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水上行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278.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飞速奔跑,元气也越来越强,如此奔行不知多少里,残老村的村民始终能跟上他,即便是瞎子也如履平地,稳稳的跟在众人身边。

    正当秦牧闯入一片山林,突然,一个漆黑的身影从山林中升起,咆哮道:“小不点儿,死……”

    怒吼的正是那头魔猿,见到“小不点儿”再次闯入它的领地,可想而知是何等愤怒。独臂马爷瞥了这头愤怒的异兽一眼,魔猿突然打了个机灵,领地也不要了,立刻撒腿就溜。

    刚才马爷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情感,让这个庞然大物不禁心生恐惧,似乎自己下一瞬就会死,所以不敢嚣张,立刻开溜。

    众人不以为意,秦牧一路飞奔,元气蓬勃运转,待回到残老村这才从忘我中醒来,这才发现自己一身污垢,身上不知何时结了厚厚一层污秽之物,不知是黑血还是腻腻的肥肉。

    司婆婆吩咐道:“牧儿去江边洗一洗,瞎子,你陪着他,小心不要被江里的怪物抓去了。”

    瞎子拄着竹杖跟着秦牧来到江边,秦牧立刻脱光光跳入江水中,清洗身上的污垢。瞎子用竹杖轻轻点了点江水,一只潜到秦牧身边的大鱼受惊,连忙跃出江面跳到十多丈外,竟是一头长达两丈有余的大青鱼,鱼的胡须如同八根丈长触手。

    秦牧清洗一番,突然看到碧波荡漾的江面,突然一股豪气从年轻的胸膛中冉冉升起,像是烈火般熊熊燃烧。

    他的元气顿时躁动起来,元气滚滚奔流,笔直涌上喉头,仿佛突然打开了神仙的音律宝库,厚重的啸声从他咽喉间迸发!

    长啸山林,江面水波动!

    长啸声中,秦牧从水中纵身跃起,突然间迈步狂奔,脚踩水面狂奔!

    这一脚刚刚踩到江水,他脚掌中蕴藏的力量与沉降下来的元气融合,两种力量融为一体,猛然爆发,他的脚掌落下之处,水面四面八方炸开!

    水还未落下,秦牧的身体已经前去丈余,同时另一只脚掌也踩到了水面。

    踏踏踏踏——

    一连串清脆的踏水声从江面传来,秦牧一路踏江而过,很快踏水奔出两里多地。

    他的啸声越来越快意,潇洒无拘束,有如天乐传来,仙班奏曲,龙凤和鸣,他的脚步也是坦荡无拘束,纵情恣意,在江面上撒欢一般狂奔!

    江面,微风徐徐波纹阵阵,少年步履快得惊人,很快从涌江的这一岸奔到对岸,然后踏江而回。

    瞎子拄着竹杖立在江边,江风徐来,吹动瞎子的白发,这老者听着江心传来秦牧的啸声,轻轻颔首,露出笑容,突然高歌道:“两岸猿声啼不住,风萧萧兮裤裆寒!牧儿,你光着屁股在江面上撒欢狂奔,光腚游江,不觉得冷吗?”

    江心传来一声惊呼,秦牧噗通一声跌入水中。

    过了片刻,少年游到岸边,羞红着脸擦干身子,穿上衣裳。

    他刚才江边顿悟,得意忘形,浑然不记得自己身上不着一缕便纵身飞跃,踏江而行,这一路江面狂飙当真是清清凉凉,光腚游江。

    “幸好瞎爷爷看不到……”

    秦牧整理好衣衫,猛地抬头,只见江边的树林里马爷哑巴聋子等人统统的站在那里,甚至连司婆婆也过来,还有村长也被担架抬了过来。

    秦牧脸色腾地红了,吃吃道:“婆婆,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

    司婆婆噗嗤笑道:“牧儿,你的屁股我们看过的次数多了,还有什么可害羞的?我们听到你的啸声,元气充沛,这才过来看看。”

    村长咳嗽一声,道:“牧儿过来,你被五个灵胎境界的武者追杀,难保留下隐患,让药师帮你查查。”

    秦牧走上前去,药师细细检查一番,摇头道:“没有大碍,都是皮外伤。”

    村长也检查一番,示意他可以离开,秦牧则立刻被屠夫叫去训练刀法。

    屠夫对他五千多刀才打败曲师兄很不满意,更不满意的是最后用剑杀了对方,因此要狠狠的调教他。

    “村长发现了什么?”药师走到村长的担架旁,目光看着正在生龙活虎的与屠夫比拼刀法的秦牧,低声问道。

    “他的元气修为,进境吓人。”

    村长也不隐瞒,道:“非常快!从昨天到现在,进境幅度之快超乎想象。我刚才听到他的啸声,乃是元气与喉头共振才能发出的声音,隐约带有神魔之音,别说他还没有破灵胎壁,即便是灵胎壁的武者也无法做到神魔共鸣!倘若我是他这样的普通人,元气修到他这一步,需要二十年的时间。”

    秦牧江面长啸,元气与喉头共振,不自觉的发出啸声,但是啸声中被他不知不觉间融合了自己在峡谷遗迹中听到的魔音。

    更为奇特的是,他昨晚仔细揣摩黑暗魔音的同时,也将遗迹众神女的神音听在耳中,记在脑海里,神音的每一个细微波动都被他熟知。

    因此他的啸声,自然而然的也融入了神女神音。

    这落入他人耳中没有什么,听不出其中的奥妙,但是落入村长耳中那就非同小可了,被他听得真真切切。

    “神魔共鸣?”

    药师吓了一跳:“他是如何做到的?而且,一夜之间便拥有了普通人二十年的功力,未免太恐怖了,难道真是四灵血的作用?”

    村长摇头:“四灵血虽然可以提升他的身体和元气,但是不可能提升得这么快。”

    药师思索道:“莫非牧儿是天生奇才?他生来就是修炼的材料?”

    村长皱眉道:“天生奇才为何还是普通人的体质?天生奇才的应该是灵体才对。而且,神魔共鸣,哪个奇才能够做到?”

    药师问道:“他的啸声中有神魔共鸣,到底是好是坏?”

    “不知道。”

    村长道:“我从他的啸声中听出神魔共鸣,神音魔音相互征战杀伐,很是激烈,但是好是坏我便不清楚了。”

    药师目光闪动,道:“他啸声中的神魔共鸣,这神音魔音是从哪儿来的?”

    “不知道!”

    药师头疼起来,村长也头疼起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因为想不通的事而头疼了,自从他们收养了秦牧这个从上游飘下来的小男孩,他们想不通的事便越来越多了。

    夜幕降临,残老村很快陷入黑暗,秦牧睡在外屋,司婆婆睡在里屋,睡到半夜,秦牧脑海中不自觉的传来幽暗的魔音,接着神音响起,神音魔音相互攻伐,没过多久,声音越来越吵,越来越响。

    那种神魔共鸣的声音渐渐在他脑海中化作黑暗与光明相互争锋,厮杀惨烈,秦牧觉得自己仿佛没有了形体,变成了漂浮在神魔之争上空的灵魂,呆呆的看着下方厮杀征伐的黑暗和光明。

    黑暗与光明相互交战的地方,像是他昨晚在峡谷遗迹中所见的情形一般,不过更加壮观,更加浩大,黑夜如同触手,连续刺穿光明,光明猛然爆发,扫荡黑暗。

    过了片刻,秦牧看清那光明和黑暗到底是什么东西,那黑暗中竟然是无穷无尽的魔神,潮水一般涌向光明,魔音也不是单纯的魔音,而是亿万魔神的呐喊!

    而光明也是一样,汪洋般的神明,身披金色铠甲,正在与涌来的魔神厮杀!

    他“站”的太高,这些神魔都像是细微的水滴,远远看不清,所以刚开始以为是光明和黑暗之争,而现在看清了,才觉得震撼和恐怖!

    秦牧猛然醒来,汗水津津,他张开眼睛,却发现头脑中到处都是那种神音和魔音,吵得脑袋头脑仿佛炸裂一般。

    就在此时,他胸口的那块玉佩轻轻漂浮起来,飘到他的眉心,轻轻落下,秦牧只觉一股清流涌来,脑海中的神音魔音顿时消失。

    他猛然坐起身来,呼呼喘着粗气,心中惊疑不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片刻,他走出屋子,来到外面,趁着村子里的石像散发出的幽光打量玉佩。

    村外就是黑暗,玉佩也散发出了幽光,秦牧怔怔看着玉佩出神,目光如玉佩的光芒般幽幽,久久难以从这块小小的玉佩上移开。

    在他身后司婆婆不知何时走来,恰巧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酸:“我们虽然将他养大,但牧儿始终不属于我们残老村。他只是残老村养大的孩子,最终要离开的……”

    她精神一震,目露精光:“外面,要比大墟危险了太多!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