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一章 变脸神功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哲华黎抱着将懿的尸体,亦步亦趋的跟在缚日罗的身后,经过这边时,转过头来看向秦牧。

    秦牧正在炼丹,匆忙间含笑点头示意:“哲华黎师兄,有机会再聚。”

    哲华黎面无表情,跟着缚日罗离去。

    黑虎神从大殿上跳下来,瞅了瞅秦牧,又瞅了瞅转过身来的樵夫圣人。樵夫圣人不知将大斧头收到何处去了,仔细的观看秦牧炼丹的手法。

    其他神祇也纷纷跳了下来,环聚在他们身边,每个人都有话要说,有许多问题要问,却都欲言又止。

    樵夫圣人尚未开口,他们也不敢率先开口发问。

    桑葉尊神连忙将桑婳拉过去,想要狠狠痛斥女儿,但现在众人都没有说话,他也不好开口。

    秦牧正在炼制灵丹,到了关键时期,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没有理睬他们。不过被这些神祇环绕,神目炯炯的盯着,即便是他也感觉到压力,额头冒出一滴滴汗珠,很是均匀的分布在额头上。

    过了片刻,秦牧炼好灵丹,轻轻捏碎了,取了点水化开,滴在雨禾与蜀繇的眼睛和耳洞中。

    他细细观察两人的眼膜与耳膜的生长情况,微微皱眉,又去翻找饕餮袋,从袋子里取出几样药材,炼制了一点药膏,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两人的眼睛和耳洞中。

    “你为何上两次药?”

    樵夫圣人不解,问道:“第一次药是让他们的眼膜和耳膜生长,第二次药似乎是带有些毒性。这是为何?”

    秦牧观察雨禾与蜀繇的眼睛,又看了看他们的耳洞,道:“这药膏并非是毒药,而是用来抑制生长的灵药。我第一次炼制的丹药是让他们破损的眼膜耳膜生长,但是我也是头一次配药炼制,没有把握住药性,所以药性有些太猛。再生长下去,便会让他们的耳膜眼膜变厚,会影响到他们的眼力耳力。因此,我需要第二种药,抑制眼膜耳膜生长。”

    他长长舒展一下腰身,笑道:“现在,他们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眼力与耳力不会比以前逊色。”

    四周一尊尊太皇天的神祇也都松了口气,雨禾与蜀繇是太皇天七星境界神通者中最为强大的高手,也是太皇天后辈中有希望成为神祇的年轻人,倘若瞎了聋了,那就是太皇天莫大的损失。

    皇钺等人死在沙盘世界中,太皇天的损失已经够大了。

    秦牧向樵夫圣人拜道:“弟子秦牧,见过祖师。”

    樵夫圣人伸出双手将他搀起,笑道:“你应该得到了我的传法传道,既然是我亲传,就是我的弟子,不必称我为祖师。”

    秦牧又惊又喜,倘若成为樵夫圣人的弟子,那么辈分蹭蹭的往上涨,即便再次遇到历代天魔教主,这些老鬼也休想用辈分来压他了!

    他迟疑一下,试探道:“圣师,您听说过天圣教吗?”

    “天圣教?”

    樵夫圣人诧异,摇头道:“不曾听说过。”

    秦牧脸色灰败,颓然不振。

    樵夫圣人果然不曾听说过天圣教!

    他还是有些不甘心,试探道:“那么圣师留下那株圣树,还有圣石,还有斧痕,是否另有深意?”

    “那株老槐树还没死吗?”

    樵夫圣人惊讶,算了一下,道:“那株树差不多两万年了吧?老槐树被我砍了这么多斧头,竟还活到现在,只怕要成精了。”

    秦牧结结巴巴道:“圣师,那、那块圣石……”

    “什么圣石?哦,你是说我传道时的那块石头?怎么了?”

    秦牧宛如五雷轰顶,脑中一片混乱,吃吃道:“我们天圣教每次大祭,都要对着那块圣石磕头,还要给圣树磕头,只有立下赫赫功劳的教主和教中长老,死后才有资格将骨灰埋在圣树下……”

    樵夫圣人摇了摇头:“这么多礼节?我最烦的就是礼节。天圣教莫非是我那个徒儿立的教?你大师兄本事没有学全,规矩倒弄了不少,只顾着规矩,反倒失去了我传法给他的意义。不成器,不成器!”

    他口中的“徒儿”“大师兄”,便是天圣教的开山祖师,这位开山祖师也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在酆都中秦牧并未见到他。

    他从未去过酆都,不知去了何处。

    秦牧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天圣教历代教主、长老、堂主、教众视若珍宝圣宝的圣树圣石,在樵夫圣人眼中,原来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倘若这个事实传出去,天圣教上上下下,包括少年祖师包括酆都中的历代教主,只怕都要疯掉!

    黑虎神看到他浑浑噩噩的神态,张了张嘴,却又忍了下来,心道:“主公总是动不动便呵斥我,根本不会相信这小子心态不好。这才一会功夫,这小子的脸就变了十几种脸色……”

    庞钰真神上前,检查雨禾的眼睛与耳朵,也帮蜀繇检查一番,见两人没有大碍,这才低声道:“秦牧小友救了你们二人,还不上前称谢?你们能够活着走出沙盘世界,还要多亏了他舍身引敌,率先除掉三个高手。”

    雨禾与蜀繇心头大震,失声道:“他独自除掉了三个魔族强者?”

    “算上将懿,是四个。”

    庞钰叹道:“入场十位魔族高手,死在他手中的有四位,一下子便占了近半。倘若再加上桑葉家的女孩除掉的那位魔族高手,他们两人便夺得了大半的战功。其他人包括你们,殊死搏杀,死了六人,才除掉了四人。魔族,还是不容小觑啊,他们的实力还是比你们……”

    他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雨禾与蜀繇各自沉默,对视一眼,均有些苦涩。

    魔族高手死了九人,秦牧独自除掉四人,桑婳除掉一人,的确是占了大半。

    而雨禾与蜀繇各自除掉了一位魔族高手,两人联手又干掉了另一人,也就是说,其他战死的六位人族高手,只收获了一个战果,而这六人却统统丧命。

    魔族的战力,确实要比人族更高一些。倘若没有秦牧这个意外因素加入其中,那么迎接他们这些人族高手的必将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雨禾与蜀繇吐出一口浊气,来到还在脸色阴晴不定失魂落魄的秦牧面前,躬身称谢。

    秦牧连忙还礼,笑容满面,道:“适才我醉心于锤炼飞剑提升战力,不曾与师姐和师兄介绍自我。在下秦牧,双手持杵打谷子的秦,放牛的牧,见过雨禾师姐,蜀繇师兄。”

    黑虎神见到他刚才还阴晴不定眨眼就阳光灿烂,不由冷哼一声:“主公便看不见这小子的脸变得有多快!”

    雨禾与蜀繇连忙还礼,蜀繇歉然道:“刚才屡次嘲讽秦师兄,说秦师兄是个打谷子的,打铁的,还望师兄不要放在心上。”

    秦牧面色严肃,正色道:“秦字的篆文写法,便是两人在下持杵舂稻谷,并非是玩笑。实不相瞒,小弟自幼随先生熟读各种典籍,又学得魔语龙语佛音幽都语等各种文字语言,神语也略通一些,有时候喜欢咬文嚼字,并非全是卖弄。”

    “这小子脸色又变了!”

    黑虎神咬牙切齿:“然而主公就是看不见!”

    “雨禾师姐,蜀繇师兄。”

    秦牧脸上的严肃表情消失,笑容和煦如春风,眉毛在跳动,眉飞色舞道:“两位有没有听说过天圣教?实不相瞒,小弟是天圣教的教主。天圣教便是我的师父,这位圣师所开创。圣师你们也见过了,英明,神武,话不多,但是我天圣教的教义端的是好,端的是妙。正所谓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

    过了片刻,秦牧吐出一口浊气,笑眯眯的看着刚刚入教的雨禾与蜀繇,心道:“圣教终于在太皇天开张了,今日运气不坏,收了两个将来会成为神祇的堂主!樵夫圣师不认天圣教也没关系,只要他不说话就可以了。对了,还有婳妹!”

    黑虎神百无聊赖的翻着两只耳朵:“主公看不见……”

    秦牧兴冲冲的向桑葉和桑婳父女走去,随即被诸多神祇挡住,诸多神祇连声夸赞,秦牧只得连声谦逊,诸多神祇愈发称赞,秦牧信心爆棚,心花怒放。

    “主公还是看不见……”黑虎神两只耳朵一只翻到前面一只翻到后面,心道。

    秦牧被诸多神祇绊住,待到热闹散去,这些太皇天神祇则去忙着调兵遣将,免得离城空虚,被魔族再度夺走离城。桑婳也被桑葉尊神带走,让秦牧暗道一声可惜。

    樵夫圣人道:“跟我来,有些事情我要问你。”

    秦牧连忙跟上前去,黑虎神也要跟过去,樵夫圣人回头看了一眼,黑虎神连忙停步,扭头看向他处。

    “你是魔族还是人族?”

    秦牧跟着樵夫圣人,走到僻静处,樵夫圣人突然问道:“你虽然学得我的功法,得到我的传承,然而你体内却有古怪的力量,那是魔族的力量。你突然出现在战场中,出现在魔族中央,形迹可疑。说吧,你到底来自何处?”

    秦牧迟疑一下,道:“无忧乡。”

    樵夫圣人猛然转身,直直的看着他,像是要看出他是在说实话还是在撒谎。

    秦牧脸色坦然,道:“我并非是出生在无忧乡。我父母从无忧乡走出来时母亲怀了我,路上遭遇敌袭,最终是在幽都生下我。酆都的阎王说,因为我出生在幽都,在我出生时可能有变故发生,幽都的魔性进入我的体内。”

    “主公,他的脸色又变成坦然了,然而你盯着他的脸却还是看不见!”远处,黑虎神心中愤愤难平。

    “你说你来自无忧乡,有信物吗?”樵夫圣人问道。

    秦牧连忙从脖子上取出玉佩。

    ————第一更,有月票的书友赏张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