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跑得最慢,又从空中奔走,落在此地,暴露了方位,当然会引来猎手。”

    那魔族高手警觉地看着地面上的碎石,神色却显得悠然:“而且,你又是所有人中看起来最好欺负的那一个,我岂能不来?不过你的实力的确出乎我的意料……”

    他看着满地碎石,瞳孔微缩,气势一点点的绽放:“你看起来很好欺负,但是实力却极为强横,你虽然不是真神之资,但实力却达到了。你的实力,不会比蜀繇皇钺他们弱了。我很想知道你与石泉松一战之后,还能保留几分实力?我这个桃子是否很容易摘下?”

    地面一口口飞剑轻轻飘起,秦牧直起腰身,呼呼喘着粗气,突然气息恢复平稳,展颜笑道:“自从秦某成为天魔教主以来,已经很久没有人胆敢说我看起来好欺负了。想摘桃子,你何不自己来试一试?”

    他刚才还气喘如牛,现在则像是没事人一般。

    那魔族高手微笑:“石泉松的实力极强,他的本事我也要忌惮三分,你与他殊死一搏,伤势不会轻了。你压制自己的气息,但是掩盖不了你的伤势。不过你放心,倘若你的实力依旧很强,有伤到我的实力,我转身便走,去寻其他人。”

    他打量四周,悠然道:“毕竟这片山林中还隐藏着不知多少对手,我还要留着实力对付他人,对不对?”

    他的声音带着靡靡魔音,像是一位和善的邻家哥哥,似乎是在真心实意的为秦牧着想,然而秦牧却神智清醒。

    他本身便是天魔教主,虽然经常自称天圣教主,但天魔教中毕竟有许多精研魔道的大高手,大育天魔经又是极为诡异,由心而变,心中生出魔性,大育天魔经便是魔功,心中生出神性,大育天魔经便堂堂正正。

    作为天魔教主,秦牧还不至于被他的魔音所蒙蔽。

    这位魔族高手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

    他说出刚才那番话,为的只是让秦牧放松警惕,什么转身便走,什么隐藏不知多少对手,倘若信了,那就死了!

    秦牧站在那里不动,八千剑错落,漂浮在他四周,那是剑履山河的阵势,蓄势待发。

    那魔族高手突然身形一动,迎着秦牧冲去,少年真神般肉身爆发出的能量堪称恐怖,秦牧的剑履山河威力刚刚绽放出来,他便将要从山河中冲出。

    秦牧爆喝,剑履山河还是将他的身影锁住,就在此时那魔族高手抽出一面大旗,迎着剑光一卷,山河图少了一大块。

    “阵法行家!”

    秦牧心中一惊,那面大旗扎在地上,旗面展开,出现无数魔纹,魔纹旋转,出现一只眼睛。

    那魔族高手向后退去,跳入魔眼之中,消失不见,剑履山河的威力爆发,但是却没能奈何那面魔旗,显然旗帜是异宝。

    秦牧正要调动无忧剑去斩魔旗,那魔族高手已经从他身后出现,秦牧挥剑向身后刺去,又是一面大旗出现,那魔族高手再度跳入旗中消失,让他刺了个空,只剩下一面大旗插在地上。

    如此再三,秦牧四周地面上出现八面大旗,旗面张开,旗面与另一面大旗的旗杆相连,形成一个占地亩许大小的正八角阵势,旗帜中心各有一枚张开的魔眼。

    秦牧皱眉,突然一只只魔眼中一道道魔气射出,向他轰去。

    他周身元气飞腾,顷刻间化作一口若有若无的大钟,大钟的钟壁是无数纠缠的雷纹,五祖人皇的五雷擎天钟!

    当当当!

    一声声巨响传来,秦牧在钟内向外攻击,与那一道道魔气对抗,五雷擎天钟忽大忽小,威能忽强忽弱,而那一面面魔旗围绕他不断旋转,魔眼中魔气也是忽粗忽细,威力忽强忽弱,将大钟打得当当作响,将他震得气血翻腾。

    秦牧脚步移动,五雷擎天钟也随他移动,然而外面的那一面面魔旗也随他移动。

    五雷擎天钟是五祖人皇的绝学,这是一种肉身神通,同时夹杂了雷法神通,五雷是五大云雷,以强大的肉身催动五方云雷,形成钟纹,每一拳轰出,每一脚踢出,五雷震荡,大钟收缩然后膨胀,五大云雷的威力暴涨,用来破魔功最适合不过。

    然而现在,秦牧却破不了那个魔族高手的魔功。

    秦牧突然身形陡变,化作人首蛇身的镇星君形态,身后浮现出承天之门,他身形旋转一周,承天之门从八面大旗中扫过,随即被一道道魔气轰得粉碎。

    承天之门,并未逼出那魔族高手的真身。

    “开眼!”

    秦牧双眼中一重重阵纹旋转,扫视四面八方,始终寻不到那个魔族高手的方位,只能看到一面面大旗中一道道身影在飞速移动,如同鬼魅一般。

    而阵法之中,一道道魔气轰击大钟过后并未完全消散,而是形成一道道肉眼无法看到的丝线,这些丝线布在空间之中,将空间分割成许多块,每一块立方体空间中皆有魔道符文在不断形成之中。

    这是一个阵法高手,适才的攻击只是幌子,他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将秦牧困在他的杀阵之中,将秦牧炼化!

    如此一来,他便可以保留实力应对其他人。

    他准备用最小的消耗,来干掉秦牧。

    秦牧法力远超同侪,神通刚猛霸道,能够将秦牧逼入守势的人不多,只有初祖人皇、村长等少数强者能够在同样的境界下压制他,然而这个魔族高手也是其中之一。

    初祖、村长他们是入道的高手,能够办到并不稀奇,而这个魔族高手却是魔族中的年轻一辈,单单这一点,便可以看出他的阵法造诣之深。

    “阵法吗?”

    秦牧突然散去五雷擎天钟,探手抓住剑丸,重重一握,一口口细细的飞剑如流水般流动,化作一杆大枪。

    这杆银枪细细看去,却是由无数口细如纤毫的飞剑构成,细剑在不断流动,每一口剑施展的都是绕剑式,而枪尖是无忧剑,锋利无比。

    与此同时,秦牧周身浮现出各种符文,那些符文并非是强大的神通印记,而是术数数理符号,无极图、太极图、日月人符文、五行符文、六合阵列、八卦阵列、六十四卦卦象,在不断的演化变化,架构出一个异构空间演算的体系。

    符文飞一般错落变化,计算这座由八面魔旗组成的阵法结构,无数符文跳来跳去,推演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他目不转睛,身随枪动,枪出如龙,遍体银光飞舞,像是一条条银色蛟龙在八旗阵势中来回穿梭,一道道魔气被他的银枪点中,轰然崩碎。

    突然,八面大旗晃动,猛地一收,那魔族高手阵法被破,现出真身,卷起大旗便走,哈哈笑道:“难得遇到精通术算的高手!你实力很强,告辞了!”

    旗面掩在他的身上,那魔道高手顿时消失不见。

    秦牧大枪顿地,气概无两,依旧没有半点放松,过了片刻,突然他气势急剧衰落,连连咳血,呼呼穿着粗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在此时,那魔族高手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大旗如枪向秦牧刺去,哈哈笑道:“你果然没有了力气,所以我又回来了!”

    秦牧脸上露出诡异笑容,坐在地上背对着他,手中的大枪一分为二,化作两口大刀,双手持刀,一正一反,一刀藏在身后,恰恰格住他刺来的大旗,一刀藏在胸口。

    秦牧坐地转身,藏在胸口的大刀当的一声切在那魔族高手的旗杆之上。

    那魔族高手心中一惊,手中的旗杆嗡嗡晃动,震得双臂发麻。

    “知道战技流派的必杀之技吗?”

    两人背靠背贴在一起,他的耳边传来秦牧的声音,秦牧双足并未落地,依旧盘起,像是让他背着秦牧一般。

    这是屠夫没有双腿的时候经常与秦牧玩的把戏,用来考验秦牧的提刀出禁来这一招。

    提刀出禁来,是屠夫的刀法中最凶险的一招!

    那魔族高手脚步交错,身形如同鬼魅飞速移动,然而始终甩不掉秦牧,他的速度的确比秦牧更快,但被秦牧贴在背后,秦牧的身体像是与他的身体黏在一起,无法摆脱。

    那魔道高手身形连连变幻,当真是身法诡异莫测,终于将秦牧从背后甩脱出去,心中不由一喜,他终于与秦牧面对面。

    这时他的耳边传来秦牧的声音:“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刀光亮起,秦牧反手提刀,那魔族高手一句话不曾说出,提刀出禁来这一招的威能已然爆发。

    “抱歉,没能让你说完。”

    秦牧收刀,手中的两口大刀如同流沙般流动,化作一枚剑丸被他握在手中。

    那魔族高手被这一刀开膛破肚,尸体仆地不起。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摇了摇头:“再来一位高手,我便死定了。”

    他侧耳倾听,四周的山峦中没有半点声音,又过了片刻,秦牧有气无力道:“再来一位高手,我便死定了。”

    四周群山巍巍,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哇——

    秦牧张口一道血箭喷出,颓然倒地,挣扎两下,双腿一蹬,没了气息。

    四周山峦寂寂,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秦牧脸色已经变青,身体僵直,血肉变硬,四周还是没有半点动静,过了片刻又翻身爬起,面不改色,来到火墙边当当锻炼飞剑。

    一个魔族女子从一座山顶抬起头,悄悄看了他一眼,身形突然退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打铁小子,比老娘还像是魔头,惹不得!”她飞速远去。

    而在此时,群山之中,皇钺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山顶,那里一人背负长刀屹立。

    “哲华黎!”

    ————第二更来到!大家元宵节快乐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