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皇帝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81.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啪啪。

    秦牧脚边,两口已经空掉的剑匣落地,滚动两周。

    他的身后,是一个个惊得呆了的士子,即便是凌云道人门下的那个童子也是转过头,脖子拧了一个惊人的弧度,张大嘴巴看着殿内,吃吃说不出话来。

    而这座纯阳殿后方,便是太学院的太学殿。太学殿要比纯阳殿等大殿大了许多倍,殿前有长长的台阶,九百九十九阶,台阶上,大殿前,便是圣人座,国子大祭酒才能坐的地方。

    不过此刻,圣人座上坐着的并非是天魔教少年祖师这位国子大祭酒,而是一位中年男子,身披黄袍,头戴玉冠,天魔教少年祖师坐在他的下首,而在祖师下方,到台阶上,站着几百位文武朝臣,以及一位位国子监。

    台下,则是全国各地来的士子正在比试。

    能够来到这里的士子都是神通者,考核的内容与秦牧这样的士子不同,来到这里的士子也是经历了重重考验,很是艰难。

    这些士子千辛万苦到了这里之后,看到圣人座上的那位黄袍男子,又见了这么大阵仗,有人便吓得昏死过去,直接被淘汰。

    圣人座上的那位,正是延康国当今的天子,延丰帝。

    延丰帝亲临太学院,这并不出人意料,延丰帝曾经多次降临这里,查看天下士子求学,成为天子门生。

    太学院和大学、小学,是延丰帝用来对抗根深蒂固的宗派的利器,尤其是太学院,更是重中之重,不可不察。

    台下,诸多士子正在比试,战斗火热,突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太学殿前方的纯阳殿后门炸开,一个人影倒飞而来,撞入战场之中!

    紧随这人影之后的是一口口木剑,以更快的速度刺向那个倒飞而来的身影。

    剑风呼啸,咄咄咄的碰撞声不断传来,连续七十一响,将那个人影钉得撞在台阶上,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

    太学殿下,一片鸦雀无声,诸多正在比试的士子目光呆滞,怔怔的看着台阶上的那人。

    太学殿前,也是鸦雀无声,台阶上的那几百位文武大臣也是被吓了一跳。

    过了片刻,延丰帝不紧不慢的笑道:“大祭酒,看来你们这小学士子的比试比大学士子还要热闹呢,连朕的国子监都被打飞了。朕倒来了兴致,想看看小学士子的比试。”

    少年祖师笑道:“陛下想看,那么就让这些士子也上前来,在这里比试便是。凌云,还不赶快起来,还嫌不够丢人?”

    凌云道人又羞又愧,翻身爬起,向延丰帝告了个罪。

    他的胸口插着一口木剑,这口木剑是第七十二口,连续七十二口木剑刺中他的胸口同一位置,木剑已经刺入他的肌肉之中,险些刺入他的心脏。

    好在他在被击飞的途中将自己封印的其他神藏洞开,法力回复,这才没有被秦牧击毙。

    但是这次丢脸却是在整个太学院前丢脸,甚至丢到了皇帝面前,丢到了朝臣面前,而且还丢到了外国去了。

    ——台阶上的那些文武大臣之中,有几位是外国的使节。

    延丰帝笑道:“国子监,你真是出息了,竟被小学士子打成这样。谁打的你?把他叫上来,让朕看看何人胆敢殴打我朝四品大员。”

    凌云道人更加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少年祖师唤来另一位国子监,让他陪同凌云道人一起前去,笑道:“陛下,凌云多半是轻敌了,被小学士子占了先手。不过这小学士子的本事倒也了得,竟能将凌云打成这样,连我也动了好奇之心,想看看谁有这等本事。”

    纯阳殿前,秦牧若无其事,回头看去,只见自己身后的那几位士子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只有那个叫做司芸香的女孩在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看到自己转过头,这女孩又连忙收回目光,低着头揉着衣角。

    “这羞涩的样子,绝对不是司婆婆!”秦牧信心满满,心道。

    正在此时,凌云道人与另一位国子监快步走来,那童子连忙迎上凌云道人,叫道:“师尊……”

    啪。

    那童子被凌云道人一掌打个跟头,一旁的另一位国子监皱眉,道:“师兄,你何必如此小气,冲小孩子撒气?”

    凌云道人面色阴沉,看向秦牧,满心愤懑难以消解,硬邦邦道:“你随我来!”

    另一位国子监看了看其他士子,道:“你们也跟过来,纯阳殿的大考先停下。”

    众位士子回过神来,连忙跟上。

    众人来到太学殿前的台下,心脏不由剧烈跳动,谁也不知道这里竟然有这么多人,而且都是帝国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连皇帝都在其中!

    秦牧四下看了看,然后收敛目光,眼观鼻鼻观心。卫墉也在台下站着,却没有考核,见到秦牧,他想要招呼,但又忍耐下来,急得抓耳挠腮。

    延丰帝笑道:“哪个是击飞朕的国子监的小学士子?站出来,让朕看看。”

    秦牧向前走出一步,抬起头来,直面皇帝,心道:“这就是延康国当今的皇帝延丰帝?”

    延丰帝与他想象的有些不同,他想象中,延丰帝应该是个英明神武的存在,威风凛凛如同天神,而这个延丰帝却是有些和蔼,身穿黄色龙袍,腰缠红色镶金玉的腰带,脸有些胖,眉间很宽,鼻梁高挺,长着四条八字胡。

    他的胡须上唇长着两条,下唇也长着两条,比上唇的要短许多,但却不突兀,应该有人经常帮忙修饰胡须,整齐不乱,显得很有味道。

    延丰帝好奇的打量他两眼,笑道:“很年轻嘛,有如此实力,委实难得。你来自哪里?”

    秦牧躬身,正想说出丽州府,突然又改了主意,老老实实道:“臣来自大墟。”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位小将军从群臣中出列,躬身道:“陛下,请下令拿下此人!他是大墟的弃民!”

    此言一出,顿时满堂哗然。

    秦牧循声看去,心中有些惴惴,只见那个小将军正是秦飞月小秦将军,秦飞月对他自然不会陌生,两人不止一次碰过面,而且还在镶龙城的客栈中聊过天。

    秦飞月知道一些他的底细。

    就在此时,旁边一位老臣低声道:“陛下,这个小哥儿就是臣寻访的那位花巷神医。”

    “花巷神医,这么年轻?”

    延丰帝怔了怔,笑道:“小秦将军退下,人家已经说了他是来自大墟,你又何必一惊一乍?”

    秦飞月抗声道:“陛下,此人来历叵测,与天魔教有关,还请陛下明鉴!”

    延丰帝微微皱眉,道:“天魔教也是朕治下的一个教派,也是朕的子民。你让朕将朕的子民拿下,那么朕还怎么统治天魔教?”

    秦飞月还要争辩:“可是……”

    延丰帝面色微沉,挥手道:“退回去。朕的朝臣之中,有着各教各门的精锐精英,若论出身,有半数是魔教魔道。小秦将军,你有些过分了!”

    秦飞月只得退回去。

    延丰帝看了秦牧一眼,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的江山不止延康,大墟来的子民,也是朕的子民。你是天魔教的弟子?”

    秦牧躬身道:“是。”

    延丰帝大笑,环视左右的文武群臣,道:“天魔教一向神出鬼没,而今教中弟子也进入太学院求学了。大祭酒,你功莫大焉!”

    少年祖师欠身道:“这是陛下洪福齐天。”

    一旁有个大臣道:“陛下,此子有可能是个弃民……”

    “弃民?”

    延丰帝不以为意,悠然道:“神之弃民,朕未必弃。神可弃众生,朕不可弃众生。到了朕的国土,无论来历,都是朕的众生,哪里来的弃民?”

    一位老臣上前,躬身道:“可是陛下,最近屡有宗派作乱,臣只怕天魔教也蠢蠢欲动,倘若此子是天魔教的奸细……”

    “这些江湖门派,总想搞件大事来吓朕。”

    延丰帝也是有些头疼,冷笑道:“他们名义上是反国师,实则是反朕!让朕的屁股挪一挪,龙座给他们的屁股坐。真是痴心妄想!从前国家是门派附庸,谁来做皇帝都由宗派来做主,这些宗派趴在国家身上吸血,趴在黎民身上吸血,哪个皇帝不由他们心意便换掉杀掉。今时不同往日,门派只能是国家附庸!”

    他说着说着,不知触动了哪根心弦,站起身来,有些激动:“朕与国师推动变革,就是为了要改变宗派掌握黎民命脉国家命脉的情况,朕不但要变革,还要革命,革这些宗派的命,革自己的命!这些宗派不想变革,那就等着朕去革他们的命!这些宗派掌握的资源,都要收归国有,休想再来拿捏朕!不但宗派要变,朝廷也要变,朝廷不变,迟早完蛋!你们都说国师激进,国师没有朕激进,国师的作为,都是朕授意!反国师,就是反朕!”1

    注1:革命一词并非是外来词,起源于两三千年前的易经,易经中说: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