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大雷音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299.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牧儿,庙会其实是个见世面的好地方。”

    马爷将做好的一副拐杖放在家具前头,向秦牧语重心长道:“大墟中村落很多,也有不少是在外界混不下去的高人,被逼得不得不进入大墟。他们在这里定居,也收了弟子,只有庙会的时候才可以将这些人和他们的弟子聚集起来。在这里,你几乎可以见到天下流派的功法和技业!”

    秦牧似懂非懂,思索道:“我没有经过实战磨砺,修为难以化作实力,所以马爷让我抓住这次机会,趁着庙会期间,与各个流派的武者交锋?”

    马爷露出期许之色:“是这个道理。”

    “可是卖拐杖是怎么回事?”

    秦牧不解道:“为何瞎爷爷还设了个赌局?而且屠爷爷卖的异兽明明不是蛟龙,为何要吆喝自己出售的是蛟龙宝血?为什么药师爷爷早就准备好了伤药?”

    马爷干咳两声:“大人的勾当,小孩子不要多问,还不上去?”

    秦牧只得登上擂台,将聋子写的那幅字贴在擂台的柱子上。

    过了不久,擂台下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各村村民,人声鼎沸,秦牧也觉得聋子写的字有些不妥,但是一会儿工夫就吸引来这么多人,还是将他镇住了。

    “脚踢涌江无敌手,横扫大墟八百村!好大的口气!少年,看你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就算从娘胎中便开始修炼,修为也不过尔尔!”

    一个声音大义凛然道:“你挂着这么嚣张的一幅字,是向我们大墟的村庄挑战吗?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秦牧脸色微红,内心羞愧,随即反应过来向瞎子怒目而视,这个声音很是耳熟,可不正是出自瞎子之口?

    瞎子愈发大义凛然,声音很有蛊惑性,道:“我大墟中难道便没有了真正的男人,让这小子在上面嚣张?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屁孩,你们能够忍得住?我大墟男儿的血性何在?”

    此言一出,非同小可,顿时便有十几个年轻男子跳上擂台,秦牧脸都青了。

    “不过我大墟的好汉也不能他看轻了。”

    瞎子声如洪钟,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人家既然摆下擂台,咱们也得守规矩,人家是来挑战的,不是来打群架的,咱们也要一个一个来。这少年是灵胎境的修为,上去挑战的,也须得是灵胎境,不能丢了各自村庄的脸面。”

    他话音刚落,那十几个年轻男子各自走下擂台,只剩下一个年轻人留在上面。

    秦牧舒了口气,道:“这位师兄如何称呼……”

    “要打便打!谁跟你套近乎?”

    那年轻男子突然伏地,体内元气迸发,竟然在体表形成一道道虎纹,如同一只斑斓猛虎!

    他的手掌和脚掌有犀利如刀的元气化作利爪,猛然一跃,速度之快浮光掠影,向秦牧扑去!

    随着他这一扑,秦牧竟然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头无比凶猛的异兽盯上,恶风迎面而来,仿佛虎啸山岗,这种气势是他所不具备的,应该是生死历练中才参悟出的诀窍!

    “其他村的武者,果然都有着独到之处!”

    秦牧背后浮现出龙纹,周身有龙纹缠体,脚步移动,如同长江倒挂,奔流入海,涛声如雷。他以水属性的玄武元气催动雷音八式的第一式,虽然无法做到掌心雷,但是却将江水从高山之上倒挂而下冲入大海中的气势畅快淋漓的发挥出来!

    两人甫一碰撞,秦牧这一拳对上对方,玄武元气的水属性威能爆发,竟然在他的拳头周围形成一个龙首模样,驾水奔腾,汹涌冲来!

    那个年轻男子顿时感觉到对方的力量无比强大,摧枯拉朽般击溃自己的元气,心中一惊,便被秦牧这一招劈飞。

    就在他被劈飞的一刹那,此人竟然双足离地向秦牧的胸口蹬去,他的脚掌如同虎爪,锋利至极,嗤的一声撕破秦牧的衣裳,险些将他开膛破肚!

    秦牧匆忙之下单足立地,仰面便倒,另一条腿闪电般踢出,将那人踢得在半空中连翻带滚,跌倒十多丈外,飞出擂台。

    那人翻身跃起,刚要站稳,突然腿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却是腿骨被秦牧那一脚踢断。

    药师的声音悠长的传来:“上好的伤药,断骨隔天痊愈,不耽误打猎。”

    马爷高声道:“拐杖一对,龙眼木打造,结实无比。”

    瞎子朗声道:“运道不好,可以来我这里,给你逆天改命。”

    “福字一对,洪福临门。”聋子大声道。

    秦牧脸色一黑,站稳身子,刚才的情况险到了极点,而药师和马爷还在关心他们的货能否卖出去!

    “不过马爷他们说的没错,我缺乏生死历练,刚才那人修为并不高,比我低得多,被我一招击飞,却能在被击飞的一瞬猛虎蹬腿,险些将我开膛破肚,反败为胜!”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眼中光芒闪烁:“我在这方面的经验太少了,庙会是个难得的机会,可以与方圆二百里的村庄中的武者交锋,汲取他们的战斗经验!这个擂台,我一定要守到底,守到最后!”

    擂台下,人越来越多,人声鼎沸。刚才秦牧与那个年轻人争斗,被众人看在眼里,立刻看出秦牧的修为很是深厚,但是经验不足。

    能够在大墟生存下来,每个村基本上都有武者,甚至有的村还有神通者,因为大墟危险,村民尚武,充满了野性,骁勇善战。

    很快,又有人跳到擂台上,是个女孩,元气是玄武元气的异种,但是出手却很是狠辣,甫一碰面元气如同一条大蛇缠绕住秦牧的双腿,将他紧紧勒住。

    这个女孩缠住他双腿之后,如同一条女人蟒,在他身上游走,身前身后,痛下杀手。

    她的元气诡异,化作一条大蛇缠绕周身,这种元气不同于纯正的玄武元气,只是玄武元气中的一部分。

    龟蛇为玄武,她的灵胎应该是蛇,没有龟,属于玄武灵体这一大类中的分支,因此身法也诡异莫测。

    秦牧以千臂佛陀挡住她的诡异攻势,这女孩尽管身法诡异,但秦牧如同长了千百条手臂一般,身前身后到处都是手,短短片刻她便中了数百拳,被打得昏迷过去。

    而马爷也顺利的卖掉一副担架。

    秦牧头一次遇到如此诡异的身法,也受了点伤,好在不重。

    擂台上,战斗还在继续,而瞎子的算命摊位上也有许多人前来赌谁胜谁负。大墟中没有统一的货币,交易都是以物易物,觉得价值差不多便换,赌也是如此,什么玉石矿石珠宝牛羊,直接押上。

    瞎子的背后已经堆积了一堆货物,各种东西都有,还有一只老母鸡,五彩羽毛,一人多高,鸡嘴里长满了锋利的尖牙,看起来很凶,拍拍翅膀,翅膀下烟尘四起,沙子如同箭雨咄咄四射!

    这是一头鸡婆龙,不是普通的老母鸡,而是龙与鸡的后代,虽然体内龙血不多,但是生出的鸡蛋却是一宝。

    “下一场,贫僧赌我的弟子赢。”

    突然一声佛号传来,一个老和尚挤到算命摊跟前,哗啦一声将禅杖放在桌子上,压得桌腿沉入地底。老和尚坐在瞎子对面,合十道:“这是赌注!谁来与贫僧对赌?”

    瞎子心中凛然,开口道:“大雷音寺?”

    那老和尚道:“大雷音寺。”

    瞎子回头,看向马爷,道:“老马,你来。”

    马爷放下手中的拐杖,坐在那老和尚对面。那老和尚抬头看向马爷,面无表情道:“师弟。”

    马爷面无表情道:“师兄。”

    “你将我大雷音寺的神通外传了,破了我大雷音寺的规矩。”

    那老和尚白眉长垂,低声道:“当年你自断一臂,送到寺中,说是将大雷音寺的神通还给大雷音寺,你的手臂现在还存在千佛塔中。而今,你却将我大雷音寺的神通外传了,传给了擂台上的那个少年,出尔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