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佛心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57662.html
    明心和尚来到延康国,只见天空中还有云层,雪灾的影响还未散去,官兵还在四处忙着救灾,灾民还在逃荒,然而却有许多匪盗四下里打家劫舍,饥民四处逃难,可谓是民不聊生。

    “这里有个白白嫩嫩的和尚!”

    有些饥民见到了他,欢天喜地道:“不用洗便可以吃了!”

    明心和尚连忙撒腿就跑,那些饥民毕竟是饿了不知多少日子,追不上他只得作罢,道:“都说了不要吵,等他近前抱住就咬,这白嫩的和尚就跑不掉了。”

    明心和尚心惊胆战,饿了两三日,找不到一丁点可以果腹的东西,倒是被饥民追杀了十几次。

    大雷音寺中一片安详,但是外界却如此险恶,处处饥荒,佛经上可没有这些东西,也估计只有吃饱穿暖时才会想着佛经的东西。

    他带来的那本多心经也是无用,解决不了饿肚子的问题。

    这里地处偏远,灾民又多,朝廷鞭长莫及,到处都是饿殍,被饿死的人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路边。

    还有些野狼野狗靠着吃人尸体变成了妖魔,成群结队,四处捕食活人。

    狗本是驯服的,但是到了灾年,狗也吃人,繁殖又快,比狼还凶!

    “这里是地狱啊……”明心和尚看着到处都是妖魔鬼怪,到处都是尸体,落泪道。

    “和尚,你有孩子吗?”

    一个面黄肌瘦的灾民扯住他的衣裳,怀里抱着个孩子,满面饥色:“把你孩子给我,我的孩子给你,你吃我的孩子,我吃你的孩子……”

    明心和尚大叫,挣脱了他仓皇逃去。

    “如来啊——”

    明心跑了不知多少里,跑不动了,跪地悲怆大叫:“你在大雷音寺,看不到这人世间吗?”

    他浑浑噩噩,踉踉跄跄向前走去,前面有个寺庙,明心闯入庙中,只见庙梁挂着几个人,头下脚上,被剥了皮,几个僧人正蹲在角落里捧着铁盆吃肉,见到他来了,这几个僧人吃了一惊,连忙道:“主持,主持,有个前来落单的和尚!”

    老主持慌忙走出来,道:“和尚从哪里来?我们这里的口粮也不多了,连地皮都被饥民啃了几遍。圆定,给他一碗吃的让他走吧。我佛慈悲。”

    一盆人肉摆在面前,明心和尚怔然,突然间只觉自己头脑中的那尊佛塌了,崩了。

    他跳了起来,疯狂的锤打佛像,将佛像推倒,砸得粉碎,其他僧人慌忙上前阻拦,怒道:“你这和尚疯了,入魔了!亵渎佛祖,欺师灭祖!”

    明心和尚任由他们殴打,也不还手,很快被打得血肉模糊,就在此时一伙官兵杀到,将寺庙里的几个和尚砍了。

    “这些和尚吃人,无法无天了……将军,这里还有个和尚,被打得不成人形了。咦,还有气!”

    这些官兵将他抬过来,那将军看了一眼,道:“死不了。和尚,我看你有本事,为何人家要杀你也不还手?”

    明心和尚木然道:“我浑身都是破绽……”

    那将军笑道:“浑身都是破绽好啊,谁能没有几个破绽?能够知道自己有破绽的才是高手。你有些本事,跟我走吧,去护苗。这些流民连草皮都啃,刚种下的粮食不要也被他们啃光了。来人,把这寺庙烧了!”

    官兵上前放火,很快寺庙燃烧起来。

    明心和尚点头,突然怔了怔,连忙向火中奔去:“我的经书!”

    那将军命人扯住他,道:“你什么经书?有多厚?”

    “只有两页。”

    “现在天寒地冻,这么薄的经书连烤火都不够。”

    那将军竖起一根指头,眼眸中有些悲天悯人:“只要能够有一季的收成,天下百姓有了吃的,不再饿肚子,这人间就是人间,不是地狱了。所以,护苗至关重要,不能被流民糟蹋了!等到天下太平了,你再读你的佛经。到那时我送你一箩筐佛经,你想读哪本就读哪本!”

    明心和尚怔然,天下太平才能读经?

    那么这佛经如何才能救苦救难?如何才能普度众生?

    天下大乱时没用,等到天下太平再救苦救难普度众生,还有什么用?

    “秦教主没有说错,写佛经的,果然不是如来。”

    明心和尚布衣芒鞋,洁白的缁衣已经血迹斑斑,跟着这伙官兵离去:“从今往后,我就是我的如来,我来写我的佛经!”

    大雷音寺。

    钟声悠悠,秦牧看向西边,那里是灾难深重的大墟,他看向东边,那里是正在经历雪灾的延康。

    大雷音寺夹在这两者之间,不遭灾不遭劫,的确是个好地方,山上的僧人无忧无虑,一心研读佛法,不被灾劫困扰。

    “大雷音寺有四千多个院,天龙院、心禅院属于比较高等的寺院。每一个院负责的东西不同,参悟的东西也多有不同。倘若是出类拔萃的弟子,便会由老和尚教导,不必在各院走来走去。”

    马爷道:“比如那个明心和尚,便是由镜明和尚专门教导,由老师带着修行的,基本上都是僧人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了。而资质悟性和佛性最高的,则是由如来亲自教导。”

    秦牧看向下面,只见一座座山头如同莲花的花瓣一样,将金顶主峰环绕在中央,千庙万寺,香火鼎盛。

    “大雷音寺的确有所长之处,在教导弟子上有与延康国师相通之处。”秦牧点头道。

    马爷带着他们四处浏览,走向一座气势恢宏的佛塔,道:“诸天院的第一诸天是阎摩罗王院,第二诸天娑竭龙王院,代表的是如来大乘经的一个个心境。到了最顶层,便是帝释天院和大梵天院。如果要从上往下数,大梵天院便是第一诸天了。”

    秦牧抬头仰望,心头震动,这座佛塔未免也太壮观了一些,当真是气拔山河,巍峨壮观!

    他们走入佛塔之中,来到第一院阎摩罗王院,正有几位少年小和尚在修习如来大乘经,一位老和尚连忙迎上前来,道:“马王神。”

    马爷道:“我们想在这里转一转。”

    那老和尚面带难色,道:“这里是修行如来大乘经之地……”

    突然一个声音道:“师兄,我佛说了大雷音寺没有什么见不得人之地,任何地方都可以由他们去。”

    那老和尚看去,连忙道:“佛子。”

    一位年轻僧人走了进来,向马爷见礼,道:“师兄。”

    这僧人又向秦牧见礼,道:“秦教主。”

    秦牧还礼,笑道:“原来是佛心佛子。我曾经在太学院外见过你一面,你不曾见过我。”

    这僧人头顶光圆,大有宝相,眼睛明亮如宝,耳垂如水珠,眉心一点红印,很是不凡,正是佛心佛子。

    佛心佛子曾经随镜明老和尚去太学院堵门,秦牧凑过去看了一眼,只因少年祖师没有给好处,秦牧还要去麻翻青牛,所以就没有与他交手。

    游太医他们麻翻太学院时,司芸香偷偷溜了出去,与他打了一场,让佛心佛子知难而退。

    佛心佛子打量秦牧,却见这位天魔教主虽然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像是一位君子,但是目光却很有侵略性,时不时从眼神中迸发出一股狂野不羁的风采,刺入他人的内心,让他不由心头一跳:“这人魔性好重!”

    佛心向那老和尚道:“如来说了,就算给秦教主看如来大乘经也没有什么问题,我大雷音寺的如来大乘经,没有佛性的根本练不成。何况马师兄那里也有一套如来大乘经,如果他想传给秦教主早就可以传了。两位施主,马师兄,三位尽请观摩。”

    那老和尚放下心来,向那些小和尚讲解如来大乘经第一重天阎摩罗王天的奥妙,并没有因为秦牧等人在这里而有所顾忌。

    过了片刻,秦牧心有所悟,催动自己听来的如来大乘经,只觉身体八寒八热,如坠地狱,化作阎摩罗王。

    佛心见到他突然身现宝光,心头微跳:“这是佛光!他就站在这里,参悟出了如来大乘经的第一重天?难道他有佛性?他不是魔头吗?”

    马爷也看到他身上突然迸发出的佛光,道:“牧儿,你已经得了如来大乘经的第一重天了,这一关没有必要听了,咱们去下一层。”

    秦牧跟随马爷瞎子到了娑竭龙王院,佛心佛子连忙也跟了过来,这里也有老僧宣讲,将娑竭龙王天的种种奥义。

    没过多久,佛心佛子只觉秦牧身上佛光又重了一分。

    他心头大震,有魔性的人是无法炼成如来大乘经的,秦牧是天魔教主,魔中之魔,竟然站在这里听了一会子便将如来大乘经修炼到第二重天,未免太惊世骇俗!

    要知道,佛心之所以被称作佛子,就是因为他有着赤子般剔透的心灵,当初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是,也是在短短时间内便将如来大乘经修炼到第四重天,震动大雷音寺,被尊为佛子。

    而听闻马王神也是如此,佛心听过关于他的传说,据说当年马王神一鼓作气修炼到第五重天,老如来因此对他极为期许,把他当成下一代如来栽培。

    “天魔教的魔头,不可能如我一般有这么深的佛性!”佛心心道。

    到了第三重天,秦牧不知不觉间又参悟出如来大乘经的月宫天子心境,修成月宫天子天,脑后出现佛光,宝月如华。而这月宫天子院中,修成这一重天的和尚没有几个!

    到了第四重天,秦牧又领悟出如来大乘经的日宫天子心境,脑后出现佛光,大日烈焰,宛如得道高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