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大皱眉头,班公措忌惮于他自己炼制的巫毒,不敢来攻,只能退走,但是发泄怒火时施展的巫法拜魂,的确恐怖!

    班公措还是六合境界,但七星境界的高手也一拜就死,尤其是这三位妖和尚的本事都很是不凡,更是异兽修炼有成。

    金翅大鹏在大墟中也算是鼎鼎有名的异种,实力极为强大,肉身强横,再加上修炼了小雷音寺的佛法,元神稳固。

    他连续拜死三只金翅大鹏,这门神通的确可以让屠夫也要严防!

    从前班公措还有些气度,一派宗师风范,而现在他屡次在秦牧手中受挫,老羞成怒,出手便再无顾忌。

    这次他拜死了三位小雷音寺的妖和尚,下次只怕便会向秦牧身边的人下手。

    谁能挡得了他一拜?

    “不过看班公措拜过这三人之后,似乎也受了重伤,显然这门神通的反噬极大,不能胡乱动用。”

    秦牧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即便反噬很大,但这种拜谁谁死的神通还真是难以对付,防不胜防。

    “将这三位和尚埋起来吧,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

    几人将三只金翅大鹏的尸体掩埋,秦牧拜了一拜,叹道:“三位走好,改日我烧个班公措来祭奠你们。我们走……等一下!”

    龙麒麟连忙停下,秦牧闭上眼睛,过了片刻眼睛张开,取出笔墨纸砚,元气提振,将纸张在空中整齐铺开。

    他提笔搅墨,当空作画,没过多久一尊站在祭坛上的神魔像被他画了出来。

    秦牧打算落上最后一笔,却又停了下来,取出印章盖在画上,这才将最后一笔画出。

    “班公措巫法拜魂的关键,应该就在于这尊神魔。”

    他上下看了一遍,确认自己没有画错。聋子教他书画,其中绘画很讲究在一瞬间捕捉形意神,秦牧经常与他出村采风,画各种东西,班公措身后的那尊神魔虽然出现时间不长,但他还是将这尊神魔的具体形态和神韵捕捉,准确的画了出来。

    “我不认得这尊神魔,不过大墟中各种神魔雕塑都有,村长、马爷他们见多识广,多半认得。既然是来到了大墟,那么索性回村问问他们。就算他们不认得,还有天圣教,延康国,总会有人认得!”

    秦牧将画收起,心道:“只要认出这尊神魔,便有了破解班公措的巫法的可能!否则只有不计一切代价将他除掉这一条路可走了。”

    不计一切代价,也就是说要攻克楼兰黄金宫,而攻克楼兰黄金宫这样的圣地,需要先攻占草原,将那些草原上的国家灭掉。

    可想而知这么做有多困难。

    所以最后一条路,只能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鼓动皇帝对草原用兵,铲平楼兰黄金宫,仅凭天圣教并无这个能力。

    龙麒麟向前走去,秦牧唤来两只白蝠,为他们治疗伤势,待到他们伤势好了之后,在两只白蝠的保护中秦牧奔上高空,观览地势。

    过了片刻,秦牧落下,微微皱眉,他没有看到涌江。

    倘若看到涌江,他倒还可以确定自己的方位,没有看到涌江的话,仅凭大墟地理图上的标记,很难寻到自己身处的确切位置。

    他们向东走了百十里地,秦牧再次飞到高空,继续查看地理,与自己记忆中的大墟地理图对照一番。

    如此再三,他终于依照山川走势辨明他们所处的方位。

    “我们位于西天宫附近,距离西土的确不远。”

    秦牧辨明方向,松了口气,降落下来,告诉龙麒麟路径。他们又向东走了百十里地,秦牧估计快到大墟地理图上标记的西天宫的位置,正在四下打量,突然看到道路变得陡峭起来。

    一片巨大的陆地斜斜插在大墟中,如同巨大的圆盘,比旁边的山峰还要高出很多,仿佛这片陆地从天外飞来,坠入大墟中一般!

    龙麒麟停下脚步,秦牧向这块巨大的陆地,只见这里的丛林茂密,但还能从绿荫中看到规模宏大的建筑遗迹。

    而且有些地面破裂的地方,可以看到金属的光泽,这片陆地的地底深埋着用金属制造出的东西,不知是什么。

    还有些巍峨神像或者耸立,或者倒伏。

    他们花了些时间绕过这块陆地,不由呆住,只见在他们前方是一片盆地,到处散落着陆地板块,有的插在地面上,有的翻了过来,露出山峰状的底部,还有的裂成了几瓣,有的陆地板块上还保存着完整的遗迹,那是城市的遗迹,有异兽在里面活动,强大的异兽领主时不时发出令人心悸的吼叫,威胁胆敢接近他领地的生灵。

    这些陆地板块断开之处,露出长长的金属建筑,像是笙管一样高低不齐。

    盆地中有风吹过的时候,这些金属建筑便发出嗡鸣声,有如音律一般,竟然很好听。

    “这么伟大的文明,何至于败落到这种程度?”

    秦牧遥望,然后收回目光,这里应该是一片安全之地,黑暗难以侵袭,所以异兽数量极多,行走在这样的地方必须要极为小心。

    如果绕道的话,只怕会多花一天时间才能绕过去,所以只能继续前行。

    秦牧从龙麒麟背上跳下,亲自带路,他毕竟是自幼生活在大墟里,深知异兽的习性,倘若让龙麒麟或者两只白蝠带路,肯定会捅出什么篓子。

    他们深入盆地,突然秦牧看着地上的车辙皱了皱眉头,地上的车辙应该是西土真天宫的那辆香车留下的,还有些杂乱的脚印,应该是追杀香车的那些神通者所留。

    他们显然闯入此地,不过从他们行进的道路来看,这些人也深喑大墟的规矩,没有走错路。

    不过,西土真天宫的神通相当奇特,神通规模和动静都很惊人,倘若他们在这里动手,很容易激怒异兽领主。

    “和他们走同一条道路,只怕会被牵连。”

    秦牧打算寻找其他道路,怎奈附近通过盆地的安全道路只有这么一条,想要绕道,便需要穿过一片大泽。

    他向大泽看去,突然大水翻滚,一头巨型的鳄鱼人立起来,站在水面上,鼻孔喷烟,正在剔着自己锋利如刀的指甲。

    这头异兽领主并不好惹,从这边绕道只怕是自寻死路。

    另一边则是一片城市废墟,巍峨神殿多如牛毛,许多丹首黑颈的仙鹤正在那里飞来飞去,翩翩起舞,看起来很是祥和。

    不过城市中一公一母两只大鹤正在那里炼剑,羽翼一振,无数剑光盈霄,铮铮铮排列成圆,从那剑光的移动速度来看,秦牧觉得这两只仙鹤首领比那头巨鳄首领还要危险。

    “只有这一条路!”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西土真天宫的家事,我们绝不插手,我又不是喜欢打打杀杀,爱管闲事的人。待会便绕过去……”

    盆地中很是热闹,四头身上披着厚重骨质铠甲的犀牛走过来,浑身雪白,没有半点杂色,小眼睛警觉地瞅了瞅秦牧和秦牧身后的龙麒麟,以及飞来飞去,不停的倒挂在树上的白蝠。

    其中一只母犀口吐人言,道:“这条大狗胖成猪了,竟然还能走路。”

    为首的犀牛首领面色如土,连忙就地一滚,化作犀首人身的小巨人,骨铠下是一身肉疙瘩,两只前蹄拱了拱,向秦牧道:“道友,我家老娘们就喜欢乱嚼舌头,不要见怪!”

    秦牧笑道:“不怪。龙胖的确胖了点儿。”

    犀牛首领松了口气,带着三头母犀快步离去,埋怨道:“你没看出来吗?这些家伙都是狠角色,一个个凶神恶煞,尤其是那个人类和两只白蝠,身上缠着不知多少冤魂。”

    秦牧惊讶,龙麒麟道:“都说白犀通灵,能够看到阴间和冤魂,果然厉害。不过他们还是看走眼了,我才不是大狗,而且也不胖,而是壮……”

    前方突然传来神通和灵兵碰撞的声音,很是火爆,秦牧唤回来两只白蝠,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

    没走出多远,一片战场出现在他们眼前,那些真天宫的强者正在围攻那辆香车,身上各个带伤。

    看到他们到来,那些真天宫的神通者突然停手,不再进攻,而是纷纷扭头向他们看来,一动不动。

    “道友。”

    一个少年越众而出,向秦牧见礼:“家事。”

    秦牧还礼:“我只是路过。”

    那少年露出笑容,挥手道:“让一条道路,让他们过去。”

    秦牧含笑向两旁点头示意,带着龙麒麟和白蝠兄弟走了过去,他们前方,那辆香车已经破裂,车轮和穹顶被打碎,两只梅花鹿一个化作人形跌坐在破车边,另一个现出原形,应该是那头雌鹿,身上到处是伤,躺在那里。

    而他们保护的那对母女也从车中出来了,那少妇浑身是血,气喘吁吁,护住身后的孩子。

    “义士……”

    那头公鹿所化的男子突然伸出手,抓住秦牧的衣摆,艰难的抬头,气若游丝:“义士,还请……”

    秦牧抬起衣摆,从他手中挣脱,继续向前走去。

    他经过雌鹿身边,微微一怔,只见那个扎着小红花的雌鹿已经死了,没有了气息。

    秦牧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走去,突然那位被称作“奶夔”的女子抓住他的手,希冀的看着他,声音沙哑道:“带走我的孩子,只要她能活下来……”

    秦牧身形顿住,背后那个真天宫的少年高声道:“道友,这是我真天宫的家事!”

    秦牧挣脱她的手,继续向前走去,向两旁的真天宫神通者含笑示意,领着龙麒麟和两只白蝠走过这片战场。

    龙麒麟几步跟上秦牧,侧头去看秦牧的脸,迟疑道:“教主……”

    秦牧面无表情,道:“人家的家事,过问不得……”

    龙麒麟道:“不问也好,祖师说你总是惹是生非,看来你的确是长大了。”

    秦牧怔了怔:“长大了?这是长大了吗?”

    “懂得利害取舍,自然是长大了,很理智。”

    龙麒麟道:“从前你很不理智,打这个打那个,不怕得罪人,那几个月祖师为你擦了不少屁股。”

    秦牧沉默,背后的喊杀声传来。

    “这是长大了……我不想这样长大啊……”

    秦牧嗤笑一声,继续向前走去,饕餮袋中一口口小剑无声无息飞出,分别插在四周,越来越多的飞剑落地,布成一座剑阵。

    他继续向前,八千口剑也在不断向前铺去,剑履山河,这些剑竟然也插出了山河形态。

    叮,最后一道剑光落地。

    秦牧停步,伸手按了按,八千口剑齐齐没入地底,他突然抬起衣衫一掩,身形消失不见!

    “老子不愿长成这样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