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寻仇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293.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将金锭收起,道:“大个子,你专心修炼,明天我再来找你。偏殿万万不能进去,那魔头狡猾得很!”

    魔猿点头。

    秦牧立刻动身回村,没过多久他便来到残老村外,远远只见两艘纸船停靠在村门口的空中,纸鹤落在村口的树下,不过船上和纸鹤上都没有了人,应该是已经进入村子。

    他走入村庄,只见船上发话的那个老者正坐在村长对面,与村长说话,道:“听闻贵村的司婆婆手艺了得,所以前来,想请婆婆帮忙剪裁几件衣裳。”

    村长道:“敢问要做什么衣裳,尺寸如何?”

    那老者道:“要做寿衣,一共九件,就按照你们村里人的身材剪裁吧。我还听说马爷的木工很不错,还要劳烦马爷帮忙做九口棺材,棺材的长短,也按诸位的身材来吧。”

    突然,那老者看到秦牧走来,露出惊讶之色,改口道:“我说错了,是十件寿衣,十口棺材。千秋,把订金付上。”

    那个名叫千秋的男子上前,微微挥手,只见村口的一艘纸船飘来,落在村长旁边,秦牧立刻看到这船上的货物竟然都是纸钱元宝蜡烛丧门棍白幡之类的晦气东西!

    那老者让他把纸船停在村口,道:“这是十件寿衣十口棺材的订金。敢问婆婆和马爷,今天能够做好吗?实不相瞒,我这边急着用。”

    村里的瘸子、铁匠、药师等人原本都在各自忙着各自的活儿,突然间都安静下来。司婆婆颤巍巍走来,笑道:“十件寿衣,今天就要?客人,有些赶了。”

    马爷走来,冷冰冰道:“我手快,棺材今天就能做好。老先生能等一等吗?”

    那老者笑道:“是有些赶,不过诸位都是能人,应该可以赶出来吧?”

    司婆婆瞥了瞥船上的元宝蜡烛,冷笑一声,道:“你若是急着穿,现在便可以做出来,正巧我前几日买来些布匹。”

    那老者欠身道:“劳烦婆婆了。”

    司婆婆走回屋子,搬出几批布,抖手一扬,一批批布漂浮在半空中,接着一口剪刀从她的篮子里自动飞出,在半空中咯吱咯吱剪裁,没过多久,衣样成形。

    那小篮子里又有一根根银针飞出,穿针引线,在半空中嗤嗤来去,很快将一件件寿衣缝制妥当。

    而马爷则走到村外,来到江边粗大的柳树下,手指间青气飞出,围绕一株株柳树嗤嗤乱转,没过多久,粗大的树身被切成一口口白木棺椁。

    这些白木棺椁飞来,落在村口。

    司婆婆的衣裳也做好了,老太婆轻轻挥手,一件件寿衣各自落在棺椁上。

    马爷迈步走来,冷冷道:“你们带的钱不少,所以为你们免费多做了两口,十二口棺材,量身打造,你们躺下去保管不长一寸不短一分!老先生还满意吗?”

    司婆婆笑道:“老身也免费多做了两套寿衣,保证合身。”

    那老者呵呵笑道:“满意,满意。”

    秦牧见气氛越发诡异,偷偷数了数,这些青衣人与那老者加在一起恰恰是十二人!

    药师走来,面目阴森,但声音却很轻柔:“老先生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呢,好像是南疆的口音。”

    那老者温和笑道:“我们正是来自南疆,漓江一代。”

    瘸子走来,满脸堆笑,道:“漓江有个漓江派,听闻是个大派,住在江边,多有高人。我听说漓江派的掌教叫做沐悲风,神通出神入化,伸手可断江流。”

    那老者连忙道:“不敢当,不敢当。老朽正是沐悲风,我漓江派其实只是个混口饭吃的小门派,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平日在江上营生。老朽有五个师弟,承蒙各路道友看得起,称作漓江五老。”

    秦牧心中一突,脸色微变。漓江五老不正是死在司婆婆手中的那五个老者?

    难道说这位沐悲风率众前来,是打算为漓江五老报仇的?

    他点明要做十口棺材,十件寿衣,分明是为残老村所有人准备的,杀了村民之后,给村民穿上寿衣,装入棺材中就地埋了,然后烧些元宝蜡烛!

    而这些纸船纸鹤,也都是给残老村的村民死后准备的!

    沐悲风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慢条斯理道:“两年前朝廷诏安,国师亲自带圣旨前来,到了我漓江派,与老朽坐谈论道。一炷香之间,老朽心悦臣服,收下圣旨,谢主隆恩。我漓江派承蒙皇帝和国师看得起,封了老朽为南疆五苗府的府牧,官从二品,治理五苗。国师又封漓江五老为苗疆护府副都护,官从三品。我们毕竟是闲云野鹤,虽然被封了官职,但依旧喜欢走动。”

    村长笑道:“延康国是伪装成国家的门派,皇帝有神下第一人之称的延康国师辅佐,这些年国运倒是愈发兴旺了,降服了不少门派,还让各派弟子进入军队,开疆裂土。沐兄原本无拘无束,入朝为官便要被朝廷法度所左右,有些不太适应在情理之中。”

    沐悲风道:“所以,我那五个师弟静极思动,想要出来走走,他们带着漓江五子进入了大墟。漓江五子是我这五个师弟收的弟子,小有点本事,我五个师弟打算带他们历练历练。”

    瞎子拄着竹杖走来,道:“漓江五老进入大墟历练?还带着弟子?大墟很险恶的,我不禁为他们担心。”

    沐悲风叹道:“是啊。大墟太险恶了,到处都是凶神恶煞之辈。他们已经走了两个月,我迟迟不见他们归来,心中知道只怕是出了差错,所以一路搜寻,侥幸找到了五个师弟送命的地方。我这五个师弟死得惨啊,从他们的碎骨上的伤口来看,杀害他们的人应该是天魔教中的高手,身材不高,与司婆婆差不多。”

    他摇了摇头,道:“而后,我又找到了他们弟子送命的地方,是一片峡谷,尸体都被野兽糟蹋了。唉,死得惨呢……从他们尸骨上的伤口来看,下手的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武者,与这位小哥差不多。我听闻你们村里有裁缝和木匠,于是前来,为杀了我师弟和师侄的凶手订下寿衣棺材,等着将他们装进去。”

    他脸上露出些许傲气:“我虽然是朝廷命官,但是毕竟做惯了山野村夫,不习惯朝廷的繁文缛节,所以还是按照江湖规矩来,自己前来为师弟和师侄报仇。千秋。”

    这老者说到这里,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在他身后,一位年轻武者上前,看向秦牧,正是那个在空中问路丢给秦牧一个金锭的男子,道:“我曲师弟是被用一根木棒施展刀法敲死,小兄弟,你背着一口刀,可否施展刀法,与我过过招?”

    秦牧犹豫,看向司婆婆和村长他们。

    司婆婆忍不住道:“牧儿,南疆民风彪野,下手就是狠手,绝不留情。他让你出刀,你就施展……”

    “住口!”

    村长喝斥一声,制止司婆婆说下去,淡淡道:“人家是按照规矩来的,没有借朝廷和延康国师的力量来压我们,我们也不能坏了规矩。谁也不许开口指点秦牧,也不许帮忙。”

    他目光森然,看向秦牧,冷冷道:“秦牧,棺材和寿衣就在那里,你若是仁慈忍让,其中一口棺材就是你的!要么他死,要么你死!人家邀战,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