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似幻还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46188.html
    秦牧看了看天王神像手中的那口青龙偃月刀,这口刀倒是真的,不是石头做的。

    他们刚刚来到这座天王庙时,秦牧已经四下里细细审视一遍,明明记得天王神像手中并没有刀,更别提如此庞大的一口青龙偃月刀了。

    更令人惊异的是,这口刀上竟然还有些血迹。

    秦牧刚要伸出手触摸,检查是否是真的鲜血,瞎子的竹杖伸过来,将他的手腕抬起,挑到一边,笑眯眯道:“牧儿,不要这么好奇,会死人的。”

    秦牧悚然,突然想起村长带着自己在黑暗中行走时的遭遇,一滴魔血造成方圆百丈的花草树木枯蔽凋零。

    青龙偃月刀上的血如果是真的血,那么昨晚的那匪夷所思的怪事也是真的,也就是说,这尊天王神像真的去斩了一尊东海龙王,刀上的这滴血也即是东海龙王的血。

    “神刀通灵,轻易不要招惹。”瞎子似乎看出他的想法,轻声道。

    秦牧笑道:“我又不是瘸爷爷,不会胡作非为连天王神刀也想扛回家。我只是想把刀上的龙王血收起来。这是神龙中的龙王血,说不定可以炼药。”

    瞎子赞道:“还是牧儿勤俭持家,生财有道。”

    秦牧取来一个玉瓶,小心翼翼的将青龙偃月刀上的那滴龙王血收入瓶中,旋紧瓶塞。

    天王庙的院子里,一个巨大的石头龙头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龙头上还有血迹,血迹鲜红。

    秦牧取来一个盒子,用元气丝化作剑气,小心翼翼的控制剑气,将血迹刮下来放在盒子里。

    他来到龙头的脖颈处,只见断面整齐,仿佛是被一口无比犀利的刀切下一般,仅从这切面他便可以想象得出那一刀是何等的霸道何等的快捷何等的犀利!

    尽管龙头是石像,但伤口切面处,还是可以感受到那沛然无匹的刀意,刀境。

    “倘若坐在这里,观摩龙首切面,倒可以参悟出极为霸道的刀法,不比屠爷爷的杀猪刀法逊色。可惜没有时间,该赶路了。”

    秦牧心中惋惜,倘若能够参悟出其中的刀法,刀意刀境中蕴藏着神境,单单气势都可以吓死一大批人。

    马爷催促道:“牧儿,走了!”

    秦牧快步跟上,唤来龙麒麟,想要骑上去,龙麒麟被那天王神像当成一匹马骑了一宿,征战杀伐,只觉浑身酸疼无力,秦牧刚刚骑上去这厮便像杀猪一样叫唤起来。

    秦牧连忙跳下来,这头龙麒麟道:“我一定是撞邪了,昨晚被一个石像骑了一晚上,瞎长老,你会算命,能驱邪吗?”

    瞎子摇头:“我不是专门做这一行的,只是偶尔算命驱邪。你中的邪我驱不了,不必担心,休息一晚便好。”

    龙麒麟将信将疑。

    这一路向北走了几千里,地势突然变得低矮下来,越往北地势便越矮,秦牧回头看去,只见他们是从几道山脉上走下来的,心中诧异。

    司婆婆道:“这里好像一片盆地,盆地四周是大山,盆地上方是平原,咱们是从平原走入盆地了。这块盆地不小。”

    众人看去,只见盆地中群山巍峨,森林茂密,沟壑天堑纵横,地理与大墟其他地方多有不同。

    这片盆地极为辽阔,有时候秦牧他们走过一片山麓,还可以看到些枝枝叉叉的红珊瑚,像是红宝石般很是迷人。

    司婆婆采了一株珊瑚枝,打算做成簪子,突然山坳坳里跳出来一只异兽,长得像是一只大龙虾,只是体长丈余,七八条腿,向众人挥舞一下钳子。

    “午饭有着落了!”瞎子大喜。

    中午时分,秦牧将这头异兽烤熟,香气扑鼻,虾膏金黄流油,让众人食指大动,马爷早就破了斋戒,也吃得心满意足,只剩下一地虾壳。

    秦牧纳闷道:“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异兽?四周也没有水?”

    正说着,远处传来哞哞的牛叫声,山林晃动,几只鱼怪闻到香味走出山林,这几只鱼怪异兽长着鱼身,长达六七丈,但是身体下却长着六条粗壮的腿脚,叫声如牛,很是洪亮。

    秦牧远远张望一下,只见这几只鱼怪奔行如飞,向这边冲来,腿脚像是鱼鳍变的,上面还有巨大的鱼鳞,坚硬无比,走路时鳞片像是镜子一般,被阳光一照,千百个鳞片四面反光。

    “吃饱了便不要再做无谓杀戮了。”马爷气势绽放,将这几只鱼怪吓走。

    他的气势惊人,吓走了鱼怪,也吓飞了山林中的“飞鸟”,秦牧抬头,看到一群长着翅膀的鱼在天空中飞过,远遁而去。

    他张开青霄天眼看去,只见远处山头黑影晃动,几只八爪大章鱼顶着硕大的脑袋缩回自己的领地中,不敢招惹他们。

    其中一只八爪大章鱼受惊,噗的一声喷出一股黑烟,笼罩方圆百十亩,空气漆黑一片。

    他们继续赶路,见到了几个鱼民,鱼头人身,手持钢叉正在狩猎。

    “古怪的大墟。”瞎子嘀咕道。

    秦牧自幼生活在这里,从小到大见到的都是这些古怪的生灵,一直以为鱼虾就应该如此,可以满地乱跑,所以只是惊讶一下,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瞎子、司婆婆等人却并非一直生活在此,知道外面的鱼虾是什么习性,所以才会觉得古怪。

    司婆婆四下打量,喃喃道:“这里从前应该是一片大海,造化神奇,大海没了,生活在海中的生灵只得登上陆地,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习性。只是这变化也太大了……”

    瞎子也是觉得匪夷所思,突然龙麒麟惊讶道:“我好像来过这里……”

    秦牧纳闷,笑道:“你和祖师来过这个地方?”

    龙麒麟摇头道:“不是。我是说,我昨晚被一尊神骑着到了这里。”

    他们经过了一片村落,村落里的人是大墟遗民,都是一筹莫展的样子。

    秦牧上前询问,一个老者道:“昨日里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周围几百里的龙王庙被毁了不知多少,好多庙里供奉的龙神都被砍了脑袋!以往我们都是去龙王庙供奉,祈求风调雨顺,而今许多龙王庙龙神庙被毁了,大家心里都没有底……”

    秦牧心头大震,连忙细细询问,那老者道:“昨晚风雨大作,村里人都被吵醒了,就看到外面漆黑一片,很多人房屋上空全都是水,那水就飘在房屋顶,没有落下来。”

    秦牧怔然。水飘在房屋顶?

    “浪声很大,吵得很,有亮光从水里传来,好多人还看到了龙!”

    那老者道:“就像是一片大海悬在天上一般,喊杀声从上空传下来,老朽看到雷光在海里咔嚓咔嚓乱劈,到了四更天的时候才停。天亮后,天上的水就不见了,只有许多大树像是下了一夜的雨,树冠上都是水。然后就发现龙王庙龙神庙被毁了不知多少,有住在庙里的人说,看到庙里的神龙石像飞了出去。”

    秦牧瞪大眼睛,神龙石像飞了出去?

    “据说还有一个住在神龙谷的和尚,半夜里见到一尊神王提着刀,骑着一头肥肥胖胖的怪物闯了进来,一刀将神龙谷的神龙王砍了,提着龙头就走……”

    秦牧打探完消息,回来向瞎子司婆婆和马爷说了一番,几人都是面面相觑。

    这事未免太古怪了。

    昨晚发生的事情如真似幻,黑暗中石像传旨,天王神像提刀杀龙,龙麒麟还被当成马骑了一晚上,现在这里的大墟遗民还说这里的天空中出现大海倒悬,龙神龙王被砍掉脑袋的事情。

    这些事串联在一起便可以发现,昨晚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昨晚那传旨的石像说,陛下从无忧乡传旨,这里面的问题大了。”

    司婆婆口中传来苍老的声音,道:“妾身以为……”

    “阿弥陀佛!”

    马爷身化大佛,镇压司婆婆心灵,另一边瞎子也自出手,将司婆婆定住,两人紧张兮兮,总算将司婆婆的魔性镇压下来。

    秦牧也抹了把冷汗,催促道:“快走快走,早日到大雷音寺,免得厉大教主又跳出来捣乱!”

    众人向前赶去,没走出多远便看到了神龙谷,神龙谷有着无数神龙雕像,环绕着一片大湖,湖中央是一尊神龙王的雕像。

    此刻环绕湖边的神龙像倒塌了许多,倒塌的神龙像都是被一刀断首,头颅滚落在地,而湖中央的那尊神龙王雕像也被砍掉了脑袋,脑袋不翼而飞。

    “天哪……”

    司婆婆悠悠转醒,看到这一幕,呻吟道:“这个大墟如此神秘,这些石像到底只是神像还是活生生的神祇所化?妾身真的不明白……”

    “阿弥陀佛!”

    马爷周身佛光大放,眉心中有一尊白袍僧人飞出,闪身飞入司婆婆的眉心,坐镇下来,面色凝重道:“耽误不得了,我快镇不住他了!厉教主的元神与司婆婆融合得很快,修为已经突破到生死境界了!再耽搁下去,只怕要不了多久他们完全融合,厉教主便可以彻底鸠占鹊巢,成为这具身体的主宰了!”

    瞎子沉声道:“你能镇住他多久?”

    马爷摇头道:“我目前还可以镇住,但唯恐用力太猛伤及婆婆的神魂。”

    瞎子断然道:“速速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