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西土神山的祭坛上方,流光涌动,过了片刻,京燕和玉柳眼眸一亮,只见一位玉冠少年从流光中走出,面色有些冷淡,但眼眸流转落在二女身上,让两个女孩芳心暗暗娇羞。

    “虚公子,乔星君命我们姐妹四人辅佐公子除掉新人皇,瑶花和青莺已经先去楼兰黄金宫打探新人皇的消息。”

    玉柳柔声道:“公子,我们现在去与她们汇合……”

    虚生花轻轻点头,道:“尽快处理完这件事,我还要返回上苍。这尘世红尘滋扰,不是久留之地。”

    京燕笑道:“公子,这尘世还是有些奇人异士,不容小觑。人皇更是我们上苍的敌人,与我们作对这么多年,不是那么容易便可以除掉的。”

    虚生花一袭白衣不染尘埃,向山下走去,道:“尘世还是有些奇异的,小玉京,大雷音,道门,天圣教,中土这些所谓圣地也有些高人在,不比西土弱。我没有小觑他们,也没有小觑人皇。我也想见一见这个世界中令那些存在忌惮的地方,只是红尘与我心性不合。所以,早去早回。”

    两个女孩连忙跟上他。

    “既然下来了,中土的这几个圣地都要去拜访一下。”

    虚生花道:“要看看他们的神通道法到了哪一步。还有延康国变法如火如荼,也需要去看看,我师尊玉君奉命降灾延康,却被那位所谓的五百年一出的圣人伤了,我很想去看一看这位五百年一出的圣人是何模样。”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有些忧虑。

    河州城中,一位官员慌忙道:“太子殿下得知秦教主没有危险,已经先走了一步,处理其他各州郡的事务去了。”

    灵毓秀道:“他去了哪个州郡?”

    那官员道:“殿下原本是去泗州,但现在离开有些时日了,具体到了哪个州郡,下官这便不知了。”

    秦牧点头,道:“我让教中弟子打探消息,应该很快便会知道他们到了何处。”

    他们在河州稍作休整,吃了些东西垫垫肚子,过了不久河州的天魔教弟子来报,道:“殿下到了曲州。”

    秦牧展开延康地理图,扫了一眼,道:“那么太子下一个目的地便是曲州旁的宁州,他的速度倒很快啊。”

    灵玉书先是往南去,到了江陵,然后沿着金江向西走,应该是为了治理沿途的水利。

    灵玉书尽管没有延丰帝那等大刀阔斧的气魄,但是在处理各地的水利交通上却是一把好手,有工部的人帮忙,速度很快。而且他与前太子灵玉夏不同,他不抓权,这点让延丰帝很放心。

    有梵云霄帮忙,灵玉书的速度更快,秦牧带着两个女孩追上他们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月时间过去,灵玉书早就离开了宁州,到了西部的坊州。

    坊州距离大雷音寺不远,过了坊州西去千余里地便是大雷音寺。

    到了坊州,灵毓秀终于见到哥哥,忍不住眼圈一红,显然灵玉书这些日子很是操劳,瘦了很多。

    灵玉书悄悄询问她:“秦兽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灵毓秀又羞又恼,气鼓鼓道:“哥,你想到哪里去了?香圣女还在呢!”

    灵玉书干笑两声:“我这还不是担心你的安危?秦兽……”

    灵毓秀瞪他一眼:“他是天魔教的圣教主,杀了前面的太子你才上位,你叫他禽兽,当心他听到了连你也杀了,换做我做太子。”

    灵玉书悻悻道:“还没过门便开始护食了,连哥哥都凶。对了,前面便是大雷音寺,我下令将大雷音寺的土地收归国家,这里离大雷音寺很近,须得当心一些,这几日总有高僧寻来向我化缘。”

    灵毓秀目光闪动:“他们向将那些土地讨回去?”

    灵玉书点头:“大雷音寺的地,是附近最好的良田,大雷音寺谋反作乱,企图杀了父皇另立皇帝,我只是收了他们的土地而已,没有痛下杀手将他们灭了。他们这次屡屡跑来化缘,嘿……我这次出门来,是来治理水利民生的,其他地方都是治好便走,惟独要在这里耽搁一段时间。”

    正说着,只听外面一个声音朗声道:“贫僧前来化缘!”

    灵玉书哭笑不得,走了出去,秦牧也走了出去,只见一位面色蜡黄的高瘦僧人手托降魔钵坐在那里,几个军士上前打算抬走,却怎么也抬不动。

    “贫僧只化一钵土,恳请太子施舍。”那僧人见到太子出来,低眉道。

    “你这钵是大雷音寺前代如来的降魔钵罢?”

    灵玉书冷笑道:“放在其他宗派中便是镇教之宝,一钵土,只怕盖下来恰恰是你们大雷音寺的地界,几百里地。和尚,你也不是普通的僧人,否则也不可能带着镇教级的宝物。”

    那僧人正欲说话,突然看到秦牧,眉头扬了扬:“天魔教主!”

    秦牧微笑示意,那僧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皇城天坛一役,大雷音寺和道门的高手伤亡惨重,几乎被天魔教屠了近半的顶级高手,不少神桥境界的高僧和老道都葬送在天魔教之手,因此元气大伤。

    若非如此,灵玉书岂敢收回大雷音寺的土地?

    那黄脸僧人没有多话,匆忙而去。

    灵玉书看向秦牧,低声道:“这和尚走了,也不化缘了,多半是回去叫人找你寻事。你要当心。”

    秦牧摇头道:“放心,如来不会理会他的。”

    这黄脸僧人风驰电掣,赶回大雷音寺,待来到金顶,却见金顶上一片肃穆庄严,各院的主持都集中在金顶,有的主持带着伤感,而且还有穷夫子等人观礼。

    老如来正在主持一场大礼,将自己的袈裟脱了,芒鞋退了,身上的各种宝物也都卸下,一身轻松。

    镜明老和尚跟在他的身后,默然而立。

    “这……”

    黄脸僧人心头大震,老如来转过身来看向他,露出笑容,道:“难叶师弟,我的时日近了,而今辞去如来之位,一身轻松,准备出去走走,静候大觉大寂。我圆满大觉之后,镜明会带我肉身回来,让我这具皮囊继续守护大雷音寺,广大佛法。”

    黄脸僧人心中大恸,却不好表露出来,道:“如来是境界,推不掉的,退不掉的。”

    老如来笑道:“我退掉的是大雷音寺的世尊。”

    黄脸僧人难叶问道:“谁继任如来?”

    老如来指了指世尊的座位,笑道:“谁是如来,谁坐这个位子。不是如来,也坐不住这个位子。你放心,会有如来坐上去的。我的道友来寻我了,我去了!”

    难叶还待再问,老如来迈开脚步,下山而去。

    难叶愕然,看向世尊之位。

    山下,一老一少两个道士走来,正坐在山门下歇脚。

    “道主,道子。”老如来和镜明和尚上前见礼。

    林轩道子与老道主慌忙起身还礼,老道主笑道:“轻松了?”

    老如来点头笑道:“轻松了。咱们走吧。”

    两大正道圣地的掌教相视一笑,齐声道:“你也老了!”

    老道主叹道:“我想去小玉京看看,听说那里有仙人,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是真正的得道之人。”

    老如来道:“我想先去一趟大墟。”

    老道主瞥他一眼:“你虽然不再是世尊,但还是放不下大雷音寺。”

    “你又何尝不是如此?”

    老如来笑道:“既然辞去了道主之位,又何必带上小道主?还不是想仙去之前多指点栽培?”

    老道主叹了口气,道:“先去大墟。”

    四人走入大墟之中。

    他们离开后不久,一位公子带着四位少女走来,四个女孩穿着不同颜色的衣裙,或者捧着或者抱着玉瓶、琴、剑、琵琶等物来到山门下,向看守山门的接引僧道:“上苍虚生花虚公子,前来拜访如来。”

    “上苍?”

    那接引僧人心头大震,慌忙上山禀告,到了山上难叶和尚等人脸色大变,都有些慌乱:“上苍来人,如何是好?而今如来之位空悬,谁有资格接待上苍的贵客?”

    “先别慌张。”

    难叶和尚道:“将这位虚生花公子请上来再说。等一下,我们去迎,不要短了礼数!”

    众僧纷纷下山而来,到了山下只见一位公子四位佳人立在门下,都很是不凡。难叶上前道:“阿弥陀佛……”

    “你不是如来?”

    虚生花目光如电,落在他的脸上,摇头道:“如来不必念佛号。如来何在?”

    “这……”

    难叶和尚道:“世尊刚刚退位,而今大雷音寺没有如来……”

    虚生花转身便走,四女连忙跟上,将一众和尚抛在身后。绿衣的玉柳道:“公子为何不去大雷音寺?”

    虚生花摇头道:“老如来退位,却没有立新如来,可见他心中认为满山的和尚都不配做如来,所以就这么走了。既然如来尚且对这山中的和尚不满,那么我又何须去看他们的本事?”

    青莺笑道:“原来公子看不起他们。公子,咱们去楼兰黄金宫见过了那里的巫,却也没有什么值得一见的人物,他们的大尊也不过如此,对公子避而不见,未战先怯。这次大雷音寺又没有遇到值得入眼的,是否该去道门了?”

    虚生花点头,道:“道门有十四道剑,我师尊说道剑很是不凡,自然值得一见。”

    他们来到坊州,金江上游,寻了一艘船,准备沿江而下,却见江心有个少年正在度量江水深度。

    那少年用元气为尺,伸手一挥,一道道元气丝笔直垂入江中,然后报出江水各个地方的深度,旁边有官员用笔记下。

    虚生花停船,看向那少年,默然而立。

    那少年似有所觉,向他看来,灿烂一笑,露出八颗白牙,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虚生花只觉自己情绪也被他感染,回报以微笑。

    他身边四个女孩见到他的笑容,只觉心也醉了。

    “公子竟然笑了!”

    虚生花向江中少年行礼,道:“这位师兄,可否上船小叙?”

    “师兄稍等,我处理好水文。”

    虚生花等了片刻,那少年处理好江水的水文,登上船,两人见礼,落座下来。

    ————明天更新可能会断,提前通知一下,宅猪到了北海道后会用心码字,但着实不敢保证明天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