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日照阳魂空中炼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02.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老和尚白眉跳动,立刻知道他说的破绽是什么。他早年学艺时,有一次贪睡误了如来的讲课,而那一课讲的正是千手佛陀这一招。

    佛门讲究缘字,老和尚错过了这次缘,无法向如来请教千手佛陀的精髓,只能从师兄弟那里学得千手佛陀,但毕竟不是如来真传。

    他的千手佛陀中的确藏着一个让人无法觉察的破绽,老和尚自己也发现了这个破绽,想要弥补破绽,哪知越补越漏,窟窿越补越多。

    解决问题,需要先寻出问题所在,千手佛陀这一招极为复杂,需要眼耳鼻舌身意等方方面面的配合,变化之多数不胜数,任何一个细小的破绽都不可能是由一个原因引起,很有可能是由数个甚至十数个看似没有关联的原因引起。

    老和尚从年轻时便开始寻找破绽的原因,但找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他的千手佛陀中出现了破绽,作为他的弟子,明心的千手佛陀自然也会出现同样的破绽。

    这个破绽太细微,只有攻击速度无比之快时,才能让这一丝破绽显露出来。这丝破绽是手臂在抬起经过咽喉下一寸时,元气变得稍微有些薄弱。

    遭到敌人快速攻击时,手臂因为元气薄弱,抬起速度会稍慢一线,就这一线会让咽喉出现一晃即逝的破绽。老和尚修为太高,很少有人能够逼出他的这一线破绽,但是明心不同。

    论修为浑厚,秦牧还在明心之上,而秦牧以手为刀,奇快无比,就在短短片刻,他已经连续百次斩在明心的咽喉处!

    在六十八次时,明心体表的金光大钟便已经破碎了一次,虽然明心再次聚集元气,金光大钟再现,但是秦牧的刀已经切在明心的咽喉处!

    明心喉咙处血流不断,很快将纯白缁衣染得血红。

    老和尚叹了口气,道:“傻孩子,你的千手佛陀挡不住他的刀,不会换招吗?”

    明心醒悟过来,自己只顾着接下秦牧的刀,却忘记了只顾着防守,自己只会陷入挨打的境地,而自己的金光大钟却可以帮助自己短时间挡住秦牧的刀,给了自己击败对手的机会。

    是秦牧太疯狂,将他吓住了,忘记了自己的长处!

    他突然变招,手掌握拳,当空一震,拳头如同大日金光,耀眼无比!

    日照阳魂空中炼!

    这一刻,竟有佛音从他的印法之中传来,佛音悠扬高远,而且伴随着掌心雷,轰隆一声巨响,足以炼杀魂魄!

    他的日照阳魂空中炼,与秦牧的这一招威力不同,威力超过秦牧所炼的日照阳魂空中炼数倍!

    秦牧遭受这一招的冲击,顿时浑浑噩噩,三魂齐动,七魄皆惊。

    咄咄咄!

    秦牧抬起手指,一连串让人眼花缭乱的指法点在自己的眉心、尾骨、肚脐、天灵、喉结、心窝、会阴、肺室,锁住自己的三魂七魄!

    天魔造化功!

    司婆婆传授给他的天魔造化功,原本是用来定住魂魄锁住精血剥皮制衣的魔功,此刻竟然被他封锁自身魂魄,不被明心这一招炼化魂魄!

    “萨摩耶!”

    一声急促的魔音传来,秦牧拈花微笑,手掌一震,天魔自在印轰出,明心魂不守舍,险些被拉出身体。却在此时,秦牧招法一变,从魔功转为佛功,日照阳魂空中炼!

    明心的日照阳魂空中炼是拳头为大日,雷音震散魂魄,金光炼化魂魄,而秦牧的日照阳魂空中炼却是拳头为大日,炽烈的朱雀元气让拳头燃烧,火光是元火,烈度惊人,可以熔化钢铁。

    秦牧拳头五指叉开,掌心空气顿时爆炸,巨大的冲击扑面而去,将对方的魂魄炸得散乱。

    老和尚与马爷的日照阳魂空中炼有所不同,显然老和尚的才是正宗,而马爷却经过了改良,注重了威力。

    只是秦牧没有如来大乘经,无法将威力全部发挥出来。

    明心刚刚被冲击得神魂动摇,险些离体,随即只听一声低喝:“萨摩耶!”

    秦牧竟然再次变招,由掌变印,拈花微笑,天魔自在印再次轰出,他将佛门和魔道的两种印法来回切换,竟然畅通无阻,丝毫没有涩滞之感,看得司婆婆与那老和尚等人都是心头大震,震撼莫名。

    佛魔冲突,这是必然的事情,运转魔功再催动佛功,必然会无比困难,绝不可能像秦牧这般切换如意。

    “是霸体元气。”聋子露出笑容,低声道。

    司婆婆听在耳中,心头微震:“聋子说得对,只有没有任何属性的霸体元气,才可以毫无滞碍的切换佛功魔功!牧儿的确是霸体,村长没有看错!”

    那老和尚突然起身,念了一声佛号,秦牧的天魔自在印顿时失去了威力,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和明心分开。明心正要重整精神,与秦牧再拼个高低,突然眼前发黑,身躯晃了晃。

    他咽喉险些被秦牧斩断,失血太多。

    “我输了。”

    老和尚看了马爷一眼,招手唤来明心,道:“师弟,这次是我输了,但下次未必。明心,我们师徒云游四方,还没有落脚之地,不如就在附近寻个善缘,找个村庄住下。”

    明心咽喉还在流血,走上前来,老和尚为他包扎伤口,上了伤药,意味深长道:“师弟,禅杖没了,还可以再造,但头颅只有一次。你输了一次,便是全盘皆输。还有这位小施主,你修炼魔功,阴险毒辣,已经入了魔道,当心沉沦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说罢,带着明心飘然而去,足不沾尘。

    秦牧跳下擂台,目送老和尚师徒远去,看到马爷面色凝重,显然是在为老和尚的话而担忧,连忙道:“马爷爷,婆婆,倘若有机会,他会不会杀了我们?”

    司婆婆冷笑道:“降妖除魔本身便是老贼秃的吃饭勾当,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们的下场不会比吴女更好!至于马爷……”她摇了摇头。

    马爷将大雷音寺的功法外传,这已经是触犯了大雷音寺的大忌!

    秦牧不解道:“那我们为何不干脆杀了他以绝后患,为何还要等着他来寻衅生事?”

    司婆婆眼睛一亮,赞道:“牧儿越来越有霸体的风范了!药师,哑巴,瞎子,要不要索性做了这老贼秃和小贼秃?”

    那老和尚虽然已经走远,听到这话不由加快脚步,呼的一声纵身飞起,带着明心扬长而去,心中再也没有了在残老村附近住下来的念头。

    司婆婆等人也没有追赶过去,而是继续忙着自己的活儿,聋子突然感慨道:“大墟越发是不中用了,什么妖魔鬼怪都敢进入大墟惹是生非。”

    瞎子点头,深有同感:“让我们这些老实人不得清净。老马爷,总是这样躲着不是办法,哪天只要你说去大雷音寺,我们这些老骨头也可以陪你去走走。”

    马爷心中感动,却没有流露出来,而是将禅杖提起,道:“当年我打出大雷音寺,自然也可以杀回大雷音寺,无需你们帮手。牧儿,这是你赢的,归你了。”

    秦牧接过禅杖,却没有想象中的沉重,这禅杖明明将桌子腿压得沉入地下,但到了手中却很轻便,纳闷道:“这禅杖很贵重吗?马爷爷为何要用头去赌它?”

    “贵重?也不算贵重。”

    司婆婆打量禅杖,笑眯眯道:“知道镶龙城吧?这禅杖最多也就是能买下一座镶龙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