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八章 还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51448.html
    “练满二十重天境便是如来?”

    秦牧眼前一亮,大雷音寺不愧是佛道的最高圣地,如来大乘经也不愧是镇教绝学,足以与大育天魔经和道剑十四篇并列。

    三大圣地,果真都不是浪得虚名。

    延康国正在闹雪灾,但这里却四季如春,有不少延康国的难民逃到这里来,在一个个寺庙里住下,有不少人便皈依了佛门。

    “大雷音寺此举,有些趁人之危之嫌。”秦牧打量一座座山头上的寺庙,低声道。

    瞎子摇头道:“牧儿,不用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看他们怎么做。大雷音寺救了这些人的性命,那就是善举。不管他是否打算借此壮大佛门宣扬佛门教义,他做的毕竟是好事。你若是穷究大雷音寺的想法而不看大雷音寺的做法,便与厉天行无异了。”

    秦牧心中凛然,点头称是。

    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场大修行,很容易被偏激的想法带上偏路。任何一个没有深思熟虑不经推敲的念头,都有可能让自己的心灵出现偏差。

    秦牧这些日子伴随在厉天行的身边,也不知不觉被他所影响。

    这位天魔教前教主的魔性深重,心态偏激,但偏偏又是大宗师,言语之中很有道理,稍有不慎便会不自觉的吸收他的想法理念。

    龙麒麟来到金顶,脚下火云越来越低,落在地面上,这金顶出于云端,云雾在脚下流淌,地面上铺着的是白玉,与云彩一个颜色。

    来到这里,恍如仙境。

    秦牧四下看去,不由暗暗赞叹,楼兰黄金宫奢华,但有一种爆发户的感觉,大雷音寺也奢华,却庄重许多,处处彰显出佛门的庄重和文化。

    金顶上佛塔幢幢,其中有一座高塔最为宏伟,一位位长眉僧人坐在塔中,也有的坐在塔尖和塔檐上的,不断诵经,佛音震荡。

    “难道那里便是千佛塔?”秦牧心道。

    一位白衣女菩萨手托净瓶走上前来,欠身道:“天魔教主,马王神,司夫人和这位老道友,如来已经恭候多时,请随我来。”

    秦牧道:“有劳姐姐了。”

    “姐姐?”

    那女菩萨噗嗤笑道:“秦教主说笑了。请。”

    秦牧等人跟上她的脚步,只见金顶上一尊尊高僧周身佛光大放,一个个坐在云端,身后道道金光形成圆环状,很是夺目。

    老如来为诸僧首领,坐在最高处,肉身广大,身边左右尊者。座下是各位菩萨、罗汉、金刚、护法,还有些是老如来的师弟,修为极为强大。还有些异类得道的僧人,看起来不是人族。

    秦牧等人来到近前,秦牧见礼,道:“师兄。”

    老如来慌忙起身,还礼道:“师兄。”

    他一起身,其他诸多护法、尊者、菩萨、罗汉和金刚纷纷起身,异口同声道:“师兄!”

    众人见礼完毕,老如来抬手,请秦牧落座,秦牧低头看去,座位是个蒲团,倘若坐下便要比这些飘在空中的僧人矮了许多。

    “牧儿,只管坐。”马爷道。

    秦牧落座下来,只觉一股柔力传来,将他和蒲团一起托起落在龙麒麟背上,倒也威风。

    老如来看向马爷,笑道:“徒儿,是否了却了红尘,打算回山?”

    马爷道:“回山?我心中一座须弥山,山中已无佛。”

    老如来笑道:“等到你心中连须弥山也没有了,你便是如来了。善哉,将你心中的妻儿放下,我不日圆寂圆觉,这大雷音寺你来主持。”

    马爷摇头:“我来主持,便杀光山上的贼秃。”

    一位位护法、罗汉脸色大变,纷纷怒喝,作忿怒状。

    老如来道:“你还在执迷不悟,上次你上山时我快些回来,却还是晚到一步。你当知道我还有师徒情分,你将你的手臂砍下送了过来,我感念着你将会了却红尘俗事,终将回归大雷音寺,于是命僧人将你的手臂放在千佛塔中,便是期望你有迷途知返回来的那一天。你当知道我的心意。”

    马爷肃然道:“我知道。但我妻儿也是死在大雷音寺的手中,血海深仇不得不报。”

    “痴儿!”

    老如来当头棒喝,道:“妻儿妻儿,都是梦幻泡影,臭皮囊罢了!你若有佛性,当知什么姻缘孽果到头来都是一场空空。”

    马爷大怒,喝道:“空空个屁!老子把手都砍了,你们还不满意?还要杀我妻儿?说甚么妻儿都是红粉骷髅,都是妖魔羁绊,老子爱红粉骷髅怎么了?叫你师父是给你面子,有求于你,大和尚再啰嗦掀翻了你,血洗了你这金顶,打死你满山秃驴!”

    山上众僧脸色剧变,一个个都坐不住。

    秦牧也浑然没有料到马爷突然爆发,马爷一向老成稳重,是村子里最稳重的人,瘸子最佩服敬畏的人,没想到马爷爆发起来拉都拉不住。

    金顶上,阴云骤来,刚才还是和风万里,祥云金光,不胜吉祥,现在便是杀气腾腾。

    秦牧咳嗽一声,哈哈笑道:“喧宾夺主,喧宾夺主了。如来师兄,还未介绍,这位是我马爷爷,平日里人称马爷,高我两个辈分。这位是司婆婆,高我两个辈分,这位是瞎爷爷,高我两个辈分。诸位师兄,不必多礼了。”

    老如来哈哈大笑,漫天阴云散去,笑道:“秦教主,你我大有缘分,你得到隙弃罗,那隙弃罗原本是我行走江湖的法杖,被你得了去,你我本有师徒的缘分。老僧曾经打算前往大墟,向残老村的几位老道友讨个缘法,将你收入我大雷音寺门下。不曾想缘分断了,再次遇到教主时,你已经是天魔教的魔教主了。真是时也命也,造化弄人。”

    秦牧微微一笑,道:“如来说笑了。小弟此来,是请如来降妖除魔的。司婆婆体内有个大高手,是我圣教的前教主厉天行,厉天行化作魔种种在婆婆的道心之中。因此小弟敢请如来降服这魔头,为天下除一公害。”

    一位尊者低声道:“世尊,这司婆婆是天魔教的前代圣女司幼幽,嫁给了厉天行的当晚便弑夫,将厉天行杀了,也不是个好人,是魔头中的魔头。”

    诸多护法、罗汉纷纷道:“这是魔教的家务事,我们岂能插手?”

    老如来抬手,笑道:“一切众生平等,佛是众生,魔也是众生。既然秦教主有请,老僧自是应当相帮。”

    另一位尊者目光闪动,低声道:“我们赠经书给人,尚且收些香油钱,这次降魔,是否可以……”

    老如来摆手,让他禁言,道:“教主夫人,可否以真容相见?”

    秦牧迟疑,摇头道:“如来,还是不必了吧?”

    瞎子顿了顿竹杖,道:“老如来,婆婆的真容还是不必见了,否则坏了你山上的和尚的修行便不美了。”

    “情爱纠葛只是过眼云烟,旷世佳人也是红粉骷髅。道友,你小觑了我大雷音寺众僧的修行了。”

    老如来笑道:“我想点化厉教主,不见教主夫人真容,难以援手。厉教主因爱生爱,爱出了心中魔障,老僧当教他看一看他所挚爱之物不过如此。”

    司婆婆吃吃笑了起来:“瞎子,马爷,还不将妾身的封印解开?秦教主,你将妾身这具丑陋的皮囊扒下来,妾身要会一会这些口是心非的大和尚,看看他们定力!”

    瞎子微微皱眉,低声道:“马爷,你怎么看?”

    马爷迟疑一下,看了看满山的得道高僧,道:“老如来的佛法远胜于我,应该会有这个本事。牧儿,你以为如何?”

    秦牧思索一下,道:“而今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两位爷爷,你们提防着,不能让厉教主跑了。”

    司婆婆咯咯笑道:“我与这老秃驴斗法不知多少年,这么有趣的事情,我岂会跑?你赶我跑我也不跑!”

    马爷叹了口气,从她眉心中收回那尊灵佛元神,向瞎子点了点头。

    瞎子探手一抓,司婆婆体内一道道如龙般的银色元气飞出,返回瞎子体内。

    秦牧上前,轻轻一划,司婆婆的皮囊裂开,皮囊中一位绝色佳人俏然而立,黑发如瀑,缓缓的抬起头来,明眸顾盼一下,目光从一位位得道高僧的脸上移过。

    金顶上鸦雀无声。

    即便是千佛塔中的佛经佛音这一刻也顿住了,一位位得道高僧口干舌燥,一颗心怦怦乱跳,手中的念珠转得飞快。

    突然,一位菩萨脑后的佛光散去,从半空中跌落下去,栽入云下的山谷中。

    过了良久,噗通的重物坠地声传来。

    噗通,噗通。又有几声重物坠地声传来,那是先后跌落下去的几位罗汉和金刚。

    老如来脸色微变,急忙四下看去,只见众僧的眼睛直了,直勾勾的落在那绝色佳人身上,手中的念珠转得越来越快,哗啦啦作响。

    “咄!”

    老如来正要大喝,突然只听一声爆喝传来,一尊罗汉怒吼着向司婆婆冲去,厉声道:“这是惑乱众生的妖孽,是天魔,我看她一眼心里便魔头丛生,一定要打死她!”

    “我为天下杀此魔头!”又有一尊金刚挥舞着降魔杵杀出,现出三头六臂,冲向司婆婆。

    突然一位老僧人杀出,挡住那位罗汉和金刚,将自己的僧袍撕了,念珠一扯,状若疯狂,哈哈笑道:“老子惯于杀人放火,从来不修正果,这些年吃斋念佛,只觉前半生白活了!见了这美人儿才知道这一辈子都白活了!老子还俗了!”

    又有几位罗汉冲来,一时间金顶大乱。

    老如来黄袍抖动,猛然间千佛塔中佛音大作,千佛齐诵,让金顶上大打出手的众僧幡然醒悟,各自落座下来,暗道一声惭愧。

    “要甚吃斋念佛?修成正果又如何?还不是死?不如及时享乐!我还俗了!”突然一位老和尚纵身一跃,跳下金顶,远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