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黑衣女子正是西土真天宫的毒师沐映雪,年纪不大,黑色衣服下的身体散发出青春的活力,肌肤被黑衣衬托显得很是白皙,胜雪的白嫩,很是契合她的名字,肤白可以映雪。

    她抬手接住玉瓶,秦牧这才注意到她的手上穿着黑丝的手套,很是纤薄,但却能保护她的肌肤不暴露在空气中。

    这对手套应该不是凡物,惯于炼毒用毒的人需要非常小心,免得自己触碰到毒物,秦牧敢肯定她这双黑丝手套并非是丝质,而是密不透风,连空气也无法流通。

    她的胸膛并不起伏,是靠自己的肌肤毛孔来呼吸换气,免得中毒。

    显然她的实力不是在修为和灵兵上,而是在她的毒上。

    修为境界从来不是判断药师实力的标准,哪怕境界很低,毒死一尊神都有可能!

    沐映雪看了看玉瓶,却没有直接去嗅玉瓶中的失迷香,而是掀开手臂,让自己的肌肤闻一闻,吸收很少一丝失迷香,顿时只觉半条手臂麻痹,失去只觉。

    “好药!”

    她的眼睛亮了,将玉瓶塞好,扔给秦牧,赞道:“虽然麻不翻天人境界的强者,却可以限制对方的行动。很了不起的麻药。”

    秦牧手掌一翻,元气涌出,将玉瓶托起,没有让玉瓶接触自己的手,而是从饕餮袋里取出一只三条腿的碧眼蟾蜍。

    那蟾蜍嘴巴张开,呱的一声将玉瓶吞下,闭上嘴巴,然后又将玉瓶吐了出来。

    秦牧将蟾蜍放下,这只三条腿的蟾蜍蹦蹦跳跳的向沐映雪走去。

    熊惜雨等人看直了眼,他们只知道秦牧在那片盆地中采药,却不知道秦牧何时捉了一只碧眼蟾蜍放在自己的饕餮袋里。

    “沐姐姐的毒药也是不凡。”

    秦牧赞道:“不过你的毒只是小道,还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称不得独步天下。”

    沐映雪眼眸雪亮,看着跳过来的碧眼蟾蜍,手指轻轻弹动,一缕元气丝化作一只飞虫飞来飞去,那三条腿的蟾蜍舌头一甩,将飞虫吃到肚子里,呱呱叫了两声,接着像是吹气一般膨胀起来,眨眼间便其大如牛。

    秦牧取出一粒灵丹,手指在灵丹中央轻轻一划,灵丹从中间裂开,只听嗡嗡的声音传来,这灵丹中央竟然是空的,从里面飞出一只蚊子。

    蚊子震动翅膀飞到蟾蜍背后,趴在上面,没过多久,蟾蜍越来越小,而那只蚊子却越来越大,蚊子肚子像是一个巨大的水袋,只是里面装着的都是血,并非是红色的鲜血,而是绿油油的血。

    那只吸饱了血,三足蟾蜍的体型又恢复如常,蹦蹦跳跳,对着空中丈余长短的大蚊子甩舌头,只是个头太小,吞不下去。

    沐映雪惊讶:“灵丹养虫?有些意思。”

    她掀开手臂,露出白嫩肌肤,那只大蚊子立刻上前,趴在她的手臂上叮咬,刚刚刺破她的皮肤,这只蚊子顿时像是缩了水一般飞速缩小,颜色也顿时变了,变成红色,冒着火光向秦牧飞去。

    秦牧瞳孔微缩,从饕餮袋中取出几枚灵丹,这些灵丹大小不一,颜色也各不相同。

    秦牧飞速将这几枚灵丹切成大大小小的块状,按重量比例各取一些,掌心一团火焰飞出,瞬间将不同灵丹的药力融合,催化,演变成另一种丹药。

    秦牧张口将这一粒丹药吞下,催动药力,拉开手臂上的衣裳。

    那变成红色带着火焰的蚊子飞来,落在他的手臂上便叮咬吸血,秦牧脸色突然变得赤红,脸上肌肉骨骼统统变形,变成红面獠牙,眉毛斜斜向上,一双吊眼,如同厉鬼一般。

    那蚊子吸了他的血,恢复成本来的颜色,又晃晃悠悠飞起,向沐映雪飞去。

    沐映雪冷笑:“你没有下毒?”

    秦牧的鼻子突然长了一大截,鼻孔却向上翻,丑陋无比,哈哈笑道:“我若是没有下毒,这蚊子岂能闻着你的味便向你飞?”

    沐映雪微微蹙眉,盯着飞来的蚊子,分辨秦牧下的是哪种毒。

    过了片刻,这女子从袖兜里取出几种药材,灵活的配备毒药,然后抹在自己的手臂上,让那蚊子叮咬。

    那蚊子叮了她一口,沐映雪突然头发疯长,眨眼间长发便如同豪猪一般四面八方的生长而去。

    噗。

    一声轻响传来,沐映雪觉得屁股发痒,一条粗壮的尾巴从她屁股后面生长出来,顶破了裤子,拖在地上。

    沐映雪脸色有些青,那蚊子吸了她的血,体内的毒性发生了改变,立刻对她失去了兴趣,嗡嗡飞起,向秦牧飞去。

    秦牧脸色微变,急忙从饕餮袋中取出几十种灵丹,切割配药,待到蚊子飞来,他已经将灵丹配好。

    他这次服下灵丹,脸上的火气顿时消失,面目恢复如初。

    那只蚊子叮咬了他一下,又自飞起,而秦牧体内则传来咚咚的巨响,有如雷鸣,接着空中突然电闪雷鸣,一道道雷霆咔嚓咔嚓的向他劈来,眨眼间便将他劈得焦黑。

    沐映雪也在炼制毒药,炼成了一小瓶药水,仰头服下,满头飞扬八叉的青丝顿时脱落,一丝毛发也没有留下,屁股后面的那条尾巴也顿时脱落。

    这女孩提了提裤子,脸色铁青,把手臂露出来,让蚊子叮咬一口。

    沐映雪闷哼一声,仰面倒地,身下却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从头到脚长出了八条腿,如同毛茸茸的大蜘蛛。

    “你的毒很烈啊!”

    沐映雪气结,尖声道:“吃我一毒试试!”

    那蚊子又向秦牧飞来,秦牧脸色大变,慌忙配药,先解开自己身上中的阴毒,厉声道:“我怕你不成?”

    两人斗毒倒也别开生面,看得熊惜雨、熊琪儿等人瞠目结舌,他们初次交锋时是在玉瓶上下药,然后秦牧借三足蟾蜍解毒,同时使毒性发生变化。

    三足蟾蜍被剧毒影响,认为沐映雪是可口的东西,带着剧毒奔向沐映雪。

    沐映雪用元气化作飞虫,虫内又带着另一种剧毒,蟾蜍吃了飞虫,体内的毒性再变。秦牧放出自己在西天宫盆地中捕捉的异种飞蚊,借助飞蚊的原始毒性吸了蟾蜍的血,发生异变,去叮咬沐映雪给她下毒。

    沐映雪解毒之后给飞蚊种毒,让飞蚊去叮咬秦牧,考验他的本事。

    两人你来我往,都是拼尽了手段,一面要解开对方的毒,一面还要保证异种飞蚊不被毒死,同时还要给对方下毒,对炼毒解毒的造诣要求极高,稍有不慎没有毒死对方,还有可能被自己的毒药毒死。

    秦牧看着飞来的蚊子,皱了皱眉头,抬手道:“等一下。你我炼毒的本事相差不多,既然要分出胜负,何必在自己身上下毒?”

    沐映雪也有些承受不住,闻言立刻看向熊惜雨等人,娇笑道:“既然如此,你对玉博川下毒,我给玉博川解毒。我对奶夔下毒,你给奶夔解毒。你放心,玉博川乃是当今真天宫的小公子,地位不比奶夔差了。”

    熊惜雨等人脸色大变,而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玉博川也在暗暗叫苦。

    他们两人斗毒,让人眼花缭乱,甚至毒师沐映雪连鼎鼎有名的阴毒也动用了,竟然还是奈何不得秦牧,可见秦牧在毒理上的造诣却也不输于毒师。

    “在我身上用毒,倘若毒师解不开,我岂不是要死了?”他想要逃走,但失迷香的药性依旧未解,灵魂也被麻痹。

    秦牧笑道:“在自己人身上用毒,算不得本事。你我在毒道上的造诣都不弱,既然如此,当然要以更强者为目标,毒死最强的存在才算是本事。”

    沐映雪露出好奇之色,跃跃欲试:“奶夔是真天宫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被我用缠丝毒削了掉修为,我的毒道还不强?”

    秦牧拍了拍身边的大树,笑道:“那算不得什么。我们如果斗毒,那就选择这个大妖来斗!这大妖乃是根妖,吸收了神血和魔血,同时有神魔血统,集合神魔之力,极为非凡。想让它中毒,须得能够让毒性压制住神魔血,有让神魔中毒的手段!”

    沐映雪眼睛顿时亮了,打量根妖所化的大树,心神激荡:“用毒之人,毕生以毒死神魔为至高目标,毒死一尊神桥境界的强者并不算本事。好,我答应你!你和我谁能毒死这头根妖,谁便胜出!”

    真天宫一位天人境界强者露出绝望之色,挣扎道:“毒师,正事要紧……”

    沐映雪瞥他一眼,冷笑道:“我不问你们真天宫的权力之争,在我眼中,毒就是正事。我与这位小哥惺惺相惜,自然要斗个痛快,方不负毕生所学!”

    突然,众人噗通噗通倒地,即便是龙麒麟、熊惜雨和两只白蝠也栽倒在地,那三位天人境界强者也中毒昏迷过去。

    沐映雪看向秦牧,正色道:“映雪难得碰到道友,今日一定要尽情施展。我带来的灵药不多,须得去大墟中采药。两日,你我两日后在这株大树下相会,各施手段!”

    秦牧慨然道:“好!”说罢,放下一枚玉瓶,瓶口半开,失迷香会在这两日时间中不断散发出来,不至于有人接近此地。

    他们二人立刻各自动身,前往其他地方寻找灵药,将龙麒麟熊惜雨等人丢在这里。

    他们走后,那株大树拼命晃动,想要连根拔起,趁机逃走,怎奈被青龙珠定住,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