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师兄小毒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88.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秦牧微微一怔,这个少女有些眼熟,但是急切间却认不出来,那少女在人群中被裹挟着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挥手:“放牛的,你住在哪里?我去找你!”

    “太学院!”

    秦牧向她挥了挥手,突然脑中闪过一道光:“是了,她是灵毓秀!她怎么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从前的灵毓秀和当年的他差不多高,而现在则还要比秦牧高出一两分,而且变成了一个大姑娘,出落得楚楚动人,刚才在人群中向他招手,他几乎没有认出来。

    “好在脸蛋还是胖嘟嘟的,没有变。”秦牧欣慰道。

    曲太医等人满脸怪异的看着他,年纪较长的游太医毕竟还是面慈心软,提醒他道:“小神医,你这样说一位女孩子,尤其是公主,会被杀头的。”

    秦牧纳闷:“为什么?我们大墟夸奖女孩子漂亮,都是强壮,能生,毓秀公主虽然算不上强壮,但好在胖了点,我觉得她应该能生。”

    这话也能用来夸赞女孩子?

    几位老太医心领神会,都是一幅这家伙没救了的表情,迟早会被杖毙,活活打死。

    木太医道:“小神医,咱们回太学院。这一宿折腾,着实把我们这几根老骨头折腾得够呛。”

    出宫之后,秦牧与几位太医分别,回到花巷,在听雨阁吃了早饭,辞别付磬允等女子,带上行李和狐灵儿返回太学院。

    太学院,士子居。

    秦牧向自己的院子走去,背后的行囊中狐灵儿探出头,好奇的东张西望。

    秦牧远远看去,只见自己的院子前坐着几排士子,这些士子正襟危坐,各自身边竖着一个剑匣,他们左手搭在剑匣上,面色肃然。

    为首一人向院子里冷冷道:“弃民,你该醒了吧?莫非是怕了我等?既然怕了,那就滚出来将你墙上的字抹掉!”

    另一位士子冷笑道:“我们有的是耐心。有能耐你便一辈子缩在屋子里,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多久!”

    “昨天你不是很嚣张吗?你竟然将昨天暗算我们的事情捅出去,闹得太学院所有人尽知,让我们大丢脸面,而今为何躲在里面不出来,莫非要做缩头乌龟?”

    “我们之所以留着你的字,便是要羞辱你,让你知丑!让太学院上下都知道,你不过是蛮荒之地来的弃民,我们才是正宗!”

    ……

    秦牧走上前去,从众人面前经过,心中纳闷:“我何时将这件事说出去过?”

    诸位士子目光呆滞,呆呆的看着他当众推开门走了进去。他们本以为秦牧躲在房中不敢出来,却没想到秦牧是从外面归来,让他们白白的在这里叫嚷半天。

    秦牧来到堂屋,将背囊放下,道:“灵儿,你去收拾一下房间,整理被褥。我出去一趟。”

    狐灵儿称是,道:“公子出去做什么?”

    秦牧头也不回道:“这些人太吵,不揍一顿,我难能入眠。”

    狐灵儿只得驾着风整理房间,正在此时,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狐灵儿急忙透过窗棂看去,只见一位士子冲天而起,然后头下脚上栽了下来。

    “下一个。”房外传来秦牧的声音。

    雷声轰鸣,仿佛晴空霹雳陡然炸响,狐灵儿听到呼啸声,应该是人体破空形成的声音,不过却没有看到空中飞人,只能听到远处传来重物撞击的声音。

    “下一个。”秦牧的声音再度传来。

    水声澎湃,大浪拍击,惊涛裂岸,滔滔的水声之中一声惨叫传来,然后归于平静,只有秦牧的声音传来:“下一个。”

    狐灵儿飞快的收拾房间,整理被褥,铺好床铺,然后将背囊中的东西取出来,心道:“我若是收拾得够快,还能出去看看热闹!”

    外面碰撞声传来,惊天动地,惨叫声也不绝于耳,等到她收拾完毕,兴冲冲的向外跑,却见秦牧已经从门外向里走,显得有些疲惫。

    “公子,结束了?”狐灵儿有些失望。

    秦牧点头,打个哈欠道:“我困了,先去睡一会儿,你不要乱跑。”

    狐灵儿点头,探头出门,不由吓了一跳,只见这士子居的道路上到处都是散落的士子,有的四仰八叉的躺着,有的挂在隔壁的墙上,有的头上脚下被挂在树上,还有的被镶嵌在远处的墙壁中,有的栽进道路边的水渠里,还有的被种在地里,只剩下两条腿在外面,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狐灵儿吐了吐舌头,跑了过去,在这些士子身上翻翻找找,将这些士子身上的玉佩,灵丹,玉镯,发簪等物取下,然后往屋子里送。

    “灵儿,你做什么?”屋子里传来秦牧昏昏欲睡的声音。

    狐灵儿理直气壮道:“魔猿说了,赢,抢,规矩。”

    秦牧鼾声传来,应该是没有听到。狐灵儿又跑了出去,去搬那些士子的剑匣,其中一个士子醒来,有气无力的抬手抓住自己的剑匣。

    狐灵儿吐出一股旋风,卷起剑匣便向这士子的头砸去,那士子被砸得满脸是血,就是不昏迷。狐灵儿又砸了几下,那士子终于昏死过去。狐灵儿松了口气,卷着剑匣送到院子里。那士子眼睛偷偷张开一线,见这狐狸走远,这才松了口气。

    “呀,又醒了!”

    狐灵儿瞥见他张眼,惊叫一声,然后那士子便见一股龙卷风卷起一块小山般的石头,准备向他砸去,连忙昏死过去。这次是真的被吓晕了。

    狐灵儿放下石头,蹦蹦跳跳,一路洗劫,越走越远,这时远处一个士子醒了过来,见到这狐狸在搜刮士子们身上的宝物,连忙挣扎着向外爬去,被狐灵儿发现,将他拖回士子居。那士子一路惨嚎,然后没了声息,却是被狐狸敲昏。

    延康国师府。

    这国师府堂皇华丽,但是延康国师修炼的地方却很是朴素,只有一座大殿,空空荡荡,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只是倘若抬头看去,便可以看到极为壮观的一幕,大殿上方竟然看不到房顶,只能看到穹顶,无数星辰仿佛变得极低,触手可得。

    这是阵法的妙用。

    在距离地面万丈高空,有阵法悬浮在那里,用无数透明的琉璃铺就,几位国师的弟子正在那里主持阵法。这阵法在万丈高空上铺了方圆千亩,采集星光,通过琉璃透照,笔直照在大殿的穹顶上。

    延康国师采集星光修炼,因此修为极高。

    此时,延康国师气息委顿,正在疗养之中,身边还有一个黑衣男子,正在调弄丹药。

    突然,殿外一只红色飞虫飞来,扑到那黑衣男子耳边。那黑衣男子脸上长着蟾蜍一样的疙瘩,疙瘩布满脸部,形容可怖,他连连点头,似乎听懂了红色飞虫的话,很是怪异。

    “国师,我师弟到了。”

    那黑衣男子正是太后口中的小毒王,名叫辅元清,道:“他出手将太后身上的千机毒解了。”

    延康国师张开眼睛,吐出一口浓烈的血腥气,疑惑道:“你如何知道是你的师弟解开了太后身上的千机毒?”

    “千机毒,是我师尊的得意之作,天下间能够解开此毒的,唯有我和他。”

    辅元清脸上的肉疙瘩抖动,不疾不徐道:“小虫儿告诉我,来的是个少年,显然不是我师尊,那么只能是他新收的弟子了。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还活着,而且教导出一个小师弟来。国师,太后身上的毒已解,要不要再下另一种奇毒?”

    延康国师摇头,道:“已经不用了。”

    辅元清不解。

    “太后娘娘与我之间并无个人恩怨,她当年为了她儿子的江山,所以反对我主持变法。陛下对此也有些迟疑,我因此让你下毒,并非为了毒杀她,只是让她无法干预朝政。没有太后干预,陛下才全心全意变法。而今,我势力已经稳固,朝野上下有半数是支持变法的人。”

    延康国师道:“而反对我的人,现在正在趁机造反作乱。我大势已成,大势所趋之下,太后娘娘也是阻止不了我了。”

    辅元清笑道:“你讲究大势,我却讲究恩怨。你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我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处,我要出去转转。我师弟来了,做师兄的,岂能不去见一见他?”

    延康国师道:“你要小心,太后娘娘不会奈何我,但是诛你还是可以的。”

    辅元清迟疑一下,脸上肉疙瘩乱颤,悻悻道:“是你让我下毒,为何不杀你反倒杀我?我何其无辜?”

    “你卖了你的师尊,你忘记了吗?而且太后与你师尊有些不清不楚,太后聪慧,必然会知道解毒之人是你师弟,你必会去找他,她肯定在等你上钩,将你击杀,为她报仇,也是为你师尊报仇。”

    辅元清头大,只得打消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