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打穿一条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31.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龙币虽然不大,但是三千六百龙币却也不少,合在一起十多斤重,秦牧随手将钱袋挂在背后的杀猪刀柄上,心中暗赞:“这位胖胖的肥七公子的确出手大方。”

    七公子眼睛一亮,落在他背后的杀猪刀上,笑道:“你若是愿意卖你这口刀,我可以给你一个更好的价钱!”

    秦牧摇头道:“我这口刀比瓦罐好太多,不卖。”

    “倒也是。你的刀,仅仅材料便要胜过瓦罐一些了。”

    七公子将瓦罐交给身旁的随从,笑道:“这瓦罐乃是六合境界的神通者所炼,共有三十六口灵兵,叫做三十六天星罐,可以组成天罡炼魔阵,虽然破了些,但是威力还在。我要它们也是没用,只是打算带出大墟卖给王孙贵族,赚上一笔而已。我从前见过三十六天星罐,所以认得,你的眼力过人,莫非从前也见过?”

    他的身后,一位随从咳嗽一声道:“七公子,白龙鱼服,并不安全。”

    七公子不悦道:“你们未免管得太多,出来玩也是没有乐趣!”说罢,摇头离去。

    秦牧知道他跟在秦飞月身边,秦飞月对他也很是尊敬,应该地位不凡,这些随从不让他涉险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正要离去,突然刚才卖给他瓦罐的摊主一把抓住他的衣角,叫道:“你别走!我那些瓦罐值三千多个龙币,你却一枚就想买走,你须得赔我!”说罢,便向秦牧身后的钱袋抓去。

    秦牧皱眉,突然汗毛乍起,只觉危险来临,巷子里一人飞速向他贴近,衣袖一翻,袖筒中滑出一口奇怪的兵器,像是两口弯刀拼在一起,两头弯弯,锋利异常。

    那人手掌向下,而那奇怪兵器却在掌心下没有掉落,反而呼啸旋转,猛然向秦牧的脖子抹去!

    秦牧元气澎湃灌入双足,身躯突然间向后平移,那个摊主正要抓住他的钱袋秦牧已然退出丈外。

    刀光闪闪,那人如影随形,紧贴秦牧,手掌心贴着怪刀,上下翻飞,秦牧匆忙看去,只见他的掌心有一道细线与怪刀相连,怪刀两边都是弯刀,中间反而是把手,细线正是拴在把手上。

    “练气成丝,以气御刀?他是个武者!”

    这武者的刀法极为诡异,脚步油滑像是泥鳅一般钻来钻去,刀法以切为主,在这个小巷子里施展极为犀利,雪亮的刀光从上而下,圆弧状切下来,力量却也不弱。

    与此同时,秦牧看到巷子里的其他人也在跃跃欲试,纷纷站起身来。

    显然,这一袋龙币让人起了贪心!

    三千多枚龙币,绝对是一笔大财富,足以让人动了贪心动了杀念!

    “速战速决!”

    秦牧陡然停步,元气磅礴涌入双拳之中。

    他脚步错动,元气通达双臂,运气指尖,握指成拳,拳头即将与那武者的怪刀碰撞的一瞬,突然手指如同强弓劲弩从拳头中弹出!

    雷音八式第二式,弹指惊雷琵琶手!

    当——

    他第一指弹出,指力破空发出尖啸,将那飞速旋转的刀刃弹起,第二指弹出,那武者手中的元气丝被他一指弹断。

    秦牧第三指弹出,弹在那武者的掌心,那武者闷哼一声,掌心血肉模糊,破开一个大洞。

    秦牧每一指都蕴藏着雄浑无比的元气,他的元气虽然无法像白虎元气那样发挥出威力,但着实浑厚无比,带来的肉身力量也是惊人,三指弹出破解了那名武者的攻势,接着收指成拳,一拳轰在那武者的胸口。

    那名武者被这一拳中的力量轰得身躯弯曲,双腿立地向后跌去。

    只身东海挟春雷!

    秦牧脚步发力,在那武者还未落下之时便已经冲至他的跟前,那武者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只是人在半空,无法抵挡。

    这时,巷子两旁两位武者看到秦牧冲至那武者身边,不由眼睛一亮,从两旁不由分说暴起,向秦牧攻去!

    嘭!

    嘭!嘭!

    那两位武者还未攻出自己的第一招,便见秦牧的拳头越来越大,两人仿佛被野蛮地龙撞击在脸上一般,脑袋后仰,头颅扎进墙壁中,脖子以下的身体挂在墙上!

    那墙壁被撞得露出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而被秦牧重拳轰在胸口的那名武者胸口再次遭到重击,秦牧这一拳比刚才那一拳还要凶狠,让他脚不沾地,以更快的速度向后飞去!

    巷子中,人影闪动,随即传来嘭嘭嘭的巨响,七公子和几个神通者随从还未走出巷子,听到背后传来的响声不由停下脚步,回头看来,露出惊容。

    那名武者第三次被击飞,向七公子撞来,几个神通者微微皱眉,正要出手,七公子笑道:“不用,咱们躲开。”

    几人侧身让过,却见秦牧旋风般贴在那名武者身后,一路拳掌如疯如电,刚柔并济长靠短打,最后一拳轰出,那名武者被打出巷子,轰隆一声挂在对面的墙壁上。

    墙壁被那武者的屁股撞破,身子卡在墙壁中,双腿和双手无力的耷拉着,挂在那里动弹不得。

    而在秦牧身后,十几个武者都是脑袋插在墙中,身体挂在墙面上,手舞足蹈,一时间无法脱身。

    “好本事!”

    那几个神通者赞叹不已,其中一人低声道:“公子,此人奔走如滔滔巨浪,惊涛裂空,用的是一种极端强横的战技。他刚才的一拳一脚,倘若能突破极限,便是神通了!”

    七公子惊讶道:“他用的是战技?”

    “战技中的顶级功法!”

    七公子轻轻点头,道:“我听说过当年故事,国师当年与战技一脉的强者论道,将修炼战技的巨擘杀了无数,战技从此无法与神通相提并论,被列为异端。有不少异端逃入大墟,难道他是其中一个异端的弟子……”

    另一个随从低声道:“镶龙城不是延康,这里鱼龙混杂,多得是走投无路穷凶极恶之辈,所以我们务必小心行事。这个少年背后,多半有当年余孽。公子,我们尽快去见将军。”

    秦牧并没有痛下杀手,他刚才动手时力量收了大半,但是将十几个武者打得挂墙却也足够吓人了,当然,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他在村落里与马爷等人对决,村外与魔猿和狐灵儿对决,每一次都是全力出手。

    “这么多龙币带在身上却也不安全,不如买些东西,然后把剩下的龙币送回客栈交给婆婆。”

    少年却也没有将这种事情放在心上,路上又买了些绫罗绸缎,命人送到客栈,他打算给马爷村长他们多备几套衣裳。

    秦牧又买了一些新奇玩意儿,打算送给马爷、瘸子他们,这才返回客栈,让他意外的是司婆婆竟然不在房中,不知何时出门去了。

    瞎子也不见踪迹。

    “难得来一次,还是好生见见世面。”

    秦牧取出百十个龙币,将剩下的钱藏好,然后走出客栈,四处游览。夜晚的镶龙城热闹非凡,的确让他大开眼界,比武的,打擂的,唱戏的,舞狮龙的,还有寻仇的。

    他大开眼界,不知不觉间走到镶龙城的中心,这里的建筑更加气派巍峨,有很多古建筑,应该是黑暗笼罩大墟之前的人们留下的,庙堂神祠,很是不凡。

    秦牧开启神霄天眼,看着那些古建筑,啧啧称奇,这里的神像在他人眼中只是普通的神像,而落在他眼中便是一尊尊光芒万丈的神祇!

    他一一观摩,对这些神祇没有多少畏惧,但也不亵渎,只欣赏雕琢神像的神人技巧。

    镶龙城是建立在一个巨大的遗迹之上,这里的石像出自遥远时代的神魔之手,从雕琢手法上秦牧可以看到行云流水般的鬼斧神工,让他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一种种美轮美奂的神通。

    “从这些石像上,似乎可以领悟出不少功法。”

    秦牧赞叹,突然一个中年男子走来,笑道:“乡下来的少年,想赚钱吗?我有一条赚钱的路子与你。城主府内招人打擂,只要赢一场,便许你百个龙币!”

    秦牧摇了摇头。

    那中年男子又去寻其他人,找到了一个少年,那个少年兴奋的随他走入城主府。

    “城主府打擂?这镶龙城主想做什么?”秦牧不解。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哈哈大笑道:“自从天魔教主厉天行死后,教主夫人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销声匿迹,没想到夫人竟然来到我镶龙城。夫人远道而来,让我镶龙城蓬荜生辉!”

    这个声音洪亮至极,显然修为无比浑厚,秦牧被震得耳膜嗡嗡作响,街道上的行人甚至有不少被震得昏死过去!

    秦牧惊讶:“教主夫人?难道是婆婆?”

    “城主客气了。”一个极为动听的声音传来,妖娆无比。

    秦牧听到这个声音,便觉得口干舌燥,似乎有无数心魔从心底跳出来,载歌载舞。

    街道上不知多少行人突然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手舞足蹈,哈哈大笑,面孔扭曲,神态疯狂。

    过了片刻,这些人才恢复正常,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