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横剑膝头斩魍魉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53.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村口,那个抽着人骨烟袋的老人动容,转过身来,面对着他,秦牧气势汹汹,驾驭汹涌浪涛呼啸而至,铺天盖地般压下!

    水流,只要足够湍急,便可以击碎一切,切开一切,摧毁一切!

    这是玄武元气的妙用,玄武元气控水,水的速度只要达到一瞬四十六丈,便可以切开钢铁,斩在人身上,绝对是一刀两断,无坚不摧!①

    秦牧脚踩浪头,直接向那老人碾压过来,气势滔天!

    激发了聋子的画,再加上蛟龙宝血,以及哑巴藏在他体内的那口洪炉,他有信心对付任何人!

    村口,抽人骨烟袋的老人抬起手,与滔天之势压下来的长河轰然碰撞,整条如同巨蟒般前行的长河崩溃,化作大水四下弥漫!

    与此同时,那老人的两指轻轻一捏,从水中刺来的少保剑竟然止住了势头!

    “有没有找到无忧乡啊?”那老人嘿嘿笑道。

    就在这老者捏住少保剑的一瞬,秦牧的手掌已然握住剑柄,体内所有的力量爆发,向前刺去!

    这个老者的强大超乎他的预计,但是他的眼睛开了神眼九重天,能够看出这老者体内的力量变化趋势。

    这老者抬手抵挡长河,捏住剑尖的时候,力量已经到了极限,这个时候再加上秦牧本体的力量,便会超过他能够抵挡的极限。

    蛟龙宝血和聋子的画让他的肉身力量提升到极致,他的身体所能爆发出的力量绝对不逊于他而今狂暴的法力!

    这一剑刺出,那老者顿时脸色变了,二指捏不住剑尖,被少保剑刺破掌心,剑尖嗤的一声钉入他的胸膛!

    “老丈,我这便送你去无忧乡!”

    秦牧脚下发力,少保剑顶着那老者向前撞去,那老者原本坐着不动,此刻落下双腿,但也难以挡得住秦牧那惊人的力量,两条腿在地上犁出两道深沟!

    当!

    那老者另一只手挥起人骨烟袋,重重敲击在少保剑上,秦牧手臂震颤酥麻,立刻撒手,元气卷起少保剑在空中平平画圆,削向老者的脖颈!

    云剑式!

    他的剑法得到村长的指点,虽然只是最为简单的刺、云、挑等招式,但是威力却大得吓人。

    那老者急忙向后躲过,但是少保剑一直旋转画圆,紧紧追着他的脖颈,让他只能不断后退!

    再向后退,便要退到死者生界的界碑处。

    与此同时,那些散落的大水再度升腾而起,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至,如同一条条大蟒向那老者缠去。

    突然,那老者手中的人骨烟袋飞起,抵挡少保剑,烟袋中喷出漫天浓雾,浓雾之中烟气聚成一颗颗骷髅头,啾啾怪叫,向秦牧扑去,钻入他的体内撕扯他的魂魄。

    秦牧以造化天魔功自我封印魂魄,任由那些烟雾所化的骷髅啃咬撕扯,始终无法将他的魂魄拉出体外。

    秦牧张口吸气,猛然喷出一股狂风!

    呼——

    雾气连同那些骷髅头被他一口气吹散,他虽然没有学过操控风的法术或者神通,但是现在他的修为已经被聋子、哑巴强行提升到从前难以想象的高度,呼吸之间便是法术神通!

    那烟袋与少保剑碰撞,烟袋中无数火星被磕出,那些火星顿时化作火红的熔岩扑面打来,秦牧脚步晃动,躲避熔岩砸击,攻势更加猛烈。

    大水所化的巨蟒缠绕在老者身上,立刻又有不知多少道水剑刺向老者周身。

    那老者的烟袋锅突然变大,像是一口大黑锅倒扣下来,传来恐怖吸力,将大水吸了一空,不过烟袋中的火也被熄灭。

    秦牧身法鬼魅般逼近,手臂翻飞,或拳或掌,如同千臂佛陀,疯狂向那老者攻去。突然拳法一变,拳法中夹着刀光,步法变幻莫测,让他的攻击更加防不胜防。

    那老者不断后退,他的力量还在秦牧之上,但是秦牧的身法步法和拳法刀法都诡异莫测,尤其是那口少保剑,锋利无匹,即便他的烟袋也是扛不住,这口剑施展出的招式虽然无比简单,但是却极为有效,速度快,力量足,而且屡屡突破烟袋的防御,直奔他的破绽而来!

    秦牧像是一个剑法大家,尽管剑招简单粗鄙,但却给他一种大巧不工的感觉,很是棘手,迫使他不得不退。

    村长的最简单的剑招,再加上瞎子的神眼九重天,无往不利!

    这老者又退出一步,突然心中一惊,眼睛余光看到了一块界碑。

    死者生界的界碑。

    秦牧提刀短靠,欺身入怀,杀猪刀便要提起,那老者不得不退,这一步退出,他全身血肉突然消失,变成了一具白骨。

    而秦牧踏前一步,跨出死者生界,身上的白骨顿时生出血肉。

    那老者一言不发,转身便走,纵身跳入茫茫的雾海之中。秦牧长出血肉,肉身力量还会提升,而他身上的血肉蜕去,力量便会衰退,此消彼长,他只有退走这一条路。

    秦牧松了口气,这个老者的实力极强,若是继续战斗下去,只怕会熬到蛟龙宝血失效的那一刻,到那时,死的只怕就是他了。

    他走到船坞,雾海苍茫无际,看不到尽头,雾海中隐约有灯笼的光芒照来。

    “村长是否能够赶得及?”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死者生界中魔云惨淡,正在不断向这边涌来,显然是那些城中的强者出动,前来查看。要不了多久,涌动的魔云便会来到这里。

    秦牧等了片刻,那艘挂着灯笼的船飘来,但是村长还是没有出现。

    魔云已经很近,再不走只怕便来不及了。

    秦牧取出一枚酆都币,将这枚金币拍入船坞的木桩中,然后登上这个小小的扁舟。

    穿着蓑衣的船夫荡着船桨,向雾海中驶去,秦牧站在船头,回头看去,只见村长还是没有出现,让他心中猛地一沉。

    魔云已经涌到那个村庄,很快便会来到船坞,不过此刻扁舟已经驶入雾海,不见踪影。

    “村长的本事这么大,一定会平安归来!”

    秦牧安慰自己,在船头的灯笼下盘膝坐了下来,将少保剑从背上取下,横在膝头,静静地看着前方涌动的雾气。聋子的画蕴藏的力量已经在消散,蛟龙宝血的效力也在退去,洪炉也渐渐变得黯淡,即将消失。

    小船悠悠,越走越远。

    突然船下的雾气涌动,一具穿着破烂衣裳的白骨纵身从雾海中跃起,向船上的秦牧扑去!

    秦牧仿佛早已料到它会跳出,就在这具白骨的头颅刚刚冒出雾海的海面,他膝头的少保剑已然拔出。

    斩剑式!

    秦牧依旧坐立不动,目视前方,挥剑平斩,那具穿着衣裳的白骨骷髅匆忙之下急忙抬起手中的人骨烟袋,但是却没能挡住这惊艳一斩!

    少保剑在它的人骨烟袋抬起之前斩在它的脖子上,一晃而过,它的头颅晃了晃,骷髅头跌入雾海之中,身子却落在船上,犹自站立,做出扑击的样子,但是却没有了任何威力。

    “我等你多时了,一直在看着船下的你。”

    秦牧收剑回鞘,眼中的神眼九重天纹理在渐渐淡去,蛟龙宝血和聋子的画中的力量飞速消退,向那具无头白骨道:“你在雾海中随着船潜伏游动,我一直看在眼里。我在等着你自己送到我的剑上来,然后将你斩杀。”

    那具白骨突然力气散去,哗啦一声分解成一块块骨头散落一地。

    秦牧看了看跌入船上的那个人骨烟袋,犹豫一下,将这烟袋和船上的碎骨统统扔进雾海,这烟袋能够与少保剑硬抗这么多记不落下风,是件好宝物,档次极高的灵兵,但却是用人骨炼制而成,他心中不喜,所以扔掉。

    “村长,你一定要平安啊……”少年坐在灯笼下,依旧横剑膝头,低声道。

    小船飘向一座座白骨山,向这个奇妙之地的入口驶去。

    而在死者生界中,突然天空中浮现出一道漩涡,漩涡裂开,被惊艳的剑光切成两半,村长淤血杀出,那漩涡中血流不断。

    血色漩涡挂在天空中,不断流血,看起来像是天空的伤口。

    村长回身,十指跃动,一道道剑光从指尖飞出,钉入漩涡,将漩涡封锁。那漩涡中血流不断,里面似乎有一个庞然大物在愤怒攻击漩涡入口,想要打破,但却被村长的剑光挡住,一时片刻间无法冲出。

    村长松了口气,立刻向酆都山门而去,他即将要飞过山门,突然停下脚步,只见山门上站着一尊鸟首双翼的怪人,单腿而立,另一条腿缩入羽毛之下。

    注①:可以参见现实中的水刀、高压水枪,水流喷速1448千里/小时,可以切断钛合金,另:一瞬大概三分之一秒,文中的丈,宅猪取的是唐朝标准,大约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