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许多人不理解,变什么法,革什么命?从前不也很好嘛,大家活得都很好,其乐融融,你现在变法了,革命了,不就是为了你皇帝的野心吗?得罪了名门望族,得罪了那些门派,不就是为了让延康的国土大一些吗?现在惹得天灾人祸连年,都怪你,都怪变法。此乃谬论!”

    霸州府,延丰帝与一众文武大臣走在街上,看着一个个官府义粥摊子前排队领饭的人们,延丰帝走了过去,来到一个义粥摊子前,正在分发义粥的官差正要下跪,延丰帝摆手,道:“天寒地冻,没这么多规矩。一个人发多少?”

    “回陛下,一个成人一碗米粥,两个馒头,一勺干菜。”

    延丰帝点了点头,让他下去,自己掌勺给灾民发饭,他身后站满了朝廷的文武官员。延丰帝一边掌勺,一边继续道:“从前活的很好的,从来不是百姓!司农,你来告诉他们,国师变法之前一亩良田能养活几个人。”

    司农大臣连忙道:“变法之前,一亩良田年产粗粮三百三十斤。只是当时的田地都集中在世家、寺院和道观的手中,农民手里是没有田地的。一户农家七八口人,种地八十亩,有粮食果木蔬菜,还有药材。劳碌一年,种植两季,一年没有余粮,勉强果腹,一个月能吃得上一两顿肉,碰到天灾人祸就要饿死。当年许多老人遇到灾年主动投河或者上山,便是免得连累家人。而那时世家、寺庙、道观里屯粮无数,屯钱无数。”

    延丰帝道:“八十亩地,养活一家七八口,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粮食,粮食去了哪里?你再来告诉他们,变法之后一亩地能养活几个人?”

    司农大臣继续道:“陛下命国师变法,将天下土地收公,世家、寺院和道观不得掌有土地,丁男八十亩地,二十亩良田。最近些年人口多了几番,国土也大了不少,规矩也就改了,丁男四十亩地,十亩良田。国师让武者、神通者劳作农务,旱涝保收,天旱下雨,大涝排水,因此一百六十年没有饥荒。而今亩产八百二十斤,田赋两石,农家吃肉倒不觉得费钱了。”

    “三百三十斤,八百二十斤。”

    延丰帝捏俩馒头放在饥民的碗里,又打了勺干菜,感慨道:“什么是佛?这就是佛,活佛,生佛,所有百姓的佛!不是你顶个如来的名头顶个道主的名头,讲一些抚慰心灵的鸡汤之类的话就是佛就是道主!司农,我再问你,既然国师变法很好,粮食也多了,为何一旦天灾爆发,还有饥荒?”

    司农大臣面带难色,迟疑道:“这个……”

    “说!”

    “是。除了人口增多了几番的原因外,还有吃肉的原因,打仗的原因。喂养牲口需要粮食,军中喂养异兽,练兵,打仗,都需要粮草。最主要的还是农田流转。有些农田被世家大阀和门派寺庙又买了去,成了地主。”

    司农大臣道:“粮食又回到他们手中。上次宗派叛乱,就是因为他们手中有钱有粮,所以才如此大胆。而这次饥荒本不应该闹得如此之大,还不是因为打过仗之后,国库空虚,这些世家大阀门派寺庙不愿意放粮?上次宗派叛乱,造成的影响太大……”

    延丰帝回头,瞥了群臣一眼,道:“世家大阀门派寺庙道观,从前高高在上,在天上坐着,天天吃着山珍海味,珍馐佳肴,说着风花雪月,谈着道法神通,论着神仙长生,有农民养他们,谁肯搭个手给这些农民?农民不服便直接降灾降劫!这场雪灾奇怪吗?不奇怪。从前宗派统治国家时,这种雪灾没少过!不过不是神降灾,天降难,而是宗派降灾降难,要这些百姓臣服,不敢做乱!”

    “国师变法,让宗派给农民做工,给商贾做工,他们就不乐意了,不想做。国师再变法,开小学大学太学,将这些宗派的本事传给世人,让世人来做,他们更不乐意。要造反,要杀人!殊不知祖上向前数八辈,都是农民出身,没一个特殊的!”

    “你们也给朕看清了,听清了。这次朕杀他们的头,下次你们像他们这样做,朕也杀你们的头!朕要的官,不是这些高高在上的宗派,什么高人什么佛祖,朕要的官,是能够踏踏实实做事的!士农工商,士必须要能给农工商做工,做事!朝里还有些士大夫以为自己高人一筹,奶奶的,——史官,容朕说一句脏话。——奶奶的,天天叽叽歪歪自视清高!朕恨不得杀他们的头!”

    文武大臣们低头,不敢说话。

    两个史官对视一眼,均露出难色,其中一位年长史官悄声道:“陛下,天子慎言。”

    延丰帝道:“我也不常说脏话,不是气急了能骂人?史官担待一下。”

    正说着,排队领饭的队伍轮到了一个大和尚,端着金钵,笑道:“陛下说得真好,不过天灾来了,怎么让天灾止住不让百姓受苦,才是正道。”

    延丰帝看了这大和尚一眼,打给他一碗饭,两个馒头,又盛了一勺菜,道:“朕不止说得好,做得更好。大和尚慢慢吃,不要打搅了俗世人。”

    那大和尚称是,端着金钵去了。

    “如来!”延丰帝身后众人看到这大和尚,心头微震。

    大和尚走后,后面来个老道士,衣冠不整,头发有些散乱,端着碗盆,笑道:“陛下吃饭了吗?”

    延丰帝面色凝重,给他打饭,摇头道:“还没吃。”

    “陛下应该吃一些,饱了才好上路。”

    延丰帝点头,捏了两个馒头,端了一碗粥,向文武群臣道:“你们也来吃一些,遇到事了。”

    文武大臣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看着那和尚道士,只见这两人一个端着金钵一个端着碗盆蹲在街边墙角,喝着粥吃着馒头就着干菜,甘之如饴。

    群臣上前,各自领了一份饭菜,各自蹲在街边墙角,延丰帝也蹲在那里,默默地吃着。

    吃罢之后,延丰帝到压井前压水洗碗,群臣在后面排队。而如来和道主也上前洗了碗筷,道:“好久不曾吃过人间的饭菜了,倒别有一番风味。”

    “朕与这些大臣倒是吃了好几个月。”

    延丰帝认认真真道:“两位道兄应该经常吃一吃,不要让自己住得太高太远。”

    “高远是为了免俗。”

    老道主笑道:“你是人间的皇帝,管理的是俗人,而修道修佛却是要远离尘世纷扰,被沾扰了便难以脱身。”

    延丰帝笑问道:“道主,你能成真神吗?”

    道主摇头。

    延丰帝又问如来:“如来,你能成真佛吗?”

    如来摇头:“神桥断了,谁能成真正的神佛?”

    “那你们扯什么淡?远离尘世,说的自己很厉害似的——史官,朕又说粗话了,不要记了,朕知道。你们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了。”

    延丰帝说罢,向城外走去,文武群臣相随,延丰帝停步,回头笑道:“虽说是按照朝廷规矩来不是按照江湖规矩来,但也不需要这么多人。神桥境界的留下,其他人退下。”

    许多文武大臣停步,延丰帝身边跟着七人,太尉元空和尚,司徒秀乐清,司空魏平波,天策上将秦宝月,泰山王灵虚花,骠骑大将军权定武,开府仪同三司上卿苏云芝,加上皇帝,共有八人。

    如来和道主不以为意,继续向前走去。

    延丰帝率众跟上,众人来到城外依旧不曾停步,待走到城外的田间,延丰帝停下来看庄稼苗,询问一个老农,道:“能丰收吗?”

    “能!”那老农声音响亮。

    延丰帝露出笑容,回头向身后的几位大臣道:“能丰收!”

    道主道:“陛下,今年能,下年未必能。老道带来了一卷书,记载大墟故事,叫做开皇劫经,陛下先慢慢看,咱们慢慢走,倘若陛下看完还执意变法,那么这日月便要换新天了。”

    如来叹道:“道主慈悲。”

    道主摇头:“他不知这里的凶险,知道了便会如我们一般。”说罢,将开皇劫经送到延丰帝手中。

    “陛下,当心有诈!”上卿苏云芝提醒道。

    延丰帝笑道:“无妨。”

    他从道主手中接过开皇劫经,打开细细阅读。

    他们继续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延丰帝一页一页翻过,将开皇劫经从头到尾读了一遍,道主与如来一直没有催促,而是静静地向前走着。

    待走出百十里地,延丰帝将开皇劫经看完,定了定神,抬头看天,沉默不语。

    老道主道:“陛下以众生为念,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延丰帝怔怔出神,突然道:“我小的时候,延康国还没有这么大的领土,皇帝还没有这么尊贵。那时候一个个门派世家还作威作福,有一次我随使节到国外去,出访一个叫元启国的地方,也就是现在的元州。那里正在闹雷灾,天空阴云遍布,笼罩元启国,雷霆咔嚓咔嚓的劈个不停,劈死了不知多少牛羊牲口,也劈死了不知多少百姓。”

    “元启国的皇帝带着文武百官就跪在雷灾中祈求请罪,国中的百姓也跪在地上,请上苍息怒。那场雷灾,皇帝被劈死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口中的上苍并非是天神,而是雷隐宗,一个宗派。大抵是收成不好,进贡给雷隐宗的好东西少了,所以雷隐宗降劫。造成雷劫的是雷隐宗的镇教灵宝,九霄雷引罩。皇帝将罪过揽在自己身上,所以雷隐宗劈死了他,换了个皇帝。那个时候我便在想……”

    他看向道主和如来,一字一句道:“我要掀翻你们!现在,朕做到了,只是朕与国师做的还不够,所以会有这场雪灾。不就是神吗?朕掀翻神便是!”

    道主忍不住道:“陛下不以苍生为念吗?是否想让延康化作大墟一般?你与国师变法,你与国师打下那些门派,统一这么大的疆域,老道并没有阻止过你,对不对?但是你若再变法,便是苍天动怒,危及苍生!”

    老如来道:“陛下三思。”

    延丰帝道:“你们有你们的信念,朕有朕的信念。”

    老如来叹了口气,向道主道:“老道友,换一任皇帝罢。”

    道主取来道剑,点头道:“也罢,好话已经说尽,怎奈陛下执迷不悟,只得换一任皇帝了。”

    延丰帝向四下看去,只见一位位老道人、老和尚和穷夫子等人从四面八方走来,将他们围在中央,数量要比他们八人多得多。

    天策上将等人脸色大变。

    延丰帝愕然,失笑道:“如来,道主,朕还以为你们会讲江湖规矩,没想到你们来朝廷规矩。”

    如来摇头道:“情非得已,还请陛下见谅。道主,诸位道友,一起送陛下上路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