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青楼花巷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73.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小半个时辰后,黑羽红冠巨鸟便奔至京城,秦牧向前看去,心头微震,他已经见过了江陵城,心中极为震撼,而面前的京城带给他的震动还要超过江陵城。

    江陵城是建在金江上,城离水面三十丈,蔚为壮观。

    而这座京城如同巨龙般的山脉上,而且不是一条山脉,而是九条山脉。

    九条如龙般匍匐在平原之上的山脉,在京城这个位置汇聚在一起,九龙合流,龙首相聚之地,便是京城。

    这等磅礴的气势,首先便要超过建在金江上的江陵城许多。也难怪延丰帝对所谓的江陵新城截断龙脉建在龙首之上的说法不以为意,京城本来就是九龙至尊,何须在意延康国师压着一条龙的江陵新城?

    九龙拱卫京城,而距离京城三十里还有四座兵营,每一座兵营都像是一个城市那么庞大,距离兵营二十里的地方还有八座集镇,虽是集镇,但也可比城市了。

    这八座集镇建立在一条大江旁边,这条江是延康国第二大江,涂江,水陆交通极为便捷。第一大江是涌江,起于大墟。

    虽是第二大江,涂江却有延康龙脉之称,是正统的龙脉,而金江是龙脉之说,其实朝野中很多人都不赞同这个观念。

    秦牧远眺,九龙合流的京城气象非凡,不愧是天子统治天下的地方。

    “京城竟然还藏兵山中!”秦牧远眺九龙山脉,隐约看到兵戈之气,惊讶道。

    鸟背上的几个将士也是同样惊讶,纷纷向他看来,其中一人道:“小兄弟在军中有人?竟还知道山中藏兵。”

    秦牧没有回答,他能够看出九龙山脉中藏有千军万马,是因为他的神霄天眼,瞎子传授给他的九重天开眼法中其中有望气之术。

    所谓望气,是观气运。

    像京城这等大规模屯兵之处,兵戈之气用以镇压帝国气运,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弓箭骑兵将他们送到京城门前便告辞离去,秦牧与卫墉在城门处验过路引,走入京城,天子脚下自然繁华至极,秦牧虽然到过江陵城,江陵城的繁华已经让他大开眼界,而京城又是另一番景象。

    这里繁华,但并没有商贾的锱铢必较,不仅有财富积累,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的底蕴。

    这里的房屋楼宇很有味道,街边的石狮子雕琢的技法也很是考究,大户人家门上的对联也是别有趣味,还有家家户户门上贴的门神,也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这些门神真能活过来阻挡妖魔鬼怪。

    见微知著,察一叶可知春秋,观滴水而知沧海,秦牧四下观察,深知这个帝国的可怕。

    村长他们曾经说,延康国是伪装成门派的国家,现在他才知道这个门派是何等的强大!

    “秦兄弟是否有落脚的地方?”

    卫墉邀请道:“倘若没有,不妨去国公府稍住几日。等到太学开院,我们再去太学考试。”

    秦牧迟疑一下,摇头道:“我在城中有家乡故识,准备前去投奔,卫墉兄,咱们就此别过。”

    卫墉只得作罢,道:“你安定下来,可命人去国公府知会我一声。”

    秦牧笑道:“一定。对了卫墉兄,哪里有青楼?”

    卫墉面色古怪:“看不出秦兄弟还是个风……风雅之人,喜欢这个调调。京城最大的青楼便在花巷,你从凤华街往里走,走到尽头右拐,再经过三条街便可以看到花巷。花巷中最好的青楼叫做听雨阁,咳咳,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从未去过那里……保重身体!”

    秦牧纳闷,去青楼是什么调调?而且关身体什么事?

    两人作别。

    秦牧带着狐灵儿向前走去,沿着凤华街向里走。

    “这不是青楼啊……”

    花巷中,秦牧看着两旁的楼宇,心中纳闷。这里是青色的瓦,但是楼宇却是朱红色的,门前挂着些灯笼。

    “小哥哥上来玩啊!”有些小姐姐在楼上向他招手。

    “牧公子,你认得她们?”

    狐灵儿纳闷道:“她们嚷嚷得很热情呢!”

    “我上次去镶龙城也是如此,有些姐姐很热情,怪不习惯的。”

    秦牧向里走,沿途看招牌,这花巷很深,七折八拐,到了里面便没有这么热闹了,这里的姑娘很矜持,抱着琵琶倚在窗边,琵琶半遮着面,轻轻弹奏,清冷幽咽。

    再往里走,低低的琴音传来,秦牧向敞开的门里看去,只见院子里有轻纱飘扬,几个少女在轻纱帐间跑来跑去,还有个女子正在调试琴音。

    再向里走,有些女孩儿在楼上练习歌舞,脆铃般的笑声时不时传来,很是俏皮可爱。而到了这里巷子里的行人已经没有那么多了,院子里时不时走出一两个男子,好像是这里男主人一般,有婉淑的女子为其整理衣裳,依依送别。

    只是从里面走出的男子见到秦牧,都要遮住脸,似乎怕被人认出。

    秦牧纳闷,从自己家里走出来又不是什么丑事,至于还要遮脸?

    “城里人真奇怪。”

    他走到花巷深处,看到一座楼宇,写着听雨阁几字。这楼阁的门户紧锁,不过看起来院子深深,很是安静。

    秦牧上前敲门,过了片刻听到踢嗒踢嗒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女孩儿柔柔软软的声音传来:“来了,来了。”

    里面传来门闩拉开的声响,接着门户开启了一条缝,一个女孩儿在门后探出头,见到秦牧,好奇道:“客官,你找哪位?”

    秦牧客客气气道:“付磬允在吗?”

    那女孩儿将门拉开半边,笑道:“敢问公子名姓?我也好进去通报。”

    “你告诉她,我姓秦。”

    那女孩又掩上门,脚步声渐远,应该是去通报了。过了片刻,门户再次开启,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青楼堂主付磬允,见到秦牧不禁又惊又喜:“公子终于来了!快快,里面请!姐妹们,还不看茶?公子到了!”

    “公子到了?”

    里面传来女孩儿们的声音,很是清脆,唧唧咋咋的像是春天的小鸟儿在刚刚长出嫩芽的树上聊天,秦牧眼前青的绿的红的紫的衣裙飘动,听雨阁中的少女纷纷走出,向他迎了过来,让他眼花缭乱。

    听雨阁的女孩儿各具特色,有的软玉温香,有的冷若冰霜,有的娇柔妩媚,有的热情如火,可谓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付磬允连忙道:“走开,都走开!公子长途跋涉舟车劳顿,你们不要缠着公子!还不快去看茶?”

    这些女孩儿像是一群蝴蝶般散去,有的去打清泉,有的去洗茶碟,有的在点燃青灯烧水。秦牧顿时觉得压力减轻了不少,松了口气,付磬允引领着他来到雅阁,道:“这些姑娘都有欠管教,公子休怪。外面逐渐兵荒马乱,有些危险,公子这一路应该遇到不少变故吧?”

    秦牧笑道:“的确遇到些小麻烦,好在有惊无险。你通知教中高层,让他们知会祖师。”

    付磬允笑吟吟道:“祖师已经等公子许久了呢。其实祖师已经吩咐了我们,只要遇到公子,便让公子去见他。”

    有女孩上来奉茶,偷偷打量秦牧几眼,吃吃的笑着。

    秦牧报以微笑,纳闷道:“允儿姐,我去哪里见他?”

    那女孩儿听到秦牧称付磬允为允儿姐,又吃吃的笑了。

    付磬允瞪她一眼,将她撵出去,笑道:“自然是去太学院,公子饮茶。”

    “太学院?”

    秦牧惊讶,端起茶杯却忘了喝,太学院不是士子求学之处吗?为何去太学院见少年祖师?

    “公子不知?”

    付磬允笑道:“祖师是太学院的国子大祭酒1,是延康国从三品的官,主管太学院,自然住在太学院。太学院的太学士虽有天子门生的尊称,但实际上都是祖师的门生才对。”

    秦牧心头大震,太学院所有的太学士都是少年祖师的门生?

    延康国师和延丰帝竟然敢把这个官职交给天魔教的祖师?难道就不怕尾大不掉吗?

    付磬允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道:“祖师游戏人间,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其实他老人家德高望重,早在先帝时期便已经名动天下的世外高人了,很是神秘。即便是延康国师,也曾经向他老人家问道求教,也是延康国师一力担保,让他老人家做太学院的国子大祭酒的。”

    注1:国子大祭酒,唐朝官职,类似于最高学府的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