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京城规矩多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84.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少年祖师也取来一根鱼骨,在地上画了自己在遗迹中所见的五曜境界行功图,只是也是残缺不全,道:“我见到的只有这么多,因为这幅图实在太残,所以没有刻在青阳殿。”

    秦牧心中微动,将自己在镇央宫所见的那幅五曜境界行功残图画出,与少年祖师所画的对照比较,两张残图残缺的部位多有不同,倘若重叠,倒可以补上一些缺失的部位!

    秦牧又在一旁画了一幅新图,这幅新图中缺少的部位只有一处,左肩锁骨处!

    不过,即便缺少了左肩锁骨的修炼功法,他也完全可以催动霸体三丹功继续修炼了!

    少年祖师细细打量他画的这幅新图,沉吟良久,用鱼骨在左肩画了几道,道:“我以我的理解先给你补全这幅行功图,只是我补全的未必便对,与原版相比肯定有所偏差。你与人对决,元气运行时,左肩这里只怕还是有一丝破绽,倘若对手的本事一般,发现不了你的破绽。倘若对手的眼力很高,只怕你的左肩便会是你致命的弱点。”

    秦牧心中凛然,连忙道:“祖师,对方的眼力有多高才能看破这个破绽?”

    少年祖师沉吟片刻,道:“天人,或者生死境界。”

    秦牧放下心来,笑道:“这等强者,我哪里会去招惹?”

    “还有些年轻人,虽然境界不高,但是眼力很高。”

    少年祖师淡然道:“比如太学院中便有这样的年轻人。你不要将自己看得太高,而今已经不是凭借一两门老祖宗传下来的功法便可以叱咤风云的时代了。道法神通倘若不进步,只靠祖宗传来的那两手,嘿嘿,迟早要被其他人灭掉。你知道我为何要做太学院的大祭酒吗?我为的就是博览天下所学,为的是见证一个新时代。”

    他的目光中有一丝悲哀,低声道:“可惜,只怕我无法看到了……”

    他虽然看淡了生死,不为自己的死期将至而悲哀,但是却伤心于自己无法见证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而悲伤,因为这个新时代,是他一手推动的。

    “我看不到没有关系。”

    少年祖师精神振奋,笑道:“但是你却可以看到。少教主,不要固步自封,眼界一定要宽广,心胸一定要宽广!”

    秦牧辞别少年祖师,这位老人给他的印象与村里的其他人不同。

    残老村的村民给人的印象就是一群老好先生,虽然都是凶神恶煞,但接触久了便发现他们其实都很善良。他们教给秦牧做人的道理,教给秦牧生存下来的手段。

    而少年祖师没有教他这些,少年祖师用的是循循善诱的手段,让他站在更高的地方去看这个世界。

    站的高度不同,看到的世界也不同。

    鸡雀低飞,只看到鸡笼草庐之类的东西,只能在地上捉虫,啄米。

    雄鹰展翅,目及千里,千里之地都是其扑杀猎物的领地。

    想要成为天魔教的圣教主,便须得有目及千里的气魄。

    对秦牧来说,这次最实际的收获还是霸体三丹功的五曜境界行功图,有了这幅图,他才能继续修炼,否则修为便会被困在五曜境界没有寸进。

    他回到士子居,试着催动霸体三丹功,按照那幅整理出的行功图催动元气。霸体三丹功的五曜境界行功路径,要比之前复杂许多,是在导引功、灵胎境的功法基础之上,又覆盖一层功法。

    秦牧博览大育天魔经中的一切功法,大育天魔经中的功法虽然很多,很是神奇,但是能够与霸体三丹功五曜境界行功路径媲美的,并不多见。

    霸体三丹功的五曜境界行功路径,像是在同时催动三重功法,催动最为简单的导引功,导引功带动灵胎境的行功路线,然后灵胎境又带动五曜境界行功路线,可谓复杂。

    这次,他元气勃勃而发,按照行功图运转,突然间他的意识一分为五,与滚滚的元气一起涌入五曜神藏之中。

    五曜神藏中,五颗大星突然间光芒大放!

    不过这次没有出现五行混乱相互湮灭的情况,而是金曜星的一道星光洞射下来,与他的一股意识融合,化作一尊金神,左耳挂蛇,足踏双龙,虎爪白毛,手持青铜钺。

    秦牧小心翼翼催动元气行功,让金神虚影不断汲取金曜星光。

    星光组成金神虚影,这种星光便叫做星力,星辰的力量。

    与此同时,木曜星中也有一道星光洞射下来,与他的一道意识相容,化作一尊木神,人首鸟身鸟足,足踏双龙,手持柳鞭。

    水曜星中也有一道星光射落,与他的第三道意识融合,化作人首红发蛇身,手持三叉戟的水神虚影。

    火曜星射出的光芒与他第四道意识融合,化作兽身人面足踏双龙,手持火葫芦的火神虚影。

    土曜星射来的光芒与他最后一道意识融合,化作人首蛇身背后有两扇门户的土神虚影,那门户上还写有字迹,只是因为是虚影,模糊不清,看不出写的是什么。

    他的元气与这五尊神的虚影融合,元气与星力之间竟然在缓慢的相互转变,这种状况令人不解。

    “元气转换为星力,星力转换为元气,相互转换,是否有着什么变化?”

    秦牧纳闷,细细体会,并未发现这里面有什么不同,只是觉得元气转化为星力时,自己隐隐感觉到星空中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蠢蠢欲动,具体是什么力量他不得而知。

    而星力转化为元气时,他发现自己的修为提升了少许。

    “不是一件坏事。”

    他彻彻底底的松了口气,虽然五曜境界的行功图还有一点破绽,但好在能够修炼,不会动不动便走火入魔了。

    “现在距离太学院开课还有一段时间,该回听雨阁一趟,将狐灵儿接到这里来。而且我还答应过,要继续为花巷的人诊治。”

    秦牧走出住所,向外走去,迎面便见一众士子走来。

    他所住的这片区域与神通者隔开,是灵胎境界和五曜境界的士子所居之地,太学院低于六合境界的士子都住在这里。太学院开院,许多前面几届的士子从外地归来,他们比秦牧早几年入学,修为深厚,但只要没有突破到六合境界,便依旧住在这里。

    太学院每年给小学士子十个名额,小学士子想要三五年内突破到六合境界,很难办到,因此太学院中的小学士子数量不算少。

    这些士子经过秦牧身边,其中一个士子打量秦牧一眼,道:“这位师弟,听闻院里来了个大墟的弃民,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秦牧怔了怔,道:“师兄找那个弃民有何事?”

    那士子道:“弃民,是只能做奴隶的贱民,没想到皇帝竟然让弃民成为我太学院的士子,这是辱没我等。我们听闻这件事,义愤填膺,打算让他知难而退,不要留在太学院。他留下来,我们还有什么脸面?”

    秦牧目光闪动:“原来如此。那个弃民我曾经见过,就住在这附近。不如我领你们过去?”

    这十多位士子不禁大喜,纷纷作揖笑道:“有劳师弟!”

    “诸位师兄客气。”

    秦牧道:“我也是出身名门,家族权贵,却与弃民同学,羞愧得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对了,我姓秦。”

    “秦姓?”

    这些士子都是惊讶,其中一位士子客客气气道:“原来是秦家的兄弟。京城秦家,的确是名门望族,与弃民同学真是有辱门楣。秦家多良将,满门忠义,我虽然早你两年入学,但不敢自称师兄,你我以兄弟相称。”

    另一位士子笑道:“我父在虎行山开矿,每年都要运过来几百个弃民,是从边关买来的,每年都会死掉几百个,不得不继续买。嘿嘿,没想到我竟然与弃民同院求学,我父知道了,一定会大为震怒,说我与奴隶为伍。”

    一个女子道:“这次的事情我也听闻了,皇帝借机敲打群臣,所以让弃民进入太学院,其实也有将大墟吞并的意思。他承认弃民是延康国的子民,不是承认大墟也是延康国的国土了吗?只是皇帝考虑不周全,将弃民放入太学院,忽略了我们这些士子的感受。”

    秦牧与这些士子一路来到士子居的尽头,一路闲谈,靠近尽头的院子只有一个,很是僻静,秦牧笑道:“诸位师兄,这里便是那弃民所居之地,你们稍候。”

    他上前敲门,过了片刻,院门开启,从门后探出一个圆脸,见到秦牧微微一怔,笑道:“秦兄弟……”

    秦牧推门进去,众人鱼贯而入,将那体态宽胖的士子挤到院子中央。

    秦牧关上院子门户,插上门闩,面如止水:“对了,诸位师兄,太学院许杀人吗?”

    那些士子都是怔了怔,一位士子失笑道:“秦兄弟,我们只是要教训教训这个弃民,将他赶出太学院而已。至于要杀人吗?倘若杀了他,我们都会被赶出太学院的,将他打一顿就好了!”

    秦牧有些不开心,悻悻道:“京城的规矩真多,还不能随便杀人。倘若是在我们大墟,杀十几个人根本没人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