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  沈万云脸色顿时苦了起来,跟秦牧一起出门历练绝对是一件苦差事。

    上次他们一行人跟随秦牧前往南疆历练,先是遭遇了九幽门尸仙教洪山派唤醒死者屠城,又遇到天波城都天魔王大杀四方,再到后来便是大襄城平乱之战,他这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这么多场必死的杀劫!

    回到京城之后,沈万云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沈万云从前也去庆门关历练,战场中与蛮狄国的将士搏杀,但那好歹是兵对兵将对将,哪里像跟随秦牧历练?

    跟随秦牧历练,动不动便是门派间的征战杀伐,甚至连魔神都召唤出来,到了大襄城更是教主级的强者遍地,天人境界生死境界的强者数以百计!

    沈万云现在想起来自己跟随秦牧历练的事情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他也听说了这次历练之后秦牧的一些遭遇,回大墟过年遭到了不知多少高手的追杀,大雷音寺又大闹了一场,回来后竟然还参与了道门、大雷音寺围杀皇帝一案,将皇帝和国师救走,然后回京杀了灵玉夏太子!

    倘若换作自己去经历这些事情,只怕早就死了一百多次了。

    他打定主意不与秦牧一起出门,没想到这次竟然还是被太子点了名,便如同宣布死刑秋后问斩一般。

    也不知这位圣教主是否是扫把星临头,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灾祸连天。

    秦牧见他面色不太好看,安慰道:“这次出门并不危险。太子灵玉书原本就是咱们太学院的,跟咱们都是旧识,关系也很好。他这次出京说是赈灾,但带着的都是工部的高手,以我之见这次不是为了平乱什么的,而是为了查看各地的督造厂,还有清除大雪灾形成的雪山,或者造桥造坝之类的事情,没有危险。”

    沈万云哭丧着脸:“但愿如此。”

    司芸香却有些泄气,失望道:“没有危险啊……”

    三人跟随那管事来到神通居各自的房间,管事将他们安排得很近,三栋房子都在一起。

    秦牧向沈万云和司芸香道:“这次出门不知何时才会回来,你们各自寻一些要修炼的神通。”

    沈万云目光闪动,提议道:“越青虹和云缺这两日便要破壁,成为神通者,教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次既然是出门享福,不如带上他们。”

    秦牧笑道:“你说得有理。太子出发之前,但凡修成神通的,都带上。”

    沈万云精神大振,兴冲冲的去了,心道:“如果要死,当然是大家一起热热闹闹整整齐齐的!”

    司芸香眨眨眼睛,一只白皙的手掌伸到秦牧面前。秦牧取出自己的书牌放在她的手里,司芸香欢呼一声,立刻去了。

    神通居的书牌只能进入天录楼第二层,而秦牧的书牌则可以进入第三层阅览群经,每次去天录楼她都要借秦牧的书牌。

    太学院有天工殿,有些类似天魔教的匠堂、天工堂,天工殿多是研究机械制造,灵兵炼制,造船造桥,铺路造车,都是出自天工殿的士子手笔。

    太学院是国师和天魔祖师共同打造而成,所以太学院的诸殿教学往往都是照搬天魔教的各堂。这也是延康国被大雷音寺、道门等正道门派看不顺眼的地方。

    天工殿的士子走出来之后往往前往朝廷工部任职,这次太子灵玉书带着的士子也多是天宫院的士子,其他人则都是工部的官员。

    工部许多的官吏来自天工殿,与秦牧他们也算是同学。

    工部中工部尚书最大,其次是工部侍郎。

    朝廷的工部侍郎是天魔教的天工堂主单由信。

    工部又分为四司,工部司掌管城池土木工程,屯田司掌管土地丈量分配,虞部司掌管蔬果粮草,水部司掌管水利工程。

    这四司的郎中和员外郎有大半是天魔教的堂主、香主,而工部四司其他官吏也有很多都是天魔教的弟子,另外小半则是太学院的士子出身。

    天魔教和太学院,占据了工部几乎所有的官职。

    学以致用,天魔教的天工、匠堂、菜堂、雨堂、农堂等各堂都是工部所需的人才,都可以进入朝廷工部。

    因此当秦牧看到灵玉书带来的这些官员,不禁有些面色古怪,大半都是他天魔教的人。

    沈万云、越青虹、云缺、卫墉和司芸香等人也赶了过来,沈万云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却很是得意。

    司芸香看到灵玉书带来的工部官员,也不禁露出惊讶之色,向秦牧悄声问道:“教主,太子也是我们的人?”

    秦牧倒是有些心动,向灵玉书道:“殿下,你听说过天圣教吗?”

    灵玉书不接这个话茬,连忙道:“人已经到齐,咱们尽快上路。父皇这次给我的命令是巡视全国各州郡的地理,查看天灾后的水利、城防,还要丈量各地的土地,查看粮草蔬果。每到一地,我来问询各地的官员,你们则去查看各地的水文、城防、土地和粮草,两下核对。”

    诸多官员称是。

    灵玉书又道:“无论到哪一个州郡,但有水利城防需要调整,或者官员豪强兼并土地,或者粮草不济,都需要如实禀告。”

    工部尚书连忙道:“殿下,全国这么大,州郡如此之多,我们只怕两三年才能巡查一遍!”

    灵玉书笑道:“所以我寻了艘快船,应该快要到了。这艘船是我国最快的船,叫做追云,据说这艘船鬼斧神工打造,待会上传你们看看它的丹炉,很是奇妙。而且还是一艘铁壳船!”

    工部许多官员面色古怪,咳嗽连连,有的则在看向秦牧。

    秦牧也是面色古怪,太子所说的好像是梵云霄的那艘追云盗船,当初秦牧炼制了五艘这样的宝船,三艘大船天魔教所有,两艘小号的一艘归秦牧所有,一艘则给了梵云霄。

    炼制宝船时,就有在场许多工部的官吏!

    “说不定下一朝皇帝,会是我天圣教的一位天王或者护法。”

    秦牧心中悠然道:“玉书太子与我天圣教太有缘分了。”

    天工堂主向秦牧悄声道:“教主,前几日梵香主找到我,说要换一艘大船,我还在纳闷,原来梵香主是在与太子做生意。”

    秦牧哭笑不得。

    灵玉书等人等了片刻,半空中一艘木纹楼船徐徐飞来,缓缓降落,停靠在太学院的山门前。

    梵云霄与一众土匪衣冠楚楚,立在船头齐齐见礼,道:“拜见太子殿下,拜见教主圣师。”

    灵玉书连忙转头向秦牧道:“秦教主,这艘船是你们天圣教的产业?收钱好贵,好不黑心!”

    秦牧安慰道:“殿下有所不知,他们以前是做强盗的,所以心黑了点。”

    灵玉书错愕。

    众人纷纷登船,却在此时又有一个太学士子跑了过来,登上船,道:“我来迟了。”却是一个很是俊俏的公子。

    灵玉书急忙上前,低声道:“妹妹你怎么来了?”

    那俊俏公子正是身着男装的灵毓秀,笑道:“你不许我来,但我向父皇请示,父皇准我出来了。放牛的!”

    她将灵玉书丢在一旁,跑到秦牧身边,眼睛弯了下来:“认得我么?”

    秦牧迟疑道:“肥……毓秀妹子!”

    灵毓秀转怒为喜,在他胸口捶了一拳,笑道:“你敢说,我便把你打下船去。”

    灵玉书见到她在秦牧胸口来了一拳,看起来很重但实则很轻,不禁闷哼一声,自己这个妹妹好像越来越不听他这个哥哥的话了。

    司芸香来到秦牧身边,看了看灵毓秀,笑了笑,没有说话,低头去逗龙麒麟。

    灵毓秀看了看她的背影,目光闪动,低笑道:“放牛的,我去换一身衣裳。”

    灵玉书连忙走过来,道:“妹妹,男装好,男装就很好,你穿着特别好看!”

    “真的?”

    灵玉书重重点头。

    楼船升空,向三百里外的嘉州驶去,嘉州位于江下,再向东两千里地,便是东海,工部曾经在这里打造了一座跨江大桥,横跨涂江二十里江面。

    船上百十人向下看去,只见大桥中央断了,缺了里许的桥面和桥墩,应该是雪灾时天气严寒,江面被封住,江上形成了冰山,从上游滑下,将大桥撞断。

    而今江水滔滔,极为湍急,将桥修好并不容易。

    宝船降临嘉州城,灵玉书嘉州府尹急忙来迎,灵玉书道:“府尹调遣神通者,交给工部侍郎去修大桥。”

    嘉州府尹连忙调动嘉州城中的神通者,数百位神通者跟着天工堂主来到江面上,秦牧等人也跟了过来,正在想水流如此湍急如何修桥。只见天工堂主带着一众神通者爆喝,法力涌出,涂江大水顿时向上飞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在空中飞行了五六里地,这才落入江中。

    五六里的范围,江水空空,江底也没有半点水渍,淤泥中的水也被数百位神通者排干。

    “诸君,熔石连桥!”

    天工堂主一声令下,许多朱雀灵体的神通者上前,一口口洪炉被支起在江底,洪炉中投放石料,那些神通者各自施展神通,火鸟围绕洪炉翻飞,将炉中的石头烧熔化作岩浆。另有一批工部的官吏上前,以法力控制岩浆的形态,用岩浆浇灌石柱。

    过了片刻,一根根石柱从江底支起,又有工部的许多官员从一旁的大山上飞来,运来切好的石料,一块块石板有条不紊的铺落下来。

    一个时辰后,大桥贯通。

    秦牧心头震动,心中赞叹不已:“这才是神迹,鬼斧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