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里不是冥谷。”

    福玉春东张西望,两只白蝠都有些拘谨,他们还是头一次离开冥谷,想要把倒挂起来,却又有些害羞。

    秦牧抬头看了看这里残破的大殿和房檐,道:“你们挂在房檐下,休息一晚,不要惊扰到其他人。明天我带你们回冥谷,回到冥谷便把解药给你们。”

    两只白蝠都松了口气,无声无息飞起,挂在房檐下,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福玉春睁开一只眼睛,低声道:“这小子骗我们,我们根本就没有中毒。”

    福雨秋吃了一惊:“没有中毒?不可能啊,我们毒性爆发时,明明很疼!”

    福玉春用一只眼睛翻个白眼:“可能毒性早就解开了,他第一次给我们解药时,便把毒解了,其他的都是在吓唬我们。否则这两个多月,早就毒发身亡了。”

    福雨秋大怒:“这小子骗我们为他卖命!把他烤九成熟吃掉!”

    “罢了罢了。”

    福玉春道:“就算我们不与他联手,也会被班公措那小兔崽子带人追杀,不会放过我们。与他联手,反倒活了性命,不算吃亏。这次也多亏了他,让我们知道老祖宗原来还活着。这下我们白蝠神族不算要绝种了。回去之后便唤醒两位老祖宗,让他们生个女娃子。”

    福雨秋兴奋道:“生两个母的!不对,不对,生一窝母的,我要左拥右抱……等一下!哥,咱们是老祖宗不知道多少辈的后代了,老祖宗们就算生两个女娃子,论辈分也是我们的祖祖祖奶奶,这辈分……”

    两只白蝠愁容满面,再也睡不着了。

    遗迹中,秦牧坐下来靠在龙麒麟身上歇息,这片遗迹有着十几座神像守护,光芒将遗迹照亮。他现在还不知道此地位于大墟何处,须得等到天亮后飞上高空观察四周地理,才能确认自己的方位。

    班公措瞥了瞥他,也坐了下来,幸存的那十几位大巫、巫王和零星几个蛮狄国将士将他包围在中央。

    秦牧四下看去,这片遗迹中异兽很多,其中不乏有极为强大的存在,个头很大,比完全体时的龙麒麟还要庞大许多。

    “咦,这些人有些意思……”

    他瞳孔微缩,目光落在遗迹中的那些行人身上,这些人分成三拨,其中一拨是三个大和尚,一脸横肉,目光却很温和,但是身上带着浓烈的妖气。

    “小雷音寺的和尚!”

    秦牧感应到他们身上的妖气,心中了然,小雷音寺也是一个圣地,但却是妖族的圣地,他们的首脑被尊为小如来,与老如来是师兄弟,本领高绝,也达到了如来的境界。

    小雷音寺被称作小西天,比须弥山上的大雷音寺还要靠西,位于大墟的最西边。

    “这里能够看到小雷音寺的妖和尚,难道我们身处大墟的西方?”

    秦牧心中微沉,他还是头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大墟极为广阔,这里只怕比楼兰黄金宫还要远一些。

    第二拨人只有两个,一男一女,都显得很是年轻,像是一对小夫妻,看不出有什么危险的地方。

    他们二人也是异族装扮,男子头上缠着白布,头顶露出黑色头发,女子则是穿金戴银,身上多是金银玉质的小饰品,用一道黑巾扎着头发,黑巾和秀发一起垂到微微鼓起的胸前,发丝处又扎着一朵小红花。

    她的手很白皙,衣裳袖子有些短,露出大半个小臂,手臂不粗,手腕处却带着十来个金银和玉质的镯子,粗细不一。

    他们守着一辆宝辇香车,那车的形状很是古怪。

    秦牧也见过一些宝辇香车,多数都很方正,有的用穹庐状的圆顶,有的用八角状的方顶,穹庐状圆顶代表着天圆地方,八角状的方顶则是代表八方,都是地位的象征。

    而这辆香车则是圆形的,圆的底,圆的顶,香车四周悬挂的装饰也很有异族的感觉。

    第三拨人则是百十位神通者,模样和衣着也是异族的衣着,长着蓝色的眼瞳,只是秦牧也看不出他们是什么国家的人。

    这些神通者目露杀机,目光时不时的向那对小夫妻和香车看去。

    “教主,气氛有些不对。”

    龙麒麟偷偷张开眼睛,向秦牧道:“那个女的身上的灵兵有些太多了,还有那些神通者,实力也都很强!”

    秦牧扬了扬眉毛,龙麒麟的眼力的确很不错,这女子身上挂着的那些金银项链饰品玉器,都是灵兵。

    刚才秦牧以青霄天眼扫了一眼,每一件灵兵散发出的灵光都很刺眼,显然威能不弱。

    身上挂着这么多灵兵,只怕实力也是很不弱。

    另一边,班公措也注意到这些人,低声吩咐两位大巫两句,其中大巫当即起身来到那一对小夫妻身边,见礼询问一番,然后回来禀告道:“他们说是来自西土的真天宫。问我们是否能够帮助他们。”

    “西土的真天宫?”

    班公措道:“既然是西土真天宫的炼气士,那就与我们没有瓜葛,无需防备他们。至于他们的事情,不帮。”

    另一个大巫也探询回来,道:“那些神通者来自真天宫,希望我们能两不相帮。”

    “都是来自真天宫?”

    班公措惊讶,笑道:“可能是内讧,不必理会。那三个妖和尚是小雷音寺的,与我们黄金宫有恩怨,需要防备一下。”

    楼兰黄金宫经常捕捉人和妖用来练功,与小雷音寺有过不少冲突,黄金宫也抓过不少小雷音寺的妖和尚,用他们的魂魄练功。

    那三个和尚也看出了班公措等人的来历,各自对视一眼,却没有发作。

    班公措低声吩咐道:“在这里遇到小雷音寺和西土的人,表明这里是大墟的西边。只怕距离小雷音寺很近,这三个和尚不能留,日出之后,立刻将他们除掉!”

    众人低声称是。

    “至于秦教主嘛……”

    他向秦牧看去,秦牧正在翻看一个饕餮袋,感应到他的目光,抬头向他灿烂一笑,很是阳光的大男孩。

    秦牧拿着的饕餮袋正是他的,从那饕餮袋里取出一件件东西,反复查看,每一件都把玩一番。

    “好大的锤子!”

    他从饕餮袋中抽出一口白骨大锤,轻轻一晃,顿时无数骷髅头从白骨大锤顶端的大骷髅头中飞出,四处喷着魂火。

    秦牧又晃了晃,大骷髅头的大嘴张开,将这些小骷髅头吸入口中。

    “竟然还有一口剑丸!”

    秦牧将白骨锤塞回饕餮袋中,又摸出一个剑丸,轻轻催动,无数如发丝般的细剑围绕他的手掌飞舞。

    “炼到这么细小的境地,功夫用得够深!这是道门道剑的练法吗?有些不像。”

    秦牧摇头:“道剑只要一口剑即可,班老弟,你的修为不到家啊。难怪道剑炼得马马虎虎,不如道主。”

    班公措闷哼一声,冷笑道:“你偷走的饕餮袋,只不过是我这么多世以来的财富的九牛一毛罢了。”

    他放低声音,吩咐左右道:“明日你们几个巫王除掉两只白蝠和那头胖猫,其他人一起出手,杀掉姓秦的!”

    秦牧将饕餮袋中的东西看了一遍,然后站起身来,径自向那三个妖和尚走去,见礼道:“师兄。”

    那三个妖和尚正在打坐,连忙起身,还礼道:“师兄!”

    这三个和尚宽袍大袖,身上的衣袍虽然很大,但却遮不住腿脚,露出锋利的爪子和粗壮长着羽毛的鸟腿。

    “三位来自小雷音寺吗?”

    秦牧问道:“小如来的弟子是否是一位魔猿,法号为空?”

    三个妖和尚惊讶,连忙点头,道:“师兄,如来赐他法号为战空,他的确是如来弟子。敢问阁下如何认得战空?”

    秦牧笑道:“我是天圣教主,他是我把兄弟,自然认得。”

    “原来如此。”

    三个妖和尚放下戒心,笑道:“我法号定觉,这是我俗家兄弟,定智,定明,见过天圣教主。”

    秦牧看了一眼班公措,道:“那个少年是楼兰黄金宫的大尊,身边的三个巫王,两个是天人境界,一个是生死境界。”

    三个和尚吓了一跳,面色如土,道:“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还不是天人境界,打不过的!”

    秦牧笑道:“放心,有我呢。明天,我带你们杀出去便是。你们随我来,去那边歇息。”

    三个和尚放下心来,跟着他来到龙麒麟身旁,连忙向这头龙麒麟见礼,道:“师兄。”

    龙麒麟已经睡着,没有理睬。

    这三个妖和尚脾气倒是好得很,没有放在心上,向倒挂在房檐下的两只白蝠见礼:“师兄。”

    两只白蝠双手抱胸还礼:“师兄。”

    三个妖和尚这才继续打坐。

    班公措见状,脸色有些青,哼了一声。

    秦牧和颜悦色道:“三位听说过天圣教吗?”

    定觉摇头道:“我们只在大墟活动,不曾听说过。”

    秦牧正要说话,突然护住宝辇香车的缠头男神通者走上前来,躬身道:“这位师兄……”

    秦牧起身还礼,摇头道:“请勿开尊口。”

    那位异族神通者惊讶道:“师兄何出此言?”

    “你们被这些强者追杀,逃到大墟,我不会与你们联手的。”

    秦牧摇头道:“他们人数太多,而且每个实力都不弱,我自保尚难,与你们联手更是自寻死路。请回吧。”

    那男子露出失望之色,返回香车旁边,低声向香车说着什么。

    那香车中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道:“娘,那个大哥哥不想帮我们?”

    车中又传来一个很动听的声音,叹息道:“大墟中没有义士,救不了我们母女……”

    秦牧挑了挑眉头:“义士?我才不是义士,我是天魔教主,我不干坏事别人就欢天喜地了,我还会做义士?切,我小时候才会头脑发热的去做好事,现在我长大了……”

    这一夜的时间似乎很慢,遗迹中的众人各怀心思,不知过了多久,异兽群中一只鸡婆龙扑闪着翅膀飞起来,站在一座破败的大殿屋顶,仰头向天喔喔的啼叫起来。

    顿时,黑暗飞速退去,一缕阳关从东方照射而来,投在遗迹外的山头上,将那山头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