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收养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54.html
    秦牧背后包袱里的小狐狸也忍不住探出头,道:“这位梵师兄,难道你便没有想过你的船现在比以前快了三五倍?用船载客的话,可以多跑好些趟,赚更多的钱,没有必要去抢。”

    梵云霄送狐灵儿两只白眼:“费那劲干嘛?我的船足够快,抢劫也抢得足够快,从前一天只能抢一次,现在能抢三五次,赚的钱比载客多得多了。太平盛世时,商船更多,所以要在太平盛世抢劫。现在打仗了,商船少了,所以载客。小狐狸精,你没有生意头脑。”

    狐灵儿彻底无语。

    楼船速度太快,这艘船已经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有些难以承受飞速前进造成的空气压力,梵云霄又紧张起来,与几个匪徒一起加固楼船,用元气化作符文,烙印在楼船的船体上。

    秦牧心惊胆战,现在他也有些担心这艘楼船会随时垮掉,四分五裂。

    好在这一路飞去,楼船始终没有在半空中分解。

    路上他们又遭遇了几个战场,但是追云盗船速度太快,交战双方还没有来得及看到是什么东西,楼船便已经飞了过去,不免惊诧莫名。

    梵云霄也是惊诧莫名,秦牧炼制的丹炉实在太强劲了,按照这个飞行速度,七八天的路程只要一天多时间便可以飞到京城。

    不过秦牧炼制的丹炉虽好,但消耗的灵石和药材也多。

    到了京城,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楼船放慢速度,船中的药石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楼船徐徐下降,落在京城的车马市中。

    车马市的官员上前查看,见到梵云霄不禁脸色大变,便要喝令官差拿人,梵云霄连忙道:“我从良了,从良了,这是小号的备案文录!”

    那官员看了一眼,果然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备案文录,纳闷道:“你这种千刀杀的便应该去杀头,怎么还能许你从良?”

    梵云霄干笑道:“这是朝廷恩典,小号上下感激涕零。”

    秦牧下船,正要离去,梵云霄连忙跑过来,勾肩搭背,嘿嘿笑道:“秦兄弟,你在太学院有什么前程?不如跟着我,咱们去做大买卖,无本万利!”

    秦牧摇头:“梵师兄,我在太学院可不像你在道门,你是心术不正,但我在太学院中风评好得很,是有口皆碑的好人。”

    狐灵儿信心满满:“心术不正这个词,从来与公子无缘。”

    梵云霄只得作罢,嘀嘀咕咕道:“你的才能,不去做匪盗屈才了。对了,我离开道门时偷了一卷太玄算经,你对术数有兴趣,送你了。”

    秦牧精神大振,连忙接下他递来的太玄算经,道:“这怎么好意思?灵儿,快收好。”

    狐灵儿将太玄算经藏在包袱里。

    梵云霄道:“太玄算经在道门并不禁止弟子学习,这卷算经是用来给弟子开智慧的,倘若算经学得好,才能去学道剑十四篇。当年我的算经学得也不差,道剑学到了第五篇,第六篇还没有开始学,便被赶出去当土匪了。”

    秦牧好奇道:“一点穿联浩动,两仪内反复阴阳,这一招是道剑第几篇?”

    “秦兄弟知道这一招?”

    梵云霄惊讶,道:“这是道剑第一篇,是十四篇中最简单的一招。道剑越往后便越难,但威力也越大。修成道剑第十四篇,便是天下无敌,成神做祖了。只是道门从未有人炼成过。”

    秦牧心头一跳,道剑第一篇的威力便如此强大,第十四篇的威力该会是何等惊人?

    他与林轩道子交锋时,林轩道子用的便是这一招,被他用剑图第一招剑履山河击败,但林轩道子也算出他破绽的准确方位,将他击伤。

    他不禁对道剑十四篇非常好奇。

    他辞别梵云霄,向太学院走去,心道:“梵云霄是个有趣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么有趣的人何时会被押到菜市口砍头。嗯,祖师辞官走了,不知道下任大祭酒会是谁?难道会是霸山祭酒?”

    霸山祭酒打算改革太学院的弊端,设立太学博士,在秦牧心中,他是下任大祭酒的第一人选。

    其他人只怕都没有他那么开明。

    设立太学博士极为重要,是太学院能否胜过道门、大雷音寺等圣地的关键,霸山祭酒成为大祭酒才能继续推动这场改革。

    他来到太学院的山门前,刚刚走过山门,突然又退了回来,上下打量那头守在山门前的龙麒麟。

    那头龙麒麟依旧趴在山门下,目视前方,一动不动,但是拴在他脖子上的链子却不见了。

    秦牧上下打量几眼,那头龙麒麟依旧目视前方,眼睛也不眨一下,看起来便像是石头雕琢得一般,但是这头龙麒麟的脖子上的青筋却一根根绽起来。

    “你瞅啥?”龙麒麟大怒,扭过头来冲他吼了一嗓子。

    秦牧好奇道:“你脖子上的链子没了,为何不走?留在这里作甚?”

    那龙麒麟恹恹道:“我没地方去。这里每天有人送来吃喝,我为何要走?我舒服着呢。”

    狐灵儿脆生生的笑道:“大个子,你的追求便是吃喝?”

    龙麒麟瞥她一眼,颇为不屑:“狐狸精焉知麒麟之志?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狐灵儿向秦牧笑道:“公子,这龙麒麟天天蹲在这里蹲傻了。咱们不用理会他。”

    秦牧正要向山上走去,龙麒麟垂下头,目光呆滞:“我家老爷辞官,带着一个老头子跑了,丢下我不要我了。我又没有地方去,只好留在这里看门,每天还要被一头牛欺负。现在又被一只狐狸嘲讽,这日子没法过了……”

    秦牧向后退了两步,来到龙麒麟的面前,好奇道:“你是祖师的坐骑?咱们是同门,我是圣教的教主。”

    龙麒麟警觉地看他一眼,冷笑道:“我不认识什么祖师,也不认得什么教主。你将我麻翻,我还没有找你算账。”

    秦牧笑道:“上次我来打道门道子,你不是看到我与祖师一起走过来的吗?那时你便应该知道我与祖师的关系了。你没必要这么小心。”

    龙麒麟冷哼一声:“然后你就麻翻了我。”

    秦牧讷讷道:“谁让你蛊惑我去打那头牛的?我反倒被那头牛打了一顿。你根本没有告诉我那头牛的实力这么强横。冤家宜解不宜结……”

    龙麒麟再次冷哼一声:“然后你就报复,麻翻了我。”

    秦牧试探道:“要不,我让那头牛过来,你揍他一顿?”

    龙麒麟显然不信:“你还想再麻翻我?”

    秦牧无奈,只得上山,这头龙麒麟有些死脑筋,只记着自己麻翻了他。

    突然,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那头龙麒麟终于挪窝,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见他停步,那头龙麒麟也跟着停步。

    秦牧向前走去,那头龙麒麟也向前走去,秦牧在玉崖下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

    那头龙麒麟也跟着停了下来。

    秦牧纵身跳上玉崖,那头龙麒麟足下生出火云,托着庞大身躯跟着升上山崖。

    秦牧转身,笑道:“你跟着我作甚?我只是麻翻你一次,取一些龙涎罢了,至于如此苦大仇深?”

    “你麻翻了我,须得管我吃喝。”那头龙麒麟认认真真道。

    秦牧纳闷,道:“你刚才不是说,每天有人给你送吃送喝吗?你守在山门前便是。”

    那头龙麒麟低头:“以前都是老爷给我送吃送喝,老爷离开后,就没有人管我了,我一个多月没有吃过东西了。新来的大祭酒以为我是块石头,其他国子监也以为我是块石头,我也不好意思讨吃的。拉不下脸。那头牛还仗着霸山祭酒撑腰欺负我,说我欺骗他感情……”

    秦牧见他委屈的样子,动了恻隐之心,道:“好了好了,别这么委屈。你以后跟着我,我管你吃管你喝。我有钱!你吃什么?”

    “我每天只喝玉龙湖的水,只吃一斗赤火灵丹。”

    秦牧捏紧拳头,狐灵儿也有些肝儿颤,玉龙湖就是山上的那片九龙之气凝聚形成的湖,湖水很多,可以让这头龙麒麟敞开喝,但是一斗赤火灵丹就要命了。

    “公子,咱们的那点儿钱,只够他吃半个月的。”

    狐灵儿悄声道:“我觉得还是不要收留他,否则会把我们那点家底吃空。”

    龙麒麟听在耳中,连忙道:“我可以饿一点,每天只吃半斗,要不,一升也行?一升不能少了。”

    秦牧摆了摆手,道:“我自己就是药师,自己配药炼制赤火灵丹,可以省些钱。吃的少不了你的,不过我不能白养你。”

    龙麒麟连忙叫道:“你麻翻了我!而且咱们是同门,你是教主,你有责任养我,我是你们家祖师的坐骑!”

    秦牧头大,道:“龙涎你须得每日分给我一些,否则我养不起你。”

    “龙涎?”这头龙麒麟又警觉起来。

    秦牧道:“龙涎就是你的口水。”

    龙麒麟显然想歪了,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对了,你刚才说可以让那头牛过来,让我揍他一顿?”

    秦牧警告道:“不要得寸进尺,否则每日只给你半斗赤火灵丹。”

    龙麒麟连忙闭嘴,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生怕丢了这个饭主。狐灵儿不断回头打量这个庞然大物,这家伙站起来比秦牧还要高出许多,秦牧勉强到他下巴垂下的龙须,再加上龙麒麟长长的麒麟尾巴,长度只怕有四五丈。

    这头龙麒麟身上满是凸起的古怪花纹,像是天然的符文,威风凛凛。

    “难怪这么能吃,个头比牛二还要大一些,不知道现出真身之后有多大。”狐灵儿暗暗吃惊。

    秦牧带着龙麒麟上山,来到玉龙湖,先让这头龙麒麟饮水,心道:“我还不知道一小瓶龙涎能值多少钱,不过这是治伤的灵药,价格应该不低吧?但愿能够赚回本钱买药材,否则便真要坐吃山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