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九章 红粉骷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53546.html
    金顶上一片寂静,只有念珠转动的声音,时不时有僧人脑后的佛光散去,从空中跌落下来。

    老如来四下看了一眼,将诸位菩萨尊者罗汉的表情看在眼中,厉天行这位前魔教主用司幼幽的美貌出现在众僧面前,乱了他们的心智,佛心受损,杂念丛生。

    即便是他刚才大展佛法,激起千佛塔中的诸多如来的肉身,也只能镇压一时。

    脑后佛光散去,从空中跌落,代表的是佛心被破。佛门注重心灵修行,佛心被破,染了业果,心境便会瓦解,掉落下去的不是一个个僧人,已经是一个个凡夫俗子了。

    他们从空中坠落,是从高高在上远离红尘之地跌入红尘,有些人会回心转意,回头是岸,有些人则会离开大雷音寺,去红尘中挣扎以求解脱。只怕俗心一起,便难以解脱。

    司幼幽的美貌,让大雷音寺的高层跌落了许多,折损惨重。

    不过这也怪不得秦牧他们,毕竟秦牧等人已经提醒过了,是老如来执意要见司婆婆的真容,考验他们的佛心。

    而山上还有几人佛心稳定,没有丝毫的动摇,这几位高僧却是异类成道,并非是人族。司婆婆虽美,但不是同一个种族,这几位高僧看不出她有任何美丽之处,只是一具臭皮囊罢了。

    “你们修行还是不够,执着于皮相,不曾见得真如。”

    老如来环视四周,指点众僧道:“你们见她之美,难以自持,却不知你们所见之美只是你们以为之美,并非是真正的美。譬如海空师兄,你觉得她美吗?”

    他说的是一位异类成道的高僧,那高僧道:“我与她不同族,感受不到她的美。”

    老如来笑道:“不在同一个种族中便感受不到的美,不是真正的美,只是皮相。美是大真大如大觉大智,厉教主,你执迷的这具皮囊并非是真美,芸芸众生,你的美只占了一个人字,可知狭隘?”

    众僧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秦牧也觉得他的话大有道理,不愧是老如来,证得大觉的人,说不定真的能够降服厉天行这个心魔。

    厉天行之所以想成为司婆婆,就是因为司婆婆太美,乱了他的道心,让他生出恶念魔念,想要成为司婆婆。

    司婆婆咯咯笑道:“老如来,世间万道,我天圣教就占了一个人字,你佛门万道皆占,你能占的完吗?话不多说,你有何能耐能够降我?”

    老如来微微一笑,取出一面铜镜交给一旁的尊者,道:“你将这镜子给他。”

    那尊者接过铜镜,走下高坛向司婆婆走来,待看到司婆婆的容貌心中又是怦怦乱跳,连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他将铜镜送了过来,司婆婆接在手中,顾镜自怜,吃吃笑道:“真是绝色佳人,我见犹怜。”

    众僧见她媚态,有些难以自持。

    老如来笑道:“你且翻过镜子。”

    司婆婆翻过镜子,只见镜子中出现的一具白骨,依稀便是她死后的样子。

    “厉教主以为如何?”

    老如来笑道:“任你是绝世佳人,性命尽头不过是一把枯骨,你觉得枯骨还美吗?”

    司婆婆将铜镜抛在地上,一脚踩碎,漫不经心道:“不过是障眼糊弄凡夫俗子的把戏,说什么红粉骷髅而已。如来,道理我懂,我不像你想要在来世活得光彩,我这一生轰轰烈烈足矣。求来世只是懦夫行径。你这点小把戏降不了我,你说一面镜子便可以度化我,不如我去你这大雷音寺四下里走一遭,你看看是你度化我,还是我度化你满门大和尚小和尚。你我赌一赌如何?”

    老如来微微皱眉,道:“你没有慧根。”

    瞎子也暗道一声不妙,道:“道兄,什么慧根都是扯淡,不如直接下手,降服了他!”

    老如来沉吟片刻,道:“厉教主毕竟曾经是魔教主,我带她进入千佛塔中降服。众僧,你们定力浅薄,修行不够,就在千佛塔外加持。”

    众僧称是,纷纷走下高坛,聚在千佛塔四周。千佛塔中也有些僧人慌忙走出来,不敢留在塔中。

    老如来笑道:“秦教主,你也是魔教主,魔性深重。自古以来佛魔两分,教主是客,前来求助,我不降你。不过我降服厉教主期间,还望教主能够留在大雷音寺,听一听佛法,化解教主心中戾气,将来少造些杀孽。”

    马爷与瞎子心如明镜一般,老如来这是要将他们留在大雷音寺,如果能够度化他们自然是好,不能的话,那就让他们无法离开。

    秦牧欣喜万分,笑道:“师兄高见!那么我们便叨扰了。愿师兄早日降服厉教主这个老魔头,这是莫大的功德!”

    老如来微微一笑,吩咐道:“让这几位施主在寺里住下。”

    一位尊者迟疑道:“世尊,寺里有许多地方都是我教圣地,他们万一乱闯乱撞……”

    “由他们去,大雷音寺没有见不得人见不得光之地。”

    老如来道:“国师前来,我尚且给他看如来大乘经,天魔教主作恶,能恶得过国师吗?秦教主也是众生,大雷音寺中没有外人。”

    那尊者称是,走过来引领众人。

    秦牧笑道:“这位师兄,寺里有斋饭吗?这些日子过年吃得油腻,想吃点清淡的。”

    那尊者看他一眼,转了下念珠,压制住降妖伏魔的念头,道:“教主若是留在大雷音寺,可以管一世斋饭。”

    秦牧哈哈大笑,向瞎子道:“也不怕我们吃穷了他们。”

    瞎子冷哼一声,道:“马爷,你觉得如来能降服厉天行吗?”

    马爷迟疑一下,道:“一位如来不行,千佛塔中有千尊如来,都是静心明性见得真如的存在,多半还是可以的。只是他们都已经故了,厉教主也是极为不凡……我现在就怕老如来故意不降服厉教主,故意将司婆婆困在塔中。司婆婆被困在此,我们也要被困在此。”

    那尊者引领着他们来到厢房,道:“几位施主尽管住下,书架上都是佛经,尽请阅览。”

    秦牧看去,书架上的佛经颇多,马爷摇头道:“这里的佛经都是只有经文没有神通的,看看便罢。”

    那尊者道:“神通不敌业力,马王神不懂?”

    马爷淡然道:“没有神通,如何抵挡业力?你是如来的弟子?也算是我的师弟。你境界太低,退下吧,不必在我面前摆弄浅薄见识了。”

    那尊者又羞又愧,转身走了。

    瞎子老神在在道:“我和马爷一把老骨头,在这里住下倒也罢了,牧儿,你是天魔教的教主,被困在这里一辈子,岂不是要老死在此?我寻个机会送你下山。”

    秦牧摇头,道:“等婆婆好了再说。瞎爷爷,马爷,难得来大雷音寺一趟,我们去四下里转一转。”

    马爷露出笑容,道:“你不是早就想看百龙图了吗?我带你去天龙浮雕处看一看。”

    秦牧大喜。

    三人走出厢房,却见一个老僧坐在门外,正对着龙麒麟诵经,那头龙麒麟已经睡得昏天暗地,鼾声大作。

    “连龙胖子也想度化?”

    秦牧哭笑不得,向老僧道:“禅师,这夯货每天要吃半斗赤火灵丹,你度化了他养得起吗?”

    那老僧停止诵经,瞥他一眼,道:“养得起。”

    秦牧咋舌:“真有钱。禅师继续。”

    马爷在前面引路,走下云层,来到山半腰处,指向前方道:“那里便是百龙图。”

    秦牧看去,只见一根根巨柱林立,每一根柱子上都有天龙浮雕,柱子下数以百计的僧人正在观摩柱子上的天龙浮雕,从中领悟道法神通。

    不少僧人在试炼神通,元气化作龙形,漫天飞舞,又有佛光大作,很是不凡。

    还有些僧人在交手,印证彼此所学所悟。

    几位老僧见到他们前来,连忙向马爷见礼,道:“师兄来了。”

    马爷还礼,没有怠慢。

    一位老僧欣喜道:“师兄当年在这里大出风头,我们几个还记得师兄当年的英姿呢。”

    秦牧走上前去,站在一根龙柱前,细细打量,心中赞叹不绝,天龙百态,这柱子上的石刻已经将天龙的姿态刻画得淋漓尽致。

    马爷善于雕琢,用木料雕刻,栩栩如生,应该曾经在这里模仿雕刻过。

    百龙图的确是修炼雷音八式的关键,但真正的关键是如来大乘经,没有如来大乘经,很难将雷音八式炼到极致。

    不过秦牧已经参悟出大一统功法,在雷音八式上的造诣并不比修炼如来大乘经弱。

    正在此时,突然只听一个声音道:“放牛的!”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白衣和尚吃惊看着自己,这和尚有些面善,秦牧突然醒悟过来,欣喜道:“原来是明心小和尚!咱们在大墟的奶奶庙见过的!”

    那小和尚叫做明心,镜明老和尚带着他来寻马爷,用隙弃罗与马爷赌斗,明心被秦牧赢了,隙弃罗也落入秦牧手中,又被秦牧转赠给魔猿。

    明心和尚快步走来,个头长高了不少,比秦牧略高一些。

    秦牧最近半年才开始发育,个头也是猛长。

    明心和尚看了看他,跃跃欲试道:“好些年不见你,不知道你功夫长进没有?”

    秦牧感慨:“长进了。自从打败你之后,我又今非昔比突飞猛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