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礼数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89.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等到秦牧醒来,已经是下午时分,少年正欲来到院子里打水清洗一下,刚刚走出房门,便见院子里立着十多个剑匣,排得整整齐齐。除了剑匣之外,还有一堆的玉佩、簪子、珠宝等玩意儿。

    秦牧纳闷,只听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赔笑道:“是狐仙姐姐吗?小的是来给我家小姐赎回东西的,你看……”

    狐灵儿的声音传来:“钱少了,你家小姐的剑匣,还有簪子,手镯,都不是凡物,这点大丰币不够。”

    “灵儿在搞什么?”

    秦牧纳闷,他现在睡眼惺忪,而且没有洗漱,不好出门,于是打水洗脸,门外那个声音小心翼翼的赔笑道:“我家小姐只给了这袋子钱,多了实在没有,还请狐仙姐姐行个方便。这剑匣是学院的佩剑,簪子手镯都是小姐家里长辈给的……”

    “也罢,你等一会儿。”

    门打开了,秦牧看到狐灵儿一溜烟跑了进来,背后还飘着一袋子钱,这只白狐做法,一股旋风卷起一个剑匣和几件饰物兴冲冲的往外跑,交给门外的那人。

    那人感恩戴德,道谢之后去了。

    秦牧洗好脸,用齿木刷牙,只见小白狐又跑了回来,这才注意到他,又惊又喜:“公子起来了?公子,咱们有钱了!”说罢将西屋的房门打开,秦牧看去,地上堆着二十多个钱袋。

    狐灵儿将钱袋打开,大丰币从里面流了出来,铺了一地。

    秦牧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狐灵儿得意洋洋,道:“公子打败那些士子,他们没有脸面亲自来赎,只好让下人前来赎回自己的东西,咱们倒大赚了一笔!”

    秦牧漱口,吐出一口浊气,摇头道:“灵儿,这么做有些不太厚道。我已经将人打了两顿了,你再洗劫他们,而且要他们的赎金,有些过了。他们给了赎金,以后让我怎么好意思再打他们?”

    狐灵儿吐吐舌头,有些懊恼:“已经打过一次了?上次打他们的时候,公子没有洗劫他们?那不是亏大了?咱们大墟的规矩,公子比谁都清楚呢!你从前也说过,凭本事抢来的不叫抢。”

    秦牧摇头道:“你抢了还收他们的钱,我怕我会收钱手软,打出感情,下次不好动手。也罢,咱们的钱快花光了,有了这些钱也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下次不许再抢了,等钱花光之后再抢,细水方能长流。”

    狐灵儿连连点头,道:“公子醒了,我去做些吃的。”

    “做什么?咱们有钱了,去城里吃些好的,山珍海味,龙肝凤胆,随你挑选。”

    一人一狐兴冲冲的向外走,狐狸背着钱袋,这士子居住着许多士子,见到秦牧和狐狸经过,纷纷连忙关闭门户,不敢与他照面。

    秦牧纳闷,这些士子说自己打了他们的事情太学院上下皆知,自己绝对没有将这件事说出去,那么会是谁捅出去的?

    士子居隔壁便是皇子苑,里面居住的都是皇子、公主、以及王公家的郡主。延康国师定下规矩,皇室子弟无需考核,只要年满十五岁都可以进入太学院,不过皇子的身份尊贵,自然不能与普通士子居住在一起,所以另辟一苑。

    卫墉正对着几位皇子笑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士子居热闹着呢,那个秦牧又把那些士子打了一顿,特凄惨。这件事,你们可不要说是我说出去的……”

    一位皇子诧异道:“这个大墟来的,竟然这么强?”

    “还行。”

    卫墉吹嘘道:“本事与我差不多,就是招法诡异。我觉得是士子居的那些家伙太废了。”

    又有一位皇子笑道:“士子居的家伙一向恃才傲物,认为他们是凭真本事打进来的,素来有些瞧不起我们皇家子弟。而今算是遇到克星了。”

    秦牧走出士子居,迎面走来一位少年,风尘仆仆,背着一个巨大的行囊,有一人多高,四方四正,里面插着几口兵器。他虽然风尘仆仆,但很是英武,身上带着一股杀伐之气,给人一种侵略感。

    两人照面,秦牧被他身上带着的侵略感侵袭,身体不由自主做出防御反攻的姿态,气机牵引之下,那少年也不得不停下脚步。

    这少年虽有杀伐之气,但举止却客客气气,躬身见礼,笑道:“是新来的师弟?”

    秦牧还礼,道:“刚刚入学。师兄从外地归来?”

    “趁着休假,随边军去了一趟前线。”

    那少年笑道:“我叫沈万云,师弟新来,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

    秦牧报出自己的姓名,两人错身,各自向前走去,直到他们纠缠的气机消失,这才各自放下心来大步离开。

    “这位新来的师弟,很强……”沈万云回头,看了下山的秦牧一眼,若有所思。

    “大师兄回来了!”

    士子居中一片欢腾,诸多士子从各自居所中走出,迎向沈万云,沈万云笑道:“诸君,我们一别不过月余时间,何至于如此想念?咦,你们怎么个个都有伤在身?瞿师姐,你也被伤到了?怎么回事?”

    士子居中的士子一个个面带愧色。

    那位瞿师姐名叫瞿婷,惭愧道:“大师兄有所不知,最近学院里来了个大墟的弃民,实力很强,入学大考,凌云道人被他用木剑刺伤,在皇帝面前大出风头,皇帝许他进入我太学院。我们愤不过,于是想要逼他离开太学院,奴隶岂能与我们同学……”

    沈万云道:“凌云道人很是不凡,他能够伤到凌云,说明本事惊人!你们去招惹他,自然会被打。相同境界,你们岂是凌云的对手?”

    瞿婷争辩道:“我们是何等身份?在我延康,弃民就是奴隶,奴隶和牲口是一个价,让我们与牲口同学,我们岂不是要成为别人眼中的牲口了?太学士子,好歹是八品官,弃民也配?太学院的脸面还搁在哪儿?而且师弟,我们被这弃民打了,不是我们打他,而是被他连打两次!”

    沈万云诧异,道:“你们前去打他,他打倒你们这是理所当然,怨不得他。你们败了,他不依不饶,又打了你们一次,这便是他的不对了。”

    诸位士子面色更加惭愧,讷讷不语。

    沈万云看在眼里,狐疑道:“不是他故意找你们麻烦,是你们输得不服,所以再去寻他麻烦,结果又被他教训一顿对不对?”

    瞿婷连忙道:“现在不是私人恩怨,而是我们士子居的脸面!延康士子,岂能被化外之地的蛮夷比了过去?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山皆闻!就是这个弃民将消息散播出去的,让我们骑虎难下!他还抢劫我们,洗劫我们身上的财物,还让我们不得不赎回去,羞辱我们!”

    沈万云面色沉了下来:“得饶人处且饶人,他这么做未免太放肆了吧?你们放心,此事有我。还有,你们也太无能了,竟然被刚入学的士子打得狼狈不堪,无能!”

    诸位士子低下头,瞿婷讷讷道:“他如果不偷袭的话,我们也不会……”

    沈万云冷笑:“我适才在外面遇到一位师弟,名叫秦牧,此人便非常了得。我身上有刚从战场下来带有的杀气,还未走到他前方便被他觉察到,气机将我锁定,迫使我不得不做出防御反攻姿态,停下与他相互见礼,通报名姓,释缓敌意。这才是太学士子应该有的状态!”

    他沉声道:“我曾经与霸山老师一起游历,在一处险地遇到天旗门门主。当时霸山老师与天旗门主越走越近,最后两人停下,相互见礼,错身而过。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场景,就在刚才,我与那位秦牧师弟相逢,碰面,这才知道霸山老师与天旗门主相逢时遭遇了什么。”

    “江湖上,你们遇到的礼节,可能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而是藏着一场暗地里的争斗。你们不出去历练,只窝在这里,根本领会不了那种感觉,你们看不出那种争斗,必败无疑!”

    诸位士子面色愈发羞愧,瞿婷讷讷道:“沈师弟,打我们的那个弃民,就是名叫秦牧……”

    “原来是他!”

    沈万云微微一怔,若有所思道:“难怪……你们输的不冤,他击败你们,何须偷袭?”

    突然,外面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道:“青虹师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