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新的人皇!

    延康国师目光有些复杂,心中甚至生出一丝杀念,村长作为上一代的老人皇,淡泊名利,没有权欲,他的目标远大,目光并未放在世俗的权力上,因此得人尊崇。

    但是秦牧这个新的人皇会像村长一样吗?

    人皇拥有着莫大的能量,这股能量之大甚至超越了延丰帝,感召力之强还在延康国师之上!

    延康国师去过小玉京,知道一些秘辛,深知人皇的能量之大,延丰帝与他一直想要统治天下宗派圣地,但是肯臣服延康国的没有几个。

    然而人皇可以。

    人皇可以让这些门派臣服,人皇的权力不是打出来的杀出来的,而是各大宗派圣地一起给他的!

    即便是小玉京,倘若知道秦牧是新的人皇,只怕也会支持他。

    倘若秦牧醉心于权势,他完全可以夺延丰帝之权,将延康国师与延丰帝的变法大业毁于一旦!

    “倘若你和延丰帝失败,那时有人皇在,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村长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延康国师心头一惊,收回目光,道:“我不会失败。”

    村长微微一笑,道:“我希望你不败,我不想牧儿吃苦。”

    秦牧走了过来,两人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延康国师的目光又落在他的身上,心中有一种怪异的感觉,眼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可以说是天底下权势最大的人物了,偏偏他自己却不知道这件事。

    秦牧,当今的天魔教主,太学院的太学博士,又是残老村的传人,但最大的身份还是当今的人皇。

    他的权势之大还在皇帝和国师之上,但秦牧根本不知道人皇的能量有多大,还真是一件咄咄怪事。

    瘸子将延康国师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也暗暗得意:“国师只怕还不知道,牧儿那里还有象征着灵家皇权的宝贝儿。倘若他知道帝碟就戴在牧儿身上,只怕会气得跳脚!”

    他将帝碟交给秦牧只是为了好玩,他将这块玉碟研究了几十年,但里面的奥秘始终参悟不出,留着也是没用。

    不过帝碟的象征他却是知道的,这块玉碟是神赐给灵家的,代表着神授皇权,据说灵家的九龙帝王功便是从帝碟中参悟出来的。

    帝碟失窃在当时是一件大事,但是却被延丰帝隐瞒下来,外人不知。

    谁都没有想到,这块帝碟竟然在秦牧的手中!

    有了帝碟和人皇印,秦牧便是天底下权势最熏天的人,但是秦牧对此一无所知。

    “傻小子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一定会被震惊得合不拢嘴!”瘸子得意洋洋。

    工部侍郎单由信走上前来,向延康国师见礼,随即向秦牧低声道:“教主,军中楼船的炮火经过大战,需要修整,想请教主前去看看。”

    秦牧纳闷道:“你的锻造手段并不比我差多少,还需要我去做什么?”

    “炮管中的阵法烙印有问题,船上的炮启动八九次之后,便被烧得赤红,然后炮中烙印的阵法纹理便被高温干扰,阵法的威力就大大降低了,而且还会炸膛。”

    单由信是天工堂主,在前方快步带路,道:“这次与蛮狄国开战,已经有十多口炮炸膛,炸死了百十位神通者。这炮的阵纹是太学院的天工殿和阵元殿联手设计的,我觉得有可能是玄金疲劳造成的。这种强度的炮光,应该会让锻造大炮的玄金承受不住……”

    秦牧摇头道:“不是玄金疲劳,应该是阵法的问题引起的热衰减。我去看看。”

    “热衰减?”

    单由信眼睛一亮,赞道:“有可能!不过阵元殿的设计已经很完善了,恐怕难以改进。”

    延康国师眉头扬了扬,目送两人远去,惊讶道:“教主竟然还懂得炼宝之道,连单侍郎都要请教他!”

    瘸子笑道:“牧儿学过打铁。”

    延康国师看他一眼,又想起这个不要脸的老神偷在自己床上方便,还在自己茶壶里撒尿的事情,不由得脸色有些青。而且,自己收藏的剑神背剑图也是被他偷走的!

    秦牧与单由信来到一艘楼船上,许多工部官员都在忙碌修整船只受损的部位,有几口大炮被炸得炮口向外四分五裂,炮身还有些血迹。

    这种炮叫做真元炮,商船上是没有的,梵云霄很想弄几口真元炮,但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

    秦牧先检查一下炸开的位置,细细查看是由什么力量引起的,然后查看金属断面,再去看看完好无损的炮台,沉吟片刻,道:“除了炼制上有问题之外,便是阵法的确存在问题。不过这些炮台的阵法很难改,现在战事吃紧,没有时间重新炼制炮台,重新烙印阵法,那么唯有在炮身上下功夫。我以为,应当在炮口和炮膛深处加上圆环状的宝物,用来聚集光线。”

    他从炮身上切下一大块金属,直接以自身的元气将这块玄金熔化,当众炼制。

    诸多工部官员围了上来,观看他炼宝,都是赞叹连连,连忙纷纷取出纸笔记下秦牧的炼制手法。

    没过多久,秦牧便炼成两口圆环,在圆环上烙印上阵纹。

    他烙印在圆环上的阵纹却是瞎子传授给他的九重天开眼法中的神霄天阵纹,这两口圆环看起来像是眼睛的虹膜,只是没有瞳孔。

    两口圆环,一口被他放在被他放在炮膛深处,一口则罩在炮口。

    秦牧以朱雀元气化作烈火,将真元炮的阵纹与两口圆环的阵纹连接在一起,道:“单堂主,你启动真元炮试试。”

    真元炮是由楼船的丹炉提供威能,秦牧改良了楼船的丹炉,足以提供给真元炮最强大的火力。

    单由信当即下令,命将士开炉升空,楼船漂浮在半空中,然后下令朝鸭舌头方向开炮。

    那个炮台中一道光柱笔直射出,比从前更加明亮,下一刻,这道光柱射中鸭舌头地带中正在打扫战场的蛮狄国一个将士。

    那队蛮狄国将士仗着速度快,所以进入战场去洗劫尸体上的宝物,不料一道光柱射来,其中一个将士立刻被射穿,尸体仆倒在地。

    楼船上的工部官员呆了呆,各自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的震惊之色。楼船上的真元炮的炮光原本只能射出三十里地,而现在竟然达到一百余里!

    单由信亲自上前调整炮台,再度开炮,又是一道炮光射出,又有一个蛮狄国将士倒地,死于非命。

    其他蛮狄国将士立刻撒腿便跑,单由信连连开炮,将一个个蛮狄国将士点杀,竟然没有一人活着逃出,只剩下坐骑奔向对面的雄关。

    单由信摸了一下炮管,惊讶道:“射了十七炮,炮膛还是凉的!国师,国师!快,快去请国师来!”

    过了片刻,延康国师来到船上,露出询问之色。

    单由信难掩激动之色,躬身道:“国师,蛮狄国可破了!”

    延康国师心头大震,面色凝重:“单侍郎,军中无戏言!”

    单由信笑道:“国师,绝非戏言!我们的楼船真元炮原本射程三十里,战场上,高手众多,七星境界的强者便可以催动剑丸,让飞剑三十里外取人性命,因此楼船上的真元炮只能在中军位置,而且一口真元炮往往只能开动八九次。现在真元炮射程一百六十里,提升了五倍!”

    延康国师吓了一跳,失声道:“一百六十里?你确认有一百六十里?”

    单由信重重点头,道:“是一百六十里!而且经过秦教主的改造,炮膛不热,最关键的就是这一点,想射多少炮就射多少炮!以前楼船是在中军,而现在,楼船完全可以一字排开,用来开路!我们军中二百多艘楼船,每艘船上真元炮上下两排,左右两面,一排八口,船前船后又有八口,共计四十口真元炮。二百多艘船,八九千口炮,一百多里外杀敌,一波清洗,可以直接推到对面的城关中!”

    延康国师倒抽一口凉气,喃喃道:“单堂主,你这口炮,省下了多少粮草军饷,救了多少军士性命啊……”

    单由信躬身道:“此乃教主所为,单某不敢贪功。”

    秦牧正在画神霄天眼的阵纹图纸,此刻已经将阵纹画好,交给工部官员。

    延康国师凑上前去,看了一遍,疑惑道:“这是某种瞳法神通!你将瞳法神通用在真元炮上?”

    秦牧清洗毛笔,点头道:“炮口就是眼瞳,炮光就是目光,完全可以通用。”

    延康国师怔了怔,连忙道:“太学院的天录楼中记载了上百种瞳法,其中有一种最强瞳法神通,叫做射日,我也未能炼成。不过射日神眼的阵纹被我记了下来,你能制造出这样一口大炮吗?”

    他元气迸发,层层叠叠的阵纹浮现出来,化作一枚无比复杂的眼瞳。

    秦牧细细查看,突然身形缩小,行走在这些阵纹之间,然后落地身躯恢复如常,道:“这口炮炼出来需要动用许多人,需要两三个督造厂联手,用两个月时间估计才能打造出一口。而且这种炮极大,只怕比任何灵兵都要重!这么复杂的神眼,国师是从哪里得来的?”

    “大墟。”

    延康国师沉声道:“我当时看到这种瞳法也是大受震动,你能看出这种瞳法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秦牧摇头。

    “屠神。”

    延康国师面色平静道:“倘若你能制造出来,你便是当今世上的第一天工,你造的炮,可以射杀神祇!”

    秦牧连忙摆了摆手,诚挚万分道:“我不敢称第一天工,我只是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