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剑图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58.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的头发终于停止生长,长发及腰,取了条束带将头发束起,面色凝重,走上前去,来到炉子前。

    司婆婆皱眉道:“哑巴,你在灵胎境能够炼化寒铁精英?”

    哑巴点了点头。

    司婆婆怒啐一口:“变态!”

    药师、瞎子等人也纷纷点头,深有同感,连声道:“变态!哑巴,你真是变态!”

    哑巴得意洋洋,乐得合不拢嘴。

    寒铁精英比寒铁金晶还要胜出许多,是从寒铁金晶中提炼出的精英。寒铁金晶尚可以被炉火炼化,打造兵刃,但是寒铁精英的寒气则可以直接熄灭炉火,极难炼制!

    哑巴扔给秦牧两块寒铁精英,意思是让他将这两块寒铁精英炼化,打成一块,然后打造兵器!

    秦牧若是能做到这一步,他这一关也算是过了。

    秦牧元气运转,化作朱雀元气,手掌燃起火焰,探手放在炉子中,然后另一只手哒哒的鼓动风箱,试图将炉中的火焰吹起,点燃碳石。

    不过他的手掌落在炉子中,立刻感觉到寒气逼人,连他手上的火焰也险些熄灭,朱雀元气都有被冻结的趋势!

    哑巴洋洋得意,向聋子连连比划,聋子道:“你的意思是点燃炉火就是一道考验,很需要技巧?这牵扯到锻造的奥妙,仅凭蛮力是点不着火的?”

    哑巴笑容满面,突然只听噗地一声,炉中火焰迸发,碳石被秦牧以狂暴无比的朱雀元气硬生生点燃,压下了寒铁精英的寒气。

    聋子看向哑巴,同情道:“哑巴,靠蛮力点不着火,只能说明你灵胎境的修为还不到家。人家有的是足够的蛮力,就是能点着火,不需要技巧。”

    哑巴悻悻的比划手势,聋子笑道:“狡猾。碳石的炉火炼不化寒铁,原来你藏了一手在这里。”

    秦牧点着了炉火,立刻鼓荡元气,将炉火催发到极致,不过那寒铁精英始终不化,甚至无法将寒铁烧红。

    秦牧皱眉,突然两只手探入炉中,抓起两块寒铁,催动霸体三丹功,灵胎也自疯狂起来,灵胎外的元气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炉,将朱雀元气催发到极致!

    他手中的寒铁精英渐渐变得赤红,没过多久,竟然开始有铁水滴落下来。

    秦牧将融化的铁水滴在溜槽中,两块寒铁熔化的速度越来越快,没过多久,寒铁悉数化去,铁水溶在一起。

    聋子看了看瞠目结舌的哑巴,道:“你要考验他什么来着?”

    哑巴颓然,他的本意是考验秦牧锻炼的本领。

    炼化寒铁精英,需要先点燃炉子,但是炉火的温度并不能将寒铁精英烧熔,不过修为浑厚的话,可以用朱雀元气将寒铁精英烧软。

    他的设想中,秦牧烧软两块寒铁,然后以锤反复敲打,将两块寒铁锤炼到一起,然后百炼成兵,没想到秦牧的元气修为实在雄浑得不像话,直接用元气将两块寒铁熔了!

    他的目的是考验技巧,但秦牧用蛮力直接压过了技巧,同样也做到了,而且更简单,让哑巴无话可说。

    当当的打铁声传来,秦牧挥动大铁锤,打得火星飞溅,每一锤都运用上雄浑元气,同时以朱雀元气软化,然后以玄武元气冷却,反复淬炼敲击。

    他反复锤炼不知多少遍,渐渐的,一口杀猪刀成型。

    哑巴检查一番,恹恹的点头,秦牧这一关通过。

    秦牧将杀猪刀打好,试了试锋利程度,很是满意。他现在终于有了一把自己打造的武器。

    瞎子笑道:“牧儿,先别试刀,还有我这一关未过呢。这次,你我比试吟诗。”

    秦牧面色苍白,讷讷道:“瞎爷爷,我肯定比不过你……”

    聋子将自己的两只铁耳噗的拔了出来,表示不听。司婆婆等人也是一脸嫌弃,纷纷道:“瞎子,换一个!”

    瞎子挠头,难却众人盛情,道:“那么我们便来比试枪法。聚气为枪!”

    他将竹杖抛开,手掌五指叉开,玄武元气顿时化作潺潺流水,一杆水龙枪出现在手中。

    秦牧元气爆发,一杆火龙枪出现,两人脚下开始移动,手中大枪不断抖动,如同毒龙伺机扑出深渊。

    二人绕行,脚步不停,水龙枪与火龙枪却始终没有碰在一起。

    秦牧神霄天眼开启,目光落在瞎子身上,寻找他的破绽,却始终没有寻到任何破绽,瞎子尽管看不见,但是半点破绽也没有露出来。

    “没有破绽,那就制造出破绽!”

    两人绕行了良久,秦牧突然足下一顿,地面陡然沉降,被他一脚踩出个大坑,地面波浪般抖动,让瞎子脚步不稳。

    呼——

    他手中火龙枪刺出,瞎子却微微一笑,水龙枪后发先至,向秦牧挑去,秦牧尽管先出枪,但是他这一枪却先秦牧一步刺中秦牧的胸口!

    秦牧露出笑容,胸口处水花四溅,出现一个漩涡,将瞎子这一枪挡住。瞎子手中的水龙枪顿时爆碎,被震得倒飞而去,秦牧手中长枪暴涨,化作一道火龙刺中瞎子胸口。

    瞎子翻身落下,脚步踉跄,连忙将封印的神藏开启,这才站稳,怒道:“你这是作弊,同时使用两种元气!技巧上来说,你已经输了,你就是仗着霸体元气厉害欺负我!”

    秦牧讷讷道:“瞎爷爷,要不重来一次?”

    瞎子转怒为喜,道:“霸体不就是用来欺负人的吗?这是你的实力,我这关,你过了。婆婆,该你了。”

    司婆婆目光复杂,看了看刚刚获胜的秦牧,道:“牧儿,在我心中你早已过了我这一关,你打通三百六十房时,便已经过了。”

    秦牧微微一怔:“婆婆?”

    “哪有孩子不会离开家的?”

    司婆婆低声道:“长大了都是要走的,我不能留你一辈子,这些老东西都许你过关,我若是不许就太自私了……”她挎着篮子回到房子里,掩上房门。

    秦牧怔然。

    村长咳嗽一声,让他醒过神来,道:“牧儿,我这一关你若是过了,你便可以走出残老村,离开大墟,去外界历练了。”

    秦牧转身,道:“村长指教。”

    村长微微一笑,道:“我们这些老东西教给你的,都是让你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的本领。马爷教给你力量和庄严,屠夫教给你勇气和无畏,聋子教你艺术与风度,瘸子教你逃命和狡猾,瞎子教你看破表象眼见真实,药师教你炼药和救命,婆婆教你智慧和善良,哑巴教你变通和从容。而我能够教你的,是一杆尺,用良心做标,衡量是非善恶。举起你的剑。”

    秦牧抽出少保剑,横在面前,朝向秦牧这边的剑脊将剑刃分为两边,一边映照出秦牧的面孔,另一边也映照出秦牧的面孔。

    “剑有四边,朝向你的这边映照你的心,一边是善,一边是恶。”

    村长面色平静道:“朝向你的敌人这边映照的是你的敌人的良心,一边是善,一边是恶。剑就是你的尺子,用以衡量善恶是非,既是衡量你的,也是衡量敌人的。剑法是衡量对手的善恶,也是衡量你的。我现在传授你我的剑法的第一式,学会之后,你便算是通过我这一关,可以走出村子去外面闯荡了。”

    秦牧心情激动,村长终于要传授他剑招了!

    马爷、瞎子等人心头微震,纷纷向村长看去,司婆婆也推开房门,向这边看来。

    村长终于要传给秦牧剑法了,这件事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小事,但是在他们看来却是了不得的大事。

    尤其是药师,他知道村长传授秦牧剑法,里面蕴藏的含义!

    村长的剑法,不仅仅是传承,更多的则是责任!

    学了村长的剑法,便要肩负起村长也不曾完成的责任!

    药师低声道:“村长,你觉得他能够肩负起来吗?”

    村长笑道:“我不行,并不意味着他也不行。魔教祖师老了,还有七年的寿命,我也老了,最多比他晚死几年。该留下传承了。”

    他精神一震,向秦牧道:“我的剑法叫做剑图,剑图第一式,叫做剑履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