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雾海孤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48.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他们继续沿江向前,距离涌江源头只有百里左右了,怪事也越来越多。

    秦牧看到前方灯火明亮,照耀着黑暗,那里是一个村子,灯火在黑暗中显得很是惹眼。

    村庄中一个老者正在糊纸扎纸船,一艘艘纸船被扎好之后,便径自飞出村庄,停靠在江边,江水中一个个湿漉漉的男男女女登船,然后纸船便飘向江心,那里浓雾弥漫,纸船消失在浓雾之中。

    “那是阴差。”

    村长低声道:“在夜晚时出现,引渡死在江里的人。不要惊动他们。”

    “阴差?”

    秦牧心中好奇,向那老者多看几眼,那老者面容模糊不清,似乎隔着一层纱,无法看到他的容貌。

    村庄中那老者似有所觉,抬头向他看来,秦牧毛骨悚然,只觉自己的魂魄动摇,似乎要飞出体外。却在此时他的眉心传来洪亮的佛音,马爷在他眉心中种下的如来印记大放光明,挡住了那老者的目光。

    “生者止步。”那老者低头,继续糊着纸船,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

    村长谨慎道:“牧儿,不要干涉死亡之后的世界。”

    “死亡之后的世界?”

    秦牧怔了怔,道:“我们明明在大墟之中,这里并非是死后的世界,为何村长这么说……”

    “大墟中有许多诡异之处,连接了多个世界,那个小村庄便是死后的世界与现实世界接壤的地方。”

    村长道:“不仅大墟有这样的地方,其实大墟外也有类似的地方。倘若你走出大墟,见到这样的村庄这样的老者,不要上前过问。只要不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干涉现实世界。不过他们却知道很多,可以向他们问路。道兄,敢问无忧乡怎么走?”

    村庄中的老者抬起一根手指,指向黑暗中:“你们去不了真正的无忧乡的……”

    村长称谢,他们继续前行,这一路走了不知多远,秦牧胸前的玉佩突然轻轻飘起,指向前方。

    秦牧心中微动:“村长!”

    村长回头见到这一幕,轻轻点头。秦牧将玉佩摘下,迟疑一下,还是放开了手。

    玉佩飘起,向前飞去。村长立刻带着秦牧跟上玉佩,这玉佩的飘行速度越来越快,如同流星一般划破黑暗。

    秦牧与村长快步赶上,突然只听咻的一声,仿佛小球落入湖水发出的声响,玉佩撞在一个无形的膜壁上,在空中发出一道道涟漪。

    秦牧和村长面前顿时仿佛有一个奇异的世界随着那涟漪徐徐展开,他们前方是一片灰雾笼罩的广阔天地,巍巍群山,苍茫浩瀚,深藏于黑暗之中,与黑暗重叠,但却不是黑暗。

    “黑暗中果然另有一界!”

    村长带着他追上前去,秦牧探手抓住玉佩,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这里就是无忧乡吗?我的父母会在这里吗?”

    他的手中,玉佩还在跃动,似乎要飞向主人所在的位置。

    秦牧将玉佩挂在胸前,让玉佩引路,向前走去,村长连忙挡在他的身前,面色平静道:“牧儿,我们已经来到了这里,不必着急,一步一步来。这里很古怪……”

    秦牧平静一下心情,向前走去,这里山峦俊秀,但是蒙上了灰雾显得有些模糊不清,这里真的是无忧乡吗?

    那个阴差不是说他们到不了无忧乡吗?

    前方灰雾苍茫,群山若隐若现,秦牧脚下突然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只听一个声音道:“你踩痛我了……”

    秦牧吓了一跳,连忙低头看去,只见一只枯骨手掌从他脚底抽了出来,接着一只骷髅从雾气里探出头,空洞洞的眼眶向他“看”来。

    “人!”

    这骷髅发出尖叫,凄厉的声音在这个灰雾朦胧的世界里回荡,很是刺耳。

    秦牧连忙后退一步,脚下又发出咔嚓一声,他这才看到地面上竟然有着无数枯骨,不知多少骨头累积,堆在一起,不知有多深!

    他眼瞳中九重天旋转,向那些灰雾中的山峦看去,不由连打几个冷战。

    那些雾中的山峦竟是由无数骨头搭建而成,这些枯骨被堆成了一座又一座山峰,隐藏在雾气中!

    秦牧毛骨悚然,地上的骨头在一根根站起来,一具具骷髅摇摇晃晃站在灰蒙蒙的雾气中,只听各种扭曲的声音在雾气里回荡:“人?哪里有人?”

    “这里好久没有出现人了!什么人能够闯到这里?”

    “他们有肉,我们没肉,抢走他们的肉——”

    ……

    村长皱眉,看向远处,远处的山峦也在抖动之中,接着山峦站了起来,如同一只由无数白骨组成的怪兽,迈开脚步向这边走来。那些白骨山一边走,一边有无数骷髅手舞足蹈很是欢乐的跑过来,爬到山上,让这些白骨巨兽越来越大。

    有些骨头还带着神威魔威,显然是神魔的骨骼!

    骷髅吵杂的声音哄闹杂乱,不知多少声音在叫着要吃掉闯到此地的人。

    “哪里来的这么多枯骨?”

    村长也不禁有些心里发毛,几只身高只有三尺的小骷髅从灰雾中快步奔跑过来,抱住秦牧的腿便咬,秦牧一掌一个将这些骷髅拍碎,但是更多的骷髅咔嚓咔嚓的狂奔而来,如同大海的浪涛一般,很是吓人!

    村长元气溢出,化作一道道剑光,但是这里的骷髅实在太多,即便是他也有些头疼,尤其是那些神骨魔骨,只怕更难对付。

    却在此时,秦牧眉心中光芒绽放,一尊大佛虚影浮现,坐镇在他们背后,顿时无数骷髅尖叫,四散而逃。

    有许多骷髅奔跑之中聚在一起,变成一个个奔跑中的巨人,有的巨人被绊倒,落地化作无数骷髅撒腿就跑,跑着跑着又聚在一起,变成骷髅巨人。

    秦牧松了口气,马爷在他眉心留下的大佛虚影对付这些奇怪的骷髅的确有奇效,可以让这些骷髅不敢近身。

    远处的骷髅山也停顿下来,远远观望,看到秦牧身后的大佛不敢接近。

    灰雾如波澜轻轻荡漾,骷髅山之间的雾气让这里看起来如同一片雾海,突然,有灯光传来,秦牧凝目看去,微微一怔,他看到了一叶扁舟从两座骷髅山之间飘来。

    这一叶扁舟漂浮在雾气上,扁舟的船头一根孤零零的桅杆上挂着一盏灯笼,没有帆,灯笼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而舟后头一个身披破破烂烂蓑衣的船夫站在那里荡着船桨,头戴斗笠,在灯笼下还有一人坐在那里,也带着个斗笠,看不清面孔。

    扁舟很快荡到他们前方,灯笼下的那人站起身来,转身向船夫躬身施礼,取出一枚金币。

    那船夫伸手接过金币,秦牧立刻看到这船夫的手掌竟然没有一点血肉!

    这斗笠下,蓑衣中,竟是一个骷髅!

    骷髅荡舟!

    灯笼下那人走下扁舟,见到秦牧和村长,微微一怔,躬身施礼,声音苍老:“道兄。”

    秦牧和村长躬身还礼:“道兄。”

    那人压了压斗笠,向外走去。

    村长突然道:“道兄留步。”

    那人停步。

    村长道:“道兄是否还有余钱?”

    那人沙哑着嗓音,笑道:“你们没有带钱来,便想让鬼推磨?”

    村长微笑道:“所以想向道兄借一点。”

    斗笠下传来笑声:“老剑神,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了,你我那个时代的人所剩无几,能在这里相遇也是缘分。也罢,我分给你几文酆都币便是。”

    他伸出手掌,掌心中几枚金币漂浮起来。

    村长面色凝重,元气显化,长出手臂和腿脚,徐徐探出手掌,向他手中的金币抓去。

    两人手掌相触,各自身形晃动一下。

    斗笠下那人缩回手臂,转身便走,叹道:“你老了,但还是比我强上一分。不过好在我比你年轻几岁,可以比你活得久一些。”

    村长目送他远去,道:“你比以前更强了,但是未必有我活得时间久。”

    “难说。”

    斗笠下的那人纵身一跃,消失不见。村长张开手掌,四枚金币落在秦牧手中,随即元气显化的手臂和腿脚渐渐暗淡,道:“牧儿,我们登船。”

    秦牧心中惴惴,登上这艘扁舟。村长也飘了上来,靠着桅杆,船后头的船夫调转船头,小舟悠悠,很是平稳,驶向骷髅山深处的迷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