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杀了令郎偿饭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35.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屠夫的癫狂仿佛也随着杀猪刀法传到他的身上,屠夫的刀,本来就是疯狂的刀,用自己的情绪驾驭刀!

    “你使刀?”

    傅庭岳看到他手中菜板大小的刀,失笑道:“这是什么刀?”

    秦牧身形移动,刀光陡然爆炸般膨胀向外迸发,如汹涌大海,刀浪叠加,向傅庭岳斩下!

    傅庭岳双手依旧背负在身后,露出冷笑。

    叮叮叮的暴击声传来,一道银光不断与杀猪刀碰撞,这道银光是一口小小的剑。

    剑长三寸。

    就是这口细小的剑上下翻飞,来去如电,这口剑也有一道元气丝相连,操纵小剑围绕庭岳公子上下翻飞,神出鬼没!

    接着又有七口小剑飞出,挡住秦牧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让他的刀无法攻入。

    他的剑是灵兵,可长可短,可大可小,现在他剑长三寸,三寸的剑更难防,也更容易操控,而且更加灵活!

    将元气注入三寸的剑中,可以让剑的强度更强,威力更强!

    他有八口三寸小剑,以八相天神功操控,神出鬼没,防不胜防,镶龙城武者第一人,的确名不虚传!

    他经历了不知多少次战斗,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一身的凶神恶煞之气,鬼神难近!

    不过,秦牧的刀越来越沉重,每一刀蕴藏的力量越来越强,叮叮当当狂风暴雨斩落,让他的小剑抵挡越来越吃力。

    他的控剑术乃是镶龙城主亲传,剑法精妙无比,否则也不可能连杀这么多大墟武者未逢一败。

    他的剑法可以挡住秦牧的刀,但是刀中传来的力量却渐渐超出他能够抵挡的范畴。

    这表明,秦牧的元气雄浑程度,还要远在他之上,刚才他能够挡下,是秦牧的元气还没有完全调动,而随着秦牧挥刀次数的增多,调动的元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庭岳公子脸色越来越红,红得仿佛要滴血,秦牧的刀中传来的力量太强了,让他的八口小剑所能施展出的距离越来越短。

    两人的刀和剑越来越快,脚步也在移动,移动速度也越来越快,就在平台的中央,相互旋转,游走,攻击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突然,秦牧的身体靠上傅庭岳的身体。

    傅庭岳心中一惊,顿时头皮发麻:“必杀战技?”

    他知道必杀战技,被修炼战技的武者紧靠,意味着对方将施展出必杀的一击!

    “糟了!”

    镇江楼中,傅云敌脸色大变,立刻起身,腾空而起向湖中平台直扑而去。

    与此同时,秦牧全身所有肌肉、大筋疯狂跳动,如同一条条毒龙,一条条大蟒,盘间交错,提供给他的身体无以伦比的力量,跃动的肌肉和大筋,能够让他感应到对方身体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种力量的调动和走向!

    对方的一举一动,任何反应,都映照在他的心里。

    秦牧眼中闪过寒光,杀猪刀法的必杀之技!

    提刀出禁来。

    提刀出禁来,车马轰如雷。只身赴皇宫,手挽君王头!

    秦牧全身肌肉跳动,杀猪刀从右手落入左手,反手持刀,弓步上撩,刀刃在前手在后,自两口小剑之间穿过,从庭岳公子胯下向上提刀!

    简简单单的提刀,开膛破肚,如同杀猪一般。

    屠夫的杀猪刀法。

    与此同时,两口小剑向秦牧双眸刺去,秦牧右手弹指,两根指头被刺破,但那两口小剑也被弹开。

    轰隆——

    秦牧背后镇江楼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整个楼宇突然向两旁分开,被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切成两半!

    高楼裂成两半,落入湖水之中,水浪翻涌,将岸边姑娘手中的灯笼打灭了不知多少,引起惊叫一片。

    傅云敌脸色铁青站在镇江楼的废墟上,咬紧牙关,嘴角露出一丝血迹。

    他刚才情急之下出手营救自己的儿子,还未出楼,便被天魔教的教主夫人半道截击,他仓促之下硬接这一击,被教主夫人重创!

    自己受伤事小,但是他没能救下自己的儿子!

    他的对面,教主夫人抬手轻拢秀发,好整以暇,微笑道:“城主,小辈之间对决你却亲自插手,未免有些不合规矩吧?还好我阻拦及时,城主没有酿出大错。”

    傅云敌嘴角动了动,强忍住涌上喉头的鲜血,将血咽回肚子里,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夫人说笑了。我儿技不如人……”

    他的眼角跳了一下,有些阴狠:“死有余辜!我适才情急,让诸位见笑了。”

    湖中平台上,秦牧收刀,直起身来。

    “我的刀,叫杀猪刀。”

    他一身跳动的肌肉缓缓平复,淡然道:“庭岳公子,你很不错,让我两根指头受伤了。”

    在他面前,傅庭岳一道血线从小腹出现,向上蔓延,越来越高,渐渐来到他的咽喉,来到鼻梁,来到眉心,然后他胸膛破开,整个人分成了两半,血浆涂了一地。

    秦牧大步走向那看得呆滞的中年男子,将托盘上钱袋抓起,那中年男子面色如土,猛然抓起他的手,厉声道:“你杀了庭岳公子……”

    嗤——

    秦牧抬手一刀,将他头颅斩落下来,转身抖动杀猪刀,刀上的血迹被抖得干净,插刀入鞘,向已经倒塌的镇江楼走来。

    他背后传来噗通一声,那中年男子的尸体跌入湖中,接着哗啦啦水面翻涌,水底的鱼怪疯狂抢食那中年男子的尸体,争做一片。

    秦牧踏水来到被夷为平地的镇江楼,抬头看向脸色铁青的傅云敌,又看了看四周一张张惊讶错愕的面孔,少年露出憨厚笑容,将手上的钱袋递向前方的傅云敌,道:“城主,这里是一百龙币,我的饭钱。”

    傅云敌眼角跳动,没有伸出手。

    “我不习惯欠人情,既然吃了城主的饭,就算城主不收,我也一定要给。我们这些大墟的弃民虽然穷了点,但还是有些骨气的。”

    秦牧笑得阳光灿烂,手掌一松,钱袋落地,一枚枚龙币从钱袋中滚出,满地乱跑,有的从缝隙里滚入湖中。

    “饭钱给过了,我也该回去了,城主,诸位,小子告退。”

    他退后几步,转身便走,踏波而去,哈哈笑道:“豪杰满座饮酒醉,杀了令郎偿饭钱!痛快,痛快!”

    灵毓秀眨眨明媚的大眼睛,想要叫住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她毕竟是城主府的客人,虽然是贵客,但是秦牧是她领进城主府的,现在秦牧当众杀了城主的公子,她实在不易与秦牧有着过多的牵连。

    教主夫人横身挡在傅云敌身前,阻断他看向秦牧的目光,笑道:“大育天魔经既然你们无人敢拿,那么还是由我来收着,告辞了!”说罢,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想走!”

    黑尊者呵斥一声,冲了出去,黄脸妇人、白眉老者等人也纷纷冲出,向教主夫人追去。傅云敌迟疑一下,唤来城主府的一位神通者,飞速道:“带人跟上那个少年,将他杀了给岳儿报仇!还有,把岳儿厚葬了……”

    说罢,他也自向教主夫人的方向追去。相比自己儿子的仇,大育天魔经更为重要!

    灵毓秀悄悄站起身来,蹑手蹑脚打算走出镇江楼废墟,突然秦飞月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背后。

    “公主殿下,不要再胡闹了。”

    秦飞月目光幽幽,道:“国师的大军,已经近了。”

    灵毓秀颓然,嘀咕道:“人家这次出来还没有玩个尽兴……”

    秦飞月目光柔和,柔声道:“七公主若是欣赏那个少年,待到大墟并入延康国土,便将他招入宫中,赐给他一个太监管事便是。这样他便可以经常陪着七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