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坏你功德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25.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坏你修行,坏你功德?”

    秦牧冷笑,向其他锁链斩去:“你不过铜胎佛像,哪里来的功德?你的功德就是将吴女镇压在这里,吴女当着你的面吃人你也坐视不理,倘若你有功德,也早就败坏光了!”

    那尊大佛身躯震荡,铜胎上的血纹迸发道道光芒,被外面的金箔映照,变成金光闪闪的一尊大佛,瓮声瓮气道:“你可知道,你将它释放出来,它会吃多少人,毁灭多少生灵?”

    “我只知道,它在你背后藏着无数尸骨,借你来作恶,我没有看到你做过什么。”

    秦牧将第二条锁链斩断,冷笑道:“外面就是冰潮,每年都会爆发几次,你做过什么?那才是功德,不是你坐在庙中,镇压一只妖怪就是功德,更何况你还纵容妖怪吃人。你若是击碎冰潮,救下游的黎民百姓,那么你便有大功德!”

    佛像金光灿灿,双手动了,竟似要活过来一般,吴女惊恐无比,连忙叫道:“这老秃驴是一尊邪佛,要炼死我了,你快点!”

    秦牧脚步如飞,闪身出庙,催动少保剑向庙外的锁链斩去。

    “众生之恶,需要大洪水洗涤,方能蜕去邪恶,这是他们的因造成的他们的果。”

    轰隆。

    剧烈的震动传来,铜佛站起,脑袋撞破这座古庙,声音惊天动地:“你这邪魔外道,敢坏佛法,孽障冥顽不可度化!”

    锁住佛像铜胎和吴女的一条条锁链顿时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呼呼破空,向秦牧卷去。

    “你们佛法都是因为要救自己才救人,不是因为救人而救人,虚伪。”

    秦牧纵身,避开一道锁链的缠绕,催动少保剑向最后一道锁链斩去,道:“你当年镇压吴女,倘若将它杀了,那还能算是你的功德,但你偏偏将它镇压,让它害人,它吃人是它的孽,它罪孽越深,你炼化它功德越大?呸!被吴女吃掉的人,都该算到你的头上!”

    铮——

    少保剑与锁链碰撞,锁链中传来一股莫大的力量,将这口宝剑撞飞。

    秦牧闷哼一声,错步后退,避开后面两条黑蟒般的锁链,冷笑道:“你坐在庙里,庙外是洪水连天,你非但不救,反倒阻止我救人,还幻想着功德?告诉你,我村里的老人每年都去对抗冰潮,救下游的黎民百姓和飞禽走兽,救了无数性命!倘若靠功德能够成佛,他们每一个人都早已是金身大佛,不是铜胎泥塑!”

    “荒谬!”

    那尊铜佛高大无比,抬起脚轰隆一声落地,走出破庙,手掌合十,金铁碰撞的声音传来,顿时佛光大作,将秦牧弹飞!

    秦牧四肢百骸无不巨震,人在半空,锁链便已经向他锁来!

    秦牧脚步连续点在锁链上,沿着锁链飞奔,元气操控少保剑飞一般向最后一道锁住吴女的锁链点去。

    一道道锁链如同粗大无比的蟒蛇,在半空中穿插交错,向秦牧连连攻去,让人眼花缭乱。

    这尊铜佛明明是黄铜锻造,但是却灵活无比,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先前铜佛还不能分辨秦牧和吴女,秦牧只要说出魔语,铜佛便自动反应,说出佛门真言来炼吴女,而现在秦牧试图将吴女放出来,铜佛便是另一种样子,竟然主动攻击他。

    粗大的锁链连连穿插,秦牧踩着其中一道锁链,避开其他锁链的攻击。

    而那尊铜佛通过锁链传来的力量渐渐增强,锁链与锁链摩擦,发出的震动让他立脚不稳,双腿被震得酸麻,他操控少保剑,准头也大不如从前。

    这尊铜佛的力量越来越强,仿佛是它体内有着无穷的力量,此刻这些力量在一点一点的觉醒一般。

    司婆婆和瘸子等人都曾经提起过这尊铜佛,说铜佛很有古怪,司婆婆说她曾经打算除掉吴女,却被铜佛阻拦,没能成功。

    司婆婆自然是极为强大,却没有除掉吴女,表明铜佛的力量完全觉醒时必然极为恐怖!

    而现在,铜佛的力量正在一点点的苏醒!

    哪怕苏醒一分,都不是秦牧所能抵抗。

    就在此时,山崩地裂的巨响传来,从上游涌下的冰潮终于来到这里,滔天的冰山在江面上被汹涌激流冲着,高达数十丈,出现在绿洲的前方,秦牧的背后!

    秦牧立刻被阴影笼罩,匆忙间回头看去,只见无数冰块被挤压着,翻滚着,冲上冰山的山巅,随即便哗啦从山巅滚落,被碾压到水底,新的冰块再被送上冰山山巅,再度滑落下来。

    这冰潮一路碾压,冰上的尸体已经被碾压得粉碎,完全找不到了,只剩下翻滚着向前涌动的冰山,势要碾碎一切!

    “咄——”

    那尊铜佛似乎也感觉到危险将至,顾不得秦牧,双臂张开,迎着翻涌而来的冰潮推去。

    咣——

    绿洲外围竟然形成由光芒组成的一口大金钟,将绿洲笼罩!

    无数冰块先冰潮一步撞击在金钟上,咣咣作响,被震得粉碎,每块浮冰撞击在金钟上,便见波纹状的金光四下散开,从秦牧这个角度去看,真是壮观又美轮美奂。

    接着,冰潮涌来,轰鸣声如同无数雷霆爆发,轰隆轰隆不绝于耳,其中又有金钟的钟声响成一片!

    天地之力与铜佛的佛门神通碰撞,惊天动地,连绿洲都被震得晃动不已,似乎随时可能沉入水中。

    而外面的冰潮被江心的绿洲和金钟堵着,越来越高,两旁的冰潮已经顺流而下,从绿洲旁边向下游而去,只有绿洲堵着的地方浮冰越来越多,渐渐有漫过绿洲的趋势。

    哗啦——

    锁链抖动,向秦牧卷去,这尊铜佛竟然还有余力,一条条锁链穿梭如同灵蛇大蟒,对他穷追不舍。

    同时,铜佛身体移动,发出铿锵铿锵的金属撞击声,手掌不断拍向金钟四壁,加固金钟。

    锁链就是缠绕在它的身上,随着它的移动而不断翻飞,攻向秦牧,而吴女变成了的小女孩仙清儿则被扯得踉踉跄跄,突然绊倒跌在地上,被拖得鼻青脸肿,可怜兮兮。

    秦牧脚踩锁链,立刻感觉到大佛的力量减少了许多,不再那么恐怖,当即抓住机会,少保剑连斩,当啷一声,将最后那道锁链斩断。

    吴女呆了呆,抬起手臂,只见手腕处还有两道金环,环下挂着断掉的锁链,不禁又惊又喜。

    它的脚踝处也有金环,也拖着两道断掉的锁链。

    “别发呆,快走!”秦牧高声喝道,飞扑而来。

    吴女哈哈大笑,笑声凄厉,突然身躯急剧膨胀,仙清儿的皮囊被撑得人皮乱飞,现出遍布骨节的真身,百足飞舞,叫道:“小哥儿,跳到我身上来,我带你闯出去!”

    秦牧落在它的身上,这头大妖一身骨甲,横冲直撞,拖着金环锁链呼啸向绿洲后方冲去,一条条腿脚迈得飞快,接着腾空而起,长长的身体下百足齐动,破空而行,向金钟的钟壁撞去!

    “孽障,你是我的功德,还想逃走?”

    那尊铜佛转身,黄铜大手虚虚一抓,吴女身上的金环和锁链哗啦啦作响,向后飘扬,而铜佛身上的锁链也自飘起,似乎要与断掉的锁链重新连接在一起。

    吴女毛骨悚然,被身上的锁链扯得坠落下来,它的脚环上的锁链传来的力量很大,竟然将它扯得不断向后退去。

    吴女百足齐用,奋力向前爬,但还是被拖得不断向后滑去。

    秦牧正打算以气御剑,斩断吴女手足上的金环,突然一道无比纤细的光芒闪过,切开金钟,从铜佛的双眸间一晃而过。

    铜佛怒吼,手掌向自己的眼前抓去,吴女只觉一身轻松,急忙撒腿狂奔,几步之间飞跃而起,冲出金钟的笼罩范围,脚踏江面呼啸而去。

    而在他们背后,铜佛的吼声不断,突然金钟崩溃瓦解,如山般的冰潮涌来,将绿洲和铜佛淹没,古庙也在刹那间粉碎,整个绿洲被推平!

    “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

    那铜佛震怒,一句话还未说完,连同绿洲一起被冰潮推入江水之中,压在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