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赤子之心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79.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用心记忆,将柱子上的霸体三丹功的六合境界行功图记下,他在镇央宫得到霸体三丹功的五曜境界残图,再加上六合境界的行功图,残图中不能理解的部分渐渐清晰起来,只是想要将残图补全还是不太可能。

    少年祖师既然见过霸体三丹功的行功图,说不定他那里还有五曜境界残图,哪怕不全,说不定也可以与秦牧所知的残图一起将五曜境界补全。

    事关他的修行,他必须用心。

    突然,殿后走来一位和尚,沉声道:“哪些是江陵的士子?江陵士子出列,你们不必过这一关,去下一关等候。”

    卫墉呆了呆,和其他两位士子走了出来,向殿内走去,回头道:“秦兄弟……”

    “休得喧哗!”

    那和尚沉声道:“江陵士子死伤惨重,后面可以无需再考。其他人留在这里,等候考核。”

    秦牧惊讶莫名,太学院中竟然还有和尚!

    他见到这么多道人,原本以为这里虽有太学院之名,实则是道家的地方,没想到还可以在这里见到和尚。

    “太学院僧道合流,大雷音寺不知作何想?”

    他刚刚想到这里,殿后又走来一位黄袍僧人,眉骨高隆,长眉飘飘,手持名册,环视了一周,雪亮的目光将殿内的士子镇住,开口道:“这一关,考验心性。”

    他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轰然震响,震得殿中众人耳膜嗡嗡,头脑中一片空白。

    他跏趺而坐,眉目低垂,道:“我念的经蕴藏真言,你们若是承受不住便退出大殿,能够承受住我这篇经文,可去下一关。”

    他双手合十,手转念珠,不疾不徐道:“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1

    佛音震荡,每一句真言都宛如一尊如来降临,从声音中轰入殿中所有士子的脑海,轰入他们的身体,轰入他们的元气、灵胎神藏、五曜神藏之中!

    甚至连他们的念想之中也出现一尊尊如来大佛,光芒照耀。

    这震荡越来越强,强到让人承受不住,震荡声让他们气血浮动,元气散乱,神藏难守!

    想要对抗诵经声也是困难无比,他们的心念根本抵挡不住,仿佛一切想法都被照得清清楚楚,没有半分秘密。

    终于,有一个士子忍不住起身,向殿外狂奔!

    继续听这黄袍僧人念经,他只怕自己的元气会直接崩溃,神藏也会被佛音占据,说不定肌肉发肤骨骼经络都会被震得散架!

    这个士子刚刚奔出大殿,又有几人忍受不住,起身便向外跑,还未跑出大殿便忍不住哇哇呕吐起来,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吐出来。

    那黄袍僧人不为所动,继续念诵真经,佛门真言不断轰鸣,声音越来越重,更多的士子跑出大殿,狼狈不堪。

    不知不觉间,殿内只剩下二十多人,秦牧坐在殿中,那佛音冲荡而来,震动他的一切,少年不为所动,默诵魔语,与佛音僵持不下,你攻我守,你守我攻,打得不亦乐乎。

    这佛音对他的影响最小,无法对他的意识造成任何干扰。

    过了片刻,秦牧又换成自己学到的神语,与佛音较量,斗得不可开交。

    又过了良久,那黄袍僧人眉头皱了起来,张开眼睛看向秦牧这边,只见秦牧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抬头看着柱子上的壁画,似乎对自己的诵经声没有任何反应,而此时殿中只剩下十多人。

    “奇怪,他的评语上明明写的是邪性,重点观察的字样,如果果真内心邪恶,岂能在我的佛音下支撑这么久?”

    那黄袍僧人大是不解,口中佛音不觉慢了下来,心道:“他现在一点邪性也没有,倘若我刻意让他知难而退,只怕这殿中所有士子都要被逼出大殿,无人能够过关。”

    他停顿下来,起身道:“你们过关了,从后殿出去,去下一关。”

    众人如释重负,纷纷站起身来,不觉间一身大汗淋漓,湿透了衣裳。只有秦牧似乎一无所觉,一丁点儿汗也没有冒出来。

    那黄袍僧人又打量他几眼,取出名册,在每个人的名字后面标注,写到秦牧时,黄袍僧人迟疑一下,提笔写道:“赤子之心,不为外动。”

    僧人从后殿走出,将名册抛起,半空中仙鹤飞来,钓起书向上飞去,这黄袍僧人又返回殿中。

    那只仙鹤飞到半山腰,降落在一座大殿前,仙鹤衔书,将书交给一个走来的童子,那童子慌忙入殿,将书献给殿中的一位中年道人:“凌云师尊,名册来了。”

    凌云道人翻开名册,笑道:“每年太学院都要给出十个名额,从灵胎境和五曜境的士子中选拔出类拔萃的子弟。不知今年都有哪些人才?”

    他逐一看去,轻轻颔首,道:“还剩下十四人,评价都很高,今年虽然动乱,人才不如往年,但是也有些值得关注的少年英才……咦?”

    他盯住秦牧的名字,面色古怪,一行字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些遍,有些不解:“这个叫秦牧是怎么回事?怎么说他邪性,要重点观察,为何又说他赤子之心,不为外动?这些家伙,胡乱写评!”

    那童子道:“老师,江陵的三个士子已经被内定了,老师这一关要淘汰掉七人。而且,天策将军说他家的姑娘也来会考,请老师多加照顾。还有太尉府也来信,说是有个孙儿想要进入太学院修行。还有骠骑大将军,京城的秦家,以及镇安嗣王来信说,镇安王的小公子也想……”

    凌云道人头疼万分,道:“他们都想进入太学院,来头都很大,不管怎样都比我大,江陵的三个士子已经占了三个名额,这是国师的脸面。十个名额只剩下七个,哪里能安排这么多人?这个秦牧是何来头?难道是京城秦家的?”

    那童子摇头道:“秦家说,秦家的公子叫做秦钰,这个秦牧应该与秦家没有干系,他的户籍是丽州府。”

    凌云道人松了口气,道:“只能委屈他了。待会让他过不了我这关便是。还有哪些是没有背景的?”

    “还有丁山丁贺这两兄弟,以及这个叫做司芸香的女子。另外有背景但是背景不大的,还有这几人,此人是燕山府牧的亲戚,还有她是禹都府尹的表亲……”

    凌云道人松了口气,道:“三品二品的官虽然也轻易不能得罪,但眼下也只能得罪了。”

    秦牧出了后殿,抬头便是一段山路,十多位士子一起向上攀登,没过多久便见前方突然变得平摊,飞瀑从玉壁上挂下,飞琼泄玉,迎着太阳一照,流光溢彩,灿烂非常,让秦牧等人都忍不住赞叹一声,真是神仙圣地。

    “姐姐,你也姓司?”

    秦牧看着身边的少女,好奇问道:“司这个姓氏很少见呢,我有个亲人就姓司。”

    他身边的女孩叫做司芸香,是一个文静的少女,眼睛很大。司姓的人丁不多,除了司婆婆之外,秦牧还是头一次遇到姓司的人,忍不住多打量几眼,凑到她跟前搭话。

    那司姓少女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露出羞涩的神色,低着头向前走,对他不搭不理。

    “她会害羞,不是婆婆假扮的。”

    秦牧松了口气,心道:“婆婆从不害羞。婆婆现在残老村,离不开大墟,更不可能跑到这里来。倘若是婆婆,根本不会用司这个姓,因为我会怀疑啊。哈哈,真是我多疑了吗?”

    他现在有些疑神疑鬼,听到这个叫司芸香的女孩的名字,便有些怀疑,所以上前试探。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一座大殿前,只见一个童子手捧名册,向他们看来,朗声道:“各位士子,这一关考核严格,可能会有死伤,有要退出的吗?”

    注1:经文出自佛门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宅猪仔细读了这篇经文,发现宅猪前文中写的梵文魔语写错了,萨这个字应该是倒装,金刚经中有摩诃萨,字面意思是创造大。萨摩耶应该是摩耶萨,后文中改为摩耶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