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往秦牧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往他身上爬,他睡觉时有脾气,便蹬了两脚,将那人踢下床。

    那人也是迷迷糊糊,扯着被子爬到床上,钻到他的怀里,又被秦牧蹬了下去,最后是三个女孩抱在一起睡着了,将他晾在一边。

    这几日操劳,秦牧和灵毓秀都睡得很沉,到了次日凌晨秦牧才醒来,灵毓秀钻到他的腋下,秦牧小心翼翼挪着胳膊,唯恐惊醒她。

    其实灵毓秀已经醒了,毕竟是女孩子家家的有些脸皮薄,唯恐醒来尴尬,所以装睡。她偷偷张开眼睛,只见秦牧捏着鞋子蹑手蹑脚的往外走。

    秦牧走出房间这才松了口气,那两个双胞胎宫女起床较早,正在院子里说话。一个道:“秦公子梦中喜欢打拳,将我一顿好踢,你看我眼眶肿了。”

    “还说呢!我也被踢了一顿,踹在我胸上,将我踢下床。你没有被占便宜罢?”

    “不曾。只是公主与公子睡在一起,连我们也在床上,大被同眠,如何回去禀告?”

    两个女孩沉默了片刻,异口同声道:“我们不说,公子公主也不会说,所以还是不说出去!”

    事关皇家的脸面,说多了反而会被杀头,她们自然懂得。

    秦牧穿好鞋子,咳嗽一声走了出来。

    两个宫女连忙齐齐见礼,道:“公子醒了?我们姐妹昨日莽撞,幸得公子照料这才没有殒命于小毒王之手。”

    秦牧还礼,道:“也幸好两位姐姐在,伤到小毒王,让他不敢继续放肆。”

    两个宫女对视一眼,齐齐笑出声来,道:“公子不要称呼我们为姐姐,我们是伺候太后娘娘的,连姓都没有,只有个名。我叫剑琪,她叫琴琪。”

    两个宫女见他来回打量两人,试图分辨出谁是剑琪谁是琴琪,不由得笑了,这一笑秦牧看出来了。剑琪左边有颗小虎牙,琴琪右边有个小虎牙。

    “公子,我们一宿未归,须得早些回宫复命。”琴琪道。

    秦牧点头,道:“你们睡了一觉,身上的残毒也解了,没有什么大碍。我这里还有几粒排毒丸,你们先拿去。”

    两个宫女谢过,接下排毒丸,正要离开,只听房里传来灵毓秀的声音:“等等我!我和你们一起回去!”

    二女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灵毓秀衣衫不整,穿着白色的里衣慌里慌张的跑了出来,秀发也有些散乱,夹着外衣拖着鞋子,鞋子踢踏掉了,她连忙抬脚提鞋,但是乌黑的头发却彻底散了,瀑布般从肩头流了下来。

    灵毓秀又打算弄头发,夹着的外衣又掉了,着实狼狈。

    秦牧向她看去,只见一对胖胸快从衣服里跑出来了,少年心中着实踟蹰,不知是该出言提醒她还是上前帮忙塞回去。

    剑琪与琴琪对视一眼,走上前去,将公主驾到房中,帮她梳妆打扮。

    灵毓秀脸蛋羞红,大着胆子悄声询问道:“会怀孕吗?”

    两个宫女瞪大眼睛,吃惊道:“公主何出此言?”

    “我听宫里人说男人和女人睡觉,便会怀孕。”

    灵毓秀认认真真道:“我们差不多睡了一天一夜,说不定就怀上了。”

    剑琪噗嗤笑道:“公主,你想差了,不是那么回事。哎呀,跟你说不清楚,公子是神医,肯定有避孕的手段。”

    灵毓秀瞪大眼睛:“还能这样?”

    “可不是嘛。我听说有些贵夫人不想生产,便找来药师配药,是不会怀上的。”

    ……

    秦牧将三女送走,注意到那株黄梨树的梨花已经完全开了,梨花满树。

    “春天终于到了。”

    少年心道:“等到第一季谷物成熟,这个灾年便算是过去了。”

    他梳洗一番,自己一个人在家只有龙麒麟相陪,他也没有做饭的意思,索性下山去吃。刚刚走出院子便见霸山祭酒披着衣裳走来,大着嗓门道:“我适才见到公主和两个宫女挑着灯笼下山,莫非是从你房里出来的?”

    “没有影子的事,师兄不要瞎说。”

    秦牧面不红心不跳,道:“师兄来找我,莫非是为了班公措?吃过早饭了吗?”

    霸山祭酒素来是大嗓门,不逊于卫国公的,若是灵毓秀和两个宫女在秦牧房里睡一晚这件事被他知道了,整个京城也就都知道了。

    对于秦牧来说,发乎情止乎礼,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对于世俗来说那就非同小可了,和公主睡觉传出去皇帝要杀头的,所以还是瞒住为妙。

    “刚刚在山下吃过,我知道你刚从皇宫回来,累了这么长时间只怕还饿着,所以给你带来了点吃的。”

    霸山祭酒拿出几个油纸包递给他,秦牧连忙谢过,打开纸包只见里面有一屉包子,另一个纸包里是不知什么异兽的肉,用清水煮的,红色的面酱混着切成丝的葱白,还有一个纸包里则是腌制的咸菜。

    秦牧将他请进屋,坐下吃饭。

    霸山祭酒看着他狼吞虎咽,感慨道:“皇帝真小气,让你前去治病也不给你备些好吃的。对了,班公措的六合神藏破壁大半了。”

    “这么快?”

    秦牧抬起头来,露出惊讶之色。

    修炼到六合境界便是神通者,一个人修行,任何一个境界都需要细细打磨,像秦牧两年时间破壁五曜神藏,速度已经算是很快了。

    他在五曜境界苦修了近一年时间,现在到了六合境界的边缘,但想要六合神藏破壁还不知道何时才能破壁成功。

    他们上次遇到班公措时,班公措只是个灵胎境界的毛头小子,现在才半年时间过去,班公措的境界便已经超过了秦牧,成为六合境界的神通者!

    这绝非是正常的修炼速度,完全可以称之为神速!

    “这小子有古怪。”

    霸山祭酒捏着一根咸菜塞入口中,道:“太学院六合殿,是传授六合神藏破壁之地,五曜境界的士子修行圆满都要去那里听讲。沈万云、越青虹、秦钰、云缺、卫胖子,还有些世子都去了,这个班公措也在那里。六合殿的弘法师太说,他的进境极快,根本无需师太的指导,三日前他只是五曜境界刚刚圆满,而今便已经破壁大半,只消再过两日,他便是六合境界的神通者了。对了,你的修为到了哪一步了?”

    “五曜境界基本上已经圆满了。”

    秦牧大口吃肉,道:“只是对六合境界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霸山祭酒目光闪动:“那么你应该去一趟六合殿。弘法师太便是专门传授这个的。我想看看你与班公措谁更强一些。”

    秦牧头也不抬:“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我,霸体……”

    “知道知道,你是霸体嘛,牛鼻子朝天,老牛气了。”

    霸山祭酒笑道:“我让万云试过他,万云在他手中走了两招然后便败落了。”

    秦牧终于抬头,惊讶道:“两招?师兄,你确定他只用了两招便击败了沈万云?”

    霸山祭酒点头。

    秦牧面色凝重,沈万云的确资质非凡,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他的资质悟性比佛子道子仅逊一筹,实力也是极高。当初佛心佛子堵太学院山门,沈万云前去挑战,十多招后落败,可见他的实力。

    他的积累非常雄厚,得到延康国师的指点后,几乎没有短板。

    从南疆回来后秦牧便很少见到他,只是听闻他大半时间都是在天录楼中,应该是修炼五曜神藏的神化状态。

    修成五曜神藏的神化状态后的沈万云,即便不如佛心佛子,也相去不远。

    仅用两招击败沈万云,换做是秦牧自问也难以办到,除非一上来便动用剑履山河这样强横的招式!

    “有点意思。”

    秦牧吃完东西,抹了抹嘴,笑道:“武可汗,你一直蛊惑着我让我去六合殿,去会一会那个班公措,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霸山祭酒悠然道:“我是让你去探一探他的底细。我怀疑他被鬼上身了。再说,霸体不应该怕了吧?”

    “鬼上身?”

    秦牧微微一怔,想起前往楼兰黄金宫时屠夫曾经说黄金宫中有一个转世了十八次活了十九世的老怪物,失声道:“你的意思是……”

    霸山祭酒点头,道:“我怀疑班公措已经不再是班公措,而是被一个无比可怕的老怪物,活了万年的老怪物。他也是天刀老师的老对头了,就是因为他,师父连自己的名字也抛弃了,不敢用自己的真名。”

    秦牧点头,霸山祭酒曾经对他说起过此事,屠夫的真名谁也不曾告诉,即便是霸山也不知道,就是因为楼兰黄金宫的那个转世十八次的强者!

    那是个可怕的存在,知晓敌人的名字便可以直接作法害人。

    “沈万云探不出他的底细,所以我才想让你去六合殿会一会他。”

    霸山祭酒目光闪动,道:“天刀老师最大的仇家便是他,倘若班公措果真被他上身了,那么杀了班公措便可以为老师解决一个死对头。不过,他毕竟是蛮狄国可汗的儿子,没有确切的把握,我不会贸然动手。因此只能你来探出他的底细。”

    他相貌粗犷,但心思却很细。

    秦牧起身,道:“我也正要试着破壁,冲刺六合境界,我去六合殿……”

    他赧然道:“师兄,哪座大殿是六合殿?”

    霸山祭酒险些吐血:“你来到太学院也快满一年了,连哪个是六合殿也不知道?”

    秦牧有些不好意思道:“来到太学院这么久,我只听过一堂课。”

    “我带你去!”

    霸山祭酒带着他走出士子居,两人并肩而行,秦牧突然醒起一事,道:“师兄,你听说过天圣教么?”

    ————八点更新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