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妖精赶路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06.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第二天,秦牧被吵嚷的村民惊醒,起来询问,这才知道昨晚更夫突然暴毙,把村民们吓了一跳。

    昨晚秦牧伐树,砍倒树后大树里迸出一条大蛇,已经很吓人了,没想到深夜里又有更夫暴毙,让村民们惶惶不安,议论纷纷。

    那对夫妻捧着个盘子,上面放着红布,红布上是一些酬礼,道:“老娘婆,小兄弟,我们是穷苦人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点东西你们一定要收下。”

    秦牧正要推辞,瞎子道:“牧儿,收下吧,不要让人念着你的好。”

    秦牧将红布上的几件东西收了,向夫妻二人告辞。那男子笑道:“小兄弟一身本领,出类拔萃,将来一定是人间龙凤!”

    “龙凤有什么好的?”

    司婆婆道:“龙肝凤胆,不过是饭桌上的佳肴,别成为龙凤,成为吃人间龙凤的。”

    那对夫妻面面相觑,司婆婆挥了挥手:“回去吧。牧儿,瞎子,我们继续赶集!”

    秦牧跟上小老太婆,好奇道:“婆婆,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做法的就是那个更夫?他是怎么死的?还有,昨晚漂浮在我眉心的银丸子是怎么回事?上次你不是说咱们村里的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吗?我怎么觉得其他村的普通人与咱们村的普通人有些不太一样。”

    “哪来这么多问题?”

    司婆婆头大如斗,求救似的看向瞎子,瞎子乐呵呵向前走,咚的一声撞在树上,昏死过去。

    司婆婆在瞎子脸上连踩几脚,瞎子死活不醒。

    秦牧连忙将瞎子背起,希冀的目光看着司婆婆,司婆婆从篮子里抽出一根针,在瞎子屁股上捅了一针,瞎子屁股滋滋喷血,却依旧昏迷。

    司婆婆无奈,眨眨眼睛道:“更夫的确是养蛇的那个魔道高手,本事倒也不弱,他用的是魔影幻魔功,是天魔教的一门神通,很是厉害,让人防不胜防。我用含沙射影法,伤到了他的影子,借影子伤他本体。我心魔作祟,曾经答应过一个人,毕生不能伤害天魔教的弟子,所以我只让他知难而退。痛下杀手的不是我,是瞎子。”

    秦牧眨眨眼睛道:“银丸是怎么回事?那是不是剑丸?婆婆是不是精通剑术?”

    司婆婆的眼睛也眨啊眨,一老一少相互眨眼睛,眨得眼睛酸了。司婆婆咬牙,又在瞎子的屁股上捅了一针,瞎子依旧未醒。

    “银丸?咳咳,你说的是这个?”

    司婆婆手掌一翻,手心里多出一个银色丸子,秦牧连忙点头,道:“婆婆教我剑术!”

    司婆婆叹了口气,道:“不是不想教你,而是不能教你。我的剑术虽然也能排得上名号,但无法做到天下第一。你学了我的剑术,人家便不愿意教你,所以我打死都不能传你。”

    秦牧失望,随即精神一震:“天下第一剑术?是我们村的吗?”

    “你不要瞎琢磨。”

    司婆婆警告道:“你若是去求他,他更不会教,只有他想通了,才会教你!你现在身负数种绝学,任何一种都谈不上精通,等到你能同境界拳打马爷,刀劈屠夫,枪挑瞎子,跑赢瘸子,再来想怎么磨砺剑法!那时候,他不传我们逼他传!”

    瞎子打个哈欠,悠悠道:“他见识最高,修为最深,这些年愈发恐怖了,我们绑在一起都未必能打得赢他。”

    “你舍得醒了?”司婆婆大怒,又在他屁股上捅了一针。

    瞎子从秦牧背上下来,拄着拐杖道:“这件事,总归你来解释比较好,我解释不来。杀更夫的事情我倒可以解释一下,那个更夫的魔影幻魔功很是厉害,已经能够做到人影互换,身体不是本体,影子才是本体。与他对决,若是只攻击他的本体,便会被他的影子所杀。他想杀我时,被我用竹杖钉杀了他的影子,将他钉死在地面上。”

    秦牧想了想,道:“那么他养蛇,用婴孩的先天精气和魂魄修炼什么?”

    瞎子道:“婆婆,魔道功法你最精通,你来解释。”

    “这门功法叫做自在先天功。”

    司婆婆道:“这门功法是天魔教自后天而成先天的功法,只是他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残篇,练得偏了,竟然用还未出生的婴儿来练功。真正的自在先天功虽然是魔功,但却是堂堂正正,不屑于用这种下三滥手段来练功的,而是吞吐天地灵气,汲取日月精华来修炼。”

    她的神色有些忧虑,低声道:“天魔教的人竟然出现在附近,看来大墟不可能再平静了。这些家伙往往是一窝蜂的出现……”

    三人回到奶奶庙,集会还在继续,待到午后,各个村庄的人都开始离开,返回各自的村子,秦牧也再次驾着牛车返回残老村。

    “牧儿,你今后可以独自出门打猎了。”

    马爷坐在牛车上,身子随着颠簸的道路一起一伏,突然道:“你长大了。”

    秦牧心中一暖,回头笑了笑,残老村的放牛娃笑得向早春阳光一样灿烂。

    “不过,只许你打异兽,不许你去挑战异兽领主。”

    司婆婆道:“而且每天傍晚都要回来放牛,让牛多吃草。”

    放牛娃脸色顿时黑了,而正在默默拉车的那两头犍牛也是愤怒的叫了一声,牛眼含泪,显得异常委屈。

    秦牧见状,狐疑道:“婆婆,这两头牛是不是也是人?”

    “你猜。”司婆婆嘿嘿笑道。

    秦牧不想猜。

    背后一阵风儿吹来,少年被风儿吹得心儿荡漾,突然迈开脚步,从牛车上跃起,追风而走。他要追上这风,踩着风尖儿在天空中行走!

    他速度极快,跃出松林,脚踩松树的树梢狂飙而去,速度越来越快,终于追上那股风的风头,纵身而起,跃到半空,虽然人在空中,但是他脚下顿时传来一种奇妙的向上的托力。

    少年欢呼一声,脚步飞一般在空中点过,踩着风尖儿在空中奔行。

    牛车上几人抬头仰望,瞎子老神在在道:“会掉下来吗?”

    药师抓住一把风嗅了嗅,笑道:“会掉下来。这是一股妖风,风中有一个妖精在赶路,发现他后会停下来的。你们谁去接住他?”

    秦牧脚步飞快,那风儿也是飞快,不知不觉间奔出十多里地,少年正在兴奋,突然看到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坐在一张大芭蕉叶上飞到自己的身边,两条前腿伸得笔直,后腿则是坐着。

    他不由呆了呆,那只白狐也呆了呆。

    一人一狐齐声尖叫,接着秦牧便感觉到呼啸的风儿顿时止歇,不由手舞足蹈从空中跌落下来,而那只狐狸则还坐在芭蕉叶,抬起前爪指着他尖叫,显然是惊讶无比。

    “糟了!”

    秦牧脚步连连变幻,施展出偷天腿法,心道:“只要跑得够快,便能在天上行走……”

    他这才发现自己跑得不够快,脚踩空气根本踩不住,还是呼啸向下坠去!

    秦牧向下看去,头皮发麻,下面是一片山地,连根树木都没有,只有一块块凌乱的石头,倘若摔在石头上,只怕粉身碎骨!

    正在此时,那只在空中尖叫的白狐醒悟过来,芭蕉叶一溜烟的从空中飞来,秦牧立刻感觉到自己脚下生风,又能踩到风尖儿,连忙脚步快速点动,将自己下坠的势头止住,终于在将要坠落到地面上时脚踏风尖儿纵身而起,踏风而行!

    他松了口气,却见那只狐狸坐着芭蕉叶赶上,一人一狐四目相对,白狐口吐人言,声音很是好听,但是身上却带着酒气,醉醺醺的,好奇道:“你在做什么?怎么跑到我的风里来了?”

    秦牧惊讶,道:“我想试一试能否追赶风尖儿,踏风而行,不知道这是你的风儿。你会飞?还会说话?”

    “我用法术驾风,便可以御风而行。”

    那只白狐道:“我赴宴归来,天快黑了,急着赶路,不送你了,先走一步。有缘的话改天再见!”说罢,卷着狂风消失不见。

    秦牧只觉脚下的风力渐渐减弱,连忙从空中斜奔下来,降落在地,只见残老村就在前方,他抬头看去,那只狐狸已经不见踪影。

    “赴宴归来?”

    秦牧一肚子的纳闷:“这只会说话的狐狸会法术,还去赴宴,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下次遇到它,一定要问个清楚……”

    两天后,张庄寨来了一老一少两个游方道人,风尘仆仆,走入村寨,那老者道:“村里的善人,可否施舍碗水喝?我们出家人经常在外,肠胃不好,讨碗热水。”

    村民为两人倒了两碗水,老者和少年喝下,谢过村民。那老者慈眉善目,笑道:“我们师徒云游四方,多少懂些法术,我观贵村有妖气,是否需要我们除妖?”

    那村民笑道:“妖精已经被除掉了,是一条藏在树身中的大蛇,被邻村的一个少年斩了!”

    老者诧异道:“为何我还感觉到这里还有妖气?最近贵村是否死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