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祸根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157673.html
    佛心吐出一口浊气,当年他也是连续堪破四重天境,到了日宫天子这一层心境。到了摩利支天院时,当时他未能炼成,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被称作佛子了。

    这岂不是说,秦牧也有佛心,与他不相上下?

    倘若秦牧继续向前走,堪破摩利支天心境,那岂不是说这魔头的佛心佛性比他还要强?

    魔头岂能比修佛的人更有佛性?

    他们来到摩利支天院,秦牧听经,过了不久,他身上泛起光焰。

    佛心头脑中轰鸣,将他轰得浑浑噩噩,秦牧这个魔头中的魔头,竟然一鼓作气修炼到第五重天,是与马王神一样的资质,一样的佛心!

    怎么可能?

    他是魔头啊,明明是个大魔头啊,魔头是无法炼成如来大乘经的!

    佛心佛子定了定神,他已经是大雷音寺最近百年资质悟性最高,佛心最好的僧人了,没想到竟然被一个魔头比了过去。

    众人来到鬼子母天院,这一关秦牧终于受困,没能炼成如来大乘经的第六诸天。

    佛心失魂落魄,秦牧一鼓作气修成五重诸天,这已经是如来的资质了!

    “他若是皈依了佛门,师父多半会选择他为下代如来……”

    他心中患得患失,突然想道:“不能让他成为如来弟子,下代如来只能是我!”

    这个念头一出来便无法遏制。

    “佛子,听闻当年延康国师到过这里,他炼出了几重天?”秦牧突然问道。

    佛心佛子定了定神,道:“国师来这里是一两百年前的事情,我听寺里的前辈说,当时如来相随,延康国师短短时间便参悟出七重天。”

    秦牧吓了一跳,摇头道:“不愧是五百年一遇的奇才,我比不了。”

    马爷也惊讶道:“延康国师竟然一举便参悟出七重天?了不起,他若是进入佛门,便是如来,进入道门,便是道主,进入你们天圣教,便是圣教主!这样的人才,旷世罕有!”

    瞎子也赞叹不已,赞道:“瘸子被他砍掉一条腿,真不冤枉。”

    马爷和瞎子带着他们一路来到二十诸天塔的顶层,不知不觉两三天过去,秦牧也将如来大乘经的二十诸天境界听了一遍,不得不赞叹如来大乘经的精妙,不比大育天魔经逊色。

    他并没有修炼如来大乘经的意思,不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如来大乘经对他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佛心看了看秦牧,目光闪动:“秦教主的资质也不差。教主,我大雷音寺的如来大乘经给你看了,不知小僧能否参阅大育天魔经?”

    秦牧从饕餮袋中取出一个线团,慨然道:“这有何妨?大育天魔经在我教中任何人都可以学习,即便外传也没有什么。”

    他捏住线头,轻轻一拉,顿时无数文字蜂拥而出,在空中滚动。

    秦牧没有藏私,直接将大育天魔经展露在佛心面前。

    佛心看到大育天魔经的开篇第一句话,不由脸色大变,只觉与佛门理念冲突,待往后看去,见到了造化七篇,也不禁是连连皱眉,道:“这真真是魔教功法,没有一丁点的善心,全是教人向恶的邪法!教主收起来吧,小僧见不得这个!”

    秦牧诧异,将大育天魔经收起,依旧是个线团。

    就在此时,突然有个僧人匆忙前来,在佛心耳边低声说了一番,佛心惊讶,随即不动声色,施礼道:“三位,天色已晚,请三位各自回禅房歇息。”

    瞎子打个哈欠,道:“咱们是客,客随主便,牧儿,老马爷,咱们回房歇息。”

    三人走下这座高塔,瞎子突然道:“刚才那僧人对佛心说,延康国的太子来了,求见老如来。”

    秦牧心头微震,延康太子?

    延康太子这个时候跑到大雷音寺做什么?

    他求见老如来,有什么图谋?

    瞎子耳朵动了动,道:“佛心让僧人领着延康太子去了大雄宝殿,自己则去了千佛塔,准备通知如来……他进了千佛塔,里面的事情我听不到也看不到。如来走出来了,对千佛塔的僧人们说让他们先竭尽所能,念诵真言,镇压塔中的厉天行。”

    马爷脸色微变,急忙道:“那些僧人的佛法哪里能镇压得住厉天行?如来大意了,塔中千佛是死的,就算被僧人用真言激发佛体的活性,也镇压不住厉天行!快去千佛塔,免得被厉天行逃了出去!”

    三人连忙向金顶赶去,秦牧脚步比他们慢了不少,途径自己的厢房,看到龙麒麟还趴在那里呼呼大睡,旁边那个老和尚还在对着龙麒麟念经。

    “龙胖子!”

    秦牧连忙喝了一声,龙麒麟立刻醒过来,撒腿便往这边跑,将那老和尚丢在身后。那老和尚怒道:“孽畜,没有丁点的慧根!”

    秦牧翻身跳到龙麒麟的背上,道:“最快速度,赶往金顶!”

    龙麒麟道:“教主,你这几日没有回来,还没有给我饭吃呢。”

    秦牧喝道:“尽快赶往金顶,给你两斗!”

    龙麒麟精神大振,疯狂冲向金顶。

    金顶千佛塔,塔中一尊尊历代如来的肉身,塔外则是一个个僧人端坐在塔檐塔顶以及门窗处,以佛门真言激发塔中的如来肉身的活性。

    那一具具肉身之中,佛门真言化作了有形的文字如同一条条大龙在塔中穿梭,纷纷涌入司婆婆的眉心,镇压炼化心魔厉天行。

    这几日,老如来亲自带领众僧,以历代如来肉身中藏着的佛性来镇压炼化厉天行,已经颇见成效,将厉天行的元神消磨了不少,司婆婆清醒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因此他才敢放心离去,交给众僧来镇压,毕竟塔里还有这么多的历代如来肉身坐镇。

    然而就在此时,司婆婆的眼瞳突然变得无比黑暗,咯咯一笑,一个充满魅惑的声音从塔中传来,仿佛情人而耳边窃窃私语,钻入塔外的僧人的耳中,钻入他们心里,顿时一个个僧人佛心大乱,佛心中滋生天魔。

    “稳住!”

    一位老僧厉声叫道:“不要听她的声音!”

    他话音刚落,突然塔中探出一张姣好的面孔,向他痴痴一笑,那老僧佛心中天魔滋生,脑后的佛光如轮,光轮突然黯淡下来,从塔上跌落下去。

    “糟了!”

    另一个老僧口中高诵佛号,抬起手掌伸出两根指头向自己的双眼挖去,打算不看司婆婆的容貌,他心中一狠,将自己双眼抠出,然而耳边又传来轻笑声,钻入佛心中,挠啊挠的。

    那老僧咬牙,两根手指刺入自己的双耳之中,将自己的耳膜刺穿,不听她的声音。

    这老和尚头脸是血,大声念诵佛经,激荡塔中的历代如来肉身,他听不见看不见,没有看到一个个僧人从塔上跌落下来的情形,也没有听到他们身体坠地的声音。

    突然,他感觉到了一只柔滑的纤纤玉手,带着恰到好处的温度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他的光头。

    老僧身躯颤抖,脑后的佛光轰然崩散,从千佛塔上跌落下去。

    秦牧催促龙麒麟冲至金顶,只见千佛塔上的众僧七零八落的摔落下来,倒了一地,马爷和瞎子破空而起,向摆脱千佛塔镇压的司婆婆追去。

    他们三人的速度极快,一晃即逝,即便是龙麒麟也是望尘莫及。

    秦牧呆了呆:“你们……”

    金顶上一片狼藉,马爷、瞎子都不在这里,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人坐在龙麒麟背上。

    少年怔了片刻,悻悻道:“不知道大雷音寺愿不愿意放我这个天魔教主回去,只身入敌营的感觉真不妙,没有大人在身后撑腰……”

    老如来刚刚在大雄宝殿坐下,还未曾来得及与延康太子寒暄几句,便有僧人飞速来报,道:“世尊,厉天行跑了!”

    老如来怔了怔,摇头道:“我小觑了他,我本以为他一个堂堂的魔教主是不屑于学习魅惑之术的,没想到他还藏了一手。既然我不曾镇压炼化了他,那么让天魔教主下山去吧。”

    延康太子惊讶道:“天魔教主在大雷音寺?是否便是我朝的中散大夫秦牧?”

    老如来颔首道:“正是他。”

    延康太子大喜,道:“我佛,此人乃是天魔教主,作恶多端,万万不能放他离开,不如就在山上为天下除一祸根!”

    老如来摇头道:“他上山有求于我,所以我才留下他,而今我不曾办到他的所求,那就许他下山,不得阻拦。我大雷音寺做事,不能像个魔头。”

    延康太子还待再说,佛心佛子连忙起身,道:“世尊,我去送秦教主下山。”

    老如来点头,看向延康太子,道:“太子,老僧知道你的来意,也知道你的所图,正是因为干系到天下苍生,所以老僧这才匆忙前来相见,以至于被厉天行所趁。穷夫子等人应该已经见过你了罢?”

    延康太子点头道:“他们奈何不了我父皇,所以恳请我佛出手。”

    老如来笑道:“陛下的九龙帝王功已经炼到极致,天底下能够奈何得了陛下的人的确不多,老僧算是一个。”

    而在此时,佛心佛子来见秦牧,目光闪动,道:“秦教主,世尊命我送你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