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祭江神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29.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心中不解,摸到汗巾怎么会晦气,会倒霉三年?

    不过这“汗巾”质地柔软,触摸着很润滑,天然带着香气,用来擦汗的确不错,应该是异种的蚕丝织就,价值不菲,在大墟中很难见到这么上乘的布料。

    秦牧将汗巾塞到怀里,把玩少保剑和剑鞘,心中很是欢喜。

    少保剑的剑鞘上半边是金色,用玉石和珠子点缀,鞘口雕琢的是鱼龙吞口,鱼龙张开嘴巴的地方,便是宝剑出鞘的地方。

    而剑鞘下半边则是银灰色,没有任何装饰和雕琢,鞘尾则是雕琢鱼龙尾,也是金色。

    叮。

    秦牧还剑回鞘,他元气涌入剑鞘,少保剑再次出鞘,出鞘之时只见剑鞘浮现出一头巨大的鱼龙,跃到他的头顶,张口吐剑。

    秦牧抬手,从鱼口中拔剑,心中舒爽。

    “这剑鞘着实是好东西,竟能显化鱼龙!”

    他还剑回鞘,鱼龙将少保剑吞下,消失在剑鞘中。

    秦牧心花怒放,然后再次元气涌入剑鞘,鱼龙再现,吐出少保剑,他拔剑再将少保剑插入鱼口,鱼龙又与剑鞘融合。

    他玩了一遍又一遍,一旁的瞎子忍不住道:“牧儿,别玩了,你婆婆又弄来几头牲口,让你去放牛。这几头牛,赶明儿就要牵到镶龙城卖掉。”

    秦牧应了一声,连忙回村,带着六头犍牛出村放牧,心中纳闷:“前段时间婆婆已经将村里的牲口卖掉了,怎么现在又多出六头牛?这些牛是从哪里来的?”

    他走出村庄的时候,看到村长、药师、哑巴等人拢在一起,正商议什么。瘸子坐在一旁,把一面黑幡拆了,幡面扔给马爷做木匠铺的门帘,黑幡的杆子则扔给司婆婆用来撵鸡。

    第二天,秦牧套好牛车,司婆婆笑道:“牧儿,这次进城你也一起来。”

    秦牧又惊又喜,连忙背上少保剑,带上杀猪刀、竹杖、铁锤等物,跳上牛车,后面瞎子不紧不慢走来,与司婆婆一左一右坐在牛车上。

    车上装着一些哑巴打造的铁器,还有马爷、瘸子和秦牧打猎弄来的几叠异兽皮毛,还有两只羊被拴上蹄子放在货物中。

    牛车前套了三头大黄牛,很有力气,车后还拴着三头。

    少年挥了下鞭子,大黄牛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向村外走去。

    这是他第一次进城,心中不免有些激动,激动得身子像是要飞扬起来,浑然没有注意到大黄牛和山羊们无辜的眼神。

    镶龙城距离老残村很远,有千里之遥,因此进城是一件大事。不过大墟荒凉,陆路并不好走,必须要先走水路,然后再走十余里的陆路才能来到镶龙城。

    秦牧驱车来到涌江边,只见瘸子在江边扎了个大竹筏,他小心翼翼驱使牛车来到竹筏上,瘸子解开缆绳,竹筏便沿江漂流而下,速度越来越快。

    即便这样的速度,也要四五天才能来到镶龙城。

    这一路飘了四十余里,瞎子用竹杖点了点水面,竹筏顿时向岸边飘去。

    秦牧不解其意,抬头看向岸边,却见那里是奶奶庙的方向,岸边已经聚集了许多各个村落的人们,也多数赶着牛车马车,正在江边等候。

    涌江险恶,水流湍急,而且江中多有水怪和凶猛大鱼,因此各个村落的村民往往选择在同一天一起前往镶龙城,人多彼此方便照应。

    江边停满了竹筏,远处还有竹筏驶来,过了不久,这里便聚集了百十个竹筏。

    瞎子取出几炷香,迎风点燃了,插在江边,其他村民纷纷上前,在江边插了一炷炷香,江边香雾缭绕,随着微风飘向江心。

    突然,有人高声喊着嘹亮的号子,接着更多的人一起在江边高声做歌,这是一首江歌,唱的是祭江神。

    “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水扬波;

    “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

    “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

    “日将暮兮怅忘归,惟极浦兮寤怀;

    ……”

    古老的语调在鼻腔和咽喉中回转,诸多村民一起吟唱,声音悠扬而壮烈,这场面有一种让秦牧莫名的感动。

    突然前方水面分开,一只只庞然大物从水底露出头。

    从水底出现的是一头头水中巨兽,青色的背,长着四只巨大的蹼,像是鱼鳍,它们的头与鱼头仿佛,但却有着长长的鼻子,仿佛长矛一般。

    一头头水中巨兽头颅扬起,像是一堵小山丘,鼻子凑到江岸边的香前,用力一吸,岸边一炷炷香飞速燃烧,烟气进入巨兽的鼻腔中。

    这些巨兽闭上眼睛,过了片刻张口吐出一个大烟圈,似乎很是享受。

    岸边的村民趁机将牛车驱到巨兽长长的青背上,秦牧见状,也连忙驱车来到一头巨兽背部,司婆婆取出一大块早就准备好的肉丢进水中,那头巨兽将那块肉吃了,发出“哤”的一声长鸣,然后四蹼游动,背负牛车和车上的三人向下游而去。

    他们身后,一头头青背巨兽发出长长的鸣叫,江中一声声叫声此起彼伏,伴随着村民们高低抑扬起伏顿挫的吟唱,巨兽们驮着他们向上游驶去。

    “这是涌江中独有的异兽,叫做负江。”

    司婆婆道:“负江是沿江居住的村民心中的江神,喜欢香的烟气,也喜欢吃牛肉,最喜欢的还是听歌,赞美它们的歌。在江边生活的人只消点燃几炷香便可以将它们引来,献上牛肉,便可以让负江带着我们顺流而下。路上负江若是饿了,须得再投些牛肉,否则它们就不干了,将咱们扔进水里。”

    秦牧啧啧称奇。

    负江巨兽游动速度很快,再加上顺流而下,一路破浪而行,劲风扑面,甚至比在岸上的骏马狂奔还要快许多。

    秦牧计算一下,以负江兽的速度,只怕天黑之前便可以来到千里之外的镶龙城!

    涌江中,负江巨兽的叫声高低起伏,两岸青山也高低起伏,阳光从迎面照来,江面金波粼粼,金蛇乱舞。

    秦牧远眺,突然觉得身心无比宽广,仿佛这金江绿山蓝天峡谷,悉数藏纳胸中。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神奇的人们,神奇的江兽,尽管对于大墟外的人们来说这里处处都是穷山恶水泼妇刁民,但对于秦牧来说,这里就是他的家乡!

    傍晚时分,太阳西落,秦牧看到江岸边出现一个小小的船坞,一头头负江兽渐渐放慢速度,向那船坞游去。

    司婆婆起身笑道:“镶龙城快到了,牧儿,驱车下来,咱们尽快入城。”

    秦牧停好竹筏,驱车走上岸,回头看去,只见其他负江兽也纷纷靠岸,大墟中其他村庄的人们也赶下牛车马车,纷纷向一个方向走去。

    牛车行了两三里地,爬上一个小山坡,前方是下坡路,秦牧跳下牛车打算牵稳大黄牛免得溜车,突然心头微震,呆呆的看着前方。

    在这山坡下,一条大道直铺前方,那里是一座古朴雄伟的城池,城墙的四角有着粗达三十多丈高约一百六七十丈的石柱子,每一根石柱子上都有金色的神龙盘绕,应该雕琢而成,被镶上金箔,因此金光灿灿!

    而这座城池的城楼也被打造成龙首形状,城门便是龙口,城楼飞檐如同龙角,既是狰狞又是霸气十足!

    镶龙城。

    大墟少有的几个繁华之地。

    大墟中资源匮乏,油盐酱醋都是珍贵之物,需要从外界购买,而外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得,只有镶龙城这样的繁华之地,才有外界商人前来,带来外界的货物,同时也将大墟的珍奇之物买走,卖到外界。

    “这里的神龙柱子,比我们村的石像大多了。”

    秦牧由衷赞叹道:“若是能抢来,放在我们村口肯定威风!”

    司婆婆白他一眼:“若是能抢过来,婆婆早就抢走了,除非你能让村里的老家伙都出动,才有可能抢走!快点,天色快黑了,早点入城!”

    车轮骨碌骨碌转动,秦牧驱着牛车入城,好奇的东张西望,镶龙城的每一样东西都让他觉得新鲜。

    城中车水马龙,到处都是人,他自出生到现在也没有见过这么多人。

    而且还有许多女孩儿,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一栋栋楼上很是热情,推开窗棂冲他招手,不断叫他上来玩。

    “城里人真热情。”

    秦牧很是兴奋,冲那些女孩儿挥手,大声道:“等我卖完东西,再找姐姐们玩!”

    瞎子哭笑不得:“牧儿,楼上的都是失足的女孩,不是真的要找你玩。你若是上去了,便会被敲骨扒皮,连骨髓都能给你吸出来!”

    秦牧吓了一跳:“失足?瞎爷爷,她们都站得稳稳当当的呢,没有失足的样子。难道她们都是吴女那样的妖精?吴女便说要跟我玩一些羞耻的东西,我没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