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沐映雪神色呆滞,半空中巨木纷扬,有巨大的木块向她砸来,但她却忘记躲避,突然秦牧扑过来,将她抱起便走。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那块巨木便轰然砸下,澎湃的气浪将两人掀飞出去。

    两人身形站定,秦牧将这女子放下,回头看去,刚才沐映雪所立之地被巨木砸出一个大坑,泥土乱石纷飞。

    沐映雪惊魂甫定,突然醒悟过来,连忙从身上取出几个玉瓶,飞速道:“我身上有毒,你刚才抱我可能也中毒了……”

    “不用。”

    秦牧自己飞速的配了几粒解药,解了毒性。

    两人四下看去,不禁有些麻木,四周的山谷被黑色木头堆满,杂乱无章的木头堆积成山。

    而在他们脚下,则是根妖的根须,数不清的树根扭曲在一起,一动不动。

    秦牧连忙去看龙麒麟等人,这株无法想象的大树崩塌倒下时,没有伤到树根处的他们,也没有将他们埋起来,倒是幸运。

    “你赢了。”

    沐映雪神色黯然,沮丧道:“西土第一的毒师,还是比不上一个大墟的小哥哥,我愧对西土第一的名头。”

    秦牧摇头道:“你无需伤心,这次是我捡个便宜。我的毒中有楼兰黄金宫的巫毒,再加上你给根妖下毒在前,伤了它的元气,我这才能将它毒死。”

    沐映雪萧索道:“它吞下了青龙珠,元气随时可以补充,我没有帮上忙。”

    秦牧安慰道:“其实我对毒道并不在行。我在行的是治病救人。而且,我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我的名头很大很响的。”

    沐映雪备受打击,不在行还击败了她?

    “你还不如不安慰我。”

    沐映雪冷冷道:“你赢了,准备怎么处置我?”

    秦牧纳闷,摇头道:“处置你做什么?你我斗毒,而且除掉了根妖这个强敌,我也很是开心。大家都是同道,交流技业本是分内之事。”

    沐映雪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突然抬着脚尖在他嘴唇上印了一下,然后把一个小布袋子塞到他手中,闪身便走,咯咯笑道:“我给你下毒了,相思毒!你若是去西土的话,别忘记找我,不要从我家正门进去,从窗户里翻进来!”

    秦牧呆了呆,只觉这女孩的嘴唇湿湿的软软的香香的,自己的头脑中有些空白。

    但这并非是中毒。

    秦牧作为延康国的少年神医,对自己的身体了如指掌。少年依旧在冷静无比的分析:“这是大脑缺血的症状,我被她亲了一下,心脏停跳了一拍,大脑中暂时无血液流动,所以脑中一片空白。”

    沐映雪直奔龙麒麟熊惜雨等人,秦牧心中一惊,连忙追过去。

    那枚青龙珠也在崩塌中从根妖体内迸出,落在众人中央,熊惜雨这位真天宫奶夔正在竭力挣扎,拱着身子向青龙珠挪去。

    两只白蝠也在向青龙珠爬去,他们身上的毒是沐映雪所下,而今毒性已经渐渐自解,让他们能够动弹。

    另一边,玉博川等人中的失迷香的药力也在化去,他们也在向青龙珠爬去,试图在他人之前抢到青龙珠。

    龙麒麟爬得最快,这个庞然大物体型臃肿,原本懒得很,火烧屁股才走,此刻对这枚青龙珠却是一幅势在必得的样子,努力的往前拱,超过了众人。

    只是他的耐力却差,爬了不久便气喘吁吁,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两拨人马距离青龙珠越来越近,一位天人境界高手距离青龙珠最近,伸出手掌向青龙珠抓去。

    龙麒麟见状,连忙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舌头越来越长,向青龙珠舔去,眼看他便要将青龙珠卷住。

    沐映雪也来到跟前,秦牧落后一步,抬手招了招,元气飞出,将青龙珠卷起。

    沐映雪却没有出手抢夺青龙珠,而是衣袖一卷,将玉博川等人统统卷起,送到白象背上。

    这黑衣少女脚下一顿,身形飘起,站在那尊大白象的翘起的鼻子上,向秦牧挥手:“玉家的家主对我有恩,所以他们我也带走了!最是相思少年郎,早日去西土啊——”

    秦牧茫然,向她挥了挥手,心中有些别样的情绪。

    沐映雪塞到他手中的小布袋子不大,像是一个香囊,不过颜色是黑色的,上面用金线绣着鸳鸯,并颈游在荷花旁。

    他打开香囊,里面却是一小把红彤彤的红豆,像是熟透的红苹果,但是要小很多。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熊惜雨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看着他手中的红豆,轻声吟道:“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秦教主,毒师是在邀请你走婚呢。”

    秦牧嗅了嗅红豆,摇头道:“红豆有毒,她只怕是要下毒害我!难道真有相思毒?是了,她刚才用嘴亲我的嘴,还有些湿湿的,她的嘴唇上肯定有另一种毒,这种毒与红豆的毒可以混合在一起变成复合毒素……嗯,一定是这样!”

    熊惜雨错愕,这位真天宫前代宫主瞪大乌油油的眼睛,看着天圣教的教主,心中狐疑万分:“红豆不是用来表达相思表达爱意的吗?这位秦大教主怎么扯到红豆有毒上去了?还怀疑沐映雪给他下毒?”

    她终于可以肯定,这位秦大教主对男女之间的感情似乎有什么误解,而且病得不轻!

    “他好像不知被谁灌输了错误的想法。”熊惜雨心道。

    不过,秦牧还是将有毒的红豆放回黑丝香囊中,然后郑重的收起来,让熊惜雨觉得他还不是无可救药。

    秦牧举起青龙珠打量了一番,只见珠子中的青龙身体颜色如同翡翠,有一种剔透晶莹的感觉,眉须也都是青色,像是玉龙一般。

    青龙魂在珠子中游动,很是欢快。

    这是真龙的龙魂,不是鸡婆龙、龙麒麟、青牛那等异种,而是纯血的青龙,隔着珠子秦牧也能感受到异常强大的神力。

    尽管根妖汲取了青龙珠中的一部分力量,但这青龙珠似乎能够不断吸收游离于自然中的元气,自我补充能量,很是奇特。

    “真是好宝物。这里面的龙魂,不会是一尊龙神吧?”

    秦牧运转霸体三丹功,元气自动化作青龙元气,试着催动青龙珠中的力量,却发现自己无法催动,心中不禁诧异,道:“大概只能用真天宫的独到法门,才能驾驭青龙珠的力量,仅凭我的青龙元气估计只是给青龙魂送菜吃。”

    想要动用青龙珠的威力,需要与其中的青龙魂建立沟通。恐怕只有真天宫的万物有灵万物有神的法门,才能与青龙魂联系。

    “西土的圣地,的确大有本事!”他心中暗赞。

    龙麒麟身上的毒又降低了不少,已经可以站起来,连忙摆着尾巴,身后长长的龙尾扫得四周都是烟尘,叫道:“教主,珠子给我!”

    秦牧没有理会他,将青龙珠随手丢给熊琪儿小丫头,笑道:“这个给你玩。”

    熊琪儿握住青龙珠,甜甜笑道:“谢谢哥哥!”

    龙麒麟口水哗啦啦直流,冲着熊琪儿摇尾巴:“姐姐,珠子给我玩玩!你放心,我绝对不吃,我敢打包票!”

    秦牧连忙取出几个玉瓶放在这厮的嘴巴下面接龙涎,心道:“多接几瓶,回到京城卖掉,便又有钱了……嗯,这次先回村里,将灵儿接过来,她打理钱财比我厉害多了。”

    他接了十多瓶,熊琪儿将青龙珠放在自己的兜兜里,龙麒麟的口水这才止住。

    秦牧向熊琪儿抛个眼色,熊琪儿年纪虽小,但却冰雪聪明,又取出青龙珠,龙麒麟尾巴摇的呼呼作响,口水又自哗啦啦直流。

    秦牧接了二十多瓶龙涎,心满意足,唯恐龙麒麟的龙涎流的太多影响质量,示意熊琪儿把青龙珠收起。

    两只白蝠也恢复过来,熊惜雨也恢复了力气,秦牧带着他们向东方走去。

    熊惜雨中毒太深,倘若刚刚中毒,毒性很浅,那时治疗最为简单,但是她中的缠丝毒,毒性深入到神藏之中,这就很难祛除干净了。

    对于别人来说,这已经叫做病入膏肓,不过秦牧觉得还有药可就。

    一路上他四处搜寻灵药,炼制灵丹,用了先后不下十种灵丹,换了十次药方,总算将灵胎、五行、六合和七星这四大神藏中的缠丝毒祛除干净。

    走了十多日,始终没有遇到玉博川等人的追杀,想来青龙珠被夺,他们自忖没有了青龙珠,无法与秦牧等人抗衡,估计是回到西土搬救兵了。

    突然,潺潺水声传来,秦牧眼前一亮,笑道:“涌江源头到了。”

    他们没有走出多远便见一道溪流出现在峭壁上,而峭壁下深达数千丈。熊惜雨等人连忙向南北方向看去,只见大墟从西向东来到这里,突然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断面,一道天堑横跨南北不知多少里地!

    天堑将大墟一分为二,西方的大墟要比东方的大墟高出数千丈之多!

    “这是什么力量形成的断面?”熊惜雨喃喃道。

    “大地震。”

    秦牧的脸色看不出任何表情,道:“一场难以想象的地震。”

    熊惜雨不由打个冷战。

    秦牧从峭壁上跳下,脚踏空气,一步步向下走去。熊惜雨带着女儿连忙跟上,待走到峭壁的半山腰处,只见那道溪流与其他从天而降的溪水汇合,变成了一道大瀑布,再往下走,瀑布冲刷出一个很大的水潭。

    河水从水潭的口子处倾泻而出,这条河不宽,河面只有两三丈,但是继续向前,其他小河便汇聚而来,河水渐渐变得湍急,河面也越来越宽。

    熊惜雨回头看去,只见他们背后的那道天堑峭壁上,无数瀑布奔流,流水到了这里汇聚成一条大江。

    涌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