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圣人之道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62.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走过来,英姿勃发,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身衣裳穿在他的身上极为合体,比那身兽皮衣裳要出彩不知多少。

    曲香主笑道:“公子手艺绝佳,连我都想留下公子在布庄里做个裁缝呢。”

    秦牧笑道:“这是婆婆的手艺,我也是现学现卖。”

    曲香主笑道:“公子,这布料虽然刀枪不入,但是防不住针线之类的灵兵,还请公子留意。”

    秦牧点头,谢过他的好意。

    曲香主拍了拍手,唤来一个小厮,低声吩咐几句,那小厮取来一个钱袋,交给秦牧。曲香主笑道:“公子,这袋钱虽是不多,却是属下一片心意。”

    秦牧只从钱袋中抓了一把,约有百十个,笑道:“我得了你的镇店之宝,已经心满意足,其他的钱你收回去。”

    曲香主称是,道:“正所谓红粉送佳人,宝剑赠英雄,这龙牙剪一直供奉在我这里,很少动用。公子裁衣绝佳,不如便收着吧。”

    秦牧连忙推辞,曲香主只得作罢。

    丰秀云将秦牧送到客栈,也告辞离去,道:“公子,明日埠头开闸,商队会离开密水关,公子切记要跟着商队,这些日子的确很不太平。”

    秦牧称谢。

    到了夜晚,狐灵儿点亮油灯,秦牧趁着烛光抬起手掌,手套上的一个线头如同灵蛇般探出头来,然后渐渐变粗,没过多久他看清了大育天魔经的文字,细细揣摩。

    大育天魔经是能够成神成魔的经典,秦牧出门,司婆婆将这卷经书交给他,却没有教他如何修炼,而是让他自己参悟。

    “婆婆说大育天魔经原本是天上的圣人下凡,打算用这门功法教化众生,怎奈这门功法太容易练偏了,所以被称作天魔经。”

    秦牧细细查看大育天魔经的总纲,这门魔典的总纲开篇便是振聋发聩之言。

    “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凡有异者,皆是异端!率性所行,纯任自然,便谓之道。”①

    秦牧吓了一跳,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能为百姓所用、所有的道理,无论是神道、魔道还是佛道,都是异端!

    只要能为百姓日常所用,便是正道。

    何谓正道,率性所行,任其自然。

    开篇便这么凶猛,难怪会被人称为魔典!

    不过,这句话也奠定了天魔教的基础,天魔教三百六十堂,堂主都是出自世俗市井的三百六十个行业,都是百姓日用,寻常能见。而三百六十堂所用的神通,也都是日常所用,比如雨堂堂主作法降雨,为百姓解决干旱。

    这是下里巴人,而神佛之道则是阳春白雪。

    秦牧倒觉得大育天魔经总纲说的不无道理,只是的确容易理解偏了。

    大育天魔经的功法门类繁多,各种奇功,各种神通,想人之未想,千奇百怪,让秦牧看得眼花缭乱,瞠目结舌。

    只是,秦牧将手套抽成一根线,从头看到尾,眉头却越皱越深,这大育天魔经竟然没有一门能够贯穿始终的功法!

    功法功法,分为功和法,比如秦牧的霸体三丹功,这是功,是内在的动力,而法则是杀猪刀法,偷天腿法,雷音八式等等,法是将功的威力发挥出来的门道。

    法如果要发挥出全部威力,便需要有对应的功。

    比如雷音八式,需要有如来大乘经才能将其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大育天魔经中的功和法虽多,却没有一门能够统领所有的法门的功法,这就万万配不上能够成魔成神的魔典这个称呼了!

    “大育天魔经不全!”

    秦牧立刻想到关键所在,大育天魔经虽然包罗万象,但是缺乏统一的功法,功法神通太多,导致每一种功法神通都很不错,都很厉害,但是修炼每一种功法都会花费大量的精力,从而无法将大育天魔经完全练成。

    大育天魔经中,功和法的种类多达千种,几乎每一种法都对应着一种功,没有哪一种功能够统筹驾驭所有的法!

    造成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大育天魔经不全。

    “但是大育天魔经不可能不全,这门功法被天魔教视若珍宝,镇教的功法,一定会有一门功法可以将这些功法神通统一起来。否则,天魔教也不会辛辛苦苦的追踪婆婆四十年……”

    秦牧心中微动,又将大育天魔经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只是依旧没有看出头绪,然后他从后向前检查,还是未能有所发现。

    “大育天魔经的诀窍到底在那里?可能婆婆也没有发现大育天魔经的总纲功法。”

    秦牧陷入沉思,残老村的九位长者之中,司婆婆的境界最低,应该是她也没能将大育天魔经包罗万象的功法统筹起来。

    她应该只选择修炼了其中几种功法,免得修炼的功法太多,空耗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一个人想要在有生之年将大育天魔经中的千余种功和法统统学会,并且修炼到精通,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难道在历代祖师封印的那个玉盒中?”

    秦牧翻了翻包袱,从里面找出玉盒,这个玉盒也被司婆婆塞了进来,秦牧试着打开玉盒,不过玉盒上有许多符箓封印,司婆婆大闹镶龙城时曾经说这上面的符箓是天魔教历代教主的封印。

    秦牧捏住一张符箓,轻轻一揭,那符箓竟然被他轻易揭了下来。

    秦牧呆了呆,翻看符箓背面,上面写着几个字:“假的,嘻嘻。”

    “婆婆真会玩……”

    秦牧摇了摇头,将其他符箓揭下来,打开盒子看去,盒子里面什么也没有。

    “没有大一统的功法,谁能炼成大育天魔经?”

    他不禁头大,盘算片刻,心道:“我的功法是霸体三丹功,已经有了功法,又何必寻找大育天魔经的统一法门?我用霸体三丹功统筹,不就可以了吗?”

    他想到就做,展开大育天魔经,寻到一门法术,叫做行雨决,没过多久他便将这门法术学会。

    他推开窗户,看了看外面的黑暗,不由得迟疑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这里已经不是大墟的地界了,外面的黑暗是普通的黑暗,街上还有行人,无需再害怕了。”

    秦牧的心放松下来,从窗户中跃出,伸手搭住房檐,轻轻使力,翻身跃上客栈的屋顶。

    一股风从窗棂中吹来,白狐坐着枕垫飞了出来,被妖风吹啊吹,枕垫飘到屋顶,落在秦牧身边。

    “天上的是什么?”这只狐狸突然惊叫起来,指着天上的月亮叫道,又惊又怕。

    “那是月亮。”

    秦牧抬眼看去,目光迷离,道:“应该是月亮吧?我白天的时候见到过月亮,与这个月亮有些像……”

    他也不敢肯定,小时候司婆婆指着白天时天空中的一个淡银色圆球,告诉他那是月亮,晚上的时候很亮。不过秦牧从小到大,从未在晚上的时候见到过月亮。

    大墟的夜晚,是彻底的黑暗,根本看不到天空中有什么。同样,大墟的夜晚也没有星星。

    明月皎洁,正是五月十六,月亮正圆。

    月光下,秦牧催动行雨决,客栈的上空顿时云气蒸腾,接着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秦牧挥一挥手,所有的雨水顿时止住,一根根雨线悬停在空中,宛如时间静止了一般。

    狐灵儿啧啧称奇,跳了起来,触碰这些雨线,把自己的皮毛弄得湿漉漉了,连忙又返回客栈里,催动法术把自己的皮毛吹干。

    屋顶,秦牧手法变化,元气催动行雨决,拨动雨线,顿时一根根雨线发出丝竹般悦耳的音律,音律响起,只见雨水化作锋利无比的水刃向空中击去!

    这些水刃射出数十丈这才势头衰减,重新化作水流!

    这里是商贾聚集地,多是商人,他在这里修炼法术也无人过问。

    “还是不行,不够顺畅。”

    秦牧脚步移动,连连拨动雨线,雨中数百口刀兵交错,碰撞,杀气沛然,狐灵儿又从客栈的窗棂里飘出来,拍着毛茸茸的爪子连连叫好!

    行雨决有着自己的功法,秦牧用霸体三丹功催动,总感觉难以将行雨决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他的法术威力已经很是可观,但这是由于他的修为无比强大的缘故,倘若换做适合的法门,这门法门的威力一定可以更强!

    注①:这段话出自儒家心学,由王艮、彦均提出,从王阳明的学说中发展而来,这两位是明代儒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