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八章 骑虎难下(第一更!)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突然,桑婳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而前方的魔女也感应到危险,立刻停步。两个女子隔着一座不高却陡峭的山,各自催动神通,她们几乎是同时施展神通,各自印在对面的山峦之上。

    二女狂暴的神通隔着大山,在山体内部碰撞,短暂的宁静之后,这座山峦突然间崩塌,烟尘弥漫如雾。

    雾气之中,符文印记开始崩溃瓦解,化作点点的亮光仿佛迸发的烟火,二女都看不见对方,各自在烟火中翻飞,衣袖内的剑丸刀丸飞出,围绕她们曼妙的身体像是萤火虫般飞舞,一口口细小的飞剑弯刀在她们的衣裙间飞舞。

    桑婳师从其父桑葉尊神,学的是剑法,而对面的魔女则是魔刀浮罗陀的弟子,修炼的是刀法。

    她们几乎是一瞬间触碰到彼此,像是烟火中的两只蝴蝶纠缠飘飞,刀丸剑丸叮铃铃转动,细小无比的刀与剑碰撞,迸发出一串串火光。

    “桑葉尊神的剑法,你是桑婳!”

    “魔刀浮罗陀的刀法,你是嬖嶷!”

    二女立刻认出彼此的剑法与刀法,刀光剑影中两个翩若惊鸿的少女在近距离神通爆发,刀光从神通中穿过,剑光划过她们的发丝,滚动的刀丸和剑丸爆发出明亮的光芒照亮了她们的眼眸,照亮彼此。

    她们的肉身虽然看起来纤细柔弱,但是肉身中却藏着甚至超越秦牧的力量,看到彼此的一瞬头脑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她们的身体便已经做出反应,各自手掌、肘、肩、腿、膝狂风暴雨般向对方攻去!

    二女闷哼,各自中招,从烟火之中跌出,像是从山坡上滚下去的破麻袋一般连翻带滚,跌出六七里地,这才止住势头。

    就在她们各自止住势头的同时,她们攻向对手的剑丸和刀丸也来到他们头顶,剑和刀如雨般射下,顷刻间刀丸剑丸中的数百口弯刀飞剑悉数倾泻。

    二女连翻带滚,桑婳从背上取下弓箭,如同狸猫般翻滚,滚动一周便有十多箭射出。而她的对面十三里外,嬖嶷也取出魔弓还击。

    而在她们身后,刀光剑光又自不断落下。

    她们绕过一座山头,隔山拼杀,弓弦震动,清脆的声音传来,那座山峰顿时被射出十几个孔洞。

    她们急速奔行,躲避对方的利箭和刀剑,桑婳突然看到了那巨大的斧枪,她们竟然又杀回斧枪交错之地。

    二女一个奔上大斧,一个跳上黑枪,一路蛇形,同时向对方攻去,待杀到两件神兵的顶端,二女突然如流星般坠落,在半空中同时各施辣手。

    “啊——”

    一声惨叫传来,桑婳急忙看去,只见嬖嶷跌入她早先留在这里的陷阱之中,立刻触动她布下的剑丸阵法!

    作为桑葉尊神仅存的子嗣,桑婳要什么有什么,她炼不出秦牧那样的剑丸,但身上的剑丸绝不在少数。

    她将自己七枚剑丸布在自己的七星剑图中,七星剑图是太皇天的一种剑图,太皇天的神通者懒得修炼术数,因此他们采用了最为简单明了的办法,那就是抄袭祖辈们留下的剑图,按照祖辈留下的剑图来炼宝,省下来的时间可以用在修炼上。

    七星剑图便是其中之一。

    七星剑图并不复杂,很多神通者都默守陈规的抄袭阵图,威力并不强,但是加上七枚剑丸的威力那就非同小可了。

    在这种生死搏杀的情况下,哪怕是被绊住少许时间都足以决定生死,更何况。

    桑婳不假思索,唰唰唰,弯弓便射,无数道箭光射入剑图中,嬖嶷左支右挡,拼死挡住她的攻击,但是下一刻桑婳手中的剑丸呼啸飞出,剑丸中飞剑连成一线,第一口飞剑刺入她的眉心,第二口飞剑接踵而至,次第从她的眉心中穿过,连续几百道剑光从她的脑后飞出。

    嬖嶷身躯僵硬,随即被七星剑图迸发的无数口飞剑淹没。

    “我赢了?”

    桑婳呆了呆,不由信心大增,将七星剑图和剑丸收起,离开斧枪交错之地,四处搜寻对手。

    沙盘世界之外,桑葉尊神汗落如雨,他乃是神祇,眼力老辣,自然能够看出自己的女儿能够胜过嬖嶷只是侥幸。

    桑婳经历灭门惨案之后,尽管最近一段勤修苦练,经历多次生死搏杀,在阵前冲锋,但是比起嬖嶷这等身经百战的魔族高手来说还是逊色一筹,在生死磨砺上远不如对方。

    战胜嬖嶷已经是侥幸,但不可能每次都能靠侥幸取胜,万一遇到其他魔族高手,岂不是自己最后的亲人也要葬送在自己的面前。

    突然,桑葉尊神微微一怔,纵览沙盘世界。

    沙盘世界中,又有几场战斗结束,魔族高手的数量骤减,只剩下两人,一个是缚日罗的弟子哲华黎,一个是真魔苏摩的另一个弟子将懿。

    而太皇天的年轻高手还有秦牧、雨禾、桑婳和蜀繇四人,其他人有的与对手同归于尽,有的则被雨禾、蜀繇这两大高手以优势力量斩杀。

    当然,更多人是被那个打谷子的秦牧所杀。

    正是因为秦牧连杀三位魔族高手,让太皇天的神通者占据了人数优势。

    将懿的实力极高,但是与对手硬拼以至于伤势颇重,所剩的战力不高,或许这会是桑婳活下来的机会。

    “不过,雨禾、蜀繇这两大高手也受伤了……”

    桑葉尊神的一颗心又揪紧起来,看着女儿直奔打铁小子的方向而去。

    而在沙盘世界的边缘,哲华黎背着妖刀像是一个苦行僧,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他没有运用任何神通,速度并不快,他的步法像是用尺子准确的丈量好了一般,每一步迈出,尺寸必然一模一样,一分不长一分不短。

    这就是他的刀法的规矩。

    魔族的高手往往狂放,招法大开大合,不拘小节,有时候会突然间爆发出惊人的战力。

    而哲华黎先是师从神刀洛无双,刀中称神的存在,洛无双的刀法精于计算,他的刀法,规矩森然,每一刀出刀的方位,力量,步法,身法,甚至肉身每一条肌肉的运动轨迹,都有着严苛的测量,不容有半分差错。

    而更深层次的元气运行,元神的调动,心意,精气,也都必须符合规矩。

    哲华黎就是在这样的教导下成长起来,与太皇天的神通者不同,为了学会洛无双的刀法,他必须要精通术算,而且必须要达到极高的成就才能掌握洛无双的刀法。

    虽然他奉命下界来到太皇天,又拜缚日罗为师,但是他并未学到缚日罗的恣情放纵的豪气,他依旧按照从洛无双那里学来的规矩来约束自己的言行举止,板板正正,没有任何差错。

    他来到沙盘世界的火墙前,抬头看去,只见秦牧正背对着他,举着一口剑迎着火光审视自己的手艺。

    与他的严谨不同,他看到那个少年有着如缚日罗一般的恣情放纵的豪气。

    那个少年举起剑的身影,别有一番豪壮的风情,火前赏剑,是他学不来的豪情。

    哲华黎不由心脏加速一拍,但是随即稳住心神,而在此时他看到举剑的少年似乎听到了他的心脏失速,扬起的头低下来,侧着脸用眼睛的余光打量他。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个少年并非是眼睛的余光打量他,而是在看剑身,借用明亮如镜的剑身看他。

    “之所以做出余光来看,是为了干扰我的判断,我若是趁机出手,我的判断失误,便会被他抢了先机。”

    哲华黎眉头轻挑,像他们这样的道法神通高手,如果对敌人的身体细微动作判断失误,便会被对方抓住机会。

    有时候胜负便建立在仅仅一丝细微的失误上!

    “老辣得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

    哲华黎吸气,胸腔鼓起,就是这个年轻人,那个作为神刀的师父一直念念不忘,让他务必寻到此人,将自己的刀法展示给对方看!

    哲华黎突然向秦牧躬身见礼,沉声道:“我师父洛无双。”

    秦牧转身,将手中的剑放在冶炼台上,道:“我知道,我记得他。”

    哲华黎没有起身,继续道:“师父说,倘若遇到你,请你看他所创的刀法!”

    他躬下身来之时,背后的那口妖刀的妖眼突然张开,血眼旋转,竖起瞳孔,目光落在秦牧身上。

    秦牧露出笑容,手掌放在冶炼台上,一口口飞剑如同细沙般飞来,在他的掌心下凝聚,变成一个完美的圆球,指头大小。

    “我也很想看一看他的刀法。”

    秦牧握住剑丸,道:“你代他施展他的刀法,所以向我见礼,并非是尊重我,而是尊重他?”

    哲华黎直起腰身,点了点头。

    秦牧微笑道:“他独臂出刀,你学他的刀法,是学会了一只手还是两只手?”

    哲华黎瞳孔骤缩。

    秦牧对他面部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也不放过,注意到他缩小的眼瞳,脸上的笑容渐渐浓郁:“哲华黎,你可以施展他的刀法让我看看了。”

    哲华黎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自己的道心上!

    秦牧问他学会了一只手还是两只手,给他的道心造成了无以伦比的重压,因为洛无双是独臂神刀!

    学会一只手,意味着他另外一条手臂没用,在战斗之中没有用的那条手臂,无论施展什么神通道法,与他握刀的那条手臂都不会完美融合,这样一来,也就有了破绽可循。

    学会两只手,那就是没有学会洛无双的独臂神刀,两只手施展洛无双的刀法,绝对施展不出完美的刀法,无法把握到洛无双刀法的精髓!

    哲华黎这次奉命下界,除了洛无双的心愿之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从缚日罗这里寻找到让自己刀法完美的办法,也是通过历练和战斗,补上不足之处,让自己更进一步,成为道法神通上的少年真神!

    而现在,一个照面之下他被对手看穿了虚和实,无论出不出刀,都有些骑虎难下!

    沙盘世界外,樵夫圣人眼睛一亮,瞥了身边的黑虎神一眼,沉声道:“他的心境明明强横得离谱,一见面便压制了哲华黎的心境,你为何说他心境修为太差?”

    黑虎神两只耳朵唰的一声贴在后脑勺上,小声叫屈道:“他的心境明明就很差,动不动就脸色大变什么的……对了主公,你刚才不也说他性子太跳,心境修为太差吗?”

    樵夫圣人面色不变:“我没有,别瞎说,是你听错了。”

    黑虎神撇了撇嘴,樵夫圣人额头浮现出一根青筋,黑虎神连忙低眉顺眼,赔笑道:“是小虎听错了。”

    ————今天继续爆发,这是第一更!大哥哥小姐姐们,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