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要杀你的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82.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整座太学院鸦雀无声,听不到任何声音。

    延丰帝显然是有感而发,要趁着这个机会震慑一下群臣,也要凝聚君臣之心,让君臣一体。

    过了片刻,延丰帝露出笑容,又落座下来:“朕有些失态了。国子监,取名册来。”

    凌云道人连忙手捧名册上前,延丰帝提起朱笔,在秦牧的名字后面写了几字,道:“从今往后,他便是天子门生。”说罢,合上名册,还给凌云道人。

    延丰帝看向少年祖师,道:“大祭酒,选拔士子本来是你的职责,朕越俎代庖替你选了,你意下如何?”

    少年祖师笑道:“陛下圣明,有雄才伟略,是大墟福分。”

    延丰帝哈哈大笑,连连摇头:“马屁,又拍我马屁。好了,让士子继续比试罢。”

    太学院的国子监得令,让诸多士子继续比试。小学士子还有几人没有考完,也在太学殿前一起统考,还是由凌云道人主考。

    凌云道人即便想放水给那些达官贵人的子弟,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在场的都是目光雪亮的强者,他若是动一分手脚都会被看破!

    这场大考直到下午才堪堪结束,有人欢喜有人愁,尤其是大学士子,竞争更是残酷严苛,能够进入太学院可以说百里挑一!

    而小学士子中只剩下五个名额,出身名门的毕竟还是所学渊博,胜过寒门弟子,这五个士子中,只有那个司芸香成功通过大考,成为太学院的太学士子。

    而其他四人,都是出自名门望族。

    并非是寒门士子不努力,而是资源所限。

    小学大学传授的都是同样的武学、法术和剑术,就算练得再精,也无法突破这个藩篱,而名门望族除了修炼小学大学所传,还有各自家传、祖传和宗派所传的绝学,家中又有高人指点,因此寒门士子比例不高。

    秦牧看在眼里,心道:“长此以往,只怕延康国的高层终将会被名门望族和宗派的势力把持,寒门弟子将永无出头之日,不可能高居朝堂之上。如此一来,国家必不长久。延丰帝有变革之心,不知能否改变这种情况?”

    这种情况,统治者永远是统治者,阶层之间固化,而统治者中必然会出现某些势力坐大,越来越大,拥有越来越多的资源,终会成为帝国毒瘤。

    待到寒门士子起义,毒瘤趁机兴风作浪,帝国崩塌只在朝夕之间。

    大考结束之后,国子监安排住所,但凡成为太学士子,在太学院都有自己单独的住所。这里叫做士子居,是士子所居之地,每一位士子都有一个两进两出的院子,太学士子平日里生活在各自的住所,住所里一切应有尽有,还有仆从帮忙打理家务,做饭洗衣,可以让士子们不必为生活琐事烦心。

    倘若是有身份的人家,还可以带来自己的家仆或者使女,秦牧一无所有,自然没有这些琐事。

    “不知道能否将狐灵儿也带过来?等到这边的事安排妥当,见过祖师之后,便去将她接来。”

    秦牧四处观览,太学院所在的这座玉峰比他看到的要大很多,山中有山,洞中有洞,除了纯阳殿青阳殿和太学殿之外,还有林林种种十几座宫殿,又有天录楼。

    天录楼是藏书的地方,设有秘书监1,秘书二字顾名思义,是看管秘密之书,这天录楼的藏书便是帝国广罗天下宗派的典籍,藏在楼中,由秘书监看管。

    秦牧停下脚步观看,只见天录楼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多是太学士子,也有皇室子弟。

    “少教主一路走来,到了这里,感觉如何?”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秦牧转身,躬身见礼,道:“祖师。”

    来者正是少年祖师,虽是少年模样,但声音却很是苍老,笑道:“不必多礼。”

    秦牧定了定神,道:“我一路走来,看到延康国境况,给我很大冲击,心中颇不平静。”

    少年祖师来了兴致,迈步前行:“哦,说来听听。”

    秦牧跟上他的脚步,边走边谈,道:“我走一路看一路,只见延康国上下,有大兴之兆,道法神通,百姓日用,日新月异。干旱降雨,洪涝排云,近乎神迹。空中有飞船,地上有行舟,炼丹术也被运用到百姓日常之中,造化神奇。延康国虽然有所动乱,但是乱不了太久,之后便是无比强盛!”

    少年祖师带着他来到山上的一片湖泊,站在湖水边,湖边玉柳成荫,好奇道:“你觉得宗派与国家,哪个更有前途?听你的意思,你认定宗派无法与国家为敌?”

    秦牧点头,道:“小学大学和太学,已经确定了延康国就是天底下最大的门派,其他门派,都是这个门派的小学大学,为延康国提供士子而已。这些宗派,如何与延康国相争?”

    少年祖师坐了下来,岸边有两副鱼竿,他给秦牧一支,自己一支,将鱼饵抛入水中,笑道:“可是而今天下大乱,许多门派趁机造反,星火燎原,再加上延康国师身受重创,我观延康国岌岌可危,随时可能国灭!”

    秦牧也抛出鱼线鱼饵入水,哑然失笑道:“祖师,你诓我对不对?延康国师无非是欲擒故纵,想要趁机将天下的反对势力一网打尽而已。这一点瞒不过我,自然也瞒不过祖师。”

    少年祖师面色平静的看着湖面,过了片刻道:“不止是欲擒故纵,你还少了个苦肉计。延康国师的确身受重创,他的伤很重。否则也骗不了天下各门各派。”

    秦牧吓了一跳,失声道:“延康国师自己下的手?”

    少年祖师摇头:“下手的另有其人。据说是由三个与我同年代的老怪物一起出手,将他重创,他回京之后我见过他,伤势的确很重。”

    秦牧怔然,他一直以为延康国师用的是欲擒故纵的手段,引诱反对势力出手,没想到延康国师真的受伤了。

    “他将计就计,想要引出这些人。”

    少年祖师不疾不徐道:“倘若这些门派以为就这样可以将延康国师除掉,将延康国毁掉,只怕是要吃亏了。少教主,你对延康国师怎么看?”

    秦牧肃然道:“人中雄杰,胸怀宽广,旷世之才。”

    少年祖师露出笑容:“当年他来向我问道,我也是这么认为,我原本想收他为弟子,但是他的才学宽广,已经隐约有超过我的势头,所以我便打消这个念头,免得耽误他的前程。那么,既然延康国凌驾在天下各派各宗各门之上,无法力敌,延康国师又是旷世奇才,我圣教该如何自处?”

    他言语之中有考校的意思。

    自从他这次见到秦牧的第一句话,便开始了对秦牧的考验。

    秦牧参加太学院大考,成为太学院的太学士子,只是第一重考验,考的是他的实力。而现在,则是考他的智慧,是否有驾驭天魔教的智慧,是否有成为教主的智慧。

    秦牧沉思片刻,道:“我圣教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变教为国,让圣教立国。我圣教立国,便必须要远离延康。延康国的国运越发昌盛,国师平定乱局之后必然会对外用兵,在国内,无法与延康国抗衡,距离太近,也无法与延康国抗衡。但是如果远离延康,我圣教的基础不存,只怕几十年都难有起色。”

    少年祖师点头,道:“第一条路艰难无比,我圣教立足市井百姓,离开了延康,便是被坏了根基。这条路不可取。第二条路呢?”

    “第二条路,便是依附。”

    秦牧道:“圣教依附延康国。”

    少年祖师脸色微变,冷笑道:“你做教主,便是想让我圣教灭教?你好大的胆子,我要杀你的头!”

    注1:秘书并非是外来词,而是古代官职,秘书监负责看管皇家藏书,东汉时期设立,而类似秘书监的职务起源更早,在周朝时期。唐朝时魏征曾做过秘书监。牧神记采用的官职体系是唐朝的九品十八阶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