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一路走来,放眼看去,满目疮痍,饥民流窜,灾害四起,瘟疫横行,相比还算安定的大雷音寺的领地,这里简直就是地狱。

    好在有许多大学士子小学士子四处行医,压制疫情,否则灾难更重。

    延康国师建造了大量的小学大学,代替私塾,在这个时候便派上了用场。这些士子虽然每个人的力量很是弱小,但合在一起就很惊人了,相当于一个个小门派。

    秦牧看到有官兵在四处清剿趁机作乱的妖魔鬼怪,县令亲自镇守农田护苗,劝说流民回乡,皇帝赈灾的粮食很快便会运到这里。

    他还看到一些道门弟子佛门弟子也在救灾,只是有些随性,与国家的力量相比能力有限,走到哪里救到哪里。而且有些则趁着国难传教,生出了许多邪教,但都不成气候。

    “这场天灾,灭不掉这样的国家。”秦牧心道。

    新的庄稼已经种下,只要到了收获季节,便可以让百姓安定下来。延康国的这场灾难发生的时机极为诡异,恰恰是在一场席卷全国的大动乱之后,因为常年打仗,粮草消耗极大,再加上这场雪灾,足以伤筋动骨。

    “不知道延康国师是否回朝,皇帝是否还在赈灾?还有这场天灾从何而来?这不是道门、大雷音寺这样的圣地能够制造出的灾难,只能是神。”

    他抬头看天,心中疑惑,为何?

    为何苍天要降灾给延康?

    为了神在人间的道统吗?

    延康之前,是一个个宗派统治世界,形成大大小小的国度,有些门派的传承古老,有传说是神留下的门派。那么是因为神在人间的道统被延康国灭掉,神灵动怒,才降下这场天灾吗?

    还是说这里面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

    秦牧寻到天魔教的弟子,询问一番,天魔教在随着官府赈灾,教中弟子几乎悉数出动,遍布全国各地,各堂堂主还将各堂的钱财捐了出去,已经穷的叮当响。只是有些商家囤货居奇,还有些世家大阀屯粮不售。

    “皇帝震怒,杀了一批,又查出许多官员贪赃枉法,贪墨赈灾的钱财,杀了一批,还有些趁着卖官鬻爵的,杀了一批。”

    一位天魔教弟子跟随皇帝赈灾,见了不少世面,眉飞色舞道:“皇帝还屡遭暗杀,多是些教主级的存在,幸得朝中文武大臣相随,皇帝也亲自搏击,端的是强横至极。教主没有前去,倒是一件憾事。”

    秦牧问道:“都有哪些强者暗杀皇帝?”

    “听闻是穷夫子、田真君那些人,还有些塞外的强者。”

    秦牧脸色微变,道:“与塞外的教主级强者联手了?延康国师回来了没有?”

    “不曾见到。”

    秦牧沉吟片刻,道:“皇帝到了哪里了?”

    “就在五千里之外的霸州府。”

    那天魔教弟子道:“皇帝先去了南方,将南方那些拒不放粮售粮的世家清剿了,然后才去北方,而今刚到霸州。霸州还算安定。”

    秦牧定了定神,问道:“京城那边呢?留下几位一品大员?”

    “留下太子监国,还有太子一系的官员。”

    秦牧面色凝重,京城有太子监国,太子却跑到了大雷音寺,穷夫子田真君等人原本险些死在延康国师的手中,被老如来搭救,说他们入了空门,不再过问世俗之事,而现在穷夫子等人却跑了出来。

    再加上太子去见老如来,这里面的事就大了。

    “都说朝廷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圣地,不知道真的与大雷音寺碰撞起来,谁才能更胜一筹?”

    秦牧沉吟片刻,道:“能联络得上各堂堂主吗?”

    “而今各堂都在各地救灾,很难联络,想要聚齐各堂,只怕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秦牧摆了摆手,径自离去,坐在龙麒麟背上赶赴霸州。

    霸州距离这里还有五千里,路途颇远,以龙麒麟的脚力不休息也须得第二天才能赶到,再加上路途中休息,估计要到第二天晚上才能赶到霸州。

    “倘若我那艘宝船还在,那就好办多了。可惜被毁了。”

    秦牧令龙麒麟全力赶路,许给他每天一斗的伙食,龙麒麟振奋精神,脚踏火云向霸州奔跑而去。

    不知不觉到了夜晚,秦牧抬头观看星象,辨认方向,命龙麒麟继续赶路,等到太阳升起时,龙麒麟也吃不消,累得口吐白沫,跑不动了,脚步越来越慢。

    秦牧让他停下,四下看去,辨认一下位置,取出延康地理图细细查看一番,只见距离霸州只剩下不到千里的路程。

    秦牧松了口气,喂了龙麒麟,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让龙麒麟歇歇脚步。

    没走出多远只见一个宅院出现在这穷山僻壤中,应该是新盖的房子,什么都是新的,秦牧走过去,正要敲门,门户开了,走出一个女子与他照面,两人都是一怔。

    “牧儿?”

    那女子有着无双的容颜,见到他猛地一怔,四下看了看,纳闷道:“你怎么寻到这里来的?我好不容易才甩掉瞎子和马爷,竟然被你寻到了。”

    秦牧又惊又喜:“婆婆,你怎么会在这里?”他随即警觉起来:“你是婆婆还是厉天行?”

    司婆婆侧身让他进屋,道:“老魔头暂时被我镇压住了,老如来尽管没能除掉他,但也让他元气大伤,我现在与他势均力敌,于是和他定了协议。晚上的时候他出来,白天的时候我出来。”

    秦牧狐疑道:“你倘若真的是婆婆,为何还要故意避开马爷和瞎爷爷?为何要躲在这里?”

    司婆婆白他一眼:“臭小子,连婆婆也敢怀疑了?我若是老魔头,想害你的话还需要编假话骗你?”

    秦牧心中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自己相比司婆婆来说的确弱得可怜,倘若她是厉天行,无需多费心思,这才走入院子中。

    倘若是厉天行,那股魅惑劲儿,一个眼神便能让自己神魂颠倒,端的是比女人还要女人。

    这座宅院很是简朴,毕竟是刚刚建成,没有几件家具,秦牧四下打量,只见桌椅都是歪歪扭扭的,这才放心。

    司婆婆没有马爷那么灵巧的手工,做衣裳尚可,但是木工便差得可怜,这些桌椅绝对是出自司婆婆的手笔。

    秦牧坐在椅子上歇息,这椅子一边高一边低,很是别扭,心中更加放心,的确是司婆婆做的椅子,好奇道:“婆婆为何不回大墟?”

    司婆婆摇了摇头,走出院子,过了片刻几块木柴飘入院子中,她打算做一张床。

    秦牧顾不得歇息,连忙上前帮忙,司婆婆是教中圣女,即便在残老村生活了四十年但也没有学会马爷的手艺,倒是秦牧打造各种家具样样精通。

    司婆婆插不上手,到河边取了点水,回来打磨铜镜,道:“我现在回不去了,回去又能如何?大墟里晚上有黑暗当道,老魔头再跑出来折腾,村长他们几把老骨头能禁得住几天?还不如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磨一磨老魔头的心性。”

    秦牧飞速将一张大床做好,搬进屋子里,看到她把镜子也打磨得坑坑洼洼,哭笑不得,连忙接过手来,将元气化作白虎元气,然后计算一番,元气丝细细打磨,将铜镜打磨平整,然后又去做了个妆台。

    司婆婆看到龙麒麟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又看到秦牧满眼血丝,疲惫不堪,道:“你赶了一夜路?先去睡一会吧。”

    “你不走?”

    “不走。”

    秦牧放下心来,合身睡在床上,这里没有被褥,但他也习惯了风餐露宿,很快沉沉睡去。

    过了不知多久,秦牧惺忪醒来,看到司婆婆在对着妆台上的铜镜出神,手中提着口剪刀,剪刀对着自己的脸。

    “婆婆!”秦牧慌忙道。

    司婆婆转过头来,将剪刀放下,露出笑容,轻声道:“如来说,要破除心魔只有一个办法,让他彻底不再留恋这张面孔。牧儿,我不想害你们,更不想害你……”

    秦牧看到她又提起剪刀,眼泪止不住滚了出来:“婆婆,不怪你……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我下不了手!”

    司婆婆颓然,放下剪刀,笑道:“牧儿,你来帮我。”

    秦牧从床上起身,从她手里接过剪刀,轻轻放在她的小篮子里。

    “不怪你,任何人都无法怪你,你已经躲了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没有用真面目见人。”

    他蹲下来,仰头看着那张美得找不到第二张的面孔,那是把自己养大的至亲之人的真容。秦牧露出笑容:“换做我,坚持一天两天倒也罢了,坚持四十多年,我坚持不下来。长成什么样子,不是你的错。哪个美丽的女子愿意永远遮住自己的脸,用一张苍老的脸去见人?”

    他站起身来,道:“婆婆,厉天行我会将他解决掉的。你留在这里,我去霸州,那里可能出事。”

    司婆婆轻轻点头。

    秦牧走出房间,回头笑道:“婆婆,该吃吃该喝喝,不要虐待自己。”

    “臭小子,又来教训我了!”司婆婆嗔怒道。

    秦牧哈哈一笑,一脚踢醒龙麒麟,喝道:“还睡?起来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