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樵夫圣人顺坡下驴,保全颜面,而哲华黎却骑在虎背上无驴可下。

    哲华黎额头冒出冷汗,看着自己的右臂,洛无双没有右臂,他是左手持刀,他刀法的奥妙是靠左手施展出来的。

    哲华黎想要将洛无双的刀法完美无缺的施展出来,便需要斩断自己的右臂!

    他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多,他心有不甘!

    他尚未与秦牧交手,便要自断一臂,谁能忍?谁心甘?

    但是不自断右臂,他的刀法便无法像他师父洛无双那样完美,在面对秦牧的情况下施展出不完美的刀法,他心里着实没有底。

    “心境,对实力的影响并不大。”

    突然,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将陷入两难境地的哲华黎惊醒。

    秦牧扬眉,看向走来的那个魔族阿修罗,他一直在打铁,并不认得将懿。

    此刻将懿身上到处是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他人的血,不过从他身上的伤口来看,他的伤势不轻。

    他像是被人乱刀滚鱼片一般,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多达百处。

    尽管伤势极重,但他依旧战意熊熊,气势浓烈,血气滔天,他走过来时血腥味和腐尸味扑面而来,他仿佛带着一片尸体组成的汪洋大海。

    将懿的目光从哲华黎的身上挪开,落在秦牧身上:“心境并非是实力。神通者的实力,体现在肉身、元神和道法神通上,心境对实力的影响微乎其微。旁观者清,哲华黎,你落入了他的圈套之中,还不跳出来?”

    哲华黎的眼睛明亮起来,呼吸恢复平稳。

    将懿是他在太皇天为数不多的好友,两人经常交流心得,是莫逆之交,也是生死之交,战场上,将懿救过他的性命,他也救过将懿的性命。

    将懿继续道:“对实力影响最大的是肉身、元神和道法神通。哲华黎,你与我的肉身都比他强,你的元神比我强,自然也比他强。至于道法神通,你的刀法继承自神刀洛无双,有学习真魔缚日罗的魔功,身兼两家之长,神魔之长,你的道法神通会比他弱吗?他连真神之身都不曾修炼成功,道法神通能够高到哪里去?”

    哲华黎的信心突然回来,神态也放松下来,微笑道:“有时候,神通者需要一个良师益友。我已经有了良师,将懿,你就是我的益友!”

    经过将懿的点醒,他终于重拾信心,心境也在不知觉间又再回巅峰。

    他的实力更多的体现在他拥有少年真神的肉身,少年真神的元神。

    他的刀法神通虽然不曾达到入道的程度,但论实力,他不惧沙盘世界中的任何人!

    自己的优势在于少年真神的肉身,这一点毋庸置疑超越秦牧,可以带给他速度、力量、反应、招法威力上的优势。

    第二个优势是自己的元神,少年真神般强大的元神,虽然对于七星境界的神通者来说,元神的作用还不曾体现出来,但元神运用得好也是获胜的关键。

    他有两位师父,洛无双,缚日罗,其中缚日罗是魔语,意思是金刚,缚日罗的元神极为强大,他从缚日罗这里学到了让自己的元神再进一步的功法。

    这一点,他深信秦牧无法匹敌自己。

    第三个优势便是他的刀法和妖刀,妖刀是他的灵兵,洛无双亲自帮他铸炼,而刀法则是洛无双的神刀,为了让其刀法达到极境,洛无双已经打磨了近四万年!

    自己的劣势就是心境,不过心境对实力的影响不大。

    心境上不如秦牧,并非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将懿露出笑容,很是欣慰,笑道:“你的实力还在我之上,只是被他的语言影响,不知不觉间着了他的道而已。”

    哲华黎也露出笑容,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这样的挚友,一个足矣!

    秦牧微微皱眉,一个哲华黎已经让他感觉到棘手,再来一个将懿,他着实没有胜算。

    突然,桑婳探出头来,两条辫子垂下来,然后兴奋向秦牧挥手:“打谷子的!不用怕,我来了!这里只有咱们吗?雨禾师姐蜀繇师兄和皇钺师兄呢?他们战死了吗?”

    她的话音刚落,雨禾一脸无奈的走了出来,蜀繇也是大皱眉头,跟在她的身后。

    桑婳兴奋道:“雨禾师姐蜀繇师兄,你们躲在山坳坳里做什么?现在我们有四个人,对付他们两人,绰绰有余!皇钺师兄呢?皇钺师兄是不是也藏在你们刚才窝着的山坳坳里?”

    雨禾脸上的无奈更浓,蜀繇的眉头皱得更紧。

    他们二人藏身在暗处,准备袭杀将懿和哲华黎,却被这个丫头点名,不得不走出来,显得不那么正大光明。

    哲华黎淡然道:“我早已察觉到你们两个了。你们藏身在那里,心中的杀意隐藏不了。至于皇钺,被我一刀杀了。”

    雨禾无奈道:“桑婳师妹,我们见到了皇钺师弟的尸体。其他人,也都死了,这里只剩下我们了。他们虽死犹荣,拼死了这么多的魔头,与那些魔族高手同归于尽,这才让我们占了人数优势。”

    她对桑葉尊神家的这个女孩颇为无奈,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桑婳点破他们的藏身地,让他们先前的计谋全然无用。

    而且,他们现在即便看起来人多,也没有多大用处。

    桑婳的实力低,还未曾通过镇神塔的考验,没有少年真神之资,派不上用场。雨禾能够想象得出,桑婳一定是进入战场后便藏了起来,这个单纯的姑娘没有遇到敌人,所以才能活到现在。

    而秦牧也是个只懂得打铁的年轻人,行事莽撞,在尚未进入沙盘世界中他便在那里埋头打铁,既不与同伴交流,也不观察对手。

    秦牧能够活到现在,估计也是与桑婳一样走了狗屎运,应该是前来杀他的魔族高手在路上遇到太皇天的年轻高手,打得同归于尽,以至于他才能活到现在。

    雨禾心中,即便有秦牧和桑婳这两个帮手,与没有帮手没什么区别,战胜哲华黎与将懿这两大强者,还是只能靠她与蜀繇。

    “但愿这两个没心没肺的不会添乱……”她心中暗道。

    只是,靠她与蜀繇,能否战胜哲华黎与将懿,她心中着实没有底气。

    蜀繇看向秦牧,眉头又皱了皱,温和笑道:“打谷子的秦师兄,不打铁了?”

    秦牧向两人含笑示意,雨禾脸上笑容消失,没有说话,蜀繇也装作没看见。倒是桑婳兴冲冲的跑过去,问道:“你的剑打好了没?”

    秦牧点头,温和笑道:“婳妹,剑已经打好了。”

    桑婳眼睛亮晶晶的:“威力怎么样?”

    秦牧道:“刚才哲华黎说他师父让他施展刀法给我看,因此我还没有来得及试剑,不知道威力如何。”

    两人窃窃私语,嘀嘀咕咕讨论如何试剑,雨禾如临大敌,尽量稳定心神,不去听他们二人说些什么,目光落在将懿与哲华黎身上,低声道:“蜀繇师弟,你来对付将懿,我迎战哲华黎。我没有把握胜过哲华黎,将懿伤势较重,你尽快除掉他立刻前来助我!”

    蜀繇长长吸了口气,沉声道:“师姐放心,将懿交给我!”

    哲华黎目光闪动,低声道:“将懿师兄,你选择强者还是弱者?”

    “以弱阻强,以强击弱,这是兵法之道!”

    将懿哈哈大笑,豪气冲霄:“我来阻强者,你来杀弱者,然后你我兄弟联手,可以决胜!”

    哲华黎神色黯然:“你伤势很重,可能会死。”

    “不要小觑我,我师从苏摩真魔,还未曾施展天魔祭。”

    将懿大笑道:“你放心,我会活下来!”

    他大步迈出,走向秦牧。

    雨禾与蜀繇心中一怔,将懿明明说的是去阻挡强者,让哲华黎去杀弱者,怎么现在将懿反倒向秦牧走去?

    难道这个魔头失心疯了,认为秦牧才是强者他们是弱者?

    “小心有诈。”雨禾低声道。

    蜀繇点头,看着走来的哲华黎。

    另一边,秦牧看着将懿,微微皱眉,道:“婳妹,你稍等片刻,我来试剑。”

    桑婳后退一步,秦牧一指点在眉心,剑丸飘起,漂浮在他的眉心处。

    突然,天外传来缚日罗的声音,传遍沙盘世界:“我们输了,让出离城,停手!”

    无论沙盘世界内外,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即便是太皇天的那些神祇也不禁又惊又喜。

    将懿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仰头叫道:“我还没有死,为何说我们输了?缚日罗,我不服你!”

    天外,缚日罗巨大的面孔覆盖在天空上,冷冰冰的看他一眼:“不知好歹的小子。苏摩,管教你的弟子,让他赶快认输出来!”

    真魔苏摩皱了皱眉头,道:“将懿,这一局我们算是输了。你与哲华黎一起认输。”

    将懿怒不可遏,厉声道:“为了拿下离城,死了这么多的魔族兄弟,就这样让出去?师父,你心甘情愿,我不甘心!”

    苏摩无奈,向缚日罗道:“师兄,我虽然知道你智慧无双,但就这样认输,丢掉离城,不太好吧?”

    缚日罗冷冷道:“丢掉离城,总好过丢掉你我弟子的性命。这一战已经输了……”

    “天魔祭!”

    将懿唳啸,所有修为爆发,顿时沙盘世界中血海蒸腾,血海之中无数腐烂的尸体堆积成一个巨大的血肉祭坛,将懿站在祭坛之上向秦牧冲去,厉声道:“我不死,魔族不输!”

    一道剑光破空,惊艳了当世,刺穿了血海,从他眉心一闪而过,剑光洞穿长空十里。

    秦牧放下眉心的剑指,剑光收缩化作剑丸飞回。

    “哲华黎,这一招叫做开劫。”

    秦牧淡然道:“哲华黎,你可以带着这具尸体回去,让你师父看一看我的剑法。”

    哲华黎看着从祭坛上跌落的尸体,睚眦崩裂,两行血泪顺着脸颊流下,突然间气势狂暴,怒发冲天,根根竖起,唳啸不绝。

    “认输!”

    天外缚日罗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你一个人不是他们四人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