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亮兵器罢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390.html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沈万云转身看去,只见一个青衣少女来到了士子居。

    那少女一身劲装,连秀发也被盘起来,用纱网兜住,然后插上一根金色的小剑簪。她也是风尘仆仆从外地赶来,应该刚下船没有多久,身后跟着一个壮汉,身材极高,是寻常人的两倍高,孔武有力,一身筋肉狰狞。

    这壮汉背着少女的行囊,亦步亦趋来到士子居。

    越青虹带着那壮汉走来,对迎来的士子视而不见,目光直直的落在沈万云身上,径自向前走来。

    两人相距还有丈余,越青虹停顿下来,她身后的那个壮汉也停顿下来。

    “大师兄。”越青虹见礼。

    沈万云还礼:“越师妹。你这是从何处历练归来?”

    越青虹笑道:“刚从狼居胥国的战场归来。听闻大师兄也去了战场历练?”

    沈万云颔首:“是啊,我去的是蛮狄国战场,与蛮族打过几场。你进步不小。”

    越青虹笑道:“你也是。我现在担心自己还会打不过你呢,不过好在我在狼居胥国降服了一个狼奴。狼奴,来见过大师兄!”

    她身后的那个壮汉咚的一声放下行李,突然间探出手来,向沈万云抓去!

    他的气息奇烈如火,一手抓来顿时空气变得无比干燥,甚至弥漫着沙尘,给人一种黄沙大漠,烈火骄阳,扑面而来的感觉!

    那狼奴袒露的胸膛竟然浮现出龙狼纹理,看得诸多士子都是心中一凛,这种龙狼纹理其实是四大灵体中的青龙灵体的变种,叫做龙狼灵体,是狼居胥国的图腾!

    沈万云不动声色,抬起手掌迎上狼奴的大手,只听轰隆一声,沈万云衣衫猎猎作响。那狼奴高大的身躯也径自晃动一下,看沈万云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用有些卷舌的声音道:“你很不弱。”

    “你也是。”

    沈万云微笑道:“越师妹竟能降服狼奴,足见实力提升飞速。”

    突然,一个充满空灵的声音笑道:“越师姐,大师兄,你们又相互吹捧了,你们何时才能像我一样戒骄戒躁?”

    又有一个少年走来,头上无发,像是一个身穿白色缁衣的僧人,但是头顶却没有戒疤。

    “云缺师弟。”沈万云客客气气道。

    这少年僧人应该是修炼佛门一脉,但是显然心性却不是佛门心性,很是争强好胜,跃跃欲试道:“我去了一趟叛乱之地漓江。漓江剑派被灭门,那里的其他门派造反作乱,我随着大军前去平叛。这些日子,我颇有些心得,想请沈师兄和越师姐指教。”

    越青虹目光闪动:“我们三个从入学便开始打,我们始终比大师兄弱了一分,所以你是我士子居的大师兄,不过经历了历练,只怕士子居从此没有大师兄,只有大师姐!”

    沈万云淡然道:“我在边关击杀蛮族,挟凶威而来,杀气太重,我怕我出手便是死伤。不过我们士子居倒是来了一位狠人,非常凶悍,士子居的士子多数都被他打了。你们谁若是能够胜过他,这大师兄的位子我拱手相让!”

    越青虹眼睛一亮:“你不反悔?”

    沈万云微笑:“我沈万云说话,何时反悔过?此人名叫秦牧,身穿锦衣,身边带着只白狐狸,很是好认。我刚才遇到他下山,应该快回来了。”

    云缺急忙纵身而去,哈哈笑道:“这个秦牧,小僧去度化了。越师姐,不要与我抢啊,先让我过一下大师兄的瘾!”

    越青虹目送他远去,冷笑道:“这贼秃平日里装作高僧模样,却是最耐不住性子的。连沈师兄也觉得棘手,自然不是善类。瞿师姐,你们都被那个秦牧打过?”

    瞿师姐等人满脸尴尬。

    越青虹目光闪动,道:“可否与小妹说说,这个秦牧都用了什么招式?”

    她心思缜密,向众人问明秦牧击败他们所用的招式,过了片刻,越青虹已经有了判断,道:“此人用过法术和掌法,但是没有用过剑法。他剑法上应该没有多少造诣……”

    瞿婷连忙道:“师姐,大考时,他用木剑击败了纯阳殿的凌云道人。”

    “击败凌云道人?”

    越青虹吃了一惊,道:“用了几招?”

    “一招!”

    越青虹心头微震,道:“同境界击败凌云道人算不得有多困难,我也可以办到。但是一招击败凌云,我就办不到了。他击败这些师弟师妹,都是只用一招,或拳或法,他竟能做到三艺精通,难道没有弱点可寻?不,一定有弱点!我这次去狼居胥国战场,见到那些久负盛名的前辈,他们身上也有破绽,更何况是刚刚入学的士子?云缺与他交手,我正好可以一看虚实!”

    她放下行囊,立刻带着狼奴离去。

    秦牧带着小狐狸在京城中寻到一家上档次的酒楼,点上一桌子珍馐佳肴,大快朵颐,秦牧难得发善心,给狐灵儿点了壶美酒,自己也饮了两杯,一人一狐吃得肚子滚圆。

    狐灵儿迷迷糊糊,驾着风飘在空中,与秦牧一起返回太学院。这只小狐狸喝醉之后便显得正儿八经,坐在妖风上一动不动,前腿蹬得笔直,眼睛盯着前方眨也不眨一下,只是毛茸茸的肚子大了好几圈。

    秦牧小酌两杯倒没有影响,沿途观看京城的人文景致,京城繁华胜锦,让人流连。

    一人一狐走进山门,秦牧在小狐狸面前晃了晃手,只见狐灵儿双眼还瞪得滚圆,但喉咙中传来猫儿打鼾般的呼噜声,原来是醉酒睡着了,这只狐妖却还驾着妖风向前飘。

    秦牧哭笑不得,将白狐从妖风里抱出来,将她挂在脖子上,狐灵儿身体一软,半缠在他的脖子上,尾巴从秦牧胸前垂下,身子蠕动两下,找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酣睡。

    “酒量不好,还喜欢喝酒。”

    秦牧摇头,向山上走去,狐灵儿睡得晕晕沉沉,只觉趴在秦牧的脖子上很是舒服。

    待来到断崖边,突然秦牧的脚步慢了下来,狐灵儿只觉秦牧的脖子好像长了一根根针,有些扎得慌,连忙侧身换了个姿势,但还是有一种针扎的感觉。

    小狐狸连换几个姿势,都觉得不舒坦,仿佛秦牧变成了一只大刺猬,她眯着惺忪眼睛,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摸了摸秦牧的后颈,没有发现长刺,但是那种针扎感却实实在在的存在。

    “难道公子要现出原形了?”

    白狐正在纳闷,秦牧已经停下脚步。

    狐灵儿这才注意到秦牧断崖上有人,一个白衣僧人长衣飘飘,立在山崖上,正在向他们看来。

    “秦牧?”那白衣僧人问道。

    秦牧点头:“是。你是?”

    那白衣僧人单掌竖在身前,面带温和笑容,大有佛相,声音空灵,蕴藏佛音:“你野性难驯,小僧特来度化你,降服你的野性。亮兵器罢!”

    秦牧不解,道:“师兄,你还未通报姓名。”

    那白衣僧人一脸兴奋,刚才的佛相不翼而飞,从山崖顶部一跃而下,头下脚上向秦牧攻去,笑道:“你被我度化之后,自然会知道我的名姓!”

    他人在半空,突然传来龙吟,象鸣,秦牧抬头看去,只见半空中佛光大放,一尊大佛身缠大龙,骑着一头白象向自己压下!

    这是那白衣僧人的元气所造成的异象,他的元气浑厚,超过其他士子,即便是与凌云道人相比也不遑多让!

    这种攻击应该是一种拳法,其中有夹杂着真言,真言是针对魂魄的攻击,而缠龙坐象的拳法则是针对肉身上的攻击。

    两种攻击集于一身,形成龙吟象鸣缠龙坐象的异象,几近神通,足见这个白衣僧人的高明。

    秦牧精神大振,不禁有些激动。

    终于遇到高手了!

    他自从来到京城,一直以来遇到的都是诸如瞿婷这样的士子,而像凌云道人这样的国子监也被他一剑折辱,很难打个痛快。

    这个不愿意通报姓名白衣僧人显然很强,激发了他的斗志。

    他自从踏入延康国土之后便伪装成文明人,装得着实辛苦,但是骨子里秦牧依旧是大墟这个荒蛮狂野之地的神之弃民,没有神明眷顾的弃民,是带着一把刀便敢下江杀蛟龙,上山搏异兽的凶悍之徒!