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去冥谷?”

    灵毓秀迟疑一下,道:“司家的祖奶奶说冥谷非常凶险,天圣教的高手和楼兰黄金宫的大巫巫王探索那里,尚且死伤惨重,更何况我们?”

    秦牧心意不变,道:“那里可能牵扯到我的身世,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去一遭。这次是我个人的事情,与圣教无关,与你们也无关。我一个人去便可。”

    他起身走出督造厂,唤来龙麒麟,龙麒麟正在厂房外睡觉,闻言连忙起身,抖擞精神:“第二天了吗?开饭了吗?”

    秦牧纵身跳到他的背上,没有好气道:“不是第二天!除了睡,就是吃,要你何用?我们去庆门关!”

    龙麒麟打个哈欠,脚底生出火云向西北方奔去,道:“教主,你又胖了,比以前重了两百斤。”

    秦牧大怒,叱道:“放屁!我这些天为了炼剑瘦了许多,加上我袋子里的剑最多重了百斤左右。明明是你又肥了!”

    灵毓秀和司芸香追了出来,只见龙麒麟已经飞入半空,走了十多里地。

    灵毓秀皱眉:“就算要去,也须得做出万全准备再去。放牛的有些太莽撞了,小觑了冥谷的凶险。”

    司芸香又揉了揉屁股,秦牧那一巴掌太用力,让她觉得两边屁股蛋子还是火辣辣生疼,道:“天圣教还能少得了高手?自从上次被龙娇男劫持,玉天王与师天王他们便不放心,他们肯定就在附近。放心,只要遇到危险,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可惜……”

    她怔怔出神,突然道:“倘若圣教主死在冥谷,圣女便可以顺理成章的继任教主了,可惜我没有跟谁教主一起去冥谷,否则圣教主便会实打实的死在冥谷了……”

    灵毓秀警觉起来,冷笑道:“小狐狸精,你敢动放牛的主意,我打瘸你两条腿,让你身体拼一个出字!”

    司芸香咯咯笑道:“小浪蹄子,我也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天天仗着胸大跟在教主身边碍手碍脚,让人家想动手都没有机会。”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只觉对方形容讨厌,各自扭过头去,背向而去。

    司芸香目光闪动,千丝剑悄悄舒展开来,如同细小的灵蛇钻入地底,从地下向灵毓秀的方向潜踪而去。

    而在此时,灵毓秀身后的九龙兵悄悄的舒展身躯,龙鳞悄无声息的移动方位,龙爪弹出锋利的利刃,一条条龙形灵兵悄然向司芸香飞去。

    “早就看你不爽了!”

    二女几乎同时爆发,各自施展狠辣无比的招式向对方痛下杀手,灵毓秀的衣裙被从地下钻出的千丝剑切开,险之又险的避开千丝剑的绞杀,另一边的司芸香身躯如蝶般飞舞,躲开九龙合击。

    灵毓秀身形连翻,猛然手掌盖在地上,恐怖的法力爆发,大地轰隆震动,一根石柱破土而出,将司芸香逼得不得不飞上半空。

    灵毓秀几步间腾空跃起,探手抓住九龙兵,顿时雷火汇聚于九龙大锤之中,一锤砸下!

    “我说让你摆个出字,便决不食言!”

    司芸香咯咯笑了起来,千丝剑从灵毓秀后方杀至,银丝般的剑丝猛然膨胀,如同纤薄无比的银蛇斩向灵毓秀头颅:“你的本事比佛子如何?让我摆个出字,我砍掉你的脑袋,让你摆个天字!”

    督造厂中,诸多天工堂的弟子走了出来,抬头仰望,只见二女在天上恶斗,突然司芸香被轰了下来,将天工堂的弟子都吓了一跳,不知是否应该相帮。

    然后便见司芸香身形隐去,出现在秀公主身后,将灵毓秀打得吐血。

    “这个,还是不要理会了。”

    一位香主道:“争风吃醋的事情,我们帮哪边都不好在教主面前交代,就当没有看见。”

    众人纷纷点头,各自离去。

    龙麒麟脚力不慢,到了傍晚便来到庆门关,只见庆门关气氛压抑。庆门关的主帅边振云与秦牧是旧识,连忙来迎,道:“神医为何有空到这里来了?”

    “我打算借道庆门关,去一趟冥谷。”

    秦牧说明来意,道:“现在天快黑了,不能进入大墟,所以打算在庆门关歇息一晚。将军,最近边关如何?”

    边振云摇头,面色凝重:“情况有些不太妙。这几个月对面的蛮狄国一直在增兵,而且还多了许多楼兰黄金宫的强者。我听闻蛮狄国的遣康使偷偷的返回草原,看来蛮狄国是打算趁着延康虚弱,对延康用兵了。就在前几日,我遥望对面的蛮族雄关,还看到了几个狼居胥国模样的人。最近,蛮族的探马经常出来活动,跑到两关之间四处游荡,气焰嚣张。只怕……”

    他面带忧虑,道:“我已经命人快马加鞭,向皇帝禀告,倘若蛮族进攻,仅凭庆门关的兵力,是挡不住的。秦神医,按理来说,我应该派高手护送你去冥谷,只是实在抽调不出人手。”

    秦牧笑道:“将军以大局为重,无需担心我。我只是去冥谷而已,并非去草原,不会与蛮族发生冲突。”

    天色已晚,黑暗侵袭,秦牧遥望对面,只见百里之外的敌营光芒冲天,通透如昼,屯兵极多。

    到了清晨,秦牧起床洗漱一番,吃罢早饭,把龙麒麟喂饱。边振云送他出关,道:“神医,边某不能送你,否则对方便会趁机出动大军,只能让我军探马远远跟着,护送神医。一路当心。”

    秦牧谢过,坐在龙麒麟背上向两国之间的鸭舌头地带奔去。

    他的身后,庆门关的探马骑着各种异兽远远跟着,到了两地中央的鸭舌头地带,对面也突然多出一些人马,衣着怪异,骑着草原上的异兽驼翼,应该是蛮狄国的探马。

    双方远远发现对方,几乎在同时出手,剑丸刀丸漫天飞舞,叮叮当当碰撞。

    庆门关的探马突然将几个葫芦打开,顿时云雾呼啸涌出,将方圆十多里遮住,目光只能看到十多丈的距离。

    双方顿时失去了对方的踪迹,难得安静下来。

    秦牧张开青霄天眼,目力穿过迷雾,辨明道路,龙麒麟趁着云雾向鸭舌头地带的后方走去。

    “皇帝的确听从我的建议,将云雾雷电收为武器,蛮狄国屯兵这么多,想要攻破庆门关恐怕有些困难。”

    鸭舌头地带很长,绵延千里,属于大墟,到了夜晚这里便是隔绝两国的屏障。

    进入大墟,最大的危险便是黑暗。秦牧是大墟土生土长的弃民,自然知道其中的关键,因此四下巡视,搜寻遗迹、石像之类的东西。

    倘若他在天黑之前无法回到庆门关,便需要在大墟过夜,所以必须先寻找到可以落脚之地。

    鸭舌头地带很是安静,一路走来一只鸟兽也看不到。

    秦牧面色凝重,在这里看不到任何鸟兽生灵,表明这里没有安全之地,到了夜晚,大墟的异兽也无法在这里存活!

    他经过一片湖泊,湖泊蔚蓝,如同宝石一般,湖面平静无比,没有任何波纹。

    这是一片死湖,湖中没有任何鱼虾。

    “湖里也没有可以躲避黑暗的地方。”

    秦牧定了定神,继续向前走去,不知不觉间龙麒麟走出鸭舌头地带,四周山峰渐渐变得陡峻起来,一条峡谷出现在他们面前。

    秦牧坐在龙麒麟背上,只见峡谷里的树木横七竖八的乱长,长在峭壁上,似乎摆脱了地磁元力,竟然横着长,将峡谷上空遮住。

    他仿佛进入了一个颠倒错乱的世界,似乎悬崖才是地面。

    粗大的树木极为古老,有些树木几十人都未必能合抱,根须虬龙盘错,树根下还可以看到鬼火磷光,那是一头头巨兽的白骨,有些骨头秦牧也认不出是什么异兽。

    诡异的是,这些尸骨在峭壁上,并非是落在谷底。

    而从树上脱落下来的树叶也不是飘落谷底,而是落在悬崖上,这条峡谷竟然出奇的干净,看不到任何枯枝烂叶。

    咚。

    龙麒麟一不留神碰到一块漂浮在空中的大石头,那块石头旋转着悠悠的飞到一旁,依旧漂浮在空中。

    前方的谷道中,一块块石头漂浮,大大小小。

    “教主,我们应该进入冥谷了吧?”龙麒麟瓮声瓮气的问道。

    秦牧点头:“应该是进入冥谷的范围了。这里还是没有其他生灵,令我不安……”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听到前方传来说话的声音:“……你总喜欢生吃,其实我还是喜欢吃熟的,七分熟最好,放在火上烤得流油,里面很嫩。这几天便来了些人,味道很好,你偏偏要生吃,你看把身子弄脏了吧?”

    “七分熟不好吃,没有鲜嫩感,最好还是在火上烤一烤,烤掉毛发便可以吃了,吃起来还吱吱叫,最是美味……”

    “放屁,还是七分熟好吃……嘘,噤声,又有人来了。”

    ……

    秦牧催动荧惑火侯真功,化作牛首人身足踏双龙的荧惑星君形态,龙麒麟载着他向前小心翼翼的走去,来到那声音传来之地,秦牧四下看去,微微一怔。

    刚才声音就是从这里传来,但是他却没有看到说话之人,只能看到崖壁上有一个大大的火堆,火堆上正在烤着一个楼兰黄金宫的大巫,那大巫毕竟修为精深,还没死,但是被烤得没了力气,有气无力的张开眼睛,看了秦牧与龙麒麟一眼。

    呼啦。

    树叶突然动了起来,两只白毛大蝙蝠从树上垂下身子,头下脚上挂在秦牧面前,两只白毛蝙蝠极为强壮,一身肌肉疙瘩,双臂交叉放在胸前,眼中露出白光,似乎有白色焰火在眼中流动。

    秦牧心头微跳,这两只大蝙蝠是异种,非常可怕的异种,身上已经没有了妖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像是神魔一般的气息,应该是神魔的后裔!

    “不是人类。”

    其中一只大蝙蝠身体缩回树冠中:“扫兴。我还以为又是那些人类。”

    另外一只大蝙蝠也缩回身子,秦牧连忙道:“两位道友,有礼了!”

    树叶哗啦作响,两只大蝙蝠又从树冠中倒挂下来,依旧是双臂抱在胸前,异口同声道:“有礼了!不过不给你吃,是我们俩抓到的!有能耐你自己去抓人吃,谷里还有。”

    秦牧连忙笑道:“小弟吃素,胎里素。”

    两只大蝙蝠放下心来,秦牧道:“小弟是外来的,两位道友,这谷里晚上安全吗?”

    其中一只蝙蝠笑道:“难怪见你有些面生。谷里非常安全。”

    秦牧松了口气,谢过两只蝙蝠,那两只蝙蝠又缩回身子,出现在悬崖上倒挂在篝火旁,静静地等着那大巫被烤熟。

    “刚才那头牛,似乎是荧惑的血脉,可惜不好吃。还是人好吃,味美多汁。”一只蝙蝠盯着篝火道。

    另一只蝙蝠吭哧吭哧的笑道:“那你还害他?你明知道谷里是多么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