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无忧?”

    秦牧心中微动,再看剑上纹理,已经看不出无忧二字,仿佛刚才的流动的纹理只是幻觉。不过这并非是幻觉,无忧二字的的确确出现过!

    “这口叫做无忧的剑,难道与无忧乡有关?”

    他陷入沉思,无忧剑莫非是从无忧乡里流传出来的?

    但是为何它会变成一口断剑?

    为何断剑遇到这块不知名金属时,又会恢复如初?

    这一切好像冥冥中的注定,注定着无忧断剑会落入楼兰黄金宫之手,注定天圣教会得到那块金属,注定秦牧会从楼兰黄金宫盗走断剑,注定秦牧会让那块天外之金与无忧断剑碰撞,注定无忧剑会恢复如昔!

    巧合太多,应该就不是巧合了,而是有一种力量促成了这种巧合。

    “香妹妹,那块金属是从天外来的?何时来的?”秦牧问道。

    司芸香也被这场变故惊得合不拢嘴回不过神,过了片刻这才清醒过来,白他一眼:“是从天外来的,但具体是何时来的,这就不清楚了,需要请我祖奶奶查一查。别叫我香妹妹,你叫的这么亲热,我还以为你嘴上甜言蜜语,心里却想干掉我。”

    秦牧讷讷道:“那就请圣女出马,查一查这块金属来历。”

    司芸香取出那面镜子,转动两周,镜中镜出现,司家祖奶奶出现在镜子的另一端。司芸香询问一番,司家祖奶奶惊讶道:“竟有此事?稍等,我查查。这等神金,一般都会记录在案。”

    过了不久,司家祖奶奶回来,带来一本册子,道:“这块是天外神金,在十六年前出现,记载上说,十六年前的冬季,一道神光划破天际,坠入冥谷。教中弟子前去查看,死伤数十人,捡得这块神金,献于宝库。”

    “十六年前?”

    秦牧微微一怔,从他被司婆婆捡到至今,十五年过去了,这块修补断剑的神金出现在十六年前的冬天,距离他被捡到时很近。

    “那么当时有没有楼兰黄金宫的人出现在附近?”秦牧连忙问道。

    司家祖奶奶诧异,看他一眼,道:“圣教主是如何得知的?冥谷位于庆门关前的鸭舌头地带的后面,当时我圣教弟子镇守庆门关,天外神光飞来时,我圣教的弟子看到了,立刻进入鸭舌头地带。对面的蛮狄国边关也有楼兰黄金宫的大巫和巫王镇守,也前去探寻。圣教折损了一位堂主和几十位神通者,楼兰黄金宫也死了一大批人。听说当时的情况相当惨烈,他们得到这块神金后折损惨重,不得不退出冥谷,楼兰黄金宫的大巫和巫王好像得到了一口断剑……”

    秦牧心神激荡,原来如此!

    断剑和神金都是出自十六年前,天魔教得到的神金,黄金宫得到的断剑,其实都是一体的,这两件宝物只有凑到一起,才会变成完整状态!

    大墟冥谷!

    “我一定要去那里看一看!”他心中暗道。

    司家祖奶奶道:“鸭舌头地带的冥谷很是凶险,后来圣教去搜寻了几次,里面凶险重重,便又退回来了,没有深入。”

    秦牧谢过这位老太太,司芸香虽然是圣女,司家的女主人,但是这位老太太才是司家实际上的掌控人,在天魔教的地位也是极高,曾经也是天魔教的圣女,后来让位给了司婆婆。

    司芸香将铜镜收起,瞥了瞥他手中的那口剑,道:“大教主,你这口剑……”

    秦牧连忙紧了紧手中的无忧剑,警觉道:“这是剑丸的母剑,不能给你。”

    司芸香噗嗤笑道:“我也没说要,只是觉得花费了这么长时间和精力,不知道你的剑丸是否炼成了。”

    “剑丸,有个丸字,就是圆形,如何将数千口剑并在一起化作圆形,需要极强的术算能力,剑柄底部的弧度,是将一个圆球分成八千份,每一份都一模一样,需要精确到模糊的数位!”

    秦牧颇为自傲:“我的术算,一向很好。”

    灵毓秀和司芸香一起撇了撇嘴。

    秦牧哈哈一笑,握住无忧剑,元气涌入无忧剑中,顿时母剑与其他七千九百九十九口子剑相互感应,利剑呼啸破空,霎时间督造厂中剑光霍霍,漫天飞舞。

    秦牧振剑,无数道剑光呼啸飞来,叮叮叮相互碰撞,一道道剑光相继消失。

    秦牧脸色越来越红,闷哼一声,两条大腿颤抖,手臂也在颤抖。

    突然,他脚下的石板四分五裂,两只鞋子也被踩得粉碎。

    还有不知多少道剑光飞至,只听轰隆一声,秦牧消失不见,被压得坠入地底,将厂房压出个大窟窿!

    灵毓秀和司芸香惊骇莫名,连忙扑上来,高声道:“快来救人!”

    督造厂中其他天工堂的弟子慌忙赶过来,只听地底传来轰隆轰隆的震动声,那剑丸实在太沉,竟然压着秦牧不断往地底沉去,听地底传来的震动,现在应该已经沉入地下三五丈深浅了。

    众人正打算挖掘,搭救秦牧,突然地底传来秦牧沉闷的声音:“我没事,是剑太沉了,你们让开!”

    众人连忙散开,只见那个大洞中无数口飞剑如同泉涌般喷射出来,八千口剑在空中飞舞,然后叮叮叮插在地面上,剑柄晃动不已。

    秦牧纵身从大洞中跃出,双脚落地,只是腿还有些抖,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再次振剑,唰唰唰,无数口飞剑飞来,不过这次秦牧学聪明了,他站在堆积在厂房里的玄铁块上,剑尖向下,八千口剑并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剑球。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么多剑的剑柄底部,恰恰可以合并成一个大圆球,完美的圆球,误差只在模糊之间。

    只是这个剑丸有些出人意料的大,方圆一丈八九。

    “这么大的剑丸,倒是少见……”灵毓秀围绕剑球走来走去,仰头打量,忍俊不禁道。

    “小!”

    秦牧催动法力,巨大的剑丸开始慢慢缩小,待缩小到极致,还有三尺方圆。

    秦牧的元气已经催动到了极致,脸色憋得通红,还是无法缩小。

    其实,他的八千飞剑都已经炼得可以缩小到寸许大小,但是因为剑的数量太多,形成剑丸还是显得很大。

    “我炼制的时间太短了,还需要我不断的温养祭炼。倘若能够炼到蚕丝般细小,便可以形成鸽子蛋大小的剑丸了。只是现在还不成。好在我的剑还有另一种形态。”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双手握住无忧剑的剑柄,猛然旋转,剑丸中的七千九百九十九口剑顿时铮的一声向外膨胀,一口口飞剑浮在空中,剑尖指向圆心。

    他再度催动无忧剑,一口口飞剑激射而至,嗡的一声与无忧剑碰撞,然后消失在母剑之中。

    碰撞越来越快,空中消失的飞剑越来越多。

    众人各自惊咦一声,秦牧现在用的是另一种剑丸的炼制手法。

    剑丸有两种,一种是合并成丸,飞剑剑尖朝向圆心,成为剑丸,这种炼制手法对术数的要求很高,道门派系的剑派多用这种手法炼制剑丸。

    第二种便是母剑吞并子剑,将所有子剑收入剑中,多为南方剑派的炼制手段。

    第二种情况需要将母剑炼得极为柔软,待收完子剑后,两只手搓一搓剑身,便可以将母剑搓成剑丸,对术数的要求不高。

    这两种方法各有所长,第一种方法炼成的剑丸施展剑法很是容易,出手更加迅捷,随时可以布成剑阵。

    而第二种吞剑法则可以将其他子剑的力量汇入母剑之中,爆发出异常强大的威力。

    这两种炼器手法,并不通融,只能用其中一种。

    而现在,秦牧竟然同时使用了两种炼器手法,而且竟然还成功了,真是咄咄怪事!

    “炼器天下第二,名不虚传。”

    司芸香叹道:“真想见识见识天下第一的炼器高手,手段是如何高明……”

    秦牧只收起两千多剑,便觉得有些承受不住,手臂举不起来,连续数次催动这么多飞剑,也让他的元气被挥霍一空。

    他连忙停止收剑,抖动一下饕餮袋,只见数不清的飞剑鱼贯而入,飞入饕餮袋中。

    眼下剑丸虽然炼成了,但是因为剑丸太大太重,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把饕餮袋当成剑囊,用来储存飞剑,否则三尺方圆的剑丸拿出去惊世骇俗,而且也拿不起来。

    “我原本有些羡慕放牛的剑丸,现在一丁点羡慕之心也没了。”

    灵毓秀忍住笑,低声道:“他的灵兵虽好,但是用不了。”

    司芸香点头:“就算能举得起来,也用不了几次元气便没了。”

    秦牧将饕餮袋拴在裤腰上,虽说饕餮袋能够摒除地磁元力,但毕竟不是真正的饕餮皮所炼的带子,还是有些地磁元力作用在袋中的飞剑上,饕餮袋有百十斤重,让他的裤子不住的往下掉。

    秦大教主黑着脸将饕餮袋解了下来,取来金丝绳做了两个带子穿住饕餮袋,背在身后,像是一个小背包。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司芸香红着脸,揉了揉屁股,刚才秦牧趁人不注意,在她的屁股上赏了一巴掌,应该是这位大教主知道是她在炼剑的材料上动了手脚,让飞剑变得如此沉重。

    灵毓秀诧异的看过来,却没有多问,道:“我哥已经去了好几个月,只怕巡查到了南疆,现在要赶过去吗?”

    秦牧摇头:“我不去见太子了,庆门关就在大雷音寺的北方,距离这里不远,我想去一趟冥谷。”

    ————第二更来到。大阪这边已经是凌晨二十分了,国内时间应该还是十一点二十,所以宅猪还是更新了。不出所料,晚上出去吃饭还是迷路了,是在酒店的一楼迷路的……郁闷,宅猪是个路痴,在家和夫人出门时,夫人一定会陪在身边,免得跑丢,到了日本,宅猪出门战战兢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