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暗界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44.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放牧太阳的小女孩与她的太阳船一起消失了,黑暗很快涌了上来,吞没天地寰宇。

    “牧日族的族长到底想说什么?”

    秦牧陷入沉思,黑暗笼罩大地,龙柱又亮了起来,城里的一个个火盆也点燃了,一座座庙宇也在夜色中发出光芒。

    他胸口的玉佩也发出幽光,根据牧日族所言,玉佩来自无忧乡,而他也有可能来自无忧乡。不过大墟地理图中,并没有无忧乡这个名字,这个地方好像不存在于大墟之中。

    “无忧乡,到底在哪里?为何黑暗降临时,无忧乡才会出现?”

    他怔怔的看着城外的黑暗,很想走入黑暗之中,去寻找那个无忧乡,但是黑暗笼罩范围这么广,笼罩了整个广袤无垠的大墟,谁能知道那个虚无缥缈的无忧乡到底在何处?

    而且,他怎样才能平安的穿行于神秘的黑暗?

    黑暗这么危险,小小的玉佩并不能保护他,而石像这等宝物又太重,背着石像相当于背着一尊神,他根本办不到。

    “无忧乡中,会有我的父母吗?”

    秦牧意志低落,他站在龙柱的龙首上,抬起手掌,似乎想要触摸外面浓浓的黑暗。

    城外无边的黑暗涌动,与城中的光明景象仿佛隔着一层薄薄的膜,一只巨大的手掌出现在膜壁上,似乎想要与他的手掌触碰。

    秦牧抬头,两只手掌越来越近。

    黑暗中传来了窃窃私语,像是有许多温柔的声音在说着悄悄话,劝他走入黑暗,与黑暗相容。

    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仿佛钻入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劝说。

    秦牧目光迷离,两只手掌几乎要抵在一起。

    渐渐地,在他眼中前方的黑暗不再是黑暗,而是另一个宏大的世界,他看到了如同烟雾或者水镜中的世界,一个女子正在遥遥的探出手掌,似乎要与他的手掌接触。

    那个女子的面孔模糊不清,他想看清楚,却始终看不分明。

    他的胸前,玉佩轻轻飘起,似乎要飘向那黑暗中的世界。

    “牧儿,你做什么?”

    后面传来一个又惊又怒的声音,秦牧缩回手掌,聋子出现在他的身后,将他惊醒。秦牧从低沉中醒来,连忙缩回手掌,不禁一身冷汗。

    倘若真的触碰到那黑暗中的手掌,会发生什么事情?其他落入黑暗中的人都死得惨不忍睹,他也会被黑暗中的魔怪吃掉吧?

    黑暗中那只巨大的手掌也径自缩了回去,消失不见,黑暗中的异象也随之消散。

    秦牧恍惚中觉得黑暗中仿佛传来一声叹息,只是聋子显然一无所觉。

    聋子大怒,拉着他便走,怒气冲冲道:“黑暗中有魔物,善于迷惑人心,当心把你抓了去!”

    “迷惑人心的魔物?”

    秦牧这才觉得后怕,抬手将胸口的玉佩藏在衣服里,好像是将自己的心思也随着玉佩一起藏起来,心道:“总有一天,我会走遍黑暗,寻找黑暗的起源,找到无忧乡!”

    “聋爷爷,刚才黑暗中的到底是什么?为何我突然能看到黑暗中的东西?”秦牧想了想,问道。

    “黑暗中的是暗界。”

    聋子道:“暗界的事情,村长清楚,他去过那里。咱们去城主府,村长也在那里,让村长说给你听。”

    秦牧心头微震,村长去过黑暗中的世界?

    村长竟然如此强大,去过黑暗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牧儿,你竟然见到了黑暗中的那个世界?”

    城主府中,残老村的众人济济一堂,司婆婆依旧披着傅云敌的皮囊,药师、哑巴、马爷、聋子、瞎子、瘸子和屠夫都在,听秦牧将自己在太阳船和面对黑暗手掌的遭遇说了一遍。

    村长惊讶不已,道:“我的确去过黑暗中的那个世界,当年我来到大墟,万念俱灰,想着毕生的抱负都没有了着落,心灰欲死,但又偏偏死不得……”

    他露出苦笑,不过残老村的其他村民却都明白这种感受,有赴死的勇气但却偏偏不能死,这是因为责任还在自己的肩头,没有将这个责任交给他人。

    “那时,我走在生和死的边缘,一次又一次想要了结此生。有一次,我没能承受住魔的诱惑,走入了黑暗中。”

    村长回忆往事,面色平静道:“我本以为自己走进去会必死无疑,不过我太强大了,强大到黑暗一时片刻也弄不死我的地步。”

    这句话会让人以为他自卖自夸,但是残老村的村民却丝毫没有这种想法,村长说他太强大了,那么他就是太强大了。

    黑暗是何等恐怖?残老村的每一个人都是最为顶尖的高手,但是除了村长,谁也不敢说自己能够进入黑暗不死。

    村长继续道:“我在黑暗中行走,我很疯狂,向黑暗中的魔怪大吼大叫,想要求死,然而就在那时,我眼中的黑暗渐渐变得淡了,我看到了黑暗中的世界,一个与大墟重叠,但是不同的世界。那是个奇怪的世界,一下子便从黑暗中剥离开来……”

    众人都是心头震动,竟然真的有这样的世界?

    黑暗中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景象?

    “当时黑暗虽然变淡,但是我眼前还是像笼着雾气,看不太远,那些扭曲的影子让我清醒过来,我能够看到他们,但看不清他们。他们都很强大,甚至有些比我还要强大,他们向我招手,似乎是在邀请我。我想到我还肩负责任,不能死在那里,所以我退出了黑暗。”

    村长沉声道:“后来我曾经试着再次进入黑暗,寻找黑暗中隐藏的那个世界,却没有找到。牧儿所见的那个世界,应该就是我所见的那个世界。黑暗中的那个世界,我称之为暗界。而我们所在的世界,我称之为明界,明暗对应,交替。白天时,是明界占主导,而到了夜晚,则是暗界占主导。牧儿,牧日族的太阳守对你说,你可能来自无忧乡,而无忧乡有时候会出现在黑暗之中?”

    秦牧点头。

    众人对视一眼,药师笑道:“牧儿,你先回去歇息,延康大军刚刚退去,这城中鱼龙混杂,我们都需要守夜。”

    秦牧称是,离开城主府,回客栈休息去了。

    城主府中,村长、药师、瘸子、哑巴、司婆婆等人面色凝重,过了良久,瘸子嘿嘿笑道:“咱们养大的孩子,有可能是出身自暗界,是黑暗世界中的魔头……”

    聋子铁耳朵动了动,叹道:“当年他突然出现在黑暗中,其实我们就应该怀疑的。普通人家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只怕早就死了,而他却能在黑暗中活下来。哑巴,你怎么看?”

    哑巴啊啊的说了几句,聋子冷笑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不要为他说话!”

    “聋子,你太偏激了。”

    药师沉声道:“牧儿的玉佩有可能来自无忧乡,并非是牧儿来自无忧乡。而且,就算他来自无忧乡又能如何?无忧乡谁也没有去过,并不一定就属于暗界,属于邪恶,更何况暗界中也不一定都是黑暗中的魔头。牧儿的身世,还有其他可能。”

    司婆婆冷笑道:“就算牧儿是来自暗界的小魔头,那又能如何?他是我们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骨肉!”

    瘸子气道:“婆婆,你这是不讲道理……”

    “不讲道理?死瘸子,你还想杀了牧儿不成?”

    ……

    几人吵来吵去,马爷一直没有说话,突然道:“牧儿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也是我们教大的。我们如果是魔头,教出来的就是魔头。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就会把他教成什么样的人。”

    众人沉默下来,马爷一向话少,但每次说话都很有份量。

    “马爷说得对。”

    瘸子最服他,点头道:“是我多虑了。聋子,你觉得怎样?”

    聋子看向哑巴,他与哑巴最是要好,哑巴被炉子烤得红彤彤的脸膛露出笑容,啊啊说了两句,聋子道:“我知道你不是坏人,我觉得我也不坏,倘若牧儿变成了魔头,那就要怪他们。咱们村除了你和我,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司婆婆气结:“死书呆子,你歧视修炼魔道的不成?”

    聋子冷笑,将自己的两个铁耳朵拔出来,表示不想理睬你们。

    村长头大,道:“一个村子里的,都少说两句。聋子,把耳朵插回去,怪吓人的。”

    聋子噗噗两声插回耳朵,村长道:“我想带着牧儿去一趟暗界,探一探那里是否有无忧乡。”

    众人吓了一跳。

    村长微笑道:“你们放心,我第一次进入暗界是在四百年前,这四百年来,我还是有些长进的。我先准备一段时间,然后带着牧儿去黑暗中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