一个士子摇头道:“太学博士是六品官,谁敢向他下手?”

    狐灵儿呆了呆,转头向秦牧道:“公子,咱们的财源断了,要坐吃山空,养不起这个大个子了!”

    龙麒麟缩了缩脑袋,讷讷道:“每天一升赤火灵丹也是可以的,只要给口吃的……”

    秦牧安慰道:“放心,我能养得起你。对了,有口水么?给我接一瓶,我拿去看看是否能够换钱。”

    狐灵儿取来玉瓶,接了一瓶龙涎,秦牧收好瓶子,吩咐他们留在家中,自己则来到太医殿。几位老太医正在殿内研究丹方,见到他都是一喜,笑道:“小神医可算回来了!这次打算练什么灵丹?倘若是麻药毒药,须得提前知会我们一声!”

    秦牧向几位太医见礼,道:“这次来找几位太医试药。”说罢,取出小玉瓶。

    几位太医见到这小玉瓶,脸色剧变,余太医颤巍巍道:“这瓶子我认得,莫非又是麻药?”

    “不是,是疗伤圣药。”

    秦牧刚刚说到这里,游太医取出一口小刀,迟疑一下,然后在丁太医的胳膊上划了一刀,鲜血直流。

    丁太医大怒,正要发火,秦牧连忙上前,打开玉瓶取了一点龙涎涂抹在伤口上,只见那伤口立刻开始愈合,几个呼吸时间便恢复如初,不见疤痕。

    几位太医惊讶,连忙凑上前来,余太医道:“这疗伤圣药可以治疗哪种程度的伤?可否断肢再植。”

    秦牧点头:“可以。有人腰身被斩断,我用此药将腰身连了起来,恢复如初。不过这药只是辅助,还需要连接筋肉神经,极为考验手法。”

    丁太医瞥见游太医又在举刀,连忙喝道:“你敢砍我,我毒死你满门老小!”

    游太医下不去手,走向殿外,过了片刻,带着一个士子走了进来。诸位太医连忙摇头,余太医跺脚道:“老游子,你疯了?就算要试药,你也不能砍了他的手脚!”

    那士子听了,魂冒三丈,连忙撒腿就跑。游太医想要将他捉回来,被诸位太医连忙挡住,道:“不可,万万不可。士子都是八品官,砍断他的手脚要吃官司的。凌云道人的那只仙鹤前几日与霸山祭酒的青牛打斗,被青牛打折了腿,你去将那只仙鹤弄来,砍掉她的腿再接上!”

    游太医出门,过了片刻带着仙鹤回来,曲太医捏住仙鹤的嘴,那仙鹤惊恐莫名,挣扎不得,被游太医沿着他的伤腿将腿砍了下来。

    几位太医清理碎骨,等待秦牧医治。

    过了片刻,却在此时凌云道人闯了进来,正要发火,却见秦牧正在将仙鹤的断骨重连,接上肌肉神经,打通骨髓。

    凌云道人不敢说话,等到秦牧接好伤腿,诸位太医才松手。

    那只仙鹤连忙站起来,活动一番腿脚,惊讶莫名,然后向秦牧款款见礼称谢,声音脆生生的,却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秦牧又写下一个药方,交给凌云道人,道:“你用这药方熬药,煮水泡一泡她的伤腿,可以通经活络,不留隐患。”

    凌云道人见到仙鹤恢复如初,不禁又惊又喜,连忙接下药方,连声称谢,笑道:“你在皇帝面前败我脸面,我原本有些记恨,现在却还有些感激。”

    秦牧笑道:“不打不相识。”

    凌云道人总觉得这话有些别扭,用在此处似有不妥,不过也顾不得细想,连忙唤走仙鹤,去库府取药。

    秦牧笑道:“几位太医,这一瓶伤药,值多少钱?我最近手头紧。”

    几位太医又惊又喜,余太医道:“小神医要卖?那价值可不菲呢。这种伤药,对那些上战场的将士来说,比什么天材地宝都来得珍贵!估摸着少说也要上万大丰币!”

    秦牧惊讶,道:“比梵云霄抢劫来的还快?”

    “什么?”几位太医没有听清。

    “没什么。”

    秦牧笑道:“我每日可以炼出一瓶,便做万金,卖给太医殿如何?”

    几位太医眼睛一亮,相互看了一眼,余太医笑道:“这自然是好。”

    秦牧心满意足,告辞离去。几位太医白花花的脑袋凑到一起,曲太医道:“发财了!”

    诸位太医连连点头,激动不已,道:“还是老余头高明,这一小瓶伤药可不止万金!我们一转手,便可以多赚一半!”

    秦牧走出太医殿,返回士子居,突然背后一个声音传来:“小秃驴,你的隙弃罗禅杖呢?”

    秦牧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的那位紫衣老者,面带微笑,欠身道:“学生见过顾大祭酒。”

    这紫衣老者正是顾离暖,身上的紫袍已经不见九纹章,显然是脱下了一品官服,换上了三品官服。

    顾离暖微微一笑,迈步走到他的身前,悠悠道:“你骗走我的少保剑,当时可知你也有今日,也有落在我手上的这一天?”

    秦牧摇头,道:“大祭酒何出此言?”

    顾离暖傲然一笑,伸出手来:“拿来!”

    秦牧再次摇头:“我骗来的东西,从来不还。”

    顾离暖目露凶光,秦牧丝毫不惧,道:“我现在是六品官,皇帝钦点的太学博士。太后的病,也是我治好的。你动我一下,皇帝杀你全家。”

    轰隆!

    顾离暖周身魔气动荡,在身后化作一尊百丈魔神,杀气腾腾,那尊百丈魔神让周遭的空气凝固,似乎连空间也扭曲起来,让这尊魔神看起来像是午后的骄阳晒焦的地面一般扭曲,恶狠狠的盯着他。

    秦牧微微一笑,道:“大祭酒还有事?”

    顾离暖冷冷道:“我若是想杀你,无需亲自动手。”

    “你也不敢。”

    秦牧还未说话,顾离暖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道:“你动我师弟,无需皇帝杀你全家,我杀你全家。”

    顾离暖身躯僵硬,只觉仿佛有一口无坚不摧的刀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呵呵笑道:“霸山祭酒?你想为这小秃驴出头?”

    霸山祭酒敞着怀站在他的身后,背后两口刀在刀鞘中叮铃铃响动不停,面无表情道:“老顾,你两百年没有出现,你的道法神通已经过气了。要不要我指点指点你?”

    顾离暖突然哈哈大笑,身躯化作一股魔气消失,声音远远传来:“指点我?换做天刀来还差不多!”

    秦牧转身,突然只见一道刀气破空而去,向那股魔气追去。

    “霸山祭酒一向喜欢打架,也是见猎心喜,估计要与顾离暖斗一斗了。可惜我追不上。”

    秦牧叹了口气,返回士子居,刚刚进门,只听狐灵儿的声音传来:“公子,咱们家来客人了。”

    秦牧进门,见到那背负双手等在院子中的中年男子,不禁微微一怔。

    延康国师。

    延康国师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天圣教的圣教主,没想到是我太学院的第一个太学博士,真是一件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